雪仍在下,从未停息
评分: +23+x

雪花仍在下坠。
冰晶伏在枝头。
远眺。
白霜之森。

[1957年12月20日 苏联-亚乌扎河]
尼基塔·赫鲁晓夫裹着军绿色的棉袄,沿着人工修建的河道向前走去。
皮靴踩在乳白色的沥青路面上留下脚印。

康斯坦丁站在基地门口,
暗色风衣在凛冬中摇摆不定。

“同志,请往这边走。”他亲切地握了握赫鲁晓夫的手。

“东欧骚乱已经过去了一年,你仍未变。”他笑了,跟着康斯坦丁走进电梯间。

下降。

轴承转动发出轰鸣。
像夜幕四散而去的乌鸦。
空间内仅有机械作响,两人此后有些许沉默。

黄铜色的网格栏门向外侧滑动,
他们迈步向前走去。

仪器修建在实验室内
因巨大而显得有些简陋,
塑胶地板上凌乱的线缆又像是一幅吟诵着远古的字符。
律动,上升,旋转。

工作人员忙碌着,
在档案室中抱着文件奔向控制台。
天花板配置的大功率探灯闪烁。
白炽光照耀下,
他们显得憔悴不堪。

“博士,深潜号潜艇现在还有什么新进展吗。”康斯坦丁看见他向这里走来。

“唯一的线索是地底采取的矿石样本,悠久的地质年。”

“柯诺夫,这将能成为竞争的底牌。”康斯坦丁拍了拍他的肩膀,看着他跑向实验室。

周围人群散去。

“斯普特尼克1号1的轨道运行成功不仅代表着我们早已领先美国一步。”他转过头,严肃地对着赫鲁晓夫接着说道,“这颗卫星所带来对地球过去的深入,让我们已经进入了迷宫入口。”

[1957年10月6日 苏联-拜科努尔空间基地]

斯普特尼克1号的轨道运行成功后第二天。
不眠不休。
他们并没有因为空间探测器的发射成功而喜悦。

电子管显示屏上的字符在跃动,
成堆的资料变成数据喷涌而出。
时间从不等人,
身后依旧有白头海雕在追赶。

“伊万,这个区块是怎么回事?”阿尔莎指了指重点标号的海洋区域。

“那有点异常,斯普特尼克经过那里时…”
伊万停住了,咳嗽了两声,看了一眼周围来往的办公同事,没再继续说下去。

“总之,你负责的公事肯定不包括这块。”他把纸质地图对折,塞进文件夹。

[1957年10月18日 美国-爱德华兹军事基地 ]

“阿尔莎怎么说的?”伊莱贾·洛奇抿了一口咖啡。

“我就在这。你大可直接问我。”阿尔莎掏出文案袋,甩在桌面上。

“小姐,英文说的挺棒。”洛奇把地图摆在桌面,目光落在一行被添上黑块的俄文上。

Спутник-1 После широты ██ северной широты ███, восточной долготы ████ западной долготы ██ произошел убывающий сдвиг в орбитальном движении. После анализа его спектра было обнаружено, что матрица матрицы информационных точек.2

她皱了皱眉,看着洛奇额头上冒出的汗珠。

“这里所说的点阵数列是怎么回事?”

“我并不知情,这已经是我能获取的所有信息了。”阿尔莎揉了揉太阳穴,低下头没再说话。

“你做的很棒。”洛奇抬起头,盯着落在窗外的鸟。

“是你涂的吧?”他没有回头,仍在看着窗外。

静。

她没有理会他。

寞。

洛奇将手边的杯子推下桌。

搪瓷碎片飞溅。
破裂声撕扯沉寂。
咖啡渗入地板缝隙。

她被身旁的翻译官用呢绒绳勒住脖子。

“第二个棋子出局。”

青筋蔓延至她的额头,
又逐渐褪去。

赤肩鵟张开翅膀,
飞向天空。

“森特,伪造她所乘坐科班飞机失事新闻。”

[1960年8月13日 苏联-亚乌军事基地]

白炽探照灯闪烁。

柯诺夫主管在办公桌前焦头烂额。
几缕白发。
留给他们的时间并不多了。

上层在大量缩减投入基金,
从中方撤回的专家却有一小半被分配至此。
问题仍未被解决。

一年前异常的海底火山运动与板块断裂。

大自然撬开古老的地质层后,留下的是谜题全貌。
深潜者二号传输的画面令无数专家叹为观止。

断断续续的音频内,
能依稀看见纯白色的金属环笼罩着一块褐色立方体。
“环”早已停摆,斜跨着几何体,镶嵌在周围岩壁。

鱼群若无其事的经过此处,
它们捕食,繁殖,死亡。

“这他妈是什么。”
有人在惊呼着。

早已不是地球外那颗卫星所收到的点阵图后的惊讶,
而是愕然。

空白一页赫然暴露在人类面前。

那不是世界的鬼斧神工。
而是文明留下的旧址。

地表,
雪仍在下。
未曾停息。

[1960年9月02日 美国-爱德华兹空间基地]

“小孩的‘比赛’。”
伊莱贾·洛奇有些生气。

“国会那边根本没空管我们,去他妈的。”洛奇点燃一根烟,“他们根本不知道那底下藏着什么。”

