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 5

<<

wednesday
wednesday wednesday wednesday wednesday
wednesday wedn-

突然从环抱她的半睡眠之手中被释放,Wight笔直地坐着,一只张开的手掌拍上她的后脑。

“好的,特工。”K博士拿着他的笔记本和塑料杯子安顿在桌子较远的另一端处,“很快你就能躲进睡眠中去了。”

“我在做梦。”在清楚地醒来时她意识到被她突然的动作惊吓到的Rob正试图蠕动进她外套的兜帽。在那声音剩余的回声烟消云散时,她把蟒蛇从肩膀处拖过来,让他蜷缩在她的大腿上。那声音充分发挥威力时使她想起嗡嗡的蝉鸣。K博士的声音在这种刺耳的响声之后听起来几乎是令人惊讶的。他更像是一张老唱片中由一个拥有异常柔和嗓音的人演绎的圣诞颂歌。

“你为什么在午休期间工作?”

“一切劳动都会有回报。你很好地记住了这点——当然,这是例外,它比对于在食堂午睡的惩罚还要糟一些。”

“对不起。”她真的觉得,但她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总是那么虚伪和空洞。

他轻叩了一会儿笔记本电脑,允许不舒服的沉默几乎毫不费力地蔓延。她低头看着她的脚。

“你做了什么让你如此惊恐的梦?”

那是他们决定称呼为“坠落”的梦。

“呃,下落。”Wight停顿了一下,她把目光从她的高帮鞋上移开。她环视食堂——这儿除了他们两个以外没有其他人。“……你觉得它意味着什么?”

“解梦大多是无稽之谈,”他说,但听起来他并非毫不在意。“在你问为什么之前,你更应这么想,在几场完全由一个病人举办的,解释他梦中无法决定哪种鸟类可以正确做出曼陀林炖菜的会议之后。”

K博士透过他的眼镜注视了她一会。他的眼睛是非常浅的灰色,她认为这是一种几乎可以保证你成长为一个冰冷的人的瞳色。

“我发现做梦几乎从来都不是进行严肃自我反省的正确途径。此外,我不想建议你找个办法来掩盖你易于激动的事实。”

Wight叹了口气。“明白。”

“接下来回去工作。”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