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夜晚发生什么
评分: +8+x

Richard Black飞了起来。他的内心早已为将会来临的危险做好了准备,但棍棒接触腹部的那一刻,他知道他的身体并没有做好觉悟。大脑宕机了,因此滞空的时间显得如此漫长。他曾有过这种感觉吗?他遭遇过一场车祸,他骑着自行车,遵守了所有的交通规则。整个世界在那一瞬间变得难以置信。那是什么时候?

他的脊柱狠狠地砸在水泥柱上,然后滑了下来。一分钟后,他才觉得自己能够呼吸。

“嚯,真能像动画片里那样夸张啊。”

兜帽男的声音透过面罩,在他面前嗡嗡作响。他勉强抬起头,眼前尽是摇晃的晕影。在兜帽男的面前,一个戴着棒球帽,四肢诡异伸长的人形凭空漂浮。它的左手拖着一根布满划痕的金属球棒。

“我已经控制出力了。你应该死不了吧,给我起来。”

他试图撑起身体。

“别开玩笑啊!”兜帽男一脚将他踢到一边,“我只是想认真杀掉你才留你一命的,知道吗?”

他颤抖着撑起身体。必须能睁开眼睛,必须能扣动手指。

“我的老大啊,他说要给他找些有用的家伙壮大队伍。他倒是没说有用没用的标准是什么,我就自己设定了一个评价标准。

“我啊,很弱。至少我自己是这么觉得的,在这方面我很有自知之明。过去的我很强,就算找遍整个州,也没有哪个青年击球手能和我匹敌……直到我右臂受伤,再也打不出本垒打为止。说到哪了?说到我的标准,对……所以我的标准是,比我强的就算是有用的人,相对的比我弱就是没用的人。我不想带着比我还弱的人去见老大,你明白吗?”

必须能……瞄准。

“你在干嘛?”

“我在瞄准。”

“用手比枪?”兜帽男口中发出“噗”的一声,“你是小孩吗?你不会是能从手指里射出子弹吧?还是空气弹?灵丸?”

“子弹。”

“唉。算了……为了不浪费你我的时间。”

兜帽男掏出手枪,在Richard瞬间的错愕中——向人形射击。硝烟散去,人形张开右手,弹壳落在地上,发出叮当的清脆声音。

“看到了吗?这家伙的速度,比子弹还要迅速。这家伙的韧性,比橡胶还要强韧。子弹打上去真的能打出像动画里那样凹陷的孔,然后‘啪’的一下又弹起来!超有趣,啊,是不是?”

他仍然没有将手放下。

“无聊。不要在摆出那么白痴的手势了。你听到没——”

一声巨响,天花板突然崩裂。瓦砾飞溅,他护住头部,之后只有一片空白。


Kroll Croesus盯着挂在墙上的仿制蒙娜丽莎。

每到这时,在蒙娜丽莎的注视下,他会开始回忆自己的人生轨迹。和每一个少年一样,他在年轻时十分高傲,对家人笃信不疑的基督不屑于顾。他对基督嗤之以鼻——作为医学生,他的头脑使他既不相信奇迹,也从不相信命运。所以直到命运推搡着他,把他推入黑帮之中时,他才相信有命运存在。在父母的葬礼上,人们看向他这个唯一的非信徒时,他第一次明白了命运是以怎样的眼神看他。于是他跪了下来,仿佛有谁踢了他的腘窝。

如今他已是命运的虔诚信徒。他发现,命运不会亏待顺从于他的人。他在黑帮中站稳脚跟,一步步向上爬,最后趁机夺权,一统麾下所有松散的小组织。随着消息网的广泛,他逐渐对一些黑暗之下的黑暗有所耳闻——并不只是那些电视和报纸上的常见传闻,在那之下还有什么与他熟知的现实纠缠在一起。那就像是……魔法,他想不到其它的词语。他回想起过去他不信的上帝,不禁打了个冷战。本能地,他避开了这些令他不安的事情。

他没想过魔法离他那么近。事情很平常,他的人抢了一个华裔学生,抢了两次。那个华裔只会像小鸡一样发抖,过程中并没有什么困难。但一周后,华裔突然出现在他的人面前,召唤了什么东西揍了他们一顿,留下一句“叫你们的老大来”。

