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055

“我能抽根烟吗?”

这次接待员瞟了 Marion 一眼。“不行。”她说。“你——不行,Site 200 里全面禁烟。这是行政楼不代表里面的人都对肺或者劳动法无所谓。”

Marion 注意到了这位年轻女士脸上的不满。“我之前也问过你,对吗?”

“一刻钟问了我两次,”接待员说道。“看来你真是烟瘾犯了。”她实在对这种重复询问的无谓举动感到不解,也不太会掩饰。

“你觉得这就像《记忆碎片》,对吗?” Marion 友善地说道。“你觉得我没有长期记忆,如果在同一个地方待太久我就会忘记我为什么在那儿。”

接待员年纪不大,但也知道这部电影。“我想……是这样?”

Marion 带着理解的笑容摇摇头。一如往常。

几分钟过去了。她入神地把玩着手中的打火机。今年她就要五十了,头发慢慢花白,很快就要从“娇小”走向“小老太太”。包里的手机嗡嗡响起,是吃药的提醒,但她按了稍后提醒。她的手指轻微颤抖,不是因为上了年纪,只是单纯的紧张而已。紧张是因为她来此是面见 O5,O5 们很可怕。O5 不会因为一件小事就召见你。要么就是世界末日,也有可能什么事都没有。

四十分钟后,办公室内间的门终于开了。四五个基金会高层夹着电脑和公文包鱼贯而出。他们一齐走过接待处,钻进了在外等待的专车。Marion 认出了几张面孔——Site 19 的站点主管、西欧地区首席招募官。这帮大人物看都没看她一眼。

他们一走,O5-8 的助理就从门口伸出了脑袋。他大概二十来岁,看起来意外的年轻,仿佛一个中学生被塞进了他爸的正装里,简单梳着偏分1。他一手拿着平板电脑,上面有他上司的日程安排。排得满满当当。这位上司显然是不睡觉的。

“Marion?你可以进来了。”

*

身后的办公室门重重地关上,发出一种异常低沉的机械撞击声,仿佛它是墙壁里某种机械的一部分。Marion 遵照指示落座并放下包,助理则转身对门又做了些令人不解的操作,让它发出几道奇怪的声响。O5 们有着非同一般的隐私和安保需求。

办公室很宽阔,但尽管有两面落地窗,室外也阳光明媚,却仍莫名地昏暗。四面都是书架和暗色木墙板。非常时髦,但那是九十年代的时髦;有些老旧,但又没旧到再次流行的地步。

至于桌子后面那位,嗯,O5 看起来绝对和你想象的不一样。

Marion 深吸了一口气。“所以有什么事?我只收到了会面邀请,没有议程也没有议题。我的意思是,虽然 O5 让你跳你就得跳,但这——”

在她的右手边,她发现那位助理早已默不作声地把平板电脑放在了桌上,现在正举枪对准她的脑袋。Marion 闭上了嘴。她在椅子上僵了一会儿,让瞬间如蜂鸟般的心跳慢慢平息下来,适应这突如其来的变故。

“那么说?”她试探道,舔了舔嘴唇,抓紧座椅扶手,但除此之外一动也不动,等着提示。助理的脸现在非常淡定,似乎这就是日常的会面程序。也许真就是,对这里的人而言。

“你是谁?” O5-8 问道。

Marion 眨了眨眼。“什么?噢天哪。”

“我换种说法,”O5-8 说。“Marion Wheeler,49岁,与恩爱的丈夫和两个儿子生活在一起。爱好是露营、徒步和鸟类学。一位普通的母亲,背景和经济收入在我们可检查的范围内完美而无懈可击。然而你手里有齐全的基金会证件,包括进入一系列设施和房间的许可——它们有些根本不存在,有些几十年前就拆除了——这些证件我们从未签发过。其中至少有一处设施未曾建成,你却有那里的大门钥匙。但跟你的 SCP 访问权限列表比起来,它们都是小意思了。我只有一个词来形容它:‘骇人听闻’。

“所以你是个间谍,你的目标是误导我们,Clay 本想让 Xi-3 来对付你,但我和他面谈了一次,最终说服了他。我觉得有那么点儿可能,如果我们把你锁进一个防爆房间,温和地询问,你也许会识时务地告诉我们‘其余的事’。”

Marion 完全没听进去。“蠢货。”她终于能开口了,“我是你们的逆模因部部长。”

“我们没有逆模因部。”Clay 说道。

“不,你们有。我们有。”

O5-8 开口道:“我们有模因部,超收容部,消防局,执行部一局,执行部二局,人事管理部,D级人员管理部,和各种其他部门。唯独没有什么‘逆模因部’。”

“那我们有讽刺部吗?”Marion 问道。她满怀期待地等了一会儿。“没有?好吧,很好,想想看:为什么你会觉得逆模因部会出现在序列里?”

