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风·起源
100%0%
评分: +24+x

前情提要:第三次海湾战争新闻访谈稿
参考资料:基金会武装部队通用编制层级表

那场颠覆一切秩序的战争过去了3载,历史的车轮滚动至2041年。

世界的目光迅速集中在了两个不知名的小岛上。其在历史上一直隶属于希腊,直到5月20日,两岛正式宣布脱离希腊政府,自立“阿尔蒂斯共和国”。经过全民公投,由前希腊陆军上校卡利俄佩·迪米拓普洛斯(Calliope Dimitropoulos)担任总统一职。

72小时内,希腊,意大利和英国海军迅速反应,但所有船只在抵近岛屿前就全部瘫痪,电子设备尽数烧毁。

更为离奇的是,离南北极十万八千里的地中海上空,飘起了极光。


“石斛兰”号航空母舰SCPS Dendrobium的甲板上,迎来了两架没有标识的鱼鹰倾转旋翼机。上面全副武装的士兵快速撤下,簇拥着几名拿着公文包的官员。他们依次与另外一名等候多时的海军军官握了握手,接着往舰岛走去。

这时,远处一架“舍施尔”MK.3战斗机开启了后燃器,即使隔着300多米的距离,众人仍然被强大的引擎余风吹了个趔趄。直到它被电磁弹射轨道扔了出去,他们才得以站稳继续行走。

官员们走下三层,士兵们分批依次在他们的路径上停下守卫。穿过宿舍区到达会议室门前时,刚好就剩下与会的官员们。

“先生们,O5-7。”海军上将约翰·汤普尼朝着正对门口的方向敬了个礼。

"很好,都坐下吧。"那位稍微有点地中海的男人头也不抬地说道。

"原谅我挑选这种地方作为参联会会议场所,没有酒,只有橙汁和可乐——请问这位是……?"O5-7抬起了头,他发现有一位穿着深蓝色空军常服的军官的样貌不在他的记忆库里。

"鲍里斯·拉佐夫斯基上将,先生。"Leazov说。

"哦,知道了,恭喜。这应该是你上任三年以来我们第一次见面,不是吗?"说着,他示意秘书将一份份厚厚的文件分发给众人。

"认识其他伙计吗?"O5-7一边翻找文件一边微笑着说,"你的名声在外,但你也是个大忙人,这几年年度会议都是你的执行官代为参加的。大家都知道你,但你认识他们吗?"

"这个没什么问题。"

"那么……试一下?"

Leazov环视了一下周边的人,打算从O5-7旁边的一位女士开始。

"道德伦理委员会会长,斯科特·劳伦斯女士;她的左边,肖恩·道格拉斯总参谋长;再左边,多域情报局总长斯盖奈特·斯拉诺维奇,兼任内务部主管。"

斯拉诺维奇举手打断了他:"我必须严正声明,将军,内务部不存在。"

"声明收到"Leazov继续把目光右移,"联合特战司令部总指挥,理查德·杜克上将;陆军上将格兰德·怀特"接着他再看向自己左边,"海军上将约翰·汤普尼;O5-7埃里克·爱德华兹。"

最后,他看了看站在O5-7身后的秘书:"监督者议会常任秘书,刘易斯·阿普比。"

O5-7面无表情地看着Leazov,然后说:"很好,我们可以进入正题了。现在请看你们手上的地图。"

ALITS.png

"利姆诺斯岛,希腊那件事?"

O5-7点点头:"会议之所以要在这里举行,是因为监督者议会一致决定要帮助希腊。对两岛进行武力干涉,不能再等了。"

斯盖奈特说:"我以为这是美国人和GOC才能上手的事情。"

"一般情况下,是的。但现在不是一般情况——美国人正忙着用航母和飞机堵着华尔街那群人不让他们外逃;GOC松散得像碎掉的威化饼,英法北极奇术观测站那不到50米的分界线问题,他们都能吵两年,现在还在吵,同样靠不住。"

"而且对于我们,所有方面都不容乐观"劳伦斯补充道,"因为SMEU,PAECTO和混沌分裂者,我们在南半球已经没有站点了。2030年以后,全世界的媒体和网民,春夏骂北约,秋冬骂基金会。"

