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摄像头
评分: +32+x

technobabble 06/22/2022 (Wen) 17:22:08 #31357460


这件事发生的时候,我刚刚进入信息安全领域不久。

那天我闲来无事用Shodan进行搜索,这玩意和谷歌差不多,只不过它是用来寻找连接到互联网的摄像头,服务器,打印机之类的。最终,我找到了一台主机,它的libSSH暴露在互联网上。我记得这个IP来自南非。通过libSSH漏洞———一个允许你在没有任何凭据的情况下成功进行身份验证的漏洞,我立刻就获得了访问权限。对于那些不知道SSH是什么的人来说,它就是一个你可以在电脑上设置的软件,允许你以终端或命令提示符的形式远程访问它。因此,我利用这个主机,在不需要任何授权的前提下得到了对他们的SSH服务器的访问权。通过终端,我很快在SSH服务器上添加了一个新的真实账户,并通过SFTP登录。 SFTP让我通过SSH服务器访问电脑上的所有文件。在确认没有更多的用户在线后,我开始慢慢地查看我刚刚入侵的电脑上的文件,看看是否有其他服务器的私钥在附近,或者其他什么东西。

我看完了所有的文件夹,却发现它们都是空白。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正在我准备退出的时候,我点开了图片文件夹,一般来说这个文件夹都是空的。令人惊讶的是,这个图片文件夹还有一个名为 "网络摄像头 "的子文件夹。右键打开后,海量的图片冲进我的视网膜。这些图片都是按时间顺序分类的。我点开第一张图片,一个漂亮的女孩正对着镜头笑,我猜她有20岁左右。她的肤色很深,根据IP地址,她可能是南非裔。女孩的五官端正,和我见过的其他黑人相比可以说的上是眉清目秀。下一张图里,她仰面躺在床上。在图片两侧可以看到左边的墙上有一扇大窗户,右边则是门。一股偷窥的快感涌上心头,也许我是个变态,但很少有正常人将SSH服务器暴露在互联网上,通常只有公司服务器会这样。眼前的漂亮女孩有什么样的背景?我一无所知。 也许她是一个计算机系的学生,或者也是一个黑客。带着好奇心,我一张接一张照片的浏览着。

图片房间里的光线变化告诉我一天已经过去了。然而她依旧对着镜头,保持着差不多的微笑。我注意到她换了几件衣服,眼神中带着疲惫。这张照片并不怎么吸引我,我的手指在鼠标上机械的点击着。我又看了大概十几张,从照片的光线角度来看,她似乎每天都会在早上拍一张照片。也许她是为一个特别的人拍的,或者是为了观察痘痘的生长。我有点喜欢上她了。我想在她的桌面上留下一个文本文件,告诉她如何修复这个漏洞,顺便表达一下我的喜欢。我一边想着,一边点击了下一张照片。我瞥见这是倒数第三张照片。

这张照片大概摄于黎明时分,比其他照片更早。她看起来和平时一样,很疲惫,头发有点乱,还穿着睡衣。她的笑容不再鲜明,我可以勉强看出来有什么东西站在她的窗口。但我不能确定那究竟是什么。一个360p的网络摄像头还是太模糊了。我只能看出它是一个瘦削的人形,似乎是灰黑色的,个头很高。我说高是因为它的眼睛非常接近窗框的顶部。这开始让我感到毛骨悚然,什么东西有这样的块头?它看起来不像是我见过的任何动物,而且它离窗户如此之近,但女孩似乎毫不知情。

倒数第二张图片并没有预览显示,而图片大小更是达到了1.2MB———一个360p的网络摄像头不可能达到的大小。当我试图在文件资源管理器里打开它时,显示给我的只有一个未知错误的弹窗。于是我把它从被我黑入的那台电脑下载到我的电脑上,我又试了一次,GIMP和Gwenview都无法打开图片,唯一的猜测是文件已经损坏。我只好回到文件浏览器中,点击了下一张,也是最后一张图片。当它打开时,我心一沉。

之前的那个女孩正躺在一个完全黑暗的房间里的床上,唯一的光源是她笔记本电脑的屏幕。她看起来非常疲惫,笑容彻底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悲伤和恐惧。我的目光立刻在窗边聚焦,但是没有人影站在那里。然而当我看向对面,也就是她的门所在的地方时,我看到了它。她的门开了十几厘米,有一只手放在门把手上。那是一只大得怪异的手。没有指甲的手指长得出奇。手的主人蜷缩在门框下,扭动着脖子试图钻进去。那是一个我从未见过的生物,一个极高、瘦、而皮肤呈淡白色的人形生物,我可以肯定它就是倒数第三张照片上的生物。它的皮肤几乎是半透明的,它那双炯炯有神的黑眼睛反射着笔记本面板上的蓝光。它的一只手放在门上,一条长得惊人的骨质手臂伸进房间,伸向女孩的方向。它的嘴扭曲的张开成三角形,里面的利齿清晰可见。它盯着她,带着动画片里虐待狂般的微笑,完全无视了摄像机的存在。它诡异的姿势告诉我这绝非自然的产物,

没有更多的照片了,我的鼠标箭头仍疯狂地单击着灰色的“下一页”键。我盯着最后一张照片,额头渗出冷汗。那到底是什么东西?那个女孩还好吗?它跟踪她有多久了? 我用这是个恶作剧来安慰自己,但这没有什么意义。谁会通过在安全的服务器上存储恐怖图像的方式来恶作剧?照片本身看不出ps的痕迹。无论是光线弯曲的方式,门把手上的抓握,还是那东西的皮肤纹理。我非常确定它就和她在同一房间里。我受不了了,退出了那个文件夹。在对被黑的电脑做了一系列的调查后,我发现这些照片是的拥有者是一个名为 "卡拉 "的账户,这个账户只登陆过一台笔记本电脑,运行的是现代版本的Ubuntu和2015年的中端英特尔处理器。

最后我决定把所有的照片下载回我的电脑,希望能找到一些PS的痕迹,或者是网上的其他副本,这样我就知道它们是假的。当我试图复制图片到谷歌的时候,我的SFTP客户端弹出了名为 "远程主机关闭连接 "的报错弹窗并崩溃了。我检查了一下我的终端是否还在,但它也挂了。我尝试了我能想到的所有方法,但我都无法重新连接。主机是永久关闭的,就像是被拔了网线。

直到今天,我仍然没有见过像那张图片中的生物那样的东西。至于那个账户的主人经历了什么,我推测她已遭不幸。而最大的遗憾就是我没能保留这些照片。如果我知道复制它们时电脑会崩溃,我绝对会把每张照片单独截图。然而,我手里只有那一张已损坏图片的文件链接。我并不擅长处理损坏的文件,但也许这里有懂行的人可以把它解码。无论结果如何,它都是我心中的真相。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