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曾想到的展开?魔法少女大战史前海怪
评分: +64+x

这是Richard第五次出海了,说实话,他一点也不兴奋。

Richard回想起他第一次出海的时候站在SCPD-465“黑珍珠”号驱逐舰的船头,踌躇满志地盯着碧蓝色的海洋时的场景。他毕业自美国一所全球知名的军校,在加入基金会之后,他就在MTF-Delta-7所下辖的驱逐舰“黑珍珠”号上作为一名普通的水兵而服役了。这支机动特遣队的任务是参与一场史前海怪之间的战争,并协助其中一个海怪战胜另外一个。这样的海战每年会发生两次,春秋季各一次。一开始别的基金会新兵们都很羡慕他,毕竟“史前海怪大战”,听起来就像好莱坞动作大片里面出现的大卖点场景,光是坐在大屏幕前面就能令人荷尔蒙飙升的那种,更不用说亲自参与了。一开始Richard也是这么想的,但四次出海后,他这股兴奋劲就消退了。

他们的敌人是一只巨大的鳗鱼,足足有32千米,也就是他父亲居住的农场到曼哈顿岛的直线距离那么长。这家伙不仅体型惊人的大,而且性情暴烈。除去这两点以外,巨鳗最可恶的一点就是它皮糙肉厚,“黑珍珠”号上装备最为精良的3级L炮甚至都没法打破它的外皮。据说平日里巨鳗还收敛一点,但一旦海战开始,这家伙就会变得跟发情期的公牛一样兴奋,在海里翻云覆雨,张牙舞爪地伸出十三根长着吸盘的触手,时不时地还会吐出一些人头马身的生物。这些家伙大概五六米高,比大鳗鱼好对付点,但也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相比之下他们的盟友就磕碜许多了。这是一只通体绿色,伤痕累累的大龙虾,大约有6公里长——很大,但是和巨鳗相比就远远不够看的了。它最大的优势就是它的大鳌能够撕开巨鳗的皮肤,而这是目前已知的唯一能够对后者造成大规模伤害的方法。但限于巨大的体型劣势,如果没有基金会的舰队牵制巨鳗的注意力,它几乎毫无胜算。

对于基金会来说,这场每年两次的战役是必须要打赢的。因为根据往年的规律,如果大龙虾取胜,北海沿岸的地方就会风调雨顺,农业顺产;而一旦巨鳗取胜,北海沿岸的地方就会被各种自然灾害所困扰——有的时候还伴随有人头马身的怪物。尽管英国的农业情况好坏对于Richard这个美国人来说没什么关系,但毕竟基金会在英国设有好几个大型站点,一旦站点被各种猛烈的自然灾害以及人头马身怪摧毁,各种收容失效的Keter级的项目就有得好受了。

希望很美好,但现实却常常不尽人意。Richard参与的这四次出海,基金会均大败而归。而且更糟糕的是,他们的敌人随着时间的推移在逐渐加强,而每次见到大龙虾,它总是显得比上次更加虚弱一些。Richard并不是不愿意出海执行任务,但是谁愿意打必输的仗呢。

“哟,想心事呢。”一只粗糙的大手重重地拍在Richard的肩头,吓了他一大跳。Richard扭头一看,是“黑珍珠”号的舰长Stones大校,他的直属长官。他赶忙立正,敬了个标准的军礼。Stones今年53岁,留着个大背头,浓密的络腮胡似乎从来都没有打理过,像个鸟巢一样乱糟糟的。相比起其他驱逐舰的舰长来说,Stones更加亲民一些,平日里喜欢讲一些过时的黄色笑话,因此相对来说比较受欢迎。在Richard的印象里,Stones对任何事情都相当乐观——即便全舰的士兵们几乎都士气低落,他也总是乐呵呵的。Richard可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他担任“黑珍珠”号的舰长的十五年以来,面对大鳗鱼总共只取得了7胜23负的惨淡战绩,近几年更是惨遭八连败。

“没……没有。”Richard这么回答道。

Stones哈哈大笑,“我知道你们的心思。你们觉得这次还会继续输,对吧?”

