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 LIVE, WE LOVE, WE LIE.
评分: +36+x

2082-11-06

ζ-01,CA-67城区边缘。

巨大的飞行器停在机库里,锈红色的舰身挂载着乱七八糟的舰外附加设施,凹凸不平就像是上个世纪制造的和平号空间站。许多不知道什么用途的设备用铆钉和线缆固定在原本平整的星舰表面,黯淡的铜线露出些许。

“货到了?”几个有明显改造痕迹的人站在泊位旁边的平台上,拿着枪。领头的人穿着全套外骨骼装甲,钢板上全是没有修复的弹痕,看起来凶悍异常。他不耐烦地看着泊位后面被气密门封死的开口,几次挥挥手上的大口径武器。

旁边的手下按着耳朵旁边的收听设备听了听,对他点点头。那艘锈红色飞行器传出“噗嗤”的放气声,听起来像是什么人在笑。不过侧面的舱门在传动铰链的控制下缓缓放倒,里面有几个集装箱。看到这,那男人才露出一丝笑容,让手下启动准备好的运输设备登舰把这些东西搬下来。在运输的全过程中,几个履带式机器人用机枪和激光器指着他们。

“好了,合作愉快。”很难想象那个大个子会说这么有礼貌的话,大概这批东西对他真的很重要吧。锈红色星舰把舱门再拉上,于一顿钢铁碰撞声里锁上货舱。姿态调整喷口开始喷出废气,弄得泊位乌烟瘴气的。那些还没来得及带着货跑掉的人骤然吸入了一股带着空气清新剂、通风管道、水循坏管道、反应堆蒸汽和油烟味的气体,还混杂着没有筛掉的粉尘,呛得他们连连咳嗽。领头的黑着脸回头看了看还在冒废弃的喷口和被这股废气推动的星舰,骂骂咧咧地离开了机库。

背后,机库的门缓慢打开,旋转上锁的门闩也拉开了。狂风席卷了完成加压没多久的机库,把锈红色星舰连同灰色的气体一同排出体外,仿佛CA-67的东北地区发生了火灾——等到消防舰赶到的时候却发现这里安然无恙。

锈红色星舰舰桥里,三个人——其中一个是塔隆尤人——笑得合不拢嘴。从舰身的光学设备看到甲方狼狈的样子,是他们这帮子私掠船最好的娱乐之一——仅次于打炮和收钱。这艘星舰被特别改装过,原本只是一艘货船(当然现在还是),不过姿态调整喷口被重新连接到了废气压缩处理仓而不是传统的压缩氦气罐,贯穿中轴的龙骨上也绑了一台大型轴炮,极好地弥补了货船原来只有几个近防炮和机枪的火力缺陷。舰桥左侧的货舱一半都成了导弹舱,另一半则是武装机器人——虽然是几十年前的版本,但也能进行舰内火力掩护了。

缺点也有,譬如每次开轴炮都会有大量冷却剂烟雾遮挡光学传感器,反应堆出力不足以支持全弹发射之类的。不过无伤大雅,“鸢尾”号的三人——格温德林、安洛伊斯和卡卡斯斯塔德都很满意。现在他们刚刚完成一个大的订单,正在CA-67城区外面试图甩开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上来的超维城邦巡逻舰。显然,这个订单至少是违反了这一块城区的法律。

“加速,加速!”安洛伊斯大声喊着,手控制着“鸢尾”号在CA-67附近宙域到处都是的太空垃圾里绕来绕去,加装了视觉增强模块的眼睛兴奋地发红,眼看就要过载了。格温德林在一旁监视着,生怕一不小心在高速下擦到什么碎块给预算增加一笔维修费。

“鸢尾”以一个刁钻的角度竖起来绕过一块稍微大一点的混凝土块,黑白相间涂装的巡逻舰一边用超大功率发送着“CAPD,立即停机并接受登舰检查”的信号,一边跟着这难缠的私掠舰玩捉迷藏。

“卡卡斯斯塔德!好了没,连上了吗?”格温德林问道。

现在驾驶星舰的已经是格温德林了。安洛伊斯的眼睛差点过载烧掉,虽然不是一次两次了,但这位一脸忧郁的机械改造赛博人还是迈着步子坐到了火控雷达集成屏幕前面。被塑料罩子草草盖住的大红按钮——轴炮发射按钮——就在屏幕下面,和没被盖着的大红按钮并排。塔隆尤人独有的心灵感应让灵能跃迁成为可能,即使是在极度混乱的ζ-01应该也能……

