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如既往平静的之心城
rating: +19+x

“这该死的鬼天,昨天还是秋天呢,今天一秒变冬天!”小赵下了地铁,感受着外面逼人的寒气,把手往袖子里又缩了缩。顺应大城市搞城市交通的潮流,合肥也开始兴建地铁,在经历了好几年的尘土飞扬和交通不便之后,二号线终于建好了。小赵从家到公司的时间也缩短了不少。

在不远处的早点摊买了几个热包子,小赵用学生时代练就出来的吃饭速度三两下将它们咽下了肚子。热乎的包子给身体带来了些许热量,他正了正衣领,掏出身份卡给门卫检查了一下,快步走向打开的大门。

一进门,他几乎要舒服地哼哼起来。与外面的天寒地冻比起来,这里的温度可以说是温暖如春了。他调整了一下脸上的表情,作为一名实习员工,他可不想给别人留下什么坏印象。别的不说,就从比其他公司高出一大截的实习工资来看,小赵对成为正式工之后自己的工资待遇充满了期待。

他向入口处的指纹识别器按下了拇指。“哔”的一声,指示灯由红变绿,小赵身前的铁杆抬了上去,他赶紧通过。对于这家公司的安保,他觉得有些严格过头了。不过,这大楼名字就叫世纪安保大厦(Security Century Plaza),这也许是一种实力的炫耀?

走出电梯,去自己工作的小写字间的路上,小赵发生了一点意外。一团黑影不知从哪儿猛地窜出来,飞快地绕着他转了两圈又一溜烟跑了。本来就有些近视的小赵勉强看出来那大概是条狗。一个身材微胖,穿着蓝色工作服的中年人有些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

“小伙子。没吓到你吧?不好意思,那是公司里养的狗。哈士奇嘛,撒手就没了。那孩子很乖的,不咬人。”

小赵摇了摇头,那个大叔又道了声抱歉就急急忙忙走了。

“这公司真有意思,还养狗呢。养的还是哈士奇,就不怕把公司给拆了。”吐槽了一句之后,小赵坐在了他自己觉得还挺舒服的办公椅上,打开电脑开始工作。他的工作很简单,就是文字校对。能够在实习期不跑销售,坐办公室,工资拿的还多,小赵觉得自己真是太幸运了。当然,他在心底也下定了好好干活早日转正的决心。

他的工作是给文件归档,说实话这实在不是什么有意思的活,工作量还大,但是对于一个人生终极理想是“混吃等死”的实习生,这份工作让他看到了赚够满足这个理想的钱的机会。

工作时时间总是过得飞快,很快就到了饭点,小赵开始往食堂走去。虽然这公司的走廊七拐八绕的,但是循着隔着老远就闻到的肉香味,他很快就来到了食堂门口。这公司的工作餐有肉有菜又好吃,还有自助的沙拉站,最重要的是它是免费的!免费的!一进食堂门,他突然发现自己似乎走错了地方。和之前每天去的人头攒动的食堂不同,这里只有寥寥几个人。不过这里的布置和食堂并没有什么区别。

或许这公司有好几个食堂吧。这么想着,发现没有人注意到自己的小赵拿了餐盘,打了几个自己爱吃的菜。这儿的食堂打饭阿姨也比大学里慷慨的多,至少她们不像后者好像人人都得了帕金森,抖着手生怕给你多打了一点点。

饭吃到一半,总算把肚子里那股饿劲儿压下去的小赵注意到食堂的人多了起来。他看到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老头儿面前的餐盘食物堆得高高的,之前给他打饭的老阿姨正面色微红地拿着勺子给他喂饭,而那老头儿则是仔细地剥着小龙虾,温柔地送进老阿姨的嘴里……