“不!我们对胜利充满信心!”这话Richard自己都不信。

“不错的精神,中士。”Stones又一巴掌拍下来,差点让Richard摔个跟头,“也许以前我也没多大信心,但这次我们可是有杀手锏的。”

Richard的印象很深刻,所谓“杀手锏”是什么。Stones在出征之前,向他们介绍了七个来自中国的美少女。据说她们是Stones去中国分部出差时认识的,并同意帮助基金会在海战中获得胜利,结束连败。Richard打听过她们的资料,都是SCP基金会中国分部的研究员——长得是真的漂亮,但怎么看都不像是战斗力高强的样子。Richard很想翻个白眼,Stones已经年过半百了,居然还对中国的美少女感兴趣,简直是老牛吃嫩草,也不看看自己已经有家室了。要知道,看她们的年龄,当Stones的女儿还差不多。

“长官,虽然这话不好听,但我真的很想说……我对您的杀手锏抱有怀疑的态度。”他战战兢兢地吐出这句话,随后闭上眼睛,等着Stones的第三个巴掌下来把他拍翻在甲板上。

巴掌没有下来。Stones爽朗的笑了起来:“说来话长了,我在中国分部见到了很多东西,但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完。你等着瞧吧,眼见为实,好戏马上就要开始了。”

Stones朝着海面上定睛一看,一个巨大的轮廓从深蓝色的海面上缓缓升起,露出了两只灯笼似的大眼睛。“黑珍珠”号鸣起了长笛,以示意基金会的到来。青色的大钳子从海水中一跃而出,朝着舰队缓缓挥舞着。

“它看到了。”Stones简短地说。这幅景象Richard已经见过了四次,早已见怪不怪了。藏青色的巨怪几乎整个身子都从海面上露了出来,像一道城墙一样挡在舰队前面。随后它默默地转过身子,面朝着前方的海域。

Richard抬头望向天空,蔚蓝的底色和棉花糖似的乌云不知何时早已褪去,一个浑浊的大漩涡裹挟着乳白色的云层在天空中逐渐成形,越往里颜色越深。紧接着风力以肉身可以感觉到的速度迅速加强,很快便刮得甲板上的众人难以站立。Richard紧紧地握住栏杆,一步一步艰难地挪向舱门。相比之下Stones要轻松许多,他一手抬起抵住额头,厚实的身躯在狂风之下仍然纹丝不动,不知何时他的目光已经充满了杀气,直指向大龙虾面前的海域。那里已经波浪滔天,在巨大海浪的映衬下,原本雄伟的驱逐舰显得像是落入茫茫大海中的一片枯叶。几个人勉强赶在风力加大到令人寸步难行的地步之前回到了舱门内。Richard整理了一下被风刮得凌乱不堪的制服,望向舷窗外。

地平线开始隆了起来,一个比先前大得多的轮廓开始在海面上逐渐显现。漆黑的巨鳗舞动着硕大的身躯浮现在海面上空,占据了Richard的整个视野。刹那间,瓢泼大雨倾盆而下,硕大的雨点伴随着拳头大小的冰雹打在驱逐舰钢铁的外壳上,发出可怕的叮当声。Richard明显感觉到这次的风浪比之前四次都要大一些,他整个身子被潮汐的力量压在舷窗上,几乎直不起身子。

舰队依旧开足马力前行着,不一会儿Richard就只能看见巨鳗的半个身躯了——这家伙大到有一半身躯超出了视野之外,一眼望不到头。相比之下,六公里长的大龙虾在巨鳗面前也只能算是个洋娃娃。但是青色的巨兽毫不畏惧,坚定的以100千米/时的速度,像一个面无惧色的极限冲浪运动员一般乘风破浪。如果以上帝视角俯瞰这片海域的话,就可以看到呈现出倒V阵容的整个舰队,义无反顾地冲向比他们全体还要大上数十倍的黑色巨鳗。而青色的大龙虾处在二者中间,但它可不是和事佬的角色——它很乐意看到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一些。

