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未来

请坐,Hurst博士。

我是Roy博士。请别那样盯着我。我很抱歉要搜你的身,但我们没法完全确信你来这里是真心实意的。过去几个月里,我们遇到了好几个想要……给我们惹麻烦的人。不过就不多说了。我们在基金会的朋友给了我不少你的信息,Hurst博士。

我们当然在基金会有人。你的朋友,David,我说的对吧。就在上周,他给了我们六个可招募人员的信息。David对你的评价甚高。“正是我们所需之人”,“头脑聪明”还有“能够下手干必须做的事情”。而最后那点给了我希望。让我们看看这份文件,如何?

噢,你参与了阿拉斯加事件?那真是太棒了,你应该为此感到自豪。如我所见,仅仅是研究数据就极其有用了。只有一小点人员伤亡,但干我们这行的话这是不可避免的,不是吗?你用了另一个项目来阻止它?你在基金会的日子简直是浪费时间,博士,你很明显属于我们!

也许现在是时候告诉你我们在这里干的是什么了。本质来说,我们和你刚刚离开的那个组织很相似。我们的组织没那么庞大,这点我承认,但我感到我们它的特性使得我们能够有更多成就。实际上是要多很多,这点你能在同我们一起工作期间体会到。目前我们拥有三百二十六个项目。事实上,算上你的见面礼的话,我们现在就有三百二十七个了。

举个例子吧,就说说“人类血清”。把它注射进任何动物的身体里的话,那个动物就会扭曲变形成大概是人类的样子。他们拥有的样本都被他们锁了起来。但我们有更好主意。我们把它注射一个人类身上。噢,看看那结果啊。这就是你要做的。做那些不正确的事情,因为其他人都无法这么做。这是为了世界的好啊,博士!

我们比基金会拥有更多的测试对象。我们设施所在国的那些官员付钱给我们,要我们带走他们那里的的老弱病残和穷苦人民。我们使用的那些人一无所有。他们本身一无是处。但我们可以把他们带走,使用他们,然后他们就有用了,不是吗?他们即是未来。

我希望在未来,打仗不用靠枪支。靠的是不可思议的事物;战争会在一瞬间终结。它们甚至能在开始前终结。我不邪恶。但我们正在干的这些事都是必须做的。

在你来这里最初的两个月里,我们会给你三十个测试对象和允许你接触两个Vertigo级项目。你可能会管叫它们Safe级项目,但我们不这么叫。全新的创意,博士,为了一个全新的美好未来!哈哈。你要努力让我惊讶啊,博士。我确信你的成果会超出我们的全部预期。

你要对测试对象使用那些项目,而我确信你知道怎么办。不断尝试,尝试,直到你到达那个瞬间,那时候一切都对上了,而你手中所握的是你不该掌握的东西。当你发现自己正握着一件武器的时候,你就成功了。这是另一小步,博士。另一小步。

哦,我们的名字?我们是对抗着不可能之洪流的一小股力量,而这一小股力量试图从无逻辑中寻求逻辑。有什么名字能比混沌分裂者更好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