"而很不幸现在他们合流了"O5-7靠在椅子上,双手紧扣,"一年四季都在骂北约和基金会。想象一下他们把这两个岛拿下来的后果,只要混分觉得天气好,他们就能够度假一样随意插手我们的南欧事务。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斯盖奈特身子前倾,拿起一份印了情报局标志的白纸,用黑光灯照了一下,上面便立刻挤满了字:"根据详细情报,2026年,迪米拓普洛斯在希腊陆军第88国民警卫旅任职指挥官,军衔上校,早在那时他就在非正式场合表现出了明显的分裂主义倾向,口号是‘重铸罗马帝国荣光,为了君士坦丁大帝’。"

"接着,从两个南半球联盟成立开始,迪米拓普洛斯开始与主岛市政媾和,明里暗里绕过雅典方面,公然与南半球和东方集团进行大量贸易来往。"斯盖奈特又拿出了几张卫星图,"图上所示,利岛西南部以及圣埃夫岛的陆上风电站,中部平原的光伏电站,东南部的海基风电站,分布在岛屿各处,这是电力设施。在圣埃夫岛正南方10公里处还有5个海上油井——SMEU出资援建,主动由雅典当局进行国有化。这还没算上到处都是全新的基础设施和大宗工业品与粮食交易。雅典当局和本地人可高兴坏了,急着复制利岛模式,债务危机大大减缓,赤字在5年内减少了60%。"

O5-7表示肯定,然后说:"这就是为什么更不能等,经验表明希腊体制下任何利于泛希腊主义发展利益的政策,都将迅速扩散开来,就像点燃地上的一滩汽油。长此以往,他们甚至都不需要欧盟了。到时候就不只是利岛,整个希腊……"说到这里,他故意停了下来,用严肃的眼神看着其他人。

"我持较为相反的意见"道格拉斯总参谋长发话,"在开战之前,是否应该再次斟酌一下,比如使用更为温和的手段?混分方面且不说,希腊领土领岛上还有大量东方集团的投资者。你已经看见华尔街的事情了,资本家遇事溜得比导弹还快。同理,贸然进攻会让东方集团质疑我们是否在破坏他们的投资环境,而现阶段我们惹不起他们。"

"更温和的手段?"O5-7和劳伦斯不禁失声笑了出来,"温和?制裁吗?"

O5-7擦了擦笑出的眼泪,然后长叹一口气:"制裁,感觉已经是几百年没用过的动词了。"

"能制裁什么?制裁谁?伊朗吗?"劳伦斯露出了女人特有的动人笑容,"美国人本来就在制裁伊朗,从来没动摇过,我们要制裁制裁本身吗?"

"至于非洲?撤掉每年数亿美元的儿童和医疗援助基金?"O5-7镇定了一会儿,继续大笑:"每年进入各种援非基金会的钱,首先就会被会长顺走一大半,然后一路下去层层盘剥,最后实际到非洲人头上的就几百万。更别提撤掉以后一堆商人政客就没地方养老了。"

"这就是为什么你们能看见区区一个红十字会肯尼亚分部小科员,开着迈巴赫去看望饿得水肿的非洲小孩子。相比之下混分都成救世主了。"斯盖奈特也偷笑着补充道。

“总之我们回到正题,理清一下”O5-7表情重归严肃,“总参谋长说得不无道理,但是现在一切政治要素已经齐全,我们完全可以发动进攻——将军们?总长?”

所有人抬起了头。

“虽然我现在就可以下令你们调动部队,但是按照程序,我希望你们为总参谋长提供更多详实的情报。证明,或者说服他我们一定要打。”

Leazov举了一下手,又从公文包里拿出几张A3纸大小的透明塑料片。遇到了会议室内的光线后,柔性塑料片立刻显示出了卫星图。在纸上划拉几下确认多幅卫星图能够顺利切换后,他把塑料片分发给了众人。

陆军上将格兰德·怀特双指放大卫星图,瞄了几眼,不禁瞪大了眼睛:“M95A主战坦克?凯曼自行火炮?9K883战术导弹?应该是来自埃及。这些照片是什么时候拍摄的?”

