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要做蜥蜴了!

“那么,”Samet博士坐在轮椅上继续说,他的右脚由于那次可怕且纯属意外性的枪击事故而还裹在石膏里,“现在我们必须继续执行——”他停下来,用恐惧的目光盯着Bright博士。“那玩意是什么?”

Bright安静地微笑着,于此同时他的助手们继续帮他进行最终校准。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一根非常难看的金属手杖的三个部分。电线和电缆以奇怪的角度拖缠,越是这群被称为“幸运的一群人”在摆弄它,就越显得奇怪。“是个棍子,Samet。”

“我看得很清楚,963,”博士毫无头绪地咆哮着,“但是你为什么把它带来这里?”

握紧如今组装好的手杖,Bright转而怒视着Samet。“我的名字是Bright博士。而这个,是用来吸引682的注意力。你想怎么把SCP-963搞到682上?”

“好吧,啊,一个发射器,还有,啊,嗯……”

“很好。有了这个东西,我就能努力激怒它,直到它来找我。这样让963进入他体内就容易得像玩孩子游戏。”

Samet点头示意。“当然,当然,963——但它能什么?”

有些人永远学不会。还有些人则不断侮辱一个有仇必报且对人类生命毫无敬意的不朽存在。但只有真正愚蠢的人才会吃到Bright的直线电。“这个。”他举起手杖,随意指着Samet的方向,按下了一个按钮。一道紫色的电弧立刻从空中拱起,扎入Samet受伤的脚。博士惨叫起来,拼命把轮椅向后推,丝毫不顾绷带上都着起火来。“唔,Samet博士,看起来你的石膏里有某种金属。我很好奇这种惨剧怎么发生的。”

在Samet的马屁精手下们忙着把他拖出去的时候,Bright转向Light博士,点头道。“好了Sophia,我们知道我们在做什么。目前的赔率是多少?”

Light博士看了看她的记事板,皱眉道。“2:1这没有用处。5:1你进入它体内并在站点里暴走。这里补充一下,你在暴走中杀了Samet的话加倍。10:1有些事情不太妙,你被卡在它里面出不来了。20:1全盘皆空,以不知何故我们全变成你而结束。”

“我喜欢这些赌注。”

“963!”Samet吼道,他的脚在冒烟。“你!你,我!你——!”

“Samet博士,请谅解,”Bright昂首阔步地走到另一位研究员面前,“我马上就要进入我们所发现的最为危险的SCP体内。这样吧,我和你打个赌,如果你用烧烤酱涂满你的脚,我就会停下来。”

留下这些话,Bright转过身,静静走向那属于他的舞台。


Jack Bright醒来时头痛欲裂,记忆模糊。好像有过什么……烧烤酱,是吗?不,还有什么……哦,是的,回忆涌上他的心头,他站在那里,手里拿着手杖,那头猛兽,闪电,牙齿,鲜血和痛苦,还有他跃入这位东道主体内时那种难以形容的可怕感觉。

但是现在——情况不太对。他能感到背后冰冷的石头,这意味着他正在躺着。他能听到周围有人走动,所以很有可能他还在基金会。那里总会有烧烤酱。等等,什么?

“Jack?我们现在非常需要你,先生。”一个熟悉的声音从上方传来。Jack慢慢地睁开眼睛,先发制人地皱起眉头。站在他旁边的是一个相貌很熟悉的墨西哥人,穿着链锁锁子甲。跟他有关的什么——

“我认识你,是不是?”另一个人弯下腰,扶着Jack站了起来。

“不算认识,先生。拜托了,请您跟我来。”他紧紧地抓住Jack的胳膊,另一只手紧紧地抓着一根长长的手杖。Jack突然停了下来,看着其他人从他身边走过。所有人都穿着一样的衣服,一件带着红色镶金护心镜的锁子甲。他们都拿着同一根手杖。

“你是D-113。你是第一个,对不对?”Jack不禁盯着他。从第一次到现在已经有很长时间了。

“哦,问题答案是半对半错。是,但实际上不是。呃,好吧,我们用你的方式来,简单粗暴地说吧。你看,这些都不是真实的。”他指着城堡的墙壁和周围的人。

“哦,嗯。相信我有点见识。”

“好吧,好吧,这样事情就简单多了。你看,你的大脑还没准备好。它不能处理682是怎么看东西的。所以,它用这种方式进行自我保护。只不过,这不仅仅是你的意识,963也参与其中,不知怎的,你接手过的那些人的残余正在被呈现出来,作为辅助。只是,它仍然是你的一部分。嗯,这样能明白吧?”

“一点也不。”他们推开一扇厚重的木门。“但是我确实明白你是哪……来……的。”Jack抬头仰望天空,这一刻,他说不出话来。在他头上的那个东西,那个造物,我们在有限的范围内称之为SCP-682。而它如此雄伟。一个美丽得宛如梦魇,可憎却魅惑的生物,横亘在天空、地面、地平线、地狱以及一切不属于Jack和他的城堡的地方。烧烤酱。

“我,很好,那么,呃。” Jack眉头皱得更深,几个全副武装的人突然跑到他身边。即使是老人也在那里,尽管他本不应该在那里。而他们仅仅站在那里,他也能感觉到他们的影响减轻了。 “对,分担负荷,明白了。” 他把眼睛从……那东西上移开,转向自己的堡垒。Escher的头顶和身下都耸立着一座扭曲变形的城堡,他会为此感到自豪。他的一部分站在每一个角落,手里拿着手杖,向那个烧烤酱做的怪物发起进攻。紫色的闪电弯弯曲曲,在那野兽的表面上嬉戏,切肉入侵,让它服从他的命令。

“我们被困住了,是不是?”