Stones艰难地挪动着身躯,仿佛这具肌肉发达的身躯不再属于他自己似的。他打开走廊最前方舰长室的小门,挪了进去。Richard知道不久后他就会按动操纵台上的某一个或几个按钮,随后黑珍珠号的船舷处就会弹射出用钢索联结的船锚,和别的驱逐舰共同配合,紧紧缠住巨鳗的头部和身躯;接着就是颇为壮观的舰炮齐射了。

随着后方两艘战舰的齐鸣,正如事先排练过一般,几艘驱逐舰和巡洋舰的引擎开到最大,在风浪中艰难地调整着船身,13艘驱逐舰呈现一道弧线陈列在巨鳗的正前方;巡洋舰和小型驱逐船加起来的数量更多一些,一共20艘,它们形成第二道战线,在驱逐舰外圈摆出了一道直径更大的弧线;剩下的两艘重型战舰则处于最外层,它们拥有最为强悍的武器,将会在远处提供火炮支援;大龙虾不需要根据基金会战舰的阵型调整而改变自己的位置,它处于第一道战线的内侧,直面巨鳗的进攻。所有的35艘大小型战舰将会分别以巨鳗为圆心作圆周运动,从内至外一次形成了三个同心圆轨道。整个调整过程都是按照严格计算过的,当最终阵型彻底成型之时,整个战斗群与巨鳗的直线距离将缩小到500米以内,这一距离对双方来说都已经进入了射程范围之内。

正如Richard所预料到,正在大龙虾一跃而起,扑向巨鳗的一瞬间,“黑珍珠”号早已侧过来的船身上,巨大的鱼叉如离弦之箭一般弹射出去,紧紧扣住了巨鳗笨重的大脑壳。但是紧接而来的舰炮齐射并没有随之而来。

Richard纳闷地抬起头,看到走廊的尽头出现了七个熟悉的身影。是那七个从中国分部来支援他们的美少女,她们早已经脱去了身上的白大褂,现在的她们身着奇装异服,仿佛她们即将参加的不是一场环境恶劣的海战,而是一场东京秋叶原的cosplay漫展。相比起走廊中的船员们笨拙不堪的身躯,她们在剧烈晃动的船舱中却灵活得像小鸟。Richard注意到她们并不是如常人一般在地上走,而是双脚悬空,在半空中漂浮。

“要开始了。”Stones的大嗓门透过船长室的大门穿出来,仍是清清楚楚,“外面风浪大了些,没问题吧。”

“当然。”领头的紫发女孩自信地笑道。她身着白色的抹胸连衣裙,侧边点缀着深蓝,让Richard想起了星空的颜色。Richard震惊地看到紧闭的舱门在她面前居然直接打开了,而跟着她走的其余六个少女也紧随其后,逐个地出去了。

舱门再次关闭。Richard和别的几个士兵们将整个脸都贴在了舷窗上,顾不得体面,瞪大眼睛紧盯着海战的每一幕。巨鳗咆哮着扑向面前的大龙虾,后者则舞动着钳子迎了上去。眼看着巨鳗的血盆大口就要咬掉大龙虾的双鳌了,一声尖啸陡然划破长空。

“爆裂吧!”“Explosion”

数个闪着耀眼光芒的金色光弹抢先一步钻进了巨鳗的大嘴,顿时浓烟四起,响起了震耳欲聋的爆炸声。Richard定睛一看,是那七个美少女之一,唯一一个留着金发的那位。一个透明的光球将她包裹在中间,双手之间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一把几乎有她的身高那么长的法杖——Richard觉得那玩意应该这么称呼——它的顶端是一个硕大的血红色水晶球。

这里是魔法少女Phate哟,请各位多多指教!

