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款旅游:假日作战
评分: +45+x

尾部的舱门打开了,Eule站在跳板上,感受着迎面而来的气流。

“你确定要这么做吗?”

“……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祝你好运,研究员,Enjoy your holiday!”

去他妈的假期!Eule心想着。不知道那帮免疫系统的家伙是怎么知道自己生日的时候正好抓阄抓到了休假的机会,还知道了自己什么时候动身出发要去哪里,于是就用壮行酒的名义把自己灌醉然后塞进了机舱里。等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绑上了伞包扔进了飞机。不行,回去得让他们跑上个20公里拉练去!旋即想到自己也得参加拉练的Eule立刻打消了这个大胆的想法。

落地,在当地基金会人员的协助下脱下跳伞设备,拎起装着行李的背囊,Eule正式开始了自己的假期……见了个鬼的自己这个职业怎么可能有假期,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放假还带着两把手枪还在临行前被塞了个明显没装情书的神秘包裹吧!


“是的,是的,我赶上年假了,正好是我生日……哪能呢,就这么几天,拿头去美国,签证都没办,下次要聚会早点说啊。哦,我人在广东呢……我湖南人,别忘了广东大部分人不吃辣椒。视频?等会吧,我现在在赶路,如果半个小时之后你们还没散再说吧。就这样,先挂了。”

Eule放下手机,往嘴里扒拉着肠粉。在天津的时候他就念叨着要吃肠粉要吃潮汕火锅要吃海鲜要吃煲仔饭。然而看他现在这副穿着染血的外套端着外卖盒脚底下还踩着一个被打得半死不活的人的脑袋的时候,熟悉他的普通人怎么也不会把他跟一名留学归来风度翩翩的医生联系到一起。当然,如果Hannah博士或者Adam Li在的话会觉得很正常,或者说,太正常了,就算地上摆着一个跟路由器一样的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旁边还铐着一个妙龄女子也一样。镜头拉远,可以看见在角落里还蹲着两个除了脚底下没踩人之外跟Eule的动作一模一样的黑衣人。

其实事情很简单,Eule在中英街附近闲逛的时候偶然看到一个三大五粗的汉子在拖拽一名妙龄女子。本以为是情侣吵架的Eule都打算把急救包拿出来准备去管闲事了,却听见自己衣服上佩戴的小型休谟指数警报器发出的蜂鸣声,于是原本打算掏急救包的手伸向了左轮手枪快速上弹器,装着麻醉弹的那款,并在附近的外勤特工的帮助下制服了两人。至于为什么出来旅游还会带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去问Doll吧,神秘包裹是她塞的。

“所以,老实交代吧。在这里,你也打不过我们中的任何人。”Eule脚上的力道加大了。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警察还是国安部的那个7……”

“你认为是哪个都无所谓。我现在只想知道,你们想干什么。”


藏锋与Eule并肩站在一起,面对着一栋灯红酒绿的建筑。虽然说广东的夜生活开始的很晚,只是这栋建筑那暧昧的灯光仍然彰显着这栋建筑的不同。

“你可能是对的,这里的休谟指数……怎么说呢……很紊乱。”藏锋操作着一台形似夜视仪的仪器,而Eule只是拿着一台真·夜视仪。“内部应该有不少现实扭曲者,等级是……不少的1级,少量二级,以及一些普通人。”

“你们外勤的装备是真的酷炫。话说,你是来干嘛的。”Eule放下夜视仪,从双肩包里掏出一副测距仪。

“21站点有一名外勤特工失踪了,据说是通讯突然被切断,跟踪信号也丢失了。”藏锋放下仪器,“这个啊,来之前我在34那边,面包给我的,说是用来找现实扭曲者用的。别说,效果还不错。”

“34站点的话……不应该让Svba来吗?在我的理解里,他的那种空间跳跃能力更适合跑路啊。”

“这次的任务会涉及到跟很多的女性的接触,所以,你懂得。”

两人突然安静下来。在那个建筑的门口出现的一位女郎的身上,披着一件警服。如果使用基金会特制的光学设备可以看见,在那件警服上,印着基金会的标志。


“我查了一下,这帮混球留了尸体,目前还没有被回收,在中山三院。你用看一下吗?”

“不必了。我递交了跨区调动申请,MTF-CN-Beta-06-J‘彩虹’已经登机了,会在三个小时之后赶到这里。另外,根据21的情报,基金会内部可能有一个叛徒,虽然叛徒从来就没少过。”Eule操作着手中的Pad,“我关心的是我该怎么把这个家伙废掉。你听说彗星鱼的事情了吗?”

“听说了。我特别想搞个肃反,真的。”

“你有机会了。”Eule放下Pad,“A42的消息,那个匿名的家伙的登录IP查到了,有规律的在广州登录。具体定位就是在那里。虽然彗星鱼不希望追究那些人的责任但是……”

“清理叛徒而已。”藏锋已经握紧了拳头。


凌晨一点,一架运-20大型运输机降落在了白云机场,机场的工作人员正要按程序靠近飞机,却被不知何时赶到的军人阻挡。运输机停在跑道上,50名携带各种装备的武装人员走下了跳板,登上了早已等待在那里的车辆。

“所有队员注意,这次的任务中有大量的现实扭曲者存在。请各位配备好GXTR-02范围式现实稳定装置。我们不需要英雄,我们需要完成任务的人。”Eule深吸一口气,“也许有些人会看见特工藏锋,甚至会得到他的协助。但是记住,特工藏锋不在我们的行动序列内。记住,这个时候的藏锋在内蒙古公款旅游。”

