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死法工作
评分: +7+x

随着同事陆续离开办公室,办公室里只剩下了Prieto和室内冷涩的灯光。

今晚大概是一个加班的好天气,虽然Prieto坐在办公室根本看不到现在天长啥样。

Prieto伸了个懒腰,打开办公桌上电脑的应用程序,又泡了杯速溶咖啡,翻了翻整理了一天的资料。这些资料都是一线研究员辛苦研究了几年整出来的珍贵东西,老板想让他一个人几天内整理完。

真是异想天开。

Prieto边抿了一口咖啡边码字的时候瞥了几眼,“一定规模人类的死亡模拟与死亡方式实际应用”。真是个不出意料无聊的名字。

具体就是拿台大计算机,模拟人类社会,然后记录每个数据人的死亡而已。

这让他想起来在那本书里看到的

“这个城市有八百万人口,就意味着有八百万种生活,八百万个故事。

这个屎尿罐里究竟有什么?有她妈的八百万种死法。”1

Prieto随意翻了翻里面的资料数据:

…为节省能源,决定引入质量守恒定律…效果良好…

Prieto不打算搞清楚为什么要引入和现实不符的定律,然后还要靠此研究现实。

他往下接着看:

…为取得极端死亡数据…引入极端功能实体…

他们还想要什么?异常死法?

在这个灰暗的世界里,生命不断的死去,每个人都有可能因随便什么理由下一秒死去,无论是死在肮脏的街头,死在凄冷的家里,死在冰凉的办公室,失血过多,心肺骤停,肢体炸裂,无论你的血浆迸到哪一处地方,场面有多么可怖,也总会有其实压根不明情况的路人说:

“真逗。”

有趣的是, Prieto因为工作原因,时不时也会接触死亡,无论是战死还是猝死,那些是真正的死亡。

真正的死亡?事实上他最近才参加一场葬礼,可那是真正的死亡吗?家属与朋友泣不成声,灵堂内弥漫着一种比黑夜还黑的东西。

那是真正的死亡吗? Prieto又想起自己小时候父亲身染重病,契而不舍地要求自己锻炼身体,不吃快餐,生怕自己下一秒就不在,让儿子步自己后尘一样。他们的眼中是否倒映出了死亡的真面目?

恐怕没有,没有东西能了解真正纯粹的死亡,将死之人,躺在棺材里的,在外边黯然神伤的,什么都不管活蹦乱跳的,被模拟出来的数据人,戴着厚重眼镜的科学家和坐在电脑桌前码字的上班族,在这方面做到了超越身份,超越智力水平的平等。

因为他们看到的是一堆数据与自然规律,以及脆弱的亲人,他们不在的时候,自己该处何处。

Prieto不禁幻想自己会为这个世界增加什么死法,自己的骨灰将会被哪路货色的痰和尿掩盖,自己是否能够触碰纯粹的死亡,就像他这辈子见过的所有尸体,至少见到个影子。

画面往下拉:

…部分实验项目出现“异常管理组织”…项目存活时间增长…

Prieto有些不屑,这个世界就是个半径六千千米的停尸间,那些组织想干吗?给科学家加一个会员专享尸体聚集地吗?

…计划部分项目于“公元2020年”实施整体毁灭处理…记录“末日”下的死亡数据…


Prieto此时竟然感到飘渺虚无的庆幸,自己的生活没有什么“极端功能实体”和“世界末日”。

转念一想,向自己开枪的也许不仅有想摸走自己的钱包的,也有想研究自己的血如何流干的,然后记录下来,叫可怜员工一天内整理完成千上万的类似案例……

我们辛辛苦苦工作养活一帮人,然后再让他们提供死亡,挺划算的不是?

不,杀人的活让电脑干吧,他们宝贵的时间还要奉献给剩下还没成为研究对象的人类呢。

至为死亡工作的人们,Prieto举起咖啡杯抿了一口。

Prieto意识到自己的牢骚貌似有点多了,Prieto决定放弃思考,先把工作整完。

就当真的存在适合加班的天气吧。

什么死法、异常和科学家们,管他那么多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