巨鳗在这一发重击后吃了个闷亏,虽然伤不算很重,但自尊心显然受损不小。狂傲的它哪里忍得了此等屈辱,怒吼着咬向金发少女。

“投影 开始”。“Trace On”

很遗憾,巨鳗并没能尝到人肉的味道,因为足足有两打闪着银色寒光的刀剑故技重施,再次飞进了巨鳗的大嘴。是七个少女中年龄最小的那个,留着丸子头的黑发小姑娘。

嗯,那个……我是魔法少女Hiyoko,希望没有拖大家后腿……

钢铁的味道显然不大好,巨鳗懊恼不堪,只得别过头去再次将目光转向青色的大龙虾。后者显然也为两位少女的能力所震惊,居然没有第一时间作出反应。十三根长满吸盘的附肢从巨鳗体侧弹射而出,这是巨鳗的大杀器。Richard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他到现在还是不敢指望这七个美少女能够打败这条32千米长的巨怪。毕竟那几位少女并没有办法重创巨鳗,主要的战力输出还得是大龙虾。如果大龙虾被击败了,那他们就只能采取后续措施的份了,没准还得给中国人陪上一大笔钱。

“天之锁!”“Enuma Elish”

Richard感觉自己的眼角闪过了一丝白光。他愣了一下,随即映入眼帘的景象让他终身难忘:十三条雪白的毛线不知何时已经紧紧缠住了附肢,随后双方开始了互相角力。巨兽显然被缠住了关键部位,它怒吼着,翻腾着,搅起了数米高的巨浪,试图挣脱出来。但是十三条毛线展现出了与原材料不相符的韧性,纹丝不动。另一边,戴着巫师帽的黑发少女双手紧紧握住了法杖,面颊泛起红色,显然她就是那个与巨鳗角力的狠角色。

魔法少女Goldie在此!喂,那两只兔子是我的宠物,可不能给你们当伙食!

“黑珍珠”号一声长鸣,舰船面向巨鳗一侧的12门L炮同时开火了。与此同时,Richard听到后方也传出了隆隆的火炮声,看来基金会战舰的炮火支援到来了。十三条毛线完美的限制住了巨鳗的行动,大大小小的榴弹像雨点一样,以从未有过的精确度轰在巨鳗硕大无朋的身躯上,发出骇人的轰鸣。这是海战中最为壮阔的一刻,猛烈的舰炮齐射将全体战士们的士气提到了高潮。MTF-Delta-7的战士们在平日里将这一幕场景喜闻乐见地称呼为“钢铁暴雨”。

大龙虾怒吼一声,头部两侧的四个橙色复眼发出耀眼的橙光,随即四道伽马射线喷薄而出,这道象征着死亡的高速电子流呼啸着击中了附肢的根部。

“射杀九头!”“Nine Lives”

浓烟并不是只从正对着大龙虾的一侧冒出的,另一侧同样在冒烟。Richard望向巨鳗背后,白色长发的少女漂浮在半空中,雨点沾湿了她的前刘海,贴在额头上。原本被他认为是装饰品的耳机和发卡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似乎是不久前被她当作武器扔了出去。

巨鳗体侧的附肢松动了,大部分都啪嗒啪嗒地掉在了海水里,溅起的水花都快高过了驱逐舰的塔台。看起来白发少女的发卡和大龙虾的伽马射线同时命中了附肢的根部,但是按照他的经验,四发伽马射线并不足以让巨鳗的附肢脱落。他不敢去想象那个不起眼的耳机和发卡到底蕴含着多大的能量,这甚至不是爱因斯坦的质能方程能够解释的。

……我是魔法少女Carter,就这样。

巨鳗连遭重创,密集的炮火弹幕和身边这几个小得微不足道却拥有强悍力量的人类令它疲于奔命,无法应付。现在它的附肢已经脱落,好消息是它已经不再需要受到毛线的束缚。它咆哮一声,再次扑向大龙虾,与之激烈的搏斗起来。它知道只要自己能够专心打败眼前这个最主要的对手,自己就赢了。

体型的差距使得大龙虾迅速陷入了下风。现在各种各样的远程攻击已经没有效果,在两只巨兽之间只剩下纯粹的格斗和肉搏。巨鳗一口咬掉了大龙虾的一块青色铠甲,后者痛得咆哮起来,两只大鳌不顾一切地直取巨鳗凑近的双眼,但它灵活的躲开了。Richard焦急起来,他们必须想办法重新吸引巨鳗的注意力,一旦大龙虾告负,Stones之前吹的牛逼就都会沦为笑话,更糟糕的是,他不确定自己还有没有勇气继续参加第六次出海。他恨不得自己也突然拥有超人的力量,然后飞到雨幕中加入战斗——可他只是个普通的水兵。

