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 1

它始于一月五日,大概在早上九点。

Foster太太正在为我们解释因式分解,我很累。不顾一切地想要回到床上睡觉。在圣诞假期结束后就开始考虑数学实在是过早了。我扫了一眼我们的窗口,雾大得仍像在看一杯牛奶。太阳还没有烧毁这一切。

在我打算移开目光时,窗户炸开成了一片玻璃雾。我听到Foster太太尖叫,但很短促。她睡着了。一个接一个地,我的同学也陷入沉睡。我觉得我的困倦加剧了一百倍,我为了对抗它,站了起来,但是它太沉重了。空气闪烁着,我没有做梦。

据我所知,我是第二个醒来的。第一个醒来的人是Cyrus,一个安静的男孩,坐在我后面的最后一排。我站起来看了看其他人。他在破碎的窗户旁边清理玻璃,有一瞬间我看到他的手心,因为他的努力而被划破了。

我跨过仍在睡觉的同学。“发生了什么事?”

他耸耸肩。

“在这里。”他说。“你看外面。”

我照做了。

“我没看到任何东西。”

“我也没有。”

他从地上拿起一大块玻璃的碎片。

“看。”

他把它扔了出去。我看到玻璃碎片坠落,继续下落,下落,在完全消失之前变成一个针孔那么大。

其他孩子们开始苏醒,Foster太太是最后醒来的一个。

“F太太,”我说。我停在那里,不知道说些什么。她小心翼翼地踩过玻璃望向窗外。她没有说话——只是在那里向外看,她的手握紧了仍连在窗框上的锯齿状玻璃。

我走出教室,感到空洞,仿佛我的眼睛两侧被罩住了。与此同时,清晰的,一切的声音,气息,脚步声都放大了。地毯上的每一根纤维,墙壁上的每一条划痕都扩大了。我经过它们,跑下大厅,楼梯,另一个大厅,直到我到达学校的大门。它们看起来是巨大的,而我那么渺小,我拉开它们,我的手显得离我那么遥远。

在我身下是一个垂直的陡坡,如同悬崖,它的底部消失在浓雾中。

“我觉得我是在做梦,”我说。

“我觉得我是在做梦,”我又说了一遍。

“我觉得我是在做梦,”我说着并喊出最后一个词。我的声音溶解在空气里,没有任何回应,我也没有醒来。

我回到自己的教室。Cyrus正坐在门口看他的圣经。其他的人则混合了这几种反应——有些女孩哭着倒在角落里,有些男孩干脆看得愣住了,一些其他的男孩从窗户向外丢东西,看着它们下落。

“发现什么了吗?”Cyrus说。

“来看看吧,”我指着楼下大厅说。

现在一些孩子已经开始聚集在门的周围。我挤到了前面去。

“我有个梦想。”我旁边的女孩信誓旦旦的说。“看,我要去飞了。”

她从门口跳出去,忽视了来自她同学的惨叫声。那是我最后一次看见她。

往第二部分继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