“你还是快点出去吧!”卡卡斯斯塔德透过同声传译器的美式男音慢条斯理地说,虽然实际上他的塔隆尤语里透露着急躁。在超维城邦,不知为何,他的的确确感应不到别的塔隆尤……他握着一株看起来基本已经枯死的草,安洛伊斯不由怀疑是不是因为草死了才没办法在子空间里导航的。

“妈的。”格温德林一甩偏白的金发,开始启动额外负载的朗氏引擎。“鸢尾”背后的构架开始散发蓝光,拉出一条蔚蓝色的航迹,在危险宙域里加速比看上去更危险,就好像在小行星带里全速前进。距离CA-67最近的ζ-01-42星门通向泰尔让-2十二星盟控制区域,本来他们不想冒这个险,但既然没法在超维城邦里进行子空间导航,那就只有先出去再导航了。

展开的球形虫洞星门就在前方,身后已经跟了来自CA-67/68/66/69的一群巡逻舰。格温德林早已关掉了通讯信道免得受巡逻舰的语言轰炸。“我们被锁定了!”身后传来安洛伊斯的大吼。

“草,莫挨老娘!”格温德林一拉操纵杆,蓝光愈加显眼,如一道流光飞向虫洞。

“是不是该沿着切线方向进入?”卡卡斯斯塔德慢条斯理的美式男音从身后传来,但其实他语气带着颤抖。

“我不管,先出去再说——”她压根没管这些技术规范,虽然有规定必须沿切线进入,但是垂直进入也不是不行——只是会很颠簸,一不小心甚至会颠到解体。但是没关系,就和安洛伊斯的眼睛过载一样,这同样也不是第一次了。

卡卡斯斯塔德紧紧抓住扶手,把安全带往身上缠了三圈;安洛伊斯抓紧了扶手,机械臂猛地发力,脚下伸出抓地钉钉住地面,发出吱嘎一声。巡逻舰试探性地对他们进行了几次弱激光照射,并没能突破表面装甲。舰桥响起报警声,不过无人有空去关掉这些烦人的东西。虫洞越来越近,甚至能看到巡逻舰设置的哨卡和哨炮。格温德林估计了一下速度,估计哨炮只来得及打一发他们就过去了。扭曲的星云越来越近,他们看见哨炮炮口溅出仿佛慢动作一样的火光。卡卡斯斯塔德另一只手抓住枯萎的草,等着一出虫洞就开始子空间导航。

一进虫洞随之而来的就是大量颠簸,震得没有怎么固定自己的格温德林眼前模模糊糊地头都要晕了。虽然这些星门不知道是什么技术层次的文明做出来的遗留产物,有足够的技术力去确保虫洞的永续。但他们一定没有考虑过什么叫做旅途安稳。不过既然已经经历了好几次,他们也熟悉了这种感觉,倒还没有太过狼狈。

格温德林甚至有余裕在半路和卡卡斯斯塔德说话。

“你快一点,不然我们会被十二星盟那帮刺猬战舰锤死的!”

“好的。”依旧是慢条斯理的男声。

出口就在前方。带着些许颠簸中被震下来的碎片,他们冲出了星门,迎面遇到了一艘巨大的十二星盟战舰的舰桥。现在“鸢尾”和这艘黑红配色的战舰几乎完全垂直,并且处于广域静默状态。很明显对方并没有在自家星系开启全功率雷达扫描的习惯,因此短时间内并没有对被虫洞强大引力波动掩盖的“鸢尾”做出任何反应——只要他们不抬头看。

卡卡斯斯塔德现在非常紧张,拿着草的手正在微微发颤。好在他成功地感知到了遥远星辰当中的灵能反应,正在规划这些生命灵魂的坐标。他感觉此刻他与万物互联,正处于一个无穷级数的驳点。但他没时间去体会这仿佛归家一般被宇宙生灵拥抱的温暖,而是想方设法找到了他们的老巢——在Rx1628i1s星系,邻近现实崩溃的星区边缘,因此也算是个三不管地带。

“坐标已确定。”

