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家门
评分: +13+x



       他望了望熄灭的灯,无奈的叹口气。这意味着他即将走出自己的家,走出这个呆了几个月的茧。去面对外面的世界。去将那笔被称作电费的钱交到一双陌生人的手上。他不想这样做,他害怕看到其他人的眼睛。

        其他人?

        其他人总是令他害怕。他想起小时候自己和父母在医院里的场景。医生冷漠的眼神,伴随着父母担忧的叹息。他模模糊糊听到心理疾病几个字。却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也许就是神经病的意思吧。”他想。

       “神经病吧哈哈哈哈!”全班同学们都在笑,笑声如同北冰洋中的海水,灌进自己的内心。冻住了自己的灵魂。那是自己小学的时候,吃了医生给的药。在上课的时候,强烈的困意试图将自己拉进无梦的睡眠。自己却不敢在上课的时候睡着,于是就拼命捶打自己的脑袋,想让自己清醒下来。然后就引起了一阵哄笑……“神经病!”美丽的女孩脸上泛起红晕。他希望那是羞涩的表情,可事实却是愤怒的火光。那是他15岁时第一次向女生告白,却得到了一个痛苦的结果。他望着那变成碎片的情书,嘴里发出自嘲的笑声……

        他回想起自己的过去,松开了抓住门把手的手,想冲进房间,再次用书来麻痹自己。可是却绝望的发现在灯火熄灭的情况下,他根本看不清书上的内容。他又走到了门边,用无力的声音吐出几个悲哀的文字:

        “如果,其他人都死光就好了。”他想。



我的想法在叫我


没有名字的人。

发出孩子声音的鸟。

哭泣的恶魔。

微笑的神。

到底该怎么称呼呢?算了,还是以我自称好了。

我已经逐渐弄不清自己是谁了。

毕竟我会操控一切。

从某一天开始,我只需想一想,这个世界的物质就会为之变化。

我曾在一念之间,让这个世界变成美好的天堂。但是很快就因为厌倦而让人间成为了地狱。

这又有什么关系呢?我只需想一想这个世界又会在变成原样。

一切美好的与丑恶都没有任何意义。

毕竟我已经麻木了,而且对现在的我来说没有什么是重要的了。

我只需随便一想就可以让自己拥有幸福,所以幸福失去了意义。

我只需随便一想就可以让自己承受痛苦,所以痛苦失去了意义。

信仰,爱情,生命,死亡,战争。都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他们只不过是我的想法罢了。

时间,空间,也失去了意义,我可以让一切都变成过去的样子。可以让我所在的地方变成我想去的地方。

我还活着吗?为什么我还会有人性说出这话语?

我的一个想法在叫我。那个想法名字叫做“我如果是个废物就好了。”真可笑啊,废物的世界没了好了。一切都没了好了。

我也没了好了,我这个概念本身也没有意义。

什么都能做到,不就是什么都做不到吗?


门开了,他如愿以偿。

        寂静无声,那些昔日喧嚣的人们,早已不见踪影。房屋,汽车,人所驾驭之物也一起堕入了虚无。
       夜色已深,他看着这个陌生的世界,满天繁星下是被浓雾抚摸着的荒原。恐惧,陌生,可又似曾相识。他想逃走。可他转身之后,却只看到一片朦胧的白雾。

        夜色渐浓,他在雾海中彷徨。迷茫之中他记起那些嘲笑自己的同学在毕业后对他的道歉和倾诉。记起那个拒绝了自己表白的女孩曾经在深夜里对自己发来鼓励的讯息。

       远方,飘来一阵孩子的轻笑。他开始奔跑,他冲过一片荒芜的土地,突然记起那曾是个有着便利店的街角,突然想起便利店的女孩每次遇到自己时嘴角都会泛起一阵鼓励的微笑。他开始迷茫的思考,却什么都不知道。

       天边破晓,明亮的晨曦缓缓的淌出夜的缝隙,纯白的光刺痛了被浓雾覆盖的土地,却照不亮迷失的往昔。他开始哭泣。

       孩子的轻笑越来越靠近他的耳边,他希望那是人的声音。



啊……醒了。


没有名字的人。
…………

我怎么才发现呢?

我是不可能消亡的,也许是过去的我突然冒出了有无限的我在无限的平行世界中的想法罢。

我的万能,居然也包括复制自己啊……

那个本来应该消失的想法,现在好像很伤心呢……

但是我不在乎啊,那个想法对我来说的只是不过是一根头发一样的东西。我为什么要在乎我的头发的心情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