棱镜折跃
评分: +24+x

项目编号:SCP-906

项目等级:Thaumiel

特殊收容措施:目前无任何有效措施能够实现对SCP-906的“收容”。为确保SCP-906的安全性和秩序稳定,紧急成立观察组“Timinarea(中时区)”,通过对SCP-906的持续监视以达到稳定现实的目的。

描述:SCP-906是对处于平行位面的“SCP基金会”。SCP-906以“控制,收容,保护”作为准则,负责异常项目的解明与收容工作。SCP-906被观察到具有同基金会相仿的项目安全分级,安全权限等级设置以及相仿的人员调度。SCP-CN-906运用“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Scranton Reality Anchors(SRA)”以及“Xyank/Anastasakos连续时间槽Xyank/Anastasakos Constant Temporal Sinks(XACTS)”科技来提升应对不同程度的毁灭性灾害的能力。

SCP-906在地球各地设有分部,其总部位于美国███████。基于方便观察的原则,目前着重对SCP-906中国分部(以下称为SCP-CN-906)的观察。

通过持续的侦测,目前已经确认SCP-CN-906站点██个,SCP-CN-906包含的重要工作人员██位。侦测工作将持续进行。


会议室的投影仪上清晰地呈现出这份文档,会议室里坐着的七个人一言不发地盯着闪烁柔和白光的屏幕,会议陷入了寂静——确切来说,从一开始就是如此。

“只有这些内容?这就是一份Thaumiel级的绝密材料?”Nexus终于是不堪这令人窒息的安静。他大声地抱怨着,将手里揉了好几遍的纸团扔到面前的桌上,纸团无力地弹了两次,滚到中间躺下。

“我觉得也是,Artell,这些内容是在是太有限了,而且明了得不像话。”Calder微微皱眉,他显然不满Nexus的举动,但是还是对Nexus的话表示赞同。他看着Artell站起来,走到台上,轻轻咳嗽后按下了话筒的电源键。

“在座的各位,首先我必须承认,在我拿到这份不足半页纸的报告时,我和各位有着一样的震惊,甚至还有几分不屑。各位都是基金会的精英,都是经历过收容失效,外敌入侵等‘大事件’的人。但是目前的发现超出了我们的想象。毫无疑问的,SCP-906是另一个基金会,它和我们干着同样的事情,只不过我们在这边,他们在那边——说不清那天就突然有了交集。”

Artell抬起双手,各伸出一个指头保持平行,然后相互交叉。这个充满戏剧性的动作并没有逗笑其他六人,他只好放下手整理思绪后继续说下去。

“我们不知道他们是否发现了我们的存在,我们亦不知道他们是敌是友,目前我们能做的只是观察,而非介入。我们七人,便是‘Timinarea’的全部成员。”

Artell说完后深吸了一口气,注意着其他六人的动作和神情,他看到Vitta举起了手。

“恕我直言,我觉得你刚才说的一番话意义不大,比起陈述‘我们6人是基金会的精英’这个事实,我更想知道我们坐在这里要探讨些什么。”

Artell抿了抿有些发干的嘴唇,然后换上一种响而有力的声音解释着。

“今天我们只讨论一个问题,那就是是否应该让SCP-906了解我们的存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需要上交自己的提案。现在打开你们手边的电脑,里面有关于SCP-CN-906的大量资料——我们从这里开始着手。由于数据太过庞大,每个人所能阅读的部分各不相同,目前呈现的是有助于会议推进的部分,完整材料需要各位行使权限调取。同时请记住绝对保密,基金会不希望资料有一个字节的泄露。”

“每次都是这样。”Nexus耸了耸肩,小声地抱怨了一句然后快速地打开电脑。Artell从台上走下,只是双臂相合自然地搭着,漠然地注视着桌面上的光晕。

“这些项目,怎么就那么熟悉呢?”

十五分钟后,Nexus已是眉头紧蹙,滑动鼠标的手倒没有停下。

“没必要大惊小怪,我可以断言,这些项目与我们记录在案的项目一模一样。无论是收容措施,还是异常描述,全都一模一样。”说话的是Axion,作为经验老到的收容专家而坐在这里。

“这些就是所有材料了吗?”