“这只是个幌子,” Clay 一边死盯着 Marion 一边对 O5-8 说道,“听着不错,但是她事先编好的。”

“Clay,放下枪。” 这位 O5说道。

Clay 很不情愿地照做了。

Marion 稍微放松了些。“有些 SCP 有着危险的模因性质,”她说。“有些传染性的概念需要和物理威胁同一级别的收容。它们会进到你的脑子里,操控你的思维再去传播到其他人的思维,对吧?”

“没错,” O5-8 说道。他不用想都能列出一大堆这种 SCP。

“而有些 SCP 却有着逆模因性质,” Marion 继续说道。“某些想法无法被分享。某些实体或现象会捕捉并吞噬信息,特别是关于它们自己的。你给它们拍张快照,永远也洗不出来。你用笔把一段关于它们的描述写在纸上递给别人——但你写下的东西只会变成天书,再也没有人能搞懂它,甚至包括你自己。你可以盯着它,它甚至不会隐形,却让你察觉不到任何东西。它是你抓不住的幻梦,是你永远无法揭露的秘密,是谎言,是活的阴谋。它是一种概念性的亚文化,会吞噬其他理念的理念——有时是吞噬现实的一部分。而有时,是人。

“所以它们是一种威胁,就真的只能说这么多了。逆模因很危险,我们不了解它们;因此,它们也是我们要解决的问题。所以就有了我这个部门。我们能侧向思考,因为它们能字面意义上‘吃掉’你为了直面并打败它所做的训练。”

O5-8 盯着她看了一会儿。Clay 则坐立不安,看来讨厌且不相信这个故事,但桌后的 O5 似乎很愿意接受这种说辞。

“举个例子。”他说道。“举一个逆模因 SCP 的例子。”

SCP-055。”Marion 马上回答。

“我们没有 SCP-055 。” Clay 反驳。

“我再说一次:有。我们有。” Marion 说道。

“没有。”Clay 一口断定,“SCP 的编号不是连续分配的,有些编号是空缺的。这个编号没有被分配出去,这不是迷信,我们要担心的事多了去了,没工夫管什么神秘的数字。我们有 SCP-666SCP-013 ,但是没有 SCP-001 ,更没有 SCP-055。”

“Clay,” O5-8 说,“你应该看看这个。”他转过显示器让 Clay 看他刚刚取得的文件。Clay 弯下腰,从头到尾仔细读了一遍。震惊之下,他又翻回头重新读了一遍。

“但是……”

“这份文件是2008年的。” O5-8 说道。“标识齐全,签名也是对的。加密编码过。是真的。”

“您以前看过这个?” Clay 问道。

“从来没有。” O5-8 回答。“至少记忆里是这样。但另一方面,如果这份文件所述属实,我们应该都看过它很多次了。”

Clay 盯着 Marion。“这不可能。”

Marion 真想啐他一脸。“看在老天的份上,Clay,你在基金会干了多久了?”

“但既然这个SCP是如此强大……”他开口。

“然后呢?”

“那这份文件是谁写的?”O5 帮他结了尾。“而且这么说,文件里的采访是如何进行的,这个 ‘Bartholomew Hughes’ 又是谁?最关键的是,你,Wheeler 女士,又是如何记得有这些内容的?”

“Bart Hughes 写了这份文件。他已经死了。” Marion 说道。

“他怎么了?”

“你不会想知道的。”

O5-8 和助理怔了许久才回过神来。实际上,他们脸色好一会儿相当精彩。为如此直白的无礼而愤怒;对 Wheeler 在危险的上司面前漫不经心感到不解;对如此主张感到震惊;完全不相信;稍有理解;最后,恐惧。

“要是…” O5-8 谨慎地问道。“我们曾经知道,会如何?”

“那事情就会在你身上重演。” Marion 漠然说道。“……对于剩下的问题:我们用药物做到了。你知道我们有A級记忆删除剂,可以给那些亟需忘掉某些事的人用吧?你当然知道。谁能不记得A級记忆删除剂?其实,在我们部,我们有种不一样的药,让人记住本不可能记住的东西。记忆辅助剂,W级、X级、Y级和Z级。和 ‘mnemonic’ 一样来自于希腊语词根,M不发音。”

她包里的手机再次响起。

O5 点头批准,Marion 把手伸进包里关掉了手机,这一次不是继续推迟而是接受提醒。她从另一个口袋里拿出一板药片,从中挤出一粒。六边形,绿色的药片。她托起药片,满意地看到 O5-8 的脸上一闪而过“认识这东西”的表情。他开始搞清状况了。

Marion 说道:“这是W级记忆辅助剂。效力最小,适合长期服用。每天两粒。下楼到站点药房去问吧。药剂师会告诉你他们从没囤过这种东西。告诉他们他们记错了,再确认一次。”

O5-8 叹了口气。“我想,现在我明白了。我明白我们为什么会有这场谈话了。”

“没错,” Marion 说着,挤出第二粒药片递给他。“因为你忘记吃药了。你本应该吃的,和我以及我的所有同事一样。这是让我们能工作的唯一办法。你忘记了吃药,于是就忘掉了药剂帮你维系着的所有信息。你忘记为什么你要吃药,谁给了你药,又要到哪里取药。你忘了我,还有我这整个部门。现在我得帮你回到正轨。”

“而如果我吃了药,我会记得整个对话,我们也不会再这么做了?”