“去年5月。就在公投初步开始酝酿的时候,岛上发生了什么我这边尚未清楚,他们用民用滚装船以运送贸易品作掩护,往里米娜港运送了头一批重装部队,显然是绕过了所有国际程序入驻本岛的。在空天军的监视下,我们发现在这之后他们每个月都会运一批物资和兵力上去。如果运送数量恒定,他们在岛上应该已经拥有2至3个重型旅的兵力。这还没算上各处隐蔽的‘达马万德山’防空导弹垂发阵列,以及‘扎格罗斯’中程导弹发射车。具体政治原因这边尚未清楚,我想可以由总长说明一下。”

怀特上将盯着Leazov,脸上浮现了极度不满的表情。

“是这样的”斯盖奈特说,“根据我们在岛上的资源提供的情报,是88国民警卫旅的第2机械化营跳反,他们忠于雅典当局,未受迪米拓普洛斯上校的口号洗脑,他们在去年6月份试图对上校进行暗杀,行动失败后便全数撤退到西北部山区,游击作战至今。因为手段极端无比,反而使当地平民舆论全部倒向上校,并欢迎SMEU部队的秘密入驻。他们把这称作‘维和行动’。”

“我明白了”道格拉斯总参谋长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却又话锋一转,“但这依然不能构成介入理由。你说的SMEU也好,埃及人自己想染指欧洲也好,本质上都是国际事务,联合国法律上完全可以让其他国家自行介入解决。我们并不是国家,只是一个国际组织,FAF也不是另一个美军。”

“这就更简单了,极光,地中海根本不会有极光,先生。更别提现在还有4艘意大利和英国驱逐舰等着拖回去维修。”

“自始至终,能够导致极光现象的只有一个因素——太阳风。如果我们能够证明混沌分裂者在岛上部署了能产生太阳风的异常装置,就能直接进行介入。混沌分裂者都是恐怖分子,我们干他们不需要任何理由。”斯盖奈特说。

道格拉斯总参谋长轻叹一口气,然后看向O5-7:“下令吧,先生。”

后者满意地笑了笑:“全体起立。”

“会议第一天,根据本次紧急事态,以及初期战略部署,职能划定,现任命约翰·汤普尼为第2远征合成战斗群(2th CXBG)总司令,行动期间军衔为OF-10五星上将,行动结束后恢复OF-9。”

“三军司令此刻开始,必须以最快速度开始兵力部署,尽最大可能在两个星期内,于希腊完成行动的一切要素准备。”

“多域情报总长,道德伦理委员会会长,将随我在北约各国进行游说,以争取更多国际支援力量。”

“Boris·N·Leazovski上将,此刻起任联合特战行动大学Joint Special Operation University校长。此次为期5天的会议之后,你将跟随理查德·杜克上将前往斯德哥尔摩,进行渗透行动人员的挑选。我们判断利岛的游击队能坚持的时间不长,你们应尽最大努力协助他们抵抗及袭扰守岛部队,并在进攻行动准备完毕之前找出混分异常武器存在的证据。”

“清楚吗?先生们。”

怀特上将凶恶的眼神又瞟向了Leazov,似乎想大声说出些什么,最后还是把话憋回去了。

“清楚,先生。”

“很好,第一天会议结束。吃饭,休息,看海景!”


洗浴间哗啦啦的水声戛然而止,汤普尼把棕黑的身子擦干,浴巾往身上一裹,一把推开浴室的门,迈进狭窄的单间宿舍。

“恐怕那不符合着装规范,强尼(Johnny)。”Leazov在床上半躺并看着杂志。

汤普尼指着Leazov手中的《花花公子》杂志说:“我也不记得那种书应该出现在这里——今晚我就睡上铺了,再把床边的帘子一拉,回忆一下以前海豹突击队的生涯。”

Leazov稍微向左看了看,发现汤普尼从医药箱里拿出了几包冲剂,然后把一杯水变成了乳白色溶液,一口喝尽。

“晕船药?你晕船?”

“是的。”

“但是你说你以前是个海豹。”

“啊是的”汤普尼擦了擦嘴,“年轻的时候我也晕船,但是我特别能忍,以至于根本没人看出来。现在年纪大了,忍不住了。”

说着,汤普尼又换了个话题:“今天你可出尽风头啊。我看怀特那表情,简直想把你活吃了。可惜他插不上半句话。”

“怎么?他还是放不下吗?”

