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星
评分: +30+x

一艘平平常常太空船,两个普普通通地球人。

超空间诡异的幻彩褪去,我们完成了最后一次迁跃航行。目标星系在我们面前展现。

“又是太空中平静的一天,哈?”我的搭档,特工Asriel告死天使一手驾轻就熟地控制着引擎节流阀,一手将塔可送入口中。

这家伙技术精湛,就是有点散漫。我叹息道:“你该感谢麻烦没来找你。”

“我知道,我知道。”Asriel咽下最后一口塔可,“常规探索任务用不着逞能。一遇到麻烦,我们掉头就跑。”

话音方落,他面前就有一盏红灯伴随着提示音亮起了。

“检测到第二行星的环绕轨道上存在人造物的残骸?”Asriel顾不上抹手,直接读起了扫描器的结果。

环绕轨道上的人造物是太空文明的直接标志,它的扫描优先级是非常高的。而且还会将所在行星的地质扫描插队到其后。很快我们就得到了结果。

“地球相似度0.78。发现可居住行星。”


航行日志第42年,10月,17日。

今天又是艰难的一天。梅加斯Megas号发生了反应堆泄露,不得不撤离全部船员。

七名勇敢的技术工人冒险深入禁区,但最终无人生还,为联合舰队奉献了他们的生命。

经历了徒劳而无望的挣扎后,最终指挥部只得下令弃船。虽然难民被平均分配了,但所有的舰船都早已人满为患。居住部的走廊都被挪为居室,无法正常通行。

物资日益紧张。我不知道我们还能坚持多久。


Asriel激动地将飞船开到了轨道上。要不是我提醒,他可能都会忘了去把手洗干净。

“一个与我们相似的异星文明!我们有很久没有遇到这么激动人心的事情了。”

“先别忙,我们来看看详细的扫描结果。”

地表温度、重力、大气密度、氧气含量、液态水分布、辐射量……一项项参数逐一在屏幕上滚动。

“这颗行星真是太理想了。”终于连我也掩饰不住兴奋。

“问题在于,并没有发现足以建立轨道环绕物的太空文明。虽然完整扫描星球表面需要很长时间,但高级文明会散发大量的特征信息,而监听一无所获。”Asriel有点迷惑。“那么那些轨道人造物是哪来的?咱们先过去看看?”

“我也这么想。但要小心那是什么失落文明遗留的防御系统。”

“想象力可真丰富。好了我会注意的。”


航行日志第42年,11月,5日。

一颗潜在的可居住行星!这个消息如同野火一般迅速传遍了整个舰队。

经历了漫长而痛苦的航程,所有人都渴求振奋人心的惊喜。

虽然指挥部下令在抵达前要保守秘密,但还是不知从哪泄露了出去。已经有人私下开始称呼它为“凌晨星”。

舰队正在调整路径以前往目标恒星系,领航员预计将在3个月内抵达。

上帝保佑我们。


“看起来这里发生了一场太空战。”

“我同意。”

我们现在正环绕着三艘大型太空船——几乎可以称为星舰的级别——飞行。三艘船有两艘都开了大口子,第三艘干脆从中断成两截。这个区域充满了致命的太空垃圾,Asriel全身贯注地控制着飞船,都顾不上开玩笑了。

我盯了一会儿荧幕,然后说道:“我得进去看看。”

Asriel扭过头仔细地盯着我,好确认我是不是认真的。

“瞧这儿。”他指着扫描仪读数的一角,“没有生命读数!没有什么冬眠的睡美人等着你唤醒。”

我白了他一眼:“我还分得清什么时候是工作时间。这些飞船的样式看起来和启蒙时代的风格非常接近,我们的任务不就是调查吗?”

“启蒙时代?那都一千多年前了。”虽然这样说,但Asriel仍然靠近尝试接舷。“好吧,我会把你送过去。小心遇到索拉里斯星1。”


航行日志第43年,4月,1日。

上帝给我们开了最恶劣的愚人节玩笑。

这颗行星水含量、氧饱和度、辐射量都挺理想——并不是说住在那里会很舒服,但起码过得去。

唯有重力。2.5倍的致密重力将会把你紧紧地压在地上,举步维艰。如果呆的时间再久一些,健康都会受影响。

不过往好里想,至少我们还有可能在这里补充淡水、食物和燃料。

茫茫宇宙,能遇到这种机会的概率已经是微乎其微了。或许上帝对我们始终还是仁慈的。


昏暗的走廊上寂静无声。

破损的飞船失去了动力,内部也变成了失重状态,幸好太空服的电磁靴还能吸得住。

虽然如此,大量碎片在这种环境下也足以变成危险的利器。虽然说现代太空服比起启蒙时代有了很大进步,其中之一就是新材料。但我可一点都不想拿自己做实验。

“Asriel,你在听吗?”

“我在。伙计,有麻烦了?”

