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The Party
评分: +2+x

伴随着曦光从窗帘慢慢地透进来,Site-CN-29又迎来了一个平凡的早晨。

还有5分钟就进入工作时间了,整个Site充斥着混乱而生机勃勃的喧闹,让人适时地感到自己还存在于人间这一不甚牢靠的事实。

研究员Krnos坐到了他的椅子上,时间正好来到了8:00。他挪动鼠标,点开了今日的工作安排。


啪。

他把鼠标砸在了桌子上。然后抓住头发开始怀疑人生。

这东西连小区公安局都能做啊!不就是吸毒了嘛!而且MC&D根本没有中国分部啊!基金会已经不把我当人看了嘛!

但现实不会理会他的腹诽。

最后,在还有一把就跪下黄金的时候。他终于闷闷不乐地等到了午休铃。他决定要找点事做。

“申请样本一份用于实验。”

这份对工作的热忱按理来讲应该是尤其受欢迎的。但Krnos同学显然不太走运。
毕竟SCP基金会不太喜欢没事找事的勤奋研究员。尤其是在你没能力手撕Keter级项目的情况下。

记住这一点。


Fedrickv迎來了他上班的10週年紀念日。

為此,他不惜穿上了他第一天加入民族工人支隊的制服。

略顯不合身材的制服在精心的保管下變得一塵不染。這是他第一件能夠證明自己身份的非比尋常的物品。這是第一件能把他和那些豬狗區分開的寶物。

每次進入這個毒氣四處蔓延的廠房他都要戴上由帝國高科技人才製成的面罩。每名人員配備兩隻,一隻留作備用,可以百分之一百地免疫可怕的毒氣,不過他從來沒有使用過第二只。聽說天天吸入這種可怕氣體的豬狗們最多也活不過200歲。真可憐。

豬狗們一臉認真地面對著面前的破舊箱子。這種垃圾對帝國來講連差分機都不如。但豬狗只配用這個。

8:00鈡整。與那些同僚不同,對豬狗的鄙夷從來沒有影響過他工作的效率,他坚信這是他連續獲得13次帝國之星的重要原因,所以他從來沒有遲到過。

三號機上班時間一心一意完成工作,扣分。五十一號機上班時間沒有擅自聊天,扣分。六十號機打開了英雄聯盟,開了一把匹配局,選擇了璐璐,加分。六十六號機打開了英雄聯盟,開了一把排位局,選擇了亞索,巨額加分。

他閑庭信步走過豬狗們扎堆的機房,回到了屬於自己的辦公室。門牌上寫著O5-13,之前還有野豬溜进来想要把它改成05-13,但他從不在意。這只是那群豬狗硬性要求的,這樣好使他符合豬狗們的價值觀。對了,他們把自己叫做什麼來著,現實扭曲者?好像還想把我立項?

他不由得輕笑出聲。

在順手簽了一個豬狗呈上的報告後,他坐在椅子後面微微眯上了眼睛。剩下的事不用他操心,自有豬狗們的巡邏隊解決。

陽光透過了他的窗帘,照在了他的臉上,讓他感到一陣暖和。他不由得取下了自己的面罩。這裏是沒有毒氣的,什麼都沒有,一切無需擔心。

聽說帝國馬上就要完全消滅這群豬狗,以证明自身的國力強大。不過他感到大可不必,國力強大已无需證明,這群豬狗又既能用狗屁不同的文字磨損掉帝國初期產出過剩的破爛機器,又能吃掉高貴的帝國人民的排泄物。這種一舉兩得的措施何樂而不為呢?

不對。

他馬上緊張了起來,懷疑自己是否對豬狗起了感情,是否越過了黨組織交代的思想底線。不,只要有可能就是可怕的。

他無法控制自己寒毛直立,冷汗直流。

經過激烈的思想鬥爭,他決定使用最严苛的“雙重思想自我拷問法”對自己的內心進行嚴格的檢驗。

馬克思保佑,他默唸到。然後開口問話:

你內心可曾有一分背叛過生你養你的蘇德帝國?