“Well,你可是在他的上将晋升决定会议上,唯一一个投反对票的。怎么说他也该对你印象深刻”汤普尼脱下浴袍,换上了军官作战服,踩着Leazov脚边的床沿,敏捷地跳到了上铺,“哈哈,宝刀未老。”

然后他说:“再来就是,你管的地方可是最令人嫉妒的领域之三:整个基金会的飞机,卫星,所有空中情报,还有私人的情报部队。更别说现在你还把半只脚插进特战司了。这对一个世袭贵族的纨绔子弟来说就像从Sadism变成了Masochism——以前我掌控一切,现在我一切都被人掌控。”

“咋?他还是个英国人?那他现在更应该把仇恨放在肤色上,黑色色谱的。”

“呵呵呵,真好笑。”汤普尼把手伸到床下,朝Leazov竖了个中指,“总之,他是个军事贵族,英荷战争时期就在的怀特家族,世世代代都当海军,全家都是公爵。”

“然后到他这打算换换口味?当了个陆军?”

“在我们海军圈子里他可是出了名的,人总有叛逆期嘛,他能坐上这个位置也有很多伙计的照顾。”

“可这就是个人渣,错误的人上了个错误的位置”Leazov把书放下,“在沙特大撤退的时候,他私自后退,把两个战斗队甩在后面为他垫背。两个敬业的少将和2万人被打成了灰,他自己却成了战斗英雄,一等金星。战斗英雄个屁啊。”

“噢?授勋仪式上说的是,他自愿待在撤退纵队后方,灵活改变撤退路线,全力协调撤退工作,成功保全了第11轻型战斗队的大多数有生力量,这点来看他确实是英雄,不是应该……”说到这里,汤普尼突然愣住了。

“正是”Leazov盯着上铺的床板,说道,“‘灵活改变撤退路线’,‘全力协调撤退工作’。你我的信源并不冲突。同时他也不懂装甲部队,在撤退期间他甚至提议其他部队用坦克在外围摆古罗马龟甲阵,互相‘配合’撤退。”

“天啊,原来是这样。你的信源是什么?我能确认一下吗?”汤普尼一时不知所措。

“你是相信无人侦察机的实时传输图像,还是几张被文官大量修饰过的文档?”Leazov的眼光依然没有移开上铺床板,表情越发严肃,“陆军是人类历史最悠久,技术含量最高,建设难度最大,组成元素最复杂的军种,没有之一。决不能把它交给错误的人。”

汤普尼用被子擦了擦脑袋上的汗:“原来如此,我懂了。那么你想怎么办?”

“简单,把他搞下去。就这次。当南北半球局势转入僵持后,就很难有这种烈度的冲突了。要是他还在任上,迟早要把陆军搞烂。到时候我们再强大也是徒劳无功。”

汤普尼长舒一口气,他还没有从刚才的震惊中恢复:“那么你想怎么搞?暗杀?揭他黑料?还是让内务部去翻瑞士银行?”而当他感受到下铺传上来的杀气时,连忙改了个口:“不,当然不是,是我傻了。”

“你把我当成了什么人啊,当然不是”Leazov骂道,然后眼珠子转了一圈,露出了一丝诡笑,“斯达欧伦克体系Systema Stahllunk1。”

汤普尼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噢。”但是他的脑筋还没转过弯来:“怎么办?”

Leazov把书合上放在一旁,双手扣在一起并咂了咂嘴:“斯达欧伦克体系下,最大的灾难莫过于‘办事不力’。”

汤普尼靠在枕头上点点头:“是啊,而且是被一群下属说‘办事不力’,等于大家都在跟O5说你傻逼。你的意思是让他犯错?比如故意不给他支援?那追责的时候遭殃的还是你。”

“不,我们将全力支援他”Leazov说,“如果按照目前的情况走下去,他只能在希腊海滩上按按钮打几枚导弹,最佳方案莫过于让他以为能分一杯羹——告诉我汤普尼,你这次打算准备多少个海事战斗队?”

“3个,调动命令已经下去了。”

“重型还是轻型?”

“2重1轻。”

“我不是说过他不懂重型部队吗?全给他。”

汤普尼吓得手中的水杯差点从手中滑脱:“全给他?!!!”

“全给他。”

这次换汤普尼严肃了起来:“我必须警告你,你是在拿几万士兵的生命开玩笑。”

Leazov哈哈笑了几声,看起来毫不慌乱:“不会。斯达欧伦克体系下,团以上的部队,一旦超过5名下属同级军官质疑主官的战略战术正确性,就可以直接无视上司的命令,自行组建临时指挥部,并按自己的方法达成战术战略目标。事后原上司将会被严厉追责。”

“原来如此,架空,冷落,排挤,一气呵成”汤普尼终于茅塞顿开,“但要是他拒绝呢?”