“希望不会。” Marion 说。

Clay 突然大声插话。“呃,我也需要吃药吗?”

“抱歉孩子,” O5-8 说,“需知原则。等你成为 O5 再说吧。”他吃下了药片。Marion 也吃了自己的那份。

“所以 SCP-055 到底是什么?” O5-8 问道。

“SCP-055 什么都不是。”Marion 说道,现在她完全放松了。“SCP-055,如同文件里所述,是一个强大的信息自动抑制器。从以往的实验来看,只能以否定性词语来定义它,我们只能记得它不是什么。我们知道它不是 Safe 或 Euclid。我们知道它不是圆的,也不是方的,也不是绿色或银色的。我们知道它不。我们知道它不孤单。但我们知道它很虚弱。因为它是我们所掌握的逆模因媒介中,唯一在文件记载里有物理容器的。我们有记录它的文件,我们有收容措施。它不是 Safe,也就意味着它危险…但被收容了。”

O5-8 眨了眨眼。“你有收容措施?在哪?”

Marion 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那到底还有多少逆模因?它们有多危险?”

“我知道的有10个。” Marion 说。“统计上讲,大概至少还有5个是我不知道的。这还没有算那些随意流窜、未被收容的逆模因。现在这房间里至少就有两个。别瞎看。我说了别看!没有意义!”

O5-8 在自我控制上很有一手,他的注意力一直集中在 Marion 上。Clay 就没这么厉害了,他快速扫遍了整个房间,甚至检查了他的背后。这让他显得十分滑稽。最终他什么也没找到,露出困惑的神色。

“有个隐形怪兽一直缠着我,喜欢吃我的记忆。” Marion 耐心地解释道。“SCP-4987。跟你说了别看,它不在这儿。我已经学会对付它了。它就像个贪吃的宠物。我故意制造一些有趣的记忆来喂它,免得它吃掉重要的记忆。比如我的密码或者做咖啡的方法之类的。”

“还有一个呢?”Clay 问道。

O5-8 又点了点头,于是 Marion 再次拿起包。这一次她拿出一把手枪,对着 Clay 的胸口来了两发。

与其说是痛苦不如说是惊异,Clay 就这么背朝着身后的书架倒下了。他拼命地转过头对着 Marion,说道,“你是怎么—知—”

Marion 站了起来,仔细瞄准后开了第三枪,正中脑门。

O5-8 再次展现了他出色的定力。“那是 Clay 的枪。”他面无表情地说道。“你偷了他的枪。”

“要神不知鬼不觉地从别人那里偷到这么重的枪可不容易。” Marion 解释道,一边卸下弹匣,再小心地放了下来。“但先偷枪再偷走行窃的记忆可就容易些了。如我所说:宠物。有些宠物足够温顺,可以被驯化。”

“确实。” O5-8 平和地说道。“我猜大概也是这样。但为什么?”

“因为你本该服用W级记忆辅助剂。” Marion 说道。“你不可能错过一次服药。我试过。你可以拖一段时间,但绝不会忘掉,除非有人故意作梗。只有一个人有机会离你这么近——你的助理。记得我刚刚问他在这工作多久么?”

“他没有回答。”O5-8 说道。“我以为你只是在讽刺。”

“他不在这里工作,” Marion 说道。“他是个逆模因。你何曾有过助理?你没助理,Brent。看看这间办公室,只有一张桌子。你在外面有位接待员。她才是负责帮你接听来电安排会议的人。这位 Clay 平时要坐在哪?待在哪?不用责怪自己。你是人类,而这些东西是书面的化形。你得像个外星人一样思考来对付它们。”

O5-8 问了个在其他场合可能会很荒谬的问题:“他死了么?”

“也许,” Marion 说。“我会把他的尸体运到研究中心去,等我们剖开他就能看见有什么能知道的。但这也是个二元论的问题。它们就像是和我们共用一个空间的平行宇宙。抽象与具象,象征与实体。很少有东西会越界过来。我不知道 Clay 是什么,但他确实有着人类的躯体,这本来就让他十分奇怪,即使以我们的标准看来。和往常一样,对迷局的探索还会继续。有任何进展我会告诉你。”

“这药有副作用么?”O5-8 问道。

“恶心,胰腺癌风险会大幅提高,” Marion 说道。“还有很严重的噩梦。”

下一篇:逆模因学入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