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已驳回此说法

“这简直是捅了蚂蚁洞,你知道吧?”Pendergast将军看着报告问道。

Rex博士嘲讽的笑了笑,“是的,关于Von Schmidt博士这个傻瓜还是有那么多蠢货都会相信他那荒谬理论的事我都无能为力。”Pendergast摇了摇头。“另外,将军,你想要真实评价,这就是了。”

Pendergast叹了口气。“Rex,Heimdall计划的要点是评估我们的风险。O5议会对于SCP-1050提到的‘摧毁者’是认真的——”

“啊,是的,‘摧毁者’。扭曲可憎的神秘种族,据说在‘黑暗领域’中潜伏着。我们可以讨论一下那个宣言,将军,”Rex拍了拍手,“外星人每五万到五百万年降临并消灭这个星球上大部分的生物,没有一证据支持这个理论-一点都没有!我的意思是,除非你指望用单一的物品来支持这个毫无支持的宣言。这个星球上的每次主要灭绝事件是同一种东西引发的?别开玩笑了!”

“那那些译文怎么回事?”Pendergast问道。

“那怎么了?它只是用过时的拉丁文方言写得三个词语,加上100个数字,”Rex反驳说。

“而这些数字是方尖碑上的内容的八进制编码,”Pendergast有点恼怒的继续道。

“所以如何?”Rex问道,“超过一半的数字都不是。”

Pendergast揉了揉他的灰色鬓角。“博士,你没有想过如果这些理论可能是——”

“不,将军,我没有,”Rex说道。他恼怒的叹了口气。“让我们只看那些我们能确定知道的-不是Von Schmidt推论的。”

“好吧。”

“巨大尺寸的黑曜石方尖碑,覆盖有各种不同语言同样内容的文字,而且莫名其妙的发送着和电波望远镜偶尔收到的同样的信号,”Rex先开始说。“文本说了什么?”他走到Pendergast的黑板前并拿起一支粉笔。“‘注意摧毁者’。好吧,现在这句比较有用。‘他们从延伸到没有星光的数百万的黑暗领域中前来。’百万,是的。可能是夸张。另外,‘黑暗领域’是哪?”

“太空,”Pendergast回答说。

Rex透过眼镜谦逊的低头看着将军,“真的?记住,‘没有星光之处’。在4800年前这个星球的任何地方你抬头都能看见星星。我的意思是,现在我们知道有星际空间,不过以前呢?不可能。这不是什么太空歌剧恐怖故事,将军。不,如果你想说没有星光的地方,至少在旧石器时代的原始世界观来看,你说得是洞穴或水下。看看地下世界的神话描述。哈迪斯,尼夫海姆,是那种地方。而基金会花了数十年挖掘来寻找地下物种和海中怪物。你大概在想我们会注意到数以百万计的东西。”

“好吧,继续。‘他们沉睡了数千个世代,潜伏并等待’这肯定是夸张。没有人类社会能保持两万五千年的记录,即使是口头传授。记住,文字只出现在过去的一万年间。”Rex说道。

“不过方尖碑上写得——”Pendergast提到。

“什么,那些在夜间魔法般出现的?我们做的?”Rex问道。“好吧。简要的说明和平,繁荣,等等。‘他们就返回。他们杀和烧。他们是扭曲的,可以超越苍白,比任何人都强大,他们来自非自然。每个钉子,爪子和马刺,每个长钉和鞭子在那些异教野兽手上都是带刺的钢铁。磨得再好的钢铁也无法刺穿他们,再锋利的刀刃也无法斩断他们带血的爪子。’这一段似乎是来自贝奥武夫,不过,我得提醒你,这是虚构的!”

“那么它看上去像是贝奥武夫的作者注意到了方尖碑,或是一个同时期的版本,”Pendergast反驳说。“这是有理由的。想想985年用早期中世纪瑞典符文写在方尖碑上的信息。”

“是的,”Rex说。“除了贝奥武夫是一个传奇的Geatish英雄。谁认为故事是同时期开始的。”

“我们认为,”Pendergast反击说。

“如果哥伦德尔或他的母亲-或者两者都是-摧毁者,我还得说我不相信,那么倒可以支持摧毁者是地下物种或海中生物的理论。记住,贝奥武夫追踪哥伦德尔的母亲到了她的巢穴,那是在湖底,”Rex说道,“和地外生物没关系。”

“呃,”Pendergast说。那是文本中他没考虑过的一部分。

“是,”Rex说,“我仍旧不认为摧毁者,或外星人是真的,不过这不是在分析中偷懒的借口。至少Von Schmidt可以做对的。无论如何,文本中说,我们可以知道那些所谓的摧毁者是巨大的,丑陋的怪物。如果我给古代人看一辆坦克,你觉得他是什么反应?你可以用巴祖卡干掉一辆坦克,将军。”

Pendergast站起来自己拿起一支粉笔,“不过下一部分怎么说,Rex?‘军队就像面对镰刀的草地一样被割倒-这说的是Amorah和Suhdom的军队,每个都有万人之强,只在太阳升起和落下之间就被一扫而光。英雄们出现并被屠戮。’”

Rex无动于衷。“如果你有几百辆坦克用来对抗两千个只有长矛和弓箭的家伙,你觉得结果如何?将军,你上一次是什么时候听说过长矛兵在战斗中能击败一辆坦克?”