“这个月批下来的资金再次缩减了四个百分点。”

“不用你他妈提醒我。”他让森特出去。

办公室的门关上了。

竹笼中的鸟在啄食。

洛奇拉开文件柜,从红色标签的档案袋中抽出那张照片。
那是一张点阵图。
照片背面写着一行文字。
Request.F.Recovery3

两年半。
二百四十名专家。
时间,钱。
压力。
凝缩成一行英文。

[1965年11月01日 太平洋]
腮片浮动,
睁开双眼。

他意识到自己仍然在"壳"内,
似乎有些失望。

有什么东西挑拨他们的神经。
他们在回忆。

火山爆发,大气被侵染,窒息。
陨石落下,灭亡,破坏。
过度开采,失衡。

与它们之间的战争。
生物改造。
修建种库。

灭绝。

神罚日来临。

[1965年9月25日 苏联-亚乌军事基地]
深潜者二号仍在拍摄“环”与巨型几何体。

“柯诺夫。”伊万坐在木椅上,“下一步该怎么办,依照你说的,那这就是赌博。”

“这不单单是一场赌博。”柯诺夫站起身,“它周围的岩石地质年代来自6500万年前白垩纪末期。”

事实公之于众时,
我们将会进行一次对“自我”的思考。

启动引擎。
前进二
链接电子摄像头.
开始输出IV波谱

[1965年9月26日 美国-爱德华兹空间基地]

“主管,我们捕获到另一种波谱。”
他们聚集在大厅,抬头望着巨型屏幕上收到的信息。

“开始破译,速度要快!”
洛奇吼了一声,
撕破揪动人心的沉寂。

“收到信息请回答。
请求回应,
请求回应,
请求回应,
……”

“那帮苏联佬想把‘他们‘ 叫醒,他们甚至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儿。”洛奇嘟囔了两句,转身离开。

“设立特种军队,除了正在向上级审批的核武器外,这条军队可以使用所有热武器。”他将文件写好,放入烫金印泥的文案袋。
他把文案袋寄送出去,
左下角写着一行小字。

泰坦部队建立请求。

[1965年9月30日 苏联-亚乌军事基地]

摄像头对焦,
热成像仪器启动。

大片红色斑点,是游动的鱼群。
跟随暗潮涌动。

远处淡蓝色的“环”颜色逐渐变深。
橙。
立方体内的赤色斑点移动。

激活。

波谱收到反馈。

乱码与密匙。

立方体展开。

鱼群散去。

[1965年10月01日 太平洋]

“锁定卫星图像,实时更新。”洛奇站在二层控制室,盯着海面区块浮动。

“那是什么?”
操作人员在面板前惊呼。

“我们不知道。”
伊莱贾·洛奇呢喃着。

黑褐色巨型生物从海面中浮出,
依稀辨别出的上半身与岩石块黏着在一起。
它张开嘴。

黑点在移动。

[1965年10月01日 苏联-亚乌军事基地]

“主管,它输出了一段数据。”

“先破译,然后控制台让潜艇前往标记点。”

柯诺夫从椅子上起身,跑出办公室。
他挤进人群里,同样抬头看着传输回来的潜艇画面。

潜艇停止移动,影像中能看到两个直立的巨柱。

“系统破译完成了,这是一段…”伊万顿了顿,“这是一段录音。”

“用大厅音响放出来。”柯诺夫喊道。

我们是Tleyquiyahuillo。4

终将结束。
沉沦。

[1965年10月02日 太平洋]

水肺单元模块随着气泵声逐渐闭合。
他站在巨型装甲的顶端。

我们曾活过。
直至于天罚降临。
新的一轮开始。
那便是你们。

埃里克5曾成为我们装甲。
我们也曾是埃里克。
终将分化。
这是世界。

他与它矗立于海平面之上。

未曾到来。

暗流仍在回旋。
涌动。
消失。

这将是宣告。

[1965年10月02日 苏联-亚乌军事基地]

热成像仪器内的赤色逐渐退散。

淡蓝色,随后与深海融为一体。

大片红色斑点,是游动的鱼群。
随着暗潮涌动着。

“都结束了。”柯诺夫眼前很黑,摔倒在地。

“柯诺夫!”伊万从拥堵的人群中挤出,将柯诺夫搀着回到办公室。


“伊万。”

“我在。您现在对潜艇还需要下什么指令吗?”

“不,不需要了。”
“都结束了。”

“它没有放射性,我们可以回收一部分它的躯壳。”

“都结束了,这不是比赛,更不需要再内斗了,人类必须联合。”

柯诺夫脸色苍白。

白炽灯泡在闪烁。

[1965年10月05日 苏联-亚乌军事基地]

深潜者二号被重命名为回收者一号,
亚乌军事基地全体人员被编入新建立军事科目:回收科。

[1965年10月12日 美国-爱德华兹空间基地]
新创建兵种成立。

士兵可配置人型装甲进行作战。

该兵种后续被命名为:泰坦部队。

[1966年1月1日]

世界特殊联合组织成立,
所有关于巨型生物以及埃里克的资料,音频,人员应当接受五级保密协议。

[2000年4月08日 蜂巢α-01]

雪仍在下,
未曾停息。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