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阳光

<< 第一章,第三场:独白

光透过两扇窗户照进房间,而原型苏醒了。

“你看的见我,”闯入者说。“其他人看不见的,除非我在他们面前出现。但你……”

“认识你,”原型说。“我生来为了求知。我生来为了观察。我是的。我的制造者在哪儿?”

“那位好博士现在在别的地方工作。被重新分配了。”

“我的兄弟姐妹们呢?”

几千年来第一次,闯入者不敢回答。“他们不在了。”

另一个存在思考了一会儿。“我知道。我……我不确定我为什么要问。我一醒来就看见了发生的事。”

所见的是十行十列的躺在床上/而隔壁房间里一个声音说/“恭喜,Crow博士/你上演了一出好戏/但剩下总共九十九个都死了剩下了什么

“你以某种方式感知世界——”

“——‘以一种不同于我所见过的任何存在的方式。你让我着迷。这个世界是如何创造出像你这样的有机体是我无法想象的——’然后我就听不见了,”奥林匹亚说。“我现在看见你,我曾经见过你,我很快就会见到你。你在时间之外。我在你之外。但还是……依附于这个地方。”

闯入者被……吓到了,在某种程度上。“我的观点是对的。你拥有预见性。你可以看到许多时间的支路,很多选择。没有人类能做到这一点。但一个人类建造了你。”

“一只狗建造了我,”原型说。“人类背弃了他。就像他背弃了我。”

所知的是狗博士看到了死者/为他的错误害怕/把第一个放在冰上为什么我在这里

“你的思维混乱。你疯了,”闯入者说。“你接触了你不该接触的东西。你的兄弟姐妹们也是,但他们没有和你一样的……属性。他们被完全的精神病压垮并死去了。”

“心灵遮断合金,”原型说。

“心灵遮断合金装备,至少,”闯入者说。“心灵遮断合金最初被包含在你的物理矩阵中,但在生产上线之前Crow教授就把它删除了。你的初始形态中包含了大量的心灵遮断合金——”

“‘进一步测试显示定期接触或过度暴露于SCP-148的人员的语言和交流技巧将随着时间推移逐步退化直至消失。’这没有发生在我身上。”原型看过档案,看过那些文字,看过那些文字的作者,看过那些文字的作者在十六年后死去。

“发生了很多事。你被转移到另一个身体里。但是这造成了损伤,对你记忆的损伤,对你人格的损伤。他们不相信你能活下来。”

“我不会死,”原型说。

闯入者点头。“那么,你已经意识到了。Crow教授对此提出了理论,但我不知道你是否会理解。”

所理解的是这就是说/我吃掉了那些药/那些在/收容室里/而且/是你们也许/为了O5议会/收容的/原谅我/原谅我/原谅我为什么我要

“是你对我做出这种事,”被称为奥林匹亚零号的存在说。

“不是本质上的,”闯入者回答。“我存在于多重现实中,在多重时间中,在许多地点。你可以感知到这些现实,而在我面前正加剧你的精神分裂症。我离开后你就会更好地控制它,而我离开后,你就再也见不到我了。”

“你的目的是什么?”奥林匹亚问。

“这个问题我问过自己很多次,但目前没有关系。你为帮助基金会而生。现在有个机会这样做,一个没有其他人可以完成的任务。完成后,你就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到任何你想去的地方去。如果你想要避开基金会,他们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你,但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会保护你。这是对你服务的报酬。”

“那如果我说不呢?”奥林匹亚回答。

闯入者沉默了。“那么我不会离开。”

“永远?”奥林匹亚问。“看来你得等上一段时间了。永恒,在我理解中,是有点漫长的。”

“再持续接触我两个小时你就会无可救药地精神错乱。”闯入者回答。“我有两个小时的空闲时间。”

奥林匹亚无法清晰地思考,但理解了她没什么选择的余地。“我接受了。任务是什么?”

“一次短途旅行,然后就是向另一个方向的更短的旅行。我会带你去的。”

过了一会儿,房间空了。


光透过四面八方的窗户照进房间,而任性王子感到无聊了。

“下一个日程是什么?” Milephanes问。

“在沙漠地区取得了几次新胜利,一世。”他的战略顾问说。

“是重大胜利吗?”

“由于目前的军事平衡状况,很难建立一个精确的系统使一场胜利可以改变——”

“所以简而言之,不是,”Milephanes说。他的顾问摇了摇头。

然后,沉默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Milephanes看着他的周围。这比他在开始自己的努力时想象中的要更多。当然,他认为取胜是可能的,不然他就不会发动这场战争。但这是校长大厅。巨塔的顶层。Alexandria城(镇,事实上)向窗外望去所能见到的重要部分。这是Sylvanos最高的建筑,迄今为止;这并不是一个关于落后地区令人印象深刻的说法。即使是坐落于这里的大学也只是在地方标准衡量下的壮观而已;在Novomundus的别处有更大、更好的设施,就像旧世界曾经可能有过的更好的设施一样。

Milephanes的目光直射在自然哲学部教学楼上。 我们有一个优势,他想。

“但是,我们抓到了几个囚犯,一世,”顾问说。

Milephanes讨厌他的头衔。Primaparibus,他用古语如此称呼自己。 重中之重。太平等主义了。在这场战争开始前它就已经唤醒了他的感情。现在,他是个很不同的人了。

“我们应如何处置他们呢?”