灵能的光芒囊括了这艘小船,在伟大的灵能师的指引下,他们跨越万千星海回到那片温暖的区域——当然,几乎同时,强大的灵能波动和子空间震荡让十二星盟战舰上所有的报警器都开始鸣响,它们巨大的炮管和激光器瞬间便指向正上方——却迟迟没有开火。它们或许在讨论该不该冒着击毁进入超维城邦的星门的风险将这艘闯进它们宙域的小艇撕碎。

不过,奇怪的是,最终它们也只是象征性地发了一发导弹,别的啥也没管。“鸢尾”有惊无险地回到了他们温暖的家。

将锈红色的星舰停进星港,旁边是稀奇古怪的各类星舰——从基金会淘汰的SCP/283-A型小型探索舰,到GOC现役的G-081反重力战舰的阉割版,甚至只剩下一个架子和少部分密封舱的金黑色十二星盟主流战舰,据说是那家伙在老战场摸尸体捡到的,虽然武装坏的差不多了,但拿来运货还是可以的。

舰体微微一震,密封接驳器和泊位的扶梯相互卡紧,期间突起的外挂设备还和破旧的金属平台发生了擦撞——这些细节都无比熟悉。安洛伊斯和卡卡斯斯塔德有说有笑地从船上下来,讨论这把的收获和平分货款的问题——可能是卡卡斯斯塔德刚刚结束“伟大的灵能者”模式吧,现在还体会着与宇宙相连的余韵,所以只是听着安洛伊斯絮絮叨叨地念叨着他要换个更好的机械眼——至少也得内置冷却系统。

格温德林仍然有些迷迷糊糊的,强行穿过虫洞的后果就是她被颠得七荤八素,毕竟她是驾驶员,不能把所有精力都花在稳定自己的平衡上。她打了几个哈欠,怎么看都像是要睡着的样子。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甩了甩头清醒了一点,她命令机器人在星舰里自主巡逻,然后就下船去追另外两个人了。

事情或许到这里就到一段落了,除非十二星盟突然大举入侵——算了吧,他们正忙着打奥托世联盟,谁顾得上这里。

-

不具名星系,战乱中。

“很好,开火!”安洛伊斯已经换上了新的义眼,这次不那么容易过载了,但他还是兴奋得双眼通红,热气顺着额角流进通风管,活像几十年没打过炮的炮兵。

现在“鸢尾”斜对着敌舰“沃波尔”的舰桥,双方平面夹角大约有60°。轴炮在主反应堆的供能下蓄积着电能并产生超强磁场,强行将轨道上的金属弹头弹射出炮管,在炮管旁炸出冷却液凝华在真空里的白烟。金属的滚轮在空中散成一堆子弹头,携带着巨大的初动能袭击向对方的舰桥。近防炮全力开火,点掉对方指向上方的防御炮——双方距离十分接近,甚至彼此能感受到对方的引力。火光和碎屑在四周散开,激光器将聚成一点的电磁波倾泻到装甲层,熔融的液态金属团成小球漂浮在空中,星星点点就像血迹。

“跃迁准备——”卡卡斯斯塔德握着新的一株草,意识依旧在灵能网络里遨游。灵能波动闪光产生的子空间激荡将刚准备好曲速引擎的“沃波尔”号产生的扭曲空间泡打碎,接着导弹集群就像鲨群冲进了舰桥,产生一连串核爆,高热气化了爆点的装甲层,将冲击波和辐射原封不动地送了进去。“沃波尔”就像一下子哑了火的老式燧发枪,不动了。

“这下又花掉了一堆钱……”格温德林驾驶着星舰绕过舰桥开花的“沃波尔”号,在灵能闪光中出现在另一艘敌舰的侧腹下方。轴炮由于过热还在冷却,装弹也还没完成。于是“鸢尾”一股脑把八联导弹发射器里预装的三相聚变弹全部射到了那艘星舰的侧腹装甲层上,成功破坏了一部分龙骨,但也受到了来自超大功率激光器的照射,就像直面了一次长达十分钟的国家点火装置。