于是他去了,把这个男孩抓住,用一把匕首知道了所有的事:有魔力的纸条、神奇的力量和红色的神秘人。当他拿到那张纸条时,他感到某种东西充盈了他的全身。本能告诉他,那是货真价实的魔法,奇迹现在就出现在他面前了。上帝啊,充斥在他体内的力量使他狂喜,您是货真价实的,感谢您,感谢您赐予我的力量。面前求饶的哭喊在颂歌声中是那么刺耳,他用一颗子弹夺回了安宁。

而从狂喜中平复下来,他意识到自己无法忍受那些小孩子竟然用上帝的力量玩幼稚的游戏。这必定违背了上帝原初的旨意。这是命运的启示——去终结那些无聊的游戏。那些小孩不配持有上帝之力。

审判日很近了,他需要赶快做出准备。他知道该怎么做,那就像吞并另一个帮派,只是帮派由小孩组成,而且松散得要命。事情比他想象中容易得多。命运不会亏待顺从它的人,你只需要去抓住命运的每一次显迹。

“上帝啊。”

他戴上挂在墙上的鹿头骨,黑色的丝质斗篷将他的身体紧紧裹住。蒙娜丽莎的的脸融化了,露出隐藏在皮肤和肌肉下的骷髅。他笑了,现在他是巫妖先生MISTER LICH


“那个家伙又出现了?”

“啊。”

“你看清了吗?”

“一个巨型机器人。一个他妈的——巨型的——机器人。”

“你确定?”

“嘿,那就是机器人。身上都是金属和管子,两只眼睛还放光,就是那种机器人。我拍下来了,虽然灰尘到处都是,我拍得不清楚……”

Alex Aaron将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把酒杯砸在桌子上。坐在他身边的男人只是笑笑,拍了拍他的肩膀。

“之前只是听说,真的遇到还是头一遭。妈的,我差点就能杀了那个敢惹我事的小屁孩。”

“老大不是说过了吗,在‘星期五’之前,我们行事尽量要低调些。”

“让看到的人都没法张嘴,就没有人会知道了。”Alex摇晃着杯中的冰块,“这个道理还是你交给我的,Raki。”

Raki Didrikson爽朗地笑了。他扶了扶头顶的阔沿帽,叫服务生上酒。服务生颤抖着端起酒杯,将酒放在横在桌上,巨大如金枪鱼的双管猎枪旁边,甚至不敢抬头看一眼他戴着眼罩的脸。

“啊,谢谢你。”

“不,不……”

Alex冷笑了两声。

“我到现在还是觉得很……诡异。”Alex说,“你能明白吧……我的人生里可从没经历过这种事。”

他又喝下半杯啤酒,右手拎起球棒,竖在桌上。

触杀先生MISTER TOUCH-OUT。”

缠在球棒上的纸条透过绷带发出光芒。在Alex的身边突然出现一个戴着棒球帽的人形。它伸长的四肢诡异地扭曲着,仿佛没有关节。它的皮肤很白,更确切的说,它的身体像裹着白色的皮革。当酒保看向人形在帽檐下的脸时,他终于恐惧地把酒杯摔在地上——那个东西根本没有脸。红色的针线将整个头结实地包缝。

“嘿。”Raki笑眯眯地说,“不要当众让它出现嘛。人多眼杂。”

“你早就‘当众’了吧。”Alex看向桌上大到超乎常理的猎枪。

“是吗?”Raki耸耸肩,“那就算啦。不过你既然叫朋友出来,就应该给他杯啤酒喝唷。”

“……我都不确定这东西有没有嘴喝酒。”

“那可真遗憾。”

“我就是对这个感觉很诡异。”Alex说,“这到底是什么玩意?就好像是……动画片里的角色一样。高中的时候,我最讨厌的就是满脑子动画情节的死阿宅,可现在你要告诉我,现实中真的有这种像从AdultSwim里跑出来的怪物……我不知道。我有点迷惑。”

“你用起来倒是完全不迷惑。”

“抛开这些问题,这可是一个强大无比,还任我差遣的怪物。这就像是一把我不认识的枪而已。”Alex说,“而且,你好像很容易就接受了。你比我年纪可大得多。”

“我的信条是,只要东西有用就拿来用。”Raki说,“接受就是。就当作是老大给你的枪吧。”

Alex盯着人形扭曲的脸。人形歪头,或许在回应。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接受,这东西让我不安。”Alex说,“我……不敢。我不敢让这东西脱离我视线之外。”

“你要想,放心吧,还有我呢。是我带你进这行,我就会对你负责到底。这世上每个男人都会这样做。”

“那你的左眼呢?”