“身陷笼中,先生。”

“那就找条路出去。还有烧烤酱等着我们呢。”

“什么?”

“修辞手法。看,我需要……”Bright绞尽脑汁回想自己的记忆,该死它们这么多。答案就在那里,在某个地方。于是它就在那里出现了,站在他面前。2级研究员Damon Smith,在岗位上“晋升”为Bright博士。Damon一直有禁闭恐惧症。这样他们就能离开这里。

“上吧,Damon,拿起那个棍子,和它连接!想想那是什么感觉,在小房间里,门锁着,没人能听见你的声音,怎么出去……”Jack面前的那个灵魂举起了它的长棍,他的四肢因恐惧而颤抖。一条能量线从杖上冲击出来,在他们上方的生物身上划了一条长长的线。

然后一切开始改变。在内部,这种影响很难描述,但每个人都能感觉到。有什么不同的现象发生了。巨龙正在移动。

Jack难以自抑地笑起来。“烧烤酱!”他大吼着——这绝对是史上最糟的作战口号。他从Damon手中夺过手杖,甚至没注意到他把可怜的研究人员推到边上,也没留意到一张野兽的嘴巴把那无助的研究员咬住。

能量线,Jack对682的控制的一种心理投射,猛烈地从城堡的建筑中释放出来。他能感觉到它在按照他的意愿,按照他的命令去做。他知道他的大脑有一部分实际上在这个生物体内,控制着它,通过它的眼睛看东西,但他也知道他永远无法希望了解它看这个世界的方式。所以在这里,他用隐喻和明喻来代替自己进行了一场激烈的战斗。

但这并没有持续多久。当他意识到自己已经做了他想做的事情时龙反击了。它凶猛的爪子撕碎了城堡的墙壁。它那难闻的气息在墙壁间回荡,使他的身体颤抖着缩回963的安全范围。Jack知道他已无法坚持。

他用最后的意志力让那怪物回返,命令它回去,然后他也退回到他噩梦般的安全地带。


Bright能感觉到他身下那张床的柔软质地。从棉质被单的触感判断出这不是他自己的床。薄薄的床垫,消毒剂的味道,他手腕、脖子、胸部和脚上的皮带……是的,他一定在医疗部门。

“对象正在苏醒,监督者。”

Bright缓缓睁开他的双眼,意识到冰冷的金属压在太阳穴上的感觉。他的眼睛先是扫了一眼那个拿着枪的人,那是监督者的打手之一,他们中没有一个值得记住。然后,在刚才传来声音的地方,可爱的Light博士在做她的医疗职责。最后,他聚集到床边仅剩的位置上,那里被显示器屏幕占据,从中可以看到一个人的黑色轮廓。

一个经过仔细过滤,去掉了任何标识的机械声音对他说话。“请证实你的身份。”然而不管有没有识别标记,Bright仍然知道轮廓背后是谁。

“Jack Bright博士,五级研究员,好多好多站点的人事主管这样。”

“你妹妹是谁?”那个声音继续问。Bright知道,为了确保他是他自己,这些问题都属必要。

“Claire Pierce。还有,你后面三个问题的答案是31-20-35,艾波拉病毒,紫猴子洗碗机。”

“身份确认。Bright博士,你最后的记忆是什么?”

Bright想了很久,然后开口了。“我是在……对抗682,不是吗?没错,我还带着长棍和各种工具!我猜他没吃掉963,嗯?”

“Bright博士,SCP-963与SCP-682的接触持续了近一周。最初的36小时中,SCP-682处于昏睡状态。稍后,它开始长出巨爪,并挖穿了收容设施,造成了一次严重脱逃事故。不可思议的是,SCP-682仅仅伤害了一名研究员,然后就让自己被温顺地引导回了收容设施。682在房间里又转了24小时,又陷入昏迷状态。10小时前,SCP-963从SCP-682的前额被排出。一个小组取回了它,并立即将其放置在你现在的身体上。从那以后你就没有动过。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不好意思,六,我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是……”Bright皱起眉,咂了咂嘴。“为什么我尝到了烧烤酱的味道?”


在另一个完全不同的地方,这条龙蜷缩着回味它的新猎物。如此渺小的一个人类。它从没想过这些肮脏的生物竟然能教给它什么。但是他们中的一个做到了。

这只野兽绕着Damon Smith的记忆打转,吸收了它们,把它们变成了自己的。在学习如何恐惧的过程中,它在其庞大的武器库中又增加了一种工具,一种它可以改变自己的方式,最终消灭它所谓的人类的祸害。

即将(相对地)到來!
第三章:一名少年SCP的供词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