“坦克?在古代?”将军怀疑的问道。

“外星入侵者?”博士反击道。“我不是在说那些‘摧毁者’-如果它们存在的话-是坦克或类似的玩意儿。我的意思是它们是某些(显然)完全无关于外星人的。它们可能甚至是基金会已经遭遇和收容的。”

Pendergast挑了挑眉,“比如说?”

Rex嘲笑说,“你要我猜?我不知道,大概,682?173?或是亚伯?老实说,我不知道。不过我们没法知道五万年前的任何物品是啥样。也许是682的曾曾曾曾祖父。”

“这就是你的观点,Rex,”Pendergast默默的说。

无视他,Rex继续说,“只是因为我们‘知道’,或我该说‘非常相信’,那就是即使有一个威胁并不意味着我们确实知道这个威胁是什么。”

“Rex……”

尽管如此,Rex没有显示出停止他那长篇大论的迹象。“我们有很多关于这个物品的信息-据我所知,我的意思是,不仅仅是我们认为我们知道的-不过我们不知道这是个威胁,更不要说这个威胁到底是什么!”

“够了!”Pendergast大喊。Rex眨了眨眼-他思考得如此全神贯注直到大喊才把他从思考中惊醒。Pendergast重新恢复了他的低沉声音问道,“和索多玛和蛾摩拉城之间的联系呢?”

“你假定那些圣经中提到的城市是被火与硫磺所毁灭的么,将军?”Rex问道,“还有神决定消灭他们?另外,他们的历史存在还在被考古学家所争论。圣经说他们位置靠近死海,不过我们没有发现他们在那里的证据。”Pendergast点头;小气,傲慢,可恨就如Rex一样的人,他理解了。“除此之外,若Von Schmidt的分析是正确的(若可能的话),数字对地球日期的记录要到追溯到大爆炸之时,这些日期都不在人类历史上。”

“即使是最近的一个?”Pendergast怀疑的问。

“没有任何书写或口头历史追溯到那么久,至少我们所知没有,”Rex说,“当然,那时候有人类,不过五万年是很长的一段时间。记住,这个SCP的第一种真实书写语言仅仅是假设出现在公元前3200年的美索不达米亚-而且在公元前600年仍旧只有美索不达米亚。而我们所知的第一种书写文字是公元前8000年的苏美尔。”

Pendergast点头,“所以,1050指出人类书写的年代要比我们想得要更古老5倍左右。”

“除了没有任何证据显示人类甚至曾经刻过任何东西在方尖碑上,”Rex说。“记得纳粹科学家在夜里回家,在第二天发现信息的俄文版本像魔法般出现么。”

Pendergast想了一会,然后决定让Rex回到正轨上。总之,博士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圣经中提到的索多玛和蛾摩拉是否来自这个SCP?”

“若是真的,那可是解决了困扰圣经学几个世纪的问题,”Rex回答,“很难相信圣经的索多玛和蛾摩拉都是被‘摧毁者’所摧毁的,当然,除非我们至今对圣经的理解都是完全错误的。”

Pendergast挑了挑眉,“Rex,你在这里工作了足够久,知道什么最可能发生。”

“这可能么?当然,不过不大可能,”博士回应说,抬了抬眼镜,“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信息不是一个来自降临过地球的古代外星人的警告么,意思是警告我们其他古代外星人会在每个新纪元从不知何处出现来消灭这个星球上大部分的生物?我知道基金会处理过某些疯狂的东西,不过这个太夸张了!

叹息一声,将军问道,“好的,那么‘雷与火之雨从天而降,整个世界都在颤抖。’呢。”

“听上去像我对现代炮兵和空中轰炸的理解,”Rex回应说。

“那么关于摧毁者像‘一次将整个强盛的国家和帝国淹没并冲走的可怕的洪水。’”Pendergast问道。

Rex摇了摇头。“将军,你知道每个文化都有关于大洪水的传说,不过除了方尖碑的信息,我们没有任何理由认为他们在影射的是。”

“人们祈求神的救助。神与摧毁者战斗,不过他们的努力是徒劳的。”Pendergast引用说。

“除了343,你知道几个神?而且,即使你把他加进去,会涉及到多少你知道的神?”Rex问道。Pendergast不是个教徒,不过他有一对虔诚的父母,即使这样还是少于Rex评论(提到的神的数量)。在他说出任何之前,Rex继续说。“而且这些描述摧毁者的‘神就像人,人就像虫’?听上去有点像洛夫克拉夫特(恐怖小说家)的东西,不是么?或者是《星球大战》-‘总是有更大的鱼’?真的么?”

“那么这个‘50条巨船’组成的撤离舰队?”Pendergast问道。

“即使是相对现代的舰队也很难在风暴中不损失一两条船,”Rex说,“或者就这一点说,几乎完全被风暴所摧毁。”

Pendergast坐回他的书桌,“所以你事实上认为并没有威胁,”他说。

“将军,有东西出现并将我们摧毁的几率是百万分之一,”Rex得意的回答说。

谢谢你,Ogilvy,Pendergast想到,尽量试着不要被Rex言语中显然并非故意的嘲讽语气逗笑。“好吧,博士,SCP-1050和我们之前所想的都不一样,那么它是什么?”

“我不知道,”Rex承认说,“不过我无法提供一个选择不意味着基金会当前的猜测比推测废话(speculative bullshit)更好-是有想象力的推测废话,不过还是废话。”

Pendergast点了点头并向上看。“我希望你是对的,”他回答说,“我会递交你的报告。你可以走了,博士。”在Rex离开时,Pendergast默默的自言自语,“我希望你是对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