“我的左眼是因为这世上还有不这样做的懦夫。”

Raki吃下最后一个汉堡。他按了按传唤铃。服务生倒吸一口气,整个身体缩成一团。

“喂。拿两份三明治。”

服务生几乎是逃窜到厨房中。十分钟后,他端着餐盘来到桌旁。在他弯腰上菜时,Raki站起身,抽出一把红色信号枪贴在他的耳边。

德先生MISTER DEMOCRACY。”

贴在握把上的纸条发光,信号枪突然像急速萌发的种子一般膨胀。弹仓像果实一样出现,然后是种子似的六发子弹;枪管藤蔓般向前延伸,最后在固定的位置停止。他扣动扳机,手中的大号左轮手枪发出一声巨响。服务生翻着白眼昏倒在地。

“嘿嘿……别闹了。”Alex拿起一块三明治。“我们该走啦。”


“我想你们都知道最近发生的事。”

声音透过鹿的头骨嗡嗡响。

“大约在一周前,有一个谜之人物开始对我们向‘反大麻’的进攻加以干扰。他的特点是移动速度很快,几乎瞬间出现和消失,而且并不与我们的成员战斗。我们曾经怀疑这是对方的反击手段,但这与对方的一贯行动方式不符。我们一直在试图查明这个人的身份,以及与‘反大麻’是否有关系。

“现在我们已经知道的情报是,这个人并不隶属于‘反大麻’,因为‘反大麻’的活动也受到过他的阻击。并且,从我们的成员拍到的照片显示,在现场出现的可能是一个大型机器人。无法知道是遥控还是其中有人驾驶。

“可以确定,对方属于我们与‘反大麻’两者之外的第三方。对方的目的只是阻挠行动,并不与人发生正面冲突,可以断定对方是在避免战斗。我们会解决这个问题,但需要更多信息,也需要合适的计划——鉴于此,我请各位成员也不要轻举妄动,平时活动要更加隐秘。

“就到此。”

变黑的屏幕中映出Reid Forrest的脸。他滑动屏幕关闭Skype,打开公共聊天室。

“哎……我们的老大可真是不喜欢说‘干部’这个词啊,是不是?”

“把手机收起来!”Big John吼道,“我们在执行老大交给我们的工作!”

“哎呀呀,冷静一点大个子。我们只是去收债而已。”Reid举起双手,“再说,没有我的手机,你那个只能接打电话的破烂能及时接到老大的消息吗?”

“……妈妈告诉我,走路的时候不能看手机。”

“对,说得没错。”

Reid没有抬头。John的脸胀成一个苹果,他怒气冲冲地走到前面,把周围的行人吓到一边。

“你看看你。”Reid叹了口气,“刚刚说过要低调吧?你本来就够引人注目了,大个子。你壮得就像个从超级碗里倒出来的强化橄榄球员麦片一样。”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是在夸你。”

“好。”

Reid叹了口气。

5/13 上午10:20

AyachiNene:非常谢谢你
AyachiNene:谢谢你从那些混混手中救了我
ghoul4656:我想每个人都会这样做的
AyachiNene:你的身手真了得
ghoul4656:嘿……嗯,我是警察,知道吗?
AyachiNene:真的条子?
ghoul4656:‘条子’这个词还真是让人心情复杂。
AyachiNene:不,没有冒犯的意思,我是说……我真走运,就是这个意思
ghoul4656:哎呀呀,没什么。以后出门要当心一点。

5/15 下午4:30

AyachiNene:所以你对我们的群组有兴趣?
ghoul4656:是的
ghoul4656:我们
AyachiNene:
AyachiNene:让我们开门见山
AyachiNene:你不是警察
AyachiNene:现在的情况,我不得不对靠近的人都加以警惕
AyachiNene:不然我自己也要惹上麻烦
ghoul4656:哎呀呀。
ghoul4656:开门见山,你知道吗,我喜欢像这样的词
ghoul4656:这也是我所希望的。每个人都互相猜疑,也不会给社会带来什么好处,是不是?
ghoul4656:我也很真诚地希望开门见山。