等一下,公款旅游的不应该是我吗?Eule猛然醒悟。难怪Paraclate批假批的那么爽快,回去可得好好宰他一顿。Eule如是想着。


凌晨一点十四分,广州市越秀区某夜总会外。按道理是夜生活中心区的夜总会并没有太多的游人,也许是因为这里莫名的气场以及虎背熊腰的保安,更多的则是在设卡拦截车辆的警察。轻微的枪声响起,几名保安倒在了地上。

“广场,安全。”摄像头已经被入侵了,基于基金会核心科技的设备让摄像头里的画面保持着正常的,还有保安巡逻的广场。手持微声手枪的特遣队员将手枪收入枪套,拿出了发射亚音速弹的微声步枪。被麻醉弹击中的保安被拖到了阴影里。

屋顶上的一名持枪保安发现了一点问题:广场上的保安已经不见了踪影。他跑向值班室,却在途径铁丝网的时候被一股巨大的力推向铁丝网,随后慢慢滑下。远处平台上的狙击手迅速瞄准了下一个目标。早已到位的特遣队员立刻占领了值班室,使用麻醉弹放倒了所有试图反击的保安。

“屋顶,安全。”特工Fahrer对着对讲机说道,同时目送着穿着光学迷彩服的藏锋进入了室内。

“正门强攻!”Eule下达了命令,同时用手中步枪的下挂霰弹破坏了门锁的锁芯,一名特遣队员飞踢踹开了大门,就势躺在地上,手中的步枪瞄准了屋内的人群。

“不许动!警察!”获得先期情报的特遣队员直接开枪击毙了两名试图攻击特遣队员的现实扭曲者。正门强攻的同时,其余特遣队员从屋顶、窗户、地下室甚至是水管发起了进攻。当全副武装的特遣队员从水族箱里钻出来的时候,守备在这里的敌人甚至忘记了射击。绝大多数的现实扭曲者都受到了GXTR-02的影响,无法使用现实扭曲能力。当一名漏网之鱼试图使用能力的时候,早已将其锁定的狙击手把一发7.62x51毫米NATO弹式样的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射进了他的脑袋。

在先期的审问中,Eule得到的一个事实就是,这个组织以2级现实扭曲者为主干,将一些女性1级现实扭曲者绑架之后提供给出的起价格的特殊性癖者玩弄。因此在战斗中,特遣队中有专人借助单兵设备锁定并优先瞄准那些2级现实扭曲者,并在确认其身份后进行处理。

战斗很快推进到了三层中部——这栋五层小楼的核心位置,也是情报中该组织核心人员的所在地。一名特遣队员将机动护盾架设在对着门口的方向,透过ACOG瞄准具预瞄着门口,Eule将折叠式瞄准具推到折叠位置,使用瞄准具配备的全息式瞄准具。爆破手将破门炸药贴在门口,随后躲到一旁。Fahrer站在另一个方向,手放在一枚球形闪光弹的计时钮上,设定6秒的起爆时间。

“起爆!”伴随着巨大的爆炸声,Fahrer将闪光弹扔入房间。闪光弹在地上滚动一段距离后抛射出4枚子弹药,随后母弹药与子弹药同时起爆,在1.5m的半径内产生了179分贝的噪音与8,000,000坎的强光。若非佩戴防护设备,门外的机动特遣队队员也会受到影响。当然,房间里的人自然是免不了失去战斗能力了。

“GO GO GO!”Eule大喊着,尖兵拎起防爆盾率先突入,Eule和Fahrer紧随其后,手中的枪械指向不同的方向。没有想象中的抵抗,只有一地的鲜血,以及捂着伤口呻吟的人们,唯独少了那名“叛徒”。


雨丝从空中洒下。Eule穿着黑色西服,打着黑色领带,左胸前带着一束白花。鸣枪礼的枪声尚未散去,21站点的同事们在高喊着牺牲特工的名字。听到司仪叫到06站点的时候,Eule走上前去,摘下西装上的基金会标志,用力将它定在灵柩上。随后,左手放在灵柩上,单膝跪地,将额头贴在左手手背上,向曾经的战友致以最后的道别。重新站起,Eule转过身,踏着石板小径。再回头,金属制成的基金会标志上凝结了雨水,闪着微弱的光。

人群渐渐稀疏,Eule撑着一把黑色的伞站在墓碑前面。墓碑上有一颗星星样式的图案,他知道,那代表着基金会之星。墓碑上,这位王姓特工笑的很开心。他好像快要结婚了?Eule漫无边际的想着。原则上,送别的话语一般无关于工作,因此,有些话,他必须留在葬礼结束后说。

“我的朋友,”Eule开口了,“你未完成的事情,我们已经完成了。去吧,兄弟,在那个世界好好的生活吧。”Eule从怀里掏出一份羊城日报,用打火机点燃,放在墓碑前,随后,转身离开。日报的头版记述着警方打掉一个卖淫窝点,解救被拐妇女并击毙了部分嫌犯的新闻。在首页不起眼的角落,还有另一则新闻:内蒙古草原的牧民发现了一匹在草原中孤独行进的马。马的后面拖着一个用地毯卷着的东西。打开地毯,民警发现一具男性尸体,死因为失血性休克。

一股微风吹过,翻动着纸张。尽管天空中飘着雨丝,却像是有意在避开一个区域一样。仔细观察,没有沾湿的区域有一定的规律,就像,

靠在一起的两个人一样。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