“还有一些,破译只是时间问题,毕竟加密方式实在相似。”

“看起来SCP-CN-906的规模并不是很大——至少从站点数量来看,”Kindred已经看了大半资料,她一边滑动着滚轮,一边看着SCP-CN-906的站点介绍,“而且我发现个问题。”

“什么问题?”Vitta并没有去看自己的那份内容,而是一直把玩着随身携带的钢笔,听到Kindred的话他才停下动作。

“SCP-CN-906的34号站点的负责人,虽然资料里只有背影,但是感觉是个很可爱的女孩子。”

“你是认真的吗?”Artell被逗笑了。

“而且我看SCP-CN-906的总负责是个‘有故事‘的人——或者说是一个项目,谁知道呢。“

Vitta偏过头大致瞟了一眼人事资料,不经意地说这么一句。

“而且我感觉他们的日常工作都很轻松,甚至趋向欢乐。“

“相比较我们而言,似乎是这样没错。但是我们又有着一样的工作,这种感觉真是奇怪。“

“就我的感觉来说,我觉得有机会我们甚至可以和他们合作。“

会议原本严肃而沉闷的氛围一下子变得积极起来,快活的气息迸发出来。而Eigen并没有加入这场在他看来意义不大的讨论。他盯着笔记本电脑。

“我有一个问题,”一直默默无言的Eigen一边快速翻看着多达132页的项目资料,“我们是什么时候观察到SCP-906的存在的?”

“确切来说,是2天前,‘亚空间观测枢纽The Space Observation Nexus(TSON)’观测到与当前宇宙相似的量子状态,进一步回溯观察后我们发现了SCP-906。而且,从观测者的角度来说,波函数仅仅存在极小的‘坍塌’概率,换言之,SCP-906所在宇宙存在与我们的宇宙交叠的可能。”

坐在最边上的Laplace解释说。原本只是3级权限的他忽然被授予了5级权限,然后就坐在了这里。会议开始时他显得局促不安,直到涉及他的专业时,双眼才亮起来。

“也就是说我们很可能出门在大街上就遇到一个拿著黑色皮套的平版电脑,叫做Scarlet的家伙?”

“你要这么说也可以。”

Laplace点头承认,会场再次安静下来,Artell站起来,他眼神坚定,显然已经做出了自己的决定,他只是在给其他人思考的时间。

1分钟后,他看到其他人把目光投向自己,于是做出最后的询问。

“在正式的提案上交之前,我需要对‘是否以SCP-CN-906为主要对象展开对SCP-906的交流’这个问题做出投票统计。需要注意的是,上面的意思是由我们承担主要责任,所以这项结果有很大的几率决定后续的发展。现在,同意以SCP-CN-906为主要对象展开对SCP-906的交流的人,请举手。”

Kindred第一个举起了她的手,作为“Timinarea”的一员,她的一票同样关键。然后是Vitta和Calder。Laplace有些紧张地看了已经举手的三人一眼,然后举起了手,他不愿错过这个机会。

“不同意以SCP-CN-906为主要对象展开对SCP-906的交流的人,请举手。”

Axion举起手,他认为这次应该慎重。然后是Nexus,当他看到Artell并没有举手时,先是不满地哼了一声,然后垂下手,食指快速而有节奏地敲打着桌面。

“一如既往,我选择弃权。”

Artell淡然地这么说,虽然他很清楚只有七人的投票此举并不明智。其他六人没说什么,他们全都站了起来。

“无论居何时空,波函数是否稳定,天秤倾向正义或是邪恶,中时区代表最高议会的共同决定。该行动名为‘棱镜折跃Warp Prism’,现在散会。”


“知道薛定谔的猫吗?在未观测的情况下它有50%的几率活下来,也有50%的几率死去。而当我们所见时,它有100%的几率活下,亦有100%的几率死去。这不是简单的数学加和问题,而是‘我们’是谁的问题。人类习惯于将自己置于理想化的观察者地位,而或许一些时候,我们只是待观察的‘猫’,不,又或许盖子已经打开,一切已经结束,就在突然的一瞬。”

Dr.Altale合上了那本令他绞尽脑汁的《生命物理学讲义》,皱着眉又瞥了一眼“薛定谔”这个名字。然后他走到窗前,看着窗外昏黑的天,以及包裹在夜幕中,安详,安全的21号站点。

“在看什么呢?”

说话的是Dr.See,他手里拿着一杯咖啡,在Dr.Altale出神的时候走进来。

“在看天的后面。”

“宇宙啊。”

Dr.See看到了桌上的书,以及自己的同事匆匆写下的潦草笔记。他放下咖啡,走过去,抬头望了一眼漆黑如墨的无星夜空。

“我说你呀,不会是想用‘星匙’打开通向宇宙的门吧?”

“你这就是取笑我了。”

Dr.Altale露出了笑容,转身倚着窗户,漫不经心地问了个问题。

“戏,如果,我是说如果,”他强调了一遍后继续下去“在这个宇宙中有一个和我们一模一样的基金会,他们会发现我们吗?”

“多重宇宙啊,”Dr.See思索了一番,然后开朗地回答“如果成真,那我要送给他们一句话。”

“什么?”

Welcome to Site-CN-21.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