5/15 下午5:40

*已删除

5/15 下午7:50

AyachiNene:……你知道吗
AyachiNene:你说的对,我明明知道这一切却一直在骗自己会好起来。
AyachiNene:在我还能抽身的时候……我想我应该快点抽身。
ghoul4656:还是那句话,只有现实和网络一起消失才是最安全的方法。
ghoul4656:嘿,趁着他们连你长什么样子都没见过!
ghoul4656:搬离这个地区,同时不再上线。如果不这样彻底消失很容易会被发现。
ghoul4656:我们的行动很快就要来。如果加上我们的手段,你就很难逃脱了。
AyachiNene:我仍然不觉得你们这些人的目的会是让事件平息
ghoul4656:是啊。这也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的……
AyachiNene:所以我也仍然不会告诉你加入群组的密码
AyachiNene:让你们的人渗入只会让事情更糟
ghoul4656:我能理解。无论如何,谢谢你。
AyachiNene:也谢谢你。

“我们到了。”John吼道,“抬起你的头!”

“知道了,震得耳朵痛。”Reid说,“在橄榄球队的时候教练经常这样吼你吧?”

“我不打什么橄榄球。我妈妈说……”

“哎呀呀,那真是可惜。你进去吧,我在外面为你把风。”

“可是老大说——”

“你看看我这个体格。我去收债会有任何威慑力吗?他们只会想‘嘿,这是哪里来的一只小鸡,看来这个帮派也不过如此’,最后钱也拿不到,还败坏我们的荣誉。再说,老大也说了我们凡事要小心而行。现在是关键时期,不能被抓住一点把柄!你想把老大的话都当作耳旁风吗!”

“我,我……好……”

Reid看着Big John走上楼,一家住户的灯亮了,然后从窗户传来一连串的鸡飞狗跳。他拿出手机,接到秘密线路。

登陆

用户名:AyachiNene

密码:*************

登陆成功

你有99+条未读讯息


“你醒了?”

Richard睁开眼,眼前仍是漆黑。他想摘下眼罩,然后发现自己的双手被牢牢固定在墙壁上。

“我们没有恶意,”面前的男声,声音很近。“但现在形势紧张,我们必须小心行事。”

“你好点了吗?”一个女声,在右侧。他这才检查自己的身体。腹部和背部的钝痛已经消去大半,被踢到的下巴有轻微歪斜。嘴里还残留着血的腥味,但应该没有再流。身下是……椅子。靠垫很柔软?

“我是……被你们救了?”

他低声说,舌头仍有些麻木。

“嗯,你现在已经没事了,不用担心……”

“但很抱歉,我们必须要先清楚你是否无辜。”男声说,“那个帮派成员为什么会盯上你?”

Richard笑了。起初有所抑制,最后变成爆发的大笑。他笑出眼泪,眼皮感受到眼罩的潮湿。两人只是面面相觑,看着他的笑声逐渐平息。

“我从来没想过你们两个会凑到一起。”他说,“Sam……抱歉,也许我应该以ID称呼。fa160什么来着?”

“你怎么知道!”Sams Weasley惊呼。

“拜托,你连压低点声音都没有。”Richard说,“然后右边那位,你是Tyrande吧?”

“我……”Elina Granger一时语塞,“你不怀疑吗?”

“我不怀疑。”Richard说,“因为这个眼罩是我送的,两个月前是你的生日,还记得吗?一个阴沉脸的T恤死宅送了这个眼罩。我本来是打算在内侧用针缝上祝福,但缝到一半就发觉太蠢了,所以我拆了下来——但内侧还留着针脚。戴起来果然不太舒服,你还一直留着我很感动,真的。”

“那个……”

Richard继续说下去。

“你们固定了我的双手,还特意戴上眼罩,但是我的身体其余部分完全没有受到拘束。我觉得你们并不对我知根知底——这也许意味着,你们一直在暗中观察,发现眼睛和手对我而言可能很重要。你们并没有直接出手,而是在一旁等待时机合适。也有避免战斗的考虑吧?”