夕阳红么……还是单身狗的小赵突然有点羡慕。

与他们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坐在另一边的另一对男女。男的顶着一个鸡窝头,穿着白大褂,似乎是个研究员。女的脸上化了淡妆,穿着连衣裙,工作牌和小赵一个颜色,应该也是新入职的。那个妹子一直在对男研究员说着什么,而他只是一味地吃饭,仿佛餐盘比妹子好看。他抬头回了一句话,妹子就像是被噎着一样瞪大了眼睛,气得脸色发红。她直接给了男研究员一个耳光,气冲冲地走了。男研究员先是一脸懵逼,然后竟然淡定地继续吃饭,还把妹子气的没吃的鸡翅膀夹到自己的餐盘里开心地吃着。

不说了,兄弟,你是凭自己本事单的身。

这个小小的插曲并没有引起食堂里的人的什么反应,好像大家都已经习以为常了……就在这时,小赵看到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研究员。那一瞬间,小赵感觉自己恋爱了。她只是低着头,看着手里的平板,时不时夹两口菜吃。可能是觉得视线受阻了,她把垂到眼前的发丝拨到了一边。而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却让小赵的心脏仿佛漏跳了一拍。就在他犹豫着要不要过去搭讪的时候,他突然感觉自己的裤脚被什么东西蹭了蹭。

低下头,小赵看到一条纯黑的大狗,那狗不小,猛地看上去黑乎乎的一大片。突然看到这么大的狗,小赵先是一惊,然后发现它好像并没有扑过来的意思,只是乖巧地坐在地上,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腰间?小赵有些疑惑地摸了摸自己的上衣口袋,眼神一变。

他一直都有轻微的低血糖,所以总是习惯性地带一包小饼干。大学时期他还因为这个习惯被寝室里那几个狐朋狗友戏称为“小公举”。今天他带的是某个杂牌子的牛奶味甜饼干。

“你还真是狗鼻子啊。”小赵笑了笑,掏出饼干把包装袋撕开,把饼干倒出来放在地上。那狗站起来摇着尾巴,专心致志地吃着,模样可爱极了。小赵摸了摸大狗的脑袋,突然发现这狗长得挺像哈士奇的。“早上就是你啊,原来你一早就盯上我的零食了。”小赵好笑地说着,而大狗则使劲摇着尾巴,还时不时舔小赵的手。

从大狗身上收回注意力,再抬起头时,小赵发现刚才那位漂亮的女研究员已经离开了。刚刚的小插曲把他从妄想中拉回了现实,确实,人家一看就是这个公司的高级人员,自己怎么配得上人家呢。甩了甩脑袋把自己的杂念清空,小赵三两口把剩下的饭拔拉完,快步离开了饭堂。

夜幕降临,忙碌了一天的小赵收拾好东西,向着地铁站走去。感受着大楼外的烈烈寒风,他决定在回自己的小出租屋前,找个不贵的面馆好好吃点热乎的东西。

“所以这刺客就这么哼着歌,像回家吃饭一样走进关押室了?”看着监控里的画面,Tictoc表情有些复杂,“话说他是怎么绕过安保系统混进来的?”

“和上次那个假蓝调混进来的套路一样汪。”黑色的大狗的一个头含糊不清地回答道,另一个头却闭着眼睛垂了下去,发出轻微的鼾声,“这些人只知道精神攻击自己的精神防御却很弱汪……咔嚓咔嚓……所以稍微影响一下,他们就‘以己之矛攻己之盾’了汪……咔嚓咔嚓……”

“听不懂……话说其他人呢?”

“棱镜刚刚喂张阿姨饭那一幕被王奶奶看到了,现在正在求生?咔嚓咔嚓……Svba被那个女刺客甩了刚刚才反应过来,跳到异世界思考人生了。汉娜从头到尾就真的只是去吃了个饭处理文件,咱觉得她到现在都没发现有什么问题汪。”

“好吧……我真是有些看不懂了。话说你从刚才开始就在咔嚓咔嚓地吃什么啊?”

“啊,是小饼干,不能分给你吃汪。”

两个头的大狗龇了龇牙,继续欢快地啃着剩下的半截消音手枪。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