Leazov诡笑的嘴角弯曲弧度更大了:“他没得选,他可是上将,拒绝战斗群总司令的‘馈赠’等于直接说自己不配。主动给我们递刀子。再说了,海事战斗队和陆军的从编制上看完全没区别,他自己也在皇家海军陆战队待过。”

沉默了一会儿后,Leazov继续怂恿:“把他叫来这里吧。”

“现在?”

“现在,谈大事就需要这种轻松的氛围。”

汤普尼立刻接通了旁边的通话面板:“你好,这里是汤普尼上将,请传唤怀特上将前来军官宿舍区,203室,让他尽快过来。”

挂掉电话以后,汤普尼手颤抖不止,他决定暂时不再谈这个话题。

过了一会儿,汤普尼突然想到了另一个话题:“对了,第四阶段加薪工作开始了,你知道吗?”

“又加?第三阶段加薪还没结束呢。”

“当然,这次加薪幅度更猛,直接是上次的1.5倍,从一等兵/初级研究员开始逐级往上递增,那么你可以预见到站点主管/上将的加薪数目会有多少。”

Leazov仔细在心里算了一笔账,然后得出了一个惊人的数字:“53%,加完以后无论是上将还是站点主管,明面上的年薪会有350万美元左右。”

“当然,而且不同于第三阶段,这次直接剥离了那群坐办公室的行政人员,只有技术人员才能享受,比如你我,机动特遣队,特工,那些士兵;还有那堆主管,金融大咖,研究员,魔法师。”

“已经开始了吗?”

“不,还在吵,但是没什么阻碍。那群坐办公室的可急坏了,天天在骂,他们觉得极其不公平。”

Leazov重新拿起杂志,翻到了之前看的那页:“我倒觉得相当公平,凭什么那些干文书的天天坐在电脑前,没有半点体力消耗,下班了就去跟本地女孩和女研究员乱搞,玩腻了就成家立业,每个月还拿这么多钱;而我们忙得团团转,连一个活着的女的脸都见不到?有个哲学家说得好,当你获得了爱情,你就失去金钱。”

汤普尼拿出钱包,看了看自己妻子和女儿的照片,哈哈大笑:“说的是啊。”停顿了一会儿,他又问:“谁说的?”

Leazov耸了耸肩:“哲学家这么多,总有一个说过吧?”

这时,门铃响起,打断了两人。汤普尼迅速跳下床,走到门口,但是却让一个面色铁青的人冲了进来。

两人仔细一看,是憋得七荤八素的怀特。

Leazov急忙从旁边扯下一个塑料袋,问道:“你也晕船?”后者点点头后,他拉开塑料袋口,接了上去,一堆五颜六色的东西瀑布般倾泻而下。

把塑料袋扎上,两人搀扶怀特坐在床边,又冲了一杯晕船药让他喝下。

“好些了吗?”怀特以点头回应Leazov,“天杀的我讨厌坐船。更天杀的是,我以为我只是晕船,其实我还晕车和晕机。”说完,他看了看桌子远处,几个晕船药包装还压在海军咖啡杯底下,显然还没丢掉。怀特惊讶地看向汤普尼:“你也晕船?”

汤普尼像被老妈发现小黄书的孩子一样点点头。

怀特苦笑一下:“真他妈的好玩,海军上将晕船,陆军上将晕车……”随后,两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落在正在扎垃圾袋的Leazov身上。

注意到异样沉默的他说:“别把我拉进你们的逻辑闭环里,我不晕任何东西。”

“所以,你们有什么事想跟我说吗?”怀特整理了一下思绪。

汤普尼身体前倾:“这样,鉴于此次作战,我和Leazov共同讨论的结果是,海军空天军承受的压力有些过大,我们决定将一部分职能分给你。”

怀特眼睛开始放出好奇的光芒:“哦?”

“我决定将准备参战的第2,4,5海事战斗队的指挥权全部交给你。加上你准备的几个远程导弹独立团,你将全权负责攻占该岛屿。”

随着眼睛的光芒更加灿烂,怀特开始按捺不住自己的激动之情。但不到十秒钟,兴奋转变为了狐疑。他看向了Leazov。

“为什么不把陆战单位交给他?”他指了指Leazov。后者摇了摇头:“我不懂陆军。”

爆发性的笑声充斥了整个宿舍,怀特笑得拍起了大腿:“不懂陆军,哈哈哈哈哈,不懂陆军……你说的话你自己信吗?”