“靖妖傩舞!”“Bane of All Evil”

一只巨大的触手啪嗒一声搭在了巨鳗的脑袋上,接着更多的触手伸了过来,群魔乱舞一般地在巨鳗周围移动着,跳着诡异的舞蹈。接着最上面的触手好似饥饿的蟒蛇,以人眼难以捕捉的速度紧紧缠住了巨鳗的双眼。下方的几个触手内部传出闷闷的声音,对于Richard来说,他感觉随时都会有千米高的怪物从触手外壁的囚笼中破壳而出。

另一边,黑衣的眼镜少女远远地看着,镜片后的双眼闪烁着诡异的红光,连衣裙下摆的红色斑点不知何时变成了无数只眼睛,冷漠地注视着下方一千米处混乱不堪的海面。她的嘴角露出一丝邪恶的微笑,高高举起了灯笼状的法杖。更多的触手从那个小灯笼中钻了出来,刚开始还只有几厘米粗,随着离地越来越近,触手的宽度也越来越大,等到它们接触到海面时,也就变成了数千米高的恶鬼。

呵呵呵……这里是文学少女Saw哦,想和大家交个朋友嘛,呵呵呵……

触手仍在源源不断地出现,眼镜少女的嘴角流出一丝鲜血。但她毫不在意,严重的光芒不知何时从鲜红色转为了深红色。裙子上的眼睛瞪得更大了,有血迹开始从眼角流了出来;从法杖里钻出来的触手的尺寸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大,很快就已经出现了5千米高度以上级的。这些触手隆隆着迅速靠近巨鳗和大龙虾所在的战区,随后一个个叠了起来,凭借着数量的优势蛮横地将巨鳗的身躯卷起,以其似乎不可能具有的力量远远地抛到了数千米以外较为空旷的海域。这次溅起的水花少说也有千米级别的高度,如果说之前触手引起的水花还勉强能被称之为稍大一些的“水花”的话,那这次在Richard面前显现出来的便是一座由海水垒成的高山了,那座海水高山呼啸着朝着另一边的舰队汹涌而去,但紧接着深蓝色的岩壁却在转瞬之间突然坍塌了,从高处跌落下来的海水岩石又重新溅起了次一级高度的海浪。随着海浪高度的迅速衰减,到了那边的舰队面前时,几分钟前的海水高山所能做到的也只是让驱逐舰的船身摇晃几下罢了。

巨鳗花了好几分钟才缓过来,它从海中缓缓冒出头,阴冷的双眼四下张望着,很快便锁定了体力耗尽,正如流星一般从半空中坠落下来的眼镜少女。它长长的脖颈扭曲成一个S状,张开大口,强健的肌肉将头部像黑色闪电一般投射出去,意图将眼镜少女一口吞下肚去,但是有人不想给它这个机会。

一个红白相间的身影在空中告诉划过,像一道流星一般,留下“哧”地一声响。头戴红色棉帽的少女赶在了巨鳗之前,以其不可能具有的力量一把接住了眼镜少女,随后一个后空翻躲过了巨鳗的大嘴,顺势径直飞向不远处的“黑珍珠”号。巨鳗扑了空,一口下去只尝到了空气,雨水和冰雹的味道。一开始嚣张的气焰已经完全没有了,接连吃亏让它懊恼不已。

棉帽少女迎着大雨毫不减速地在空中飞行,如精确制导的巡航导弹般准确地避开了正对着巨鳗的23艘舰船组成的弹幕,最后轻巧地落在了甲板上。Stones不知何时已经等待在哪里,他满脸堆笑地迎了上去。

“帮忙照顾好她。”棉帽少女嘱咐道。她还想再补充些什么,但刚到嘴边的话吐出来的却是中文,她急切地打手势来加以解释。Stones哈哈大笑,但没有像他平时对待下属那样一巴掌拍在对方肩上,而是顺手接过了昏迷的眼镜少女。

Stones抱着眼镜少女返回了船舱,几个心急的水兵迫不及待地挤到了他面前,