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去,与归来
评分: +17+x

Site-CN-02,一只大猫重新变为男人的模样。卸下腰间的唐刀,他舒展了一下身体。

Site-CN-06,军靴叩击着地面,Eule如往常一样走在通道内——向着记忆覆盖的区域走去。

Site-CN-34,Dr.Bread打理好了发型,拎起了行李箱——在世纪安保大厦的最后一天也要结束了。

Area-CN-07,王陆亚被送上了直升机。谁能想到在一切即将结束的时候出了枪支走火这档子事呢。

Area-CN-42,特工果冻鱼牵着安德鲁斯的手,温柔的眼神看向拖着行李箱走在前面的五月——阴影下的生活即将结束了。

“嘛,回去之后记得给我寄点土特产啥的。”Rear笑着。

“绝对会忘的。”Dr.Dishop回头做了一个鬼脸。

72小时前,来自总部的消息说,那个雕像,那个大蜥蜴,都停止了活动。24小时前,确认全球范围内的异常均停止活动后,基金会下达了解散命令。除去部分人员留守之外,绝大部分基金会工作人员将离开基金会,重返现实。


“恕我直言,我还是觉得心里没底。如此般的感觉很久没有了。就像,有什么东西要来了一样。”

“我也是啊。不管了,我们还有‘那个’,就算他们再次被征召,依然可以,控制,收容,保护。”

“但愿如此。”


“没想到你还真来天津了,去看陆亚了吗?”Eule拿着一杯英式红茶。

“看了,我还是挺相信Adam Li的技术的,他不是约翰霍普金斯毕业的嘛。”Bread的手里拿着一个黄豆粉面包,“你没去找Rear?”

“他还自责着呢,要不是他没注意到,陆亚也不会搞出在靶场打伤自己的事情。”Bishop笑着,“我也是很长时间没见他了,也不来线下面基啥的真的无聊。”

“啊,抱歉,我得走了,下次再见。”Bread看了一下手表,匆匆跑开。

“那,我也回医院了,再见了。”Eule端起红茶杯。片刻之后,却转向Bread离开的方向。

那个头饰……好熟悉……

自己是怎么认识她的?自己在美国期间的活动范围集中在北部,南部与中部,绝对没有往加州方向走过哪怕一次。而且,自己的记忆中好像少了很大的一部分……

头部传来剧烈的痛感,仿佛在阻止Eule的进一步思考。

果然……得找个时间去神外看看了。


基金会解散十年后

北京,协和医院,Eule在椅子上伸了个懒腰。掏出手机,看着讲座期间同事群里Doll讲的笑话,嘴角不禁上扬。

三里屯的酒吧街,一位藏姓的酒吧老板正跟熟识的客人侃着大山。这位骑兵退役的老板以好酒量与亲民的价格闻名北京。只是在空闲时,老板的眼神往往会看向挂在墙上的步枪。

上海的一家设计公司里,平面设计师面包正在修改着设计图。已经有段时间没好好睡觉的面包希望今天晚上能截稿,然后睡个好觉。

身为物理老师的句号仍在教室里指导着高三学生的晚自习。时间紧迫,唯一让他宽慰的是这届学生的水平很不错。

浙江大学的图书馆里,图书管理员小林正在整理被学生翻乱的图书。这份工作很清闲,当然,工资也不低。也能认识一些很有意思的朋友,比如正窝在角落里看书的龙裔同学,一位对于韵文有着很深刻认识的……ABC。

时针指向了“8”。

一阵过电感,出现在了Eule身上。

酒吧老板警惕地望向门口。

面包久违的抬起了头,理了理头发。

句号放下了手中的书本。

小林和龙裔同时看向对方,他们在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同样的东西。

基金会的工作人员们,异常已经恢复了,大规模收容失效已经发生。所有基金会工作人员立刻到最近的站点报道,在路上遭遇异常则就地展开战斗。

Eule从不知何时出现在12点方向胯部的快拔枪套里拔出了Glock18c手枪, “中国武警,所有人都趴下!”Eule大喊着,同时将一串9mm帕拉贝鲁姆手枪弹射进了一个SCP-CN-822感染者的头部。

“都给我进来!”藏锋将墙上挂着的步枪取下,以跪姿射击打出一个长点射,将一个异常生物——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的头部击碎。将不知哪里来的M78F-1的面罩放下,藏锋借助步枪上的EOT产全息瞄准具搜索着敌人。

一个面包出现在面包的手里,她旋即将面包甩向入口。奇术的影响将所有的异常生物击溃。一阵空间变化,面包出现在世纪安保大厦内部。“你还是老样子啊,Svba。”面包没有看旁边的男子,而是走向正在操作设备的主管。

句号扔下了书,从讲台下拽出一把95-1式自动步枪。“特事特办,同学们,你们继续上自习。”随即撞破教室的窗户,抓住直升机的软梯。直升机上,Rear和王陆亚将句号拽上了飞机,飞机飞向另一个需要他们的地方。

小林和龙裔都在一辆车上——一辆04式步兵战车。不同的是,龙裔坐在武器操纵员的位置,小林坐在驾驶位。“如果你开车撞见一头鹿会怎么样?”“撞过去!”“那就对了!”龙裔咆哮着扣动扳机。命中率是一码事……能火力覆盖就不要点射倒也是原则之一。


“都到位了?”O5-1问道。

“一如十年前,该到的都到了。”O5-13笑着回答。

“开始吧。”这次是O5-4。

“全体基金会成员们注意,尽管我们已经经历了很久的和平,大家,也都享受了很久的假期。但是现在,干活的时候又到了。从我们成立的那一天起,我们就是人类与异常之间的一道墙。当异常失去了活性,我们会退居幕后。但当黑暗再次来袭,我们仍是将再次踏上战场。”

“因为我们,是人类与那些非理性的家伙中间,最后的防线。”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