沒有。

他放心了,因為他知道自己純正的雅利安人種和斯拉夫人種血統是不會允許自己說謊的。

他靠回椅子後背。


Krnos觉得今天有些奇怪。

先是传说中的O5-13大驾光临自己这穷酸的破地方,紧接着就是自己暗恋已久的Selentia研究员兴冲冲地跑过来告诉自己自己的实验申请被O5-13直接批准。还拿了一个据说是从O5-13桌子上薅来的样品明晃晃地秀给自己看。并威胁我要是升博士了就请吃饭。

他感觉自己在做梦。

疼。

不是梦。

老天开眼了!混蛋基金会终于肯重视一下高材生了!该不是O5-13跟他是校友吧,看他太可怜给他找点事做?

兴冲冲的他把样品往桌子上随手一放,准备打开备忘录写一篇10000字的日记来记录自己此时此刻激动的心情,结果手滑又开了一把英雄联盟。

然后掉回了白银。


自Fedrickv職業生涯起,他從來沒有犯過如此嚴重的錯誤。他不想再談這個問題。他不想再想這個問題。

他快步經過豬狗們的食槽。原本他唯一的樂趣就於觀察豬狗們進食,看著他們拿著工具抓起一大把又圓又糯的屎放到自己碗裏,聊天打個噴嚏把屎裏的蛔蟲從鼻孔噴出來,同行的哈哈大笑並將杯中的尿递过去幫其咽下。簡直是人生中的一大享受。

但今天他沒有心情找樂子。他只想好好地把工作做完結束這糟糕的一天。

嗯?少了一個。他敏銳地發現了不對勁。

該不會是勤勤懇懇工作忘了吃飯吧。那可是巨大的扣分项。

他快步走了出去。


什么?

Krnos准博士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个时候跟我讲D级不够了?之前那么多无意义的项目省一个D级给我都不行?
不说别的,那个用D级把SCP-682撑死的智障计划都能通过,我就连一个D级都分不到?

混蛋基金会真是有够混蛋。

研究员Krnos垂头丧气地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丝毫没有发现旁边悄悄挪过来的Selentia。

“一起去吃饭吧?”

“不去。有工作要忙。”

“那我等你?”

“别等了忙不完的。”

“那…好吧。”

于是研究员Krnos在万籁俱寂中猛地发现自己的爱情和事业遭受了双重打击。
“靠靠靠我是脑抽了吧,她不会还在等我吧。可是这样品…”

Krnos想了想O5-13慈善的微笑和Selentia期待的眼神。感受到了选择困难症的绝望。

大概1分钟又31秒后,Krnos博士终于打赢了他脑内两个小人最大的一次世界大战。

我们亲爱的研究员Krnos终于做出了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决定。

“靠,小孩子才会选择,事业爱情我全都要!D级不来我自己来,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然后研究员Krnos就和他的面罩一起消失了,这是他一生中对基金会最大的贡献。从中我们学到了什么?不要没事找事,基金会的惯例就是把这些没事找事的拿去喂蜥蜴,而喂蜥蜴这活儿就是你们道德伦理委员会的活儿,所以记住,不要没事找事。下课!”

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Selentia升职了。

是她曾日思夜想的博士。

但她连庆祝都顾不上。

Site里忙得团团转,研究员随实验样品失踪这种鬼事情怕是一辈子也难得遇到一次。

你还真是会给人填麻烦。她叹了口气。

我还以为我成了博士就能追上你了,结果你都快成项目了。

反正你都会被遗忘的吧。迟早会有诸如庄周老子之类的诈个尸把我们的注意力吸引过去。

包括我吗?

我不知道。

阳光又从窗户透了进来,明晃晃的太阳正骄傲地告诉这个世界:午时已到。

Selentia今天没有吃午餐。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