“舰顶装甲层基本全部熔毁,顶端火控雷达已经下线。”安洛伊斯稍微有点担忧地报告,他的眼睛因为冷静已经重新变回了黑色。

“那,拾掇拾掇吧。总不能装甲抗完结构抗。”格温德林偏过舰身躲过一发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惹东西的巨型鱼雷,却被迎面而来的近防炮弹幕打了个正着,舰外光学传感器基本全部烂了,变成一堆漂浮的玻璃渣渣和半导体碎片。巨型鱼雷绕了个大圈又朝“鸢尾”冲了过来,“鸢尾”一边还击一边又发射了新装填的八发三相聚变弹,把敌舰的侧面装甲炸出好大一个坑。

“我就说不该来趟这趟混水,你看这下惹到了基金会我们都不得安生了。”卡卡斯斯塔德用温文尔雅的语调说着。安洛伊斯把火控主机的导线拔下来,直接插进了后颈的脑机接口,发出劈里啪啦的声响,先是动作卡了一下,然后恢复了正常。随后“鸢尾”号还能开火的激光器和近防炮开始交替宣泄火力,先由激光器在平整装甲上开出空洞,近防炮再扩大空洞使装甲产生损毁。

“再说什么也迟了,谁知道那老顽固要的东西会招惹基金会!就说他这次怎么会出这么多钱……”格温德林有些懊恼,控制着星舰绕着敌舰椭圆形的舰身兜圈子,试图让鱼雷撞到敌舰身上——代价就是自己又承受了好几发激光照射。

“右侧格纳库产生空腔。”

“安排一些机器人过去开火——就算它们的火力毛都算不上。”

“小心跳帮战术!”

“什么年代了……”格温德林正要反驳,接着想到如果他们要抓活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先废掉对方的机动能力再跳帮。基金会好像对人力资源有很大的渴求。她揉了揉头发。

一发导弹擦着“鸢尾”的舰腹刺进虚空,被近防炮摧毁,在空中炸出一小束火焰。核燃料没有被引爆。她松了口气,回过头大声询问:“卡卡,好了没?”

卡卡斯斯塔德正拿起一株新的草,脸上露出疲惫的神情,“马上就好——”

接着星舰重重地震了一下,格温德林几乎没能站稳,扶住了指挥台的边缘才没摔倒。脑袋被甩得有点晕,就听见迷迷糊糊地安洛伊斯大喊道,“左舷弹药库殉爆!”随之而来的是排山倒海的轰鸣。

一团巨大的核热火花在“鸢尾”的侧面喷薄而出,如同维苏威火山的大爆发,金黄的烈焰挟持着冲击波将原本稳定的运行轨道破坏,使得“鸢尾”开始在原地绕圈自转。随着自转,大量还未损毁的小设备被甩出舱外,熔融的装甲层闪着赤红的光芒,和锈红色的舰身涂装相互映衬。无声的爆炸仅是相对于外界而来,对于舰内人员,他们感受到的是大地震和轰鸣,仿佛苍穹塌陷。紧急避险闸门已经放下避免气压进一步降低。

红光和报警声来得比这稍微晚一点,格温德林刚刚站稳,耳边仍然回荡着耳鸣,就看见显示在屏幕上的全舰概况整个左舷都是黑色的“offline”,险些眼前一黑摔倒。在刺耳的声响里,灵能的光芒包覆了全舰。

他们沉默着回到星港,残破带着苍凉。左舷狰狞的伤口金属外翻,划痕遍布。传感器全部损坏,存储的机器人也十不存一。下了船他们迷茫地看着左舷的撕裂伤,莫名的情绪促使格温德林开始哭泣。拔掉数据线的安洛伊斯面无表情,看着左舷的伤痕,默默无言,把自己刚换的新眼睛摘了下来。塔隆尤人卡卡斯斯塔德坐在地上,大口喘息,眼神飘忽。

“所以……”最后还是嗓音沙哑的格温德林发话,“我们是不是该向老顽固要点‘补偿’?”

安洛伊斯点点头,作战中枢过大的运算量简直让他短时间成了湿件主机,他现在仍然有些迷茫和呆滞。

-

三个月后,CA-67城区。

“鸢尾”修补好的舰身带着补丁和众多的外挂设施,进入了CA-67东北角的秘密机库。老顽固和他的人早就等在这里了。

格温德林通过通讯信道向他们问了好——也向巡逻舰问了好。

“钱带来了吗?”

“带来了。”两个声音同时回答。格温德林满意地笑了。

| 中心页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