辞职特工的归来(上)
评分: +3+x

“生命体征正常,心跳率缓慢上升中……”

“她的手术非常成功,头部创伤的愈合情况也很不错……”

Connie低着头翻了翻手术报告,略带喜意拍拍Wuddy的肩,接着从床边拿起自己的公文包往背上一甩,“恭喜你,Wuddy!我就不打扰你们两个重聚了啊。”说着边挥手边向外走着。Wuddy随口说了声“再见”作为回应,等Connie关上了门,病房再次安静下来之后,Wuddy一个人靠在墙边,看着刷的发亮的墙壁发呆。

王小花醒的时候,整个单间病房里只有Wuddy一个人。她正靠在墙边,不知道盯着哪儿发呆。

她没有先惊动Wuddy,而是开始回想遭遇恐怖袭击昏迷前的一切——

她是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今天公司放假,在去图书馆的路上,空袭警报突然被拉响。接着她和人群一起被疏散,在被疏散的车辆上,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的什么人突破了护卫部队的防卫,人群尖叫着四散逃窜。

接着,不远处车辆爆炸的热浪掀翻了朝一旁的小路上狂奔的王小花,爆炸形成的碎片飞散着扎进了她的小腿。她重重的倒在了地上,在昏过去的前几秒,她看见一个女人朝她奔过来……之后她就在医院的病床上醒来了。王小花又看到床边发呆的Wuddy,穿着绿色卫衣,看起来很随意。

Wuddy是谁?……哦,是从前的一个……好友。王小花皱了皱眉头,好友这个词总让她觉得很遥远,她和Wuddy不应该只是那种关系。至少不止是好友。

但她和Wuddy应当自大学后再无交集的,为什么Wuddy会出现在那?或者说,她和恐怖袭击的那些人有什么关系?王小花又想要看看Wuddy在做什么,朝Wuddy看过去的一瞬间却和Wuddy的目光相遇了。王小花有些局促地收回了自己的视线。

“醒了?感觉怎么样?”Wuddy对她笑了笑,略微走近了些王小花,坐在了病床上。她的脖子上挂着一张卡,尽管Wuddy弯腰的动作在刻意遮挡牌子上的字,王小花还是看到了一些内容——“Mobile-Site-CN”、“██临时负责人”。

王小花不安的程度更深了,Wuddy好像没有察觉一样继续说着,手上还在翻动着手机消息,“为什么不说话?太久没见了吗?”

小花摇摇头,接着又问道,“我为什么会在这?”

Wuddy没有回答,递了一杯水给她。小花接过水,才真切的感受到自己很渴,至少已经一天多没有喝水了,如果Wuddy是跟着自己一起到的医院,那么她也应该快一天多没有睡觉了。小花这才又看向了Wuddy,她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疲劳,但眼皮下的淤青无疑出卖了她。

小花试了试水温,确认温度正好之后咕嘟嘟喝了一大口。

“慢点儿,现在感觉怎么样?”Wuddy从她的手里抢过杯子来,而小花已经灌下了大半杯水。小花抹了抹嘴巴,才注意到手背上有几个扎针留下的针孔,血已经止住了,贴上了两个白色的医用胶带。

“还可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恐怖袭击,不知道是对谁的,总之现在已经控制住了。你正好被波及到而已。”Wuddy突然意识到什么,低头看了看手表,接着加快了语速说道,“政府已经拨款承担了这次受伤人群的住院费用,钱的问题你不用担心,他们也会提供一些抚慰金什么的。我出去打个电话,你先等等。”

说完Wuddy便神色匆匆的走到病房靠窗的地方,转个弯之后就不见了,小花才发现原来这间病房还带了一个小阳台。作为普通人的王小花还从来没有住过这样的病房,布置非常齐全,如果不是医院浓重的消毒水味,她大概要以为自己正在某个五星级酒店的单人间里,但按Wuddy的说法这只不过是个普通病房。

王小花的视线在病房里游移着,落在了床边凳子上放着的几张纸。应该是Wuddy落下的,也许是熬夜后的Wuddy精神实在不佳,才忘记了纸的存在。看?不看?王小花完全没有犹豫,用一只手撑住病床避免床吱吱发响,身子缓缓压低前倾,另一只手毫无声息地够到了那几张纸。

省略去纸上复杂的专业名词,王小花在上面看到了自己的名字,后面还跟着一个红色的“外勤特工”。而其他的人名(如果那些东西是人名,或者理解为代号之类的东西)后跟着的都是黑色的“外勤特工”。王小花愣了愣,就把纸送了回去,重又躺回了床上。

做完这一切时,Wuddy仍在阳台上打电话。她似乎有些生气,开始大喊到在病房里的小花都可以听到的地步。

“每一个特工都是基金会的员工!他凭什么有权力放弃?就因为她已经辞职?她曾经做出的贡献比你我都大,你不懂吗?你现在正在摧毁在任特工对我们的信任?”

“什么叫从来就没有信任?!你我之间也没有信任?我不和你说,给我接Connie,我要直接和她谈!她不可能不懂!”Wuddy前所未有生气地咆哮道。

这一句话结束之后,阳台上彻彻底底的安静了,小花猜想大概是对方挂了电话。接着是迅速拉开阳台门的声音,Wuddy快步走进了病房,却正好对上已经听愣了的王小花的眼睛。那双眼睛里盛满了疑惑与震惊,甚至带着恐惧,她看着Wuddy进来,下意识的却是想抓住床单扔向Wuddy,自己跑出医院。但是Wuddy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等Wuddy回过神来的时候,麻醉针已经击中了小花,手上的小型瞄准装置落在了地上。小花倒在病房的地上,双眼紧闭。Wuddy摇摇头,开始收拾残局。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小花正躺在一张小床上。仍然在一个不大的房间里,只不过这次的装修已经换成了某个人家中的卧室装修。

王小花想要起身,但全身的无力感只能让她滚下床。她勉强挣扎着想要克服麻醉剂的残余效力起来,但一只手把她按在了床铺上。

“别动了,小心滚下去脱臼了。”

小花听从了Wuddy的命令,又安安分分地躺回了床上。

“发生什么了?我就说刚刚,为什么我又换了地方?还有这感觉……是麻醉剂?”

“你被惊吓到了,可能是手术刚结束,身体恢复还不是太好,昏过去了。我把你带到我家里来了。”Wuddy一边随口编造着理由,一边思考着要不要用记忆删除。那样方便又简单。事后只需要把人送回去,就会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但这对王小花没用。只要混沌分裂者对那份泄漏特工名单上特工的袭击一日不停,她就会继续监视王小花的情况。王小花也迟早会发现端倪,然后事情又会像今天这样——难道那个时候再用一次记忆删除?没完没了了。Wuddy想着,最终决定完全掐灭记忆删除这个选择。

“就在这好好修养吧,”Wuddy说道,“这里不会有人打扰的。养好了我就告诉你到底怎么了。”

就在这好好休养吧。

至少在该死的混沌分裂者没有再次发动专对王小花的袭击之前,过个好日子。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