汤普尼一下子陷入了尴尬的境地,看着对峙着的两人,他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怀特得寸进尺地指着Leazov:“我来告诉你你此时内心的想法:你已经把特战司令部的人事任命权拿到了,接下来,陆军有无人机对吧?你一定也想插手陆军。海军?那更不用说了,一堆隐形战机,你肯定也想管!整场战争的话事权不在汤普尼,而是你!你巴不得明天就晋升为O5!”

话语间,Leazov的嘴角慢慢弯了下去,一言不发,面无表情地死死盯着怀特,似乎有一股无形寒气从怀特的眼睛飘入他的内心,猛地吹灭了怒火,又化作一把尖刀,死死地抵在他的心上。怀特下意识地往后坐了坐。

“格兰德·怀特,话先说在前头,如果你此时还想着官场那套无聊且无益的掣肘,那你现在就从这艘船上跳下去,我会帮你的脚绑上船锚”Leazov不动声色地说,“你是陆军上将,你控制着所有地面部队,请你对这27万人负起应有的责任。”

放下手中的水杯,他继续把事实娓娓道来:“将地面部队移交给你对这次行动有种种好处。其一,就像刚才说的,海军要尽一切力量控制地中海更多水域,阻止SMEU甚至土耳其搅黄我们的登陆战;空天军要尽一切可能搜集更多情报给大家共享,以及最大程度压制岛上,海上的防空力量和混分部队纵深。如此一来,我们需要一个能够全心全意投入陆战的人才。”

汤普尼清了清嗓子,然后附和道:"毫无疑问,你是唯一的人选。"

"其二,你的部署方案我已经看了,从波兰调取第33,48和67远程导弹独立团,相当强大的支援力量。如果导弹团与登岛部队上级不统一,毫无疑问会出现指挥协同问题。将其统一纳入你的指挥范围就能完美解决这个问题。"

怀特点点头,随后是一阵奇怪的沉默。

"还有吗?"怀特有点弱气地问道。

"还不够吗?"Leazov用上述的表情盯着他说。

怀特颤抖着一字一句地说:“我明白了。请原谅我刚才的失礼行为和话语,抱歉。”

"没有关系,上一次大型战争过去了3年,有些人需要较长的时间走出阴影调整情绪,可以理解。再者,你正式上任也不过一年半,你我之后的共事的时间还很长。之前的我对你有些成见,你也是,但迟早我们都应该把它放下,专注于眼前乃至以后的事务。"

汤普尼打了个响指,插入了谈话:"所以,我可以放心地把指挥权交给你了?"

"可以,没问题,谢谢。"

门打开又重新关上,宿舍内紧张的气氛烟消云散。汤普尼两手一拍,兴奋地跳回了上铺:“你居然把他降服了,难以置信。得亏你不在海军圈子,才能这么跟他说话,不然以后找着机会他就能给你下绊子。”

“极其典型的纨绔子弟,哪怕他已经到了50岁,我赌对了”Leazov骄傲地拍了下桌子,“遇到软柿子捏得比谁都狠,风声不对跑得比谁都快,跟他的指挥风格一模一样。”

汤普尼把脚伸进墨绿色的被子,然后拉到胸口躺下:"恐怕与之对应的业内术语是‘机动作战大师’——局势有利疯狂抢功,进攻受挫转进如风,难怪他这么擅长运用轻型部队。"

“聊点其他话题吧”Leazov重新拿起杂志,“说起来,咱们的航母都用基金会历代卓越贡献者来命名来着,为什么偏偏这艘用了一个花名?”

“哦,这个是上任海军上将的主意了,说是有重要意义,毕竟是我们第一艘全面装备新一代飞机的航母。”

“他是怎么想的?”Leazov问。

“嗯……说是灵感来自一个日本文学作品,‘石斛兰是火力强大的象征’,他们是这么说的。”

“象征?这种花会发射导弹吗?”

“不知道,我不懂植物,也不懂日本文学。”

突然,船内警铃大作,从舰桥传来的广播让汤普尼从床上弹了起来。

“红色状况,红色状况,全体船员战斗位置,战斗位置。这不是演习,重复,这不是演习。VFA-131与132紧急升空。”

顿时,宿舍区内海军哨声四起,密集的脚步也彻底打断了两人的休息欲望。

两人对视了数秒:“走,上舰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