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 6

<<

我上次看到你还是将近三天前
来吧
这里不安全

“起来吧,特工。”

Wight在K博士用手掌的平坦处重击她额头时剧烈地吸气。

“嗯——什么?”

“我们已经着陆了。来吧。”

她跟着他,她昏沉的头脑基本无法解析她小憩时,她的双眼所躲避的正午的白光。在K博士说话时,她爬下摩托艇,但她没有真的在听。她的耳朵仍充满了模糊的单词。

Site 78的“大门”,内衬有铁丝网,在她出示她的胸牌给控制室里的男人时向他们敞开了。

“……缺少对于某些概念的词语。但无论如何,你应该熟悉这个地方。”没有等她回应,博士大步走向站点中最大的瞭望塔。

Wight揉了揉眼睛并开始接受她周围的事物。Site 78包括了整个群岛,一切都覆盖在死文明的废墟下。她决定不妨从中央开始她的探索。

在她走近一个一定曾是非常宽敞的建筑的地基时,她在远处看到了一对身影,站在一个非常小的,被凿出拱门的岛屿上。她越过大岛,脱下她的靴子,涉水走向较小的那一个。

其中一个身影是个骨瘦如柴的黑发女人。她蹲在拱门前的地面上。每隔几秒就会有喀哒声和闪光,她在为刻在石头上的象形图案照相。另一个身影,是一个穿着一件很长红裙的高大女人,很容易认出她是SCP-900-1——除去大部分被薄披巾覆盖的白色长发,她有着相当平凡的面容。她移开目光对另一个女人说了几句话。那个女人站起来,迅速转过身。

“特工Wednesday Wight,是吗?新狙击手?”

“是的。”她对着挂在肩膀上的大蟒点点头。“这是Rob。你是谁?”

“Liddell。我是你可能会在这儿遇见的无数语言学家之一。无数,我是说,三。”她指着900-1。“这是900-1。很明显,必要的编号。”

900-1对Liddell说了什么。她说话的方式平稳而优雅,在每隔很久的停顿时使用一声不和谐的辅音。

“奇怪。”Liddell说。

“什么?”

她摇头并与900-1交谈。Liddell说话的方式,Wight想,那明显是一个美国人难以熟悉的。

“有几个她使用的词语我不认识。”她说,并脱掉她的鞋。“所以我不得不让她自己重复给Vanheissen博士。他是站点的领导者,嗯,我们最富传奇色彩的语言学家。如果你愿意就过来。”

三个人涉过浅滩去向大岛。

“我们的办公室是有点小,但我们的人也不多。”Liddell停了下来,把她的鞋子穿回去。“哦,我们几乎完全是模拟显示的。”

“因为电子干扰,是吗?”

“嗯哼。它是不定时的,通常没那么糟糕。但这也是种需要忍受的痛苦,所以我们就完全避免使用非常先进的电子产品。除了我们的风扇,灯和那些围墙。”她指向封闭了岛屿的墙壁。“哦,我们也有一台收音机。大部分时间它只是安静的但有时可以听到模糊的声音。”

“很简洁。”Wight说。她希望她没有给人以泼妇的印象。她的声音始终难以听起来不那么死气沉沉。

Liddell为Wight和900-1打开办公室的门。Wight环顾四周,这地方又黑又冷,斑驳的诡异灰色瓷砖在数十年前的办公室中曾随处可见。

一个穿着夏威夷衬衫的人坐在覆盖着文件的桌子旁,他随着一台老收音机摇摆——Wight本能地感觉到她的内脏被握紧了,可是在她意识到这事情并未发生时,她松了一口气。

“呃,又停电了。”Liddell嘟哝着。在她注意到那个夏威夷衬衫时,她走向左边的门。

“吃晚饭了吗,侏儒?”他说着,对Liddell点头。

“别那么叫我。还有别在停电时乱用收音机。V博士说的。”

“他还说不要当一个奉承者。侏儒。”

Liddell扬长而去,900-1也一起。他把收音机放在桌上,微笑着转向Wight。当他看着她的脸时,她可以看到,他的双眼颜色是不匹配的。“Delacroix。急诊医学和拆除工作。”

“嗯。”Wight曾经检视过报告——整个站点总计32个人,包括900-1。“你多久在这周围工作一次?”

“几乎没有。这就是我为什么总是听收音机的原因。”他握紧拳头给了那小塑料盒子一记重击。“或者我会的,如果这个地方他妈的没有我的要的东西的话。”

“哦,反正我不喜欢收音机。”

“糟糕的经历吗?”

“你可以这么说。”她揉了揉后脑,感觉有点别扭。“恩,K博士去哪了?”

他指向Liddell消失的那扇门。Wight靠近它。那一刻,她几乎为她立刻做出的正确行动而自豪。

灯打开了,收音机也是,噪音也响起了。Rob蜷曲在她手臂上,片刻之后她的手上充满了微小的伤口,她从窗户玻璃的爆炸中保护了他们。她眨了眨眼睛,对抗充斥她左眼的暖意。

“耶稣基——”

她试图回应Delacroix,但意识在她可以发出声音之前就离开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