“没有,只不过发现了一具尸体。”我一边蹲下来查看,一边回复说。

这具尸体并没有穿太空服,所以出现了真空中会有的症状——气压差把所有能挤的东西全给弄出来了。

“这可真是一塌糊涂……我把照片传回来。”

“不用了不用了,您留着就好。”隔着通讯线路都能感受到他的慌张,我不禁嘴角上扬。

然后按下了传输按钮。

“妈耶我都说了不要看了……这是什么?”

“这是我在尸体的制服上发现的。一枚GOC徽记,启蒙时代样式。”


航行日志第43年,4月,9日。

前线基地已经建设完成,第一批样品被送回来了。经测试完全可供人体食用,虽然味道不佳,口感仿佛在吃压缩食品。

尽管如此,舰队内部弥漫着不知从何而来的紧张空气。到处都有人交头接耳,窃窃私语。

船长给了我几个人的名单,大部分都是年轻人,让我留意他们的动向。

究竟在发生什么?


我一路向大约是舰桥的方向摸索过去。

飞船里时不时就能见到一具尸体,甚至好几具倒在一处,手里还拿着枪,看起来象是互射而亡。

这逐渐令人产生了置身于一座大型棺材里面的错觉——宇航员之间一直流传着“太空是我的坟墓,飞船是我的棺材”的小调。

“格鲁乌再加1……好了,现在的统计是基金会7比GOC12比格鲁乌20比神秘组织24。我猜是咱们赢了。”

“那很难说,我甚至不知道是谁和谁在一起打谁。他们倒下的姿势真是千奇百怪。”

“但愿航行日志有我们需要的答案。根据你的追踪信号,看来已经在舰桥附近了。”

我开启了面前的舱门。这可真是个屠宰场啊……尸体不下于十具,看来全舰最激烈的战斗就发生在此处了。

这里也的确充满了舰桥的风味。大屏幕,控制台,指挥席。我扫了倒在指挥席边的尸体一眼,找了个没有被占用的控制台,用万能工具切开了外壳,寻找存储器一类的东西。

“Asriel,我发现了一个老旧硬盘。有办法读取吗?”

“我会试试看,不过你得带回来给我。”

“那等我把这一片全拆了,尽量多找一些。”

“小心身后。”

“少唬我。你刚才还说全舰没有生命读数来着。”

“是啊。可是,”Asriel故作神秘地说道:“可不是只有有生命读数的才会动哦。”


航行日志第43年,4月,10日。

矛盾越来越激化。联合舰队曾经团结一心、携手奋进,克服了千难万险。可我们现在却在分崩离析。

叛乱分子从暗中谋划到公开集结只花了短短24小时。指挥部很清楚他们想要夺取舰队控制权的野心,可对方人数众多。一旦擦枪走火,很快就会演变成一场大屠杀。

话说回来,谁又能责备他们呢?对于第三世代来说,母星只不过是一场遥远的梦。单调乏味的作息,严格的物资管控,防不胜防的事故和看不到尽头的深空才是日常现实。

这颗星球毁了一切。尽管我们再三警告这里的高重力不适宜人类长期生存,但对黑暗之旅的极度厌倦压倒了理智。

要是这颗星的条件再恶劣些就好了,那样就没有人会对休整后再出发的命令提出异议。或是让它再变得完美些,那样或许指挥部也会不再坚持了吧。

我诅咒你,地狱之星。你根本配不上“凌晨星”的名号。


Varitas真理!你回来啦。我怎么觉得你有点如释重负的感觉?让我猜猜,你是不是……”

我把一堆硬件丢到他手里,“少猜多做。”我才不会承认他成功唬住了我呢。

Asriel嬉皮笑脸地开始解码。看完记录,我俩面面相觑。

“这都什么玩意儿咧?”

“嗯……”我想了想,打算理出个头绪,“假设有一队人类的太空船,包括基金会、GOC、格鲁乌等等,因为某种原因失落在距离地球非常遥远的外太空……”

“停!”Asriel做出了一个夸张的手势,“启蒙时代的探索过程中是有很多飞船失踪,但整支舰队?据我所知并没有发生过这种事件啊。”

“你能解码出更多的航行日志吗?”

“就这几篇能读的,其它数据都彻底损坏了。”

“那我再去别的船上找找?”

“没时间了,你回程的时候星区发来了任务简报,让我们去调查一起特工失踪事件。”

“使命在召唤啊?那就没办法了。”我朝Asriel点点头,示意他启航,自己则开始整理起调查简报来。


关于恒星系SS-1071702的调查记录

根据特工AII-BZ5960和AII-BZ6112的调查简报,MTF-Beta-9101对恒星系SS-1071702进行了全面调查,确认第二行星环绕轨道上的残骸属于[数据删除],分别为[数据删除]、[数据删除]和[数据删除],系由[数据删除]事件所引起的。

MTF调查了行星表面,并且发现了[数据删除]。

经过星区议会审议并上报监督者议会通过,计划在该恒星系中[数据删除],并作为无价值星系报送给殖民署。同时,MTF将以该恒星系为中心,一光年为半径进行[数据删除]。

此外,应当尽快开展对恒星系SS-1071816、SS-1071817、SS-1071818的调查。调查应由三级以上特工负责,并且[数据删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