“……真是的。”Sams说,“我从以前开始就讨厌你像炫技一样夸夸其谈。”

“因为我真的很开心。我听说过这几天传闻的行侠仗义‘蝙蝠侠’,但我没想到那就是你们。你们一瞬间就彻底销声匿迹了!那个女人还一直在找你,Sam,她对你格外地关心——或许是对你的钱格外地关心?呵呵。你们消失得那么完美,甚至不禁让人怀疑你们已经遭遇不测……

“我真的很开心,你们能明白吗?你们一个又一个离开了。我能够——仅仅是能够放心交谈的人一个又一个消失,到最后一个也不剩。我多么怀念过去的日子!我们可以畅谈无阻,彼此之间像是失散多年的知己。只是互相开开玩笑,耍些无聊的小聪明。我为什么会那么怀念这些简单的过去呢?

“知道吗,即使你们也变坏了……我也不在乎。我的推理错了,我的希望落了空——就如此而已。我对此早有准备,保证人们不会从我这里得到他们想要的任何东西。如果你们想杀了我……杀了我。就杀死我吧。”

“Richard……”Elina低声说,“哦……”

“只要你自说自话的毛病改一改,”Sams笑笑,“就没有人会想杀了你,懂吗?”

他伸手摘下眼罩,Elina解开手铐。Richard眯起眼睛,逐渐适应光亮。他身处在空荡的地下车库中,柔和的光源透过透明墙砖照亮整个空间。Sams正神情复杂地看着他,而Elina都快要哭出来了。在两人身后,是一台仿佛从电影片场走出的巨型机甲。它半跪在地,各种机械和工具散布在它身边。它的身体由大片光滑的金属外壳覆盖,外壳的间隙中露出管线,某种奇特的发光液体在里面流动。它闭着眼,仿佛在沉思。

“酷,我是说……干,老兄,我们直接把奖颁给你算了。”

“如果有人还在乎那份奖的话。”Sams耸肩。

“你就是那个‘蝙蝠侠’。”

“是的。”Sams说,“也许是因为那一天我甚至还没有开始制作‘先生’,我并没有像你们一样得到那张纸条。我被排除在这个游戏之外,但现实让我无法做一个局外人。所以我就用自己的力量……做了这个。”

他指了指身后的机甲。

“你的手工能力真是强到破格。”

“这是一台很粗糙的奇术机甲。我尽了最大努力,但它仍然缺乏很多能力,功率也略有不足……就独立制作而言,这几乎是我的资金能达到的极限了。”

“你的……资金……”

“他是很真诚地说这些的。”Elina悄悄地说,“虽然我们听起来就是在炫富。”

“什么?”

“不,没有。”Elina说,“后来他就驾驶着这个玩意救出了我,就像救了你一样。我的能力主要是治愈——你可以想象,几乎不能战斗,却是所有人都想得到的角色。她也对我格外地‘关心’,毕竟对于群组中还有第二个女性的现状,她实在难以容忍。我非常的小心……然而还不够,终于有一天,她对我也伸出了利爪。千钧一发。”

“那是这台机甲受过的最严重的一次伤。”Sams说。

“我很清楚。”Richard说,“那就是她拥有的力量。”

“所以这个小小的反抗组织,它的力量还远远不够。”Sams说,“我们需要更多的人加入,更多可以信赖的伙计。我们要终结混乱,让一切回到最初。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就知道会是这样。”

Richard抬头看向机甲。机甲睁开了眼睛,也低头看他。

“……知道吗,我愿意。我早就下定决心要结束这一切。这是我的愿望……但是,我只有一个条件。”

“请讲。”

“你们向我表明了你们的底细,但请原谅我,我不能将我的能力告诉你们。我有我的理由——确切的说,我不能告诉你们,是因为这不止关乎我一人。这不是对你们的不信任,但我……很抱歉,这是我的坚持。”

Sams和Elina对视一眼。

“只要这秘密不会在某一天成为尖刀扎向我们的后背。”Sams伸出手,“欢迎你的加入。”

这出剧里没有清洁工。也没有搬运工,当然了。
« 幕间黑羊其二 | 中心 | 在白天谈论什么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