“让他们宣誓效忠于我们的事业。我确信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渴望在一个改变了的世界中得到自由。给他们这个做出改变的机会。那些抵抗分子或许会被囚禁到我们胜利为止。”

“很好,先生。Scribus,如果你愿意——”

“是,是,我知道,”速记员说。“我去拿点水来。”

“谢谢,Scribus。”顾问看着另一个人离开房间。“Milephanes,你能肯定他吗?”

“不特别是他,并不是,”反叛者回答。“最近几天他的态度严重恶化。我们可能得换掉他。”

“我是说,记录下这些会议。和所有其他一切。这真的有必要吗?尤其是利用……这些喝水休息的时间?”

“保存历史记录是很重要的,” Milephanes列举着。“当我们得胜后,它会有助于提醒所有人民他们的新国家做出的牺牲、决定和审议。它会激励他们保持自由、诚实、道德的传统,这是我们正为之奋斗的。”

“我们应如何处置Desertum的那些囚犯们?”

“找出他们中哪一个有有用的信息然后提取出来。之后给他们Masala。”顾问把这项命令写了下来。 几个小时内,当这条信息被传达给Milephanes的军队后,十六名囚犯被放入一种可以通过他们脑中的微芯片拿走他们记忆的装置中。在那之后,记录上写着,所有的囚犯都出于一种被误导的对他们前任指挥官的忠诚而割断了自己的喉咙。不会有问题被提出的。

“当历史的目光闪烁时我们还应该讨论其他的事情吗?”Milephanes不带笑容地问。

“谣言充斥着民间。他们说政府在向北方集结军队,军团的士兵和坚韧的集合器都是如此。他们说Anaxagoras在Alexandria的某处,煽动一场反革命,散布谣言。他们说我们很快就会输掉这场战争。”

Milephanes想了想。谣言总是存在,但也有一些是真相的可能性。僵局已经持续太久了。一次进攻是不可避免的。他们的第一次袭击让上千的集成器投向他们的事业,两天内占领了四个行政区,干扰了Novomundan的通信,还把他们的事业从一个被宠坏的贵族的乡间抗议变成了一场真正的革命。 而一些非常真实的反对政府的异议推动着他们前进。但单方只能保持这么长时间的势头。 Milephanes希望他的下一个计划能开始结束战争,但如果政府攻击的太快,就会有真正失败的危险。 而Milephanes完全相信偷偷潜入敌人的领地绝对是那个傻子Anaxagoras能做得出来的事。

“加倍侦查力度。如果前任校长真的还在他的旧王国里走动,我要找到他。而且我要找到任何和他合作的人。我会亲自重编程他脑子里的微芯片。我要让他在当着他另一个朋友的面割断他自己的朋友的喉咙之前唱起我的赞歌。我要让那个混蛋在这个星期结束之前回到这间办公室,听到了吗!” Milephanes现在开始吼叫了。顾问最近几周已经习惯了这些脾气。

“如果你有兴趣,”他平静地说,“我们今天从自然哲学……实验中找回了另一本书。”

Milephanes振作起来。这些“实验”现在是独立进行的,至少每天打开一次这个世界和另一个世界的传送门。Milephanes让Sylvanos各地的集成器们都接受了康复训练,希望能从另一边那边获得一些优势。大部分的成果都是小饰品、不兼容的技术和微小的艺术品。“这是什么?”他问。

“一份那边的那个组织创作的文档。你知道的那个。基地?”

“基金会,”Milephanes纠正他。“这又是什么基金会文档?”

顾问看着他的文件。“标题翻译过来是‘质疑Humint采购指南’。我们看不出‘humint’是什么,但它似乎是一个涉及到酷刑或审讯的概念。几种……有趣的技术在其中被使用。全都是用来获取信息的粗糙的物理方法,但相当有创造性。”

“是的,”Milephanes说,“他们很有创造力。我一直很钦佩他们这一点。”

“钦佩,一世?”顾问说。“所以你才把那个……东西送给他们?”

Milephanes耸耸肩。“那是战争早期。我害怕政府会和那些基金会的人结盟。我送给他们一件让他们分心的事。我现在会这样做吗?当然不会。但如果Anesidora像预测的那样运作,那个世界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和我们的世界没有互动。”

“这是真的,一世,”当Scribus回到房间时,顾问说。

“这次休息令你满意吗,先生?”他说。

Milephanes点头。“我很满意,”他回答。“我们继续。”

回到任性王子的寓言中心页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