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 2

<<回到第一部分

恐慌开始时,我藏在锅炉房里。我小睡了一会,并在有人试图打开门的时醒来。我会关紧门直到他们放弃,然后回去睡觉直到这样的事重新开始。我偶尔会出去小便,但我不知道我在那里呆了多久。当我真的需要一些食物时我只好离开了。

学校的另一半不见了,干净得仿佛被巨大的菜刀砍下。它切去了一半女生更衣室,一个化学实验室,体育馆的后墙,二年级和四年级的一大部分和相当一部分的图书馆。我只注意到图书馆因为我在里面检查是否有我认识的人,大部分人刚刚离开。它是空的,除了蜷缩在一个书架里的一个图书馆助理。于是我离开了。

穿过四年级的教学楼到食堂的路是我走过最长的一段,开始时我没有跑,只是快走。在听到从教室传出的尖叫声时我停了下来。我向里看——那是个高等英语课堂,Ladia小姐正试图控制他们。我看见一群学生聚集着推搡她,看着他们侵犯她,看着他们轮换着,看着他们周围的红色水洼。接下来他们注意到了我。

我狂奔着,我听见他们在我身后,我发誓我跑了好几个小时,穿过如水一样的,充满了他们嘲笑和抓我手臂的动作的厚重空气,我只有靠着肾上腺素的恩典来摆脱他们的禁锢。每次我眨眼的时候食堂门好像都更远了,我背后的暴徒似乎更近了。我对他们尖叫起来“不,不”,他们不理解我,他们不再是人类。我冲进门,砰地关上它。我几乎不能对抗一个高年级学生,更不用说两个三个或者十个,他们强行打开门,把我撞到地板上。模糊的面孔充满我的视野,直到我的手腕被什么东西给勾住了。

“来吧。”抓住我的人说,他几乎要把我拖进厨房。我尖叫起来,在我意识到他是谁之前。

控制住自己的呼吸时我环顾四周。我认出了食堂的职工们,全都躺在地上,腹部有巨大的红色伤口,我也认出了Cyrus,他正锁上门。

“这是怎么回事?”我的目光定在在厨房工人们身上。“这是……这是你做的?”

他坐在地板上,按摩他的额头。“不,我刚拿到钥匙——”他向门的方向点了点头,向我示意那些暴徒。“——在他们拿到之前。他们曾试图寻找食物。”

“食物,”我喃喃地说。“还有剩下的吗?”

“是的,拿点你想要的吧……”

我跨过厨房工人走向那个大型工业冰箱。学校的食物种类不多,而且我怀疑直到人类的终结都会是这样,但我太渴了,我可以喝下一切我能得到的可以喝的东西。

“那么,”Cyrus说,他在食堂的喧闹声中提高了一点音量,“你躲在哪儿了?我上次看到你还是将近三天前。”

“锅炉房。”在我拿着一盒巧克力牛奶,带包装的墨西哥卷饼之一和一块饼干安定下来后,我说。“真的很挤而且有种霉味,但没有人会看那里……”

我们沉默了一会儿。Cyrus看上去绝对筋疲力尽,他彻夜守护我们仅有的食物。他一手拿着一个弹簧折刀,另一手拿着几个钥匙。

“所有的老师都去了哪里?”我说。

他耸肩。“他们中的一些死了,一些只是消失了。”他停顿了一下,思考着盯着天花板。“我看到他们中的一个跳下去了,那个一年级的化学老师。”

我立刻知道了他是谁,“那一个”是——在教室的蓄水池里养了蟒蛇的那一位。尽管Darrick先生已经没救了,我还是想知道蛇是否完好。

“我想我看到Ladia小姐死了。”我说。在我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我的声音变得沉闷。“那些追着我的家伙们,是他们干的。我本来该做些什么的。”

更多的寂静。我猜想这是最接近一个亡者将有的葬礼的事物。

“你叫Wednesday,对吗?”

我点头,正要问他我是否弄对了他的名字时,有什么东西重重撞进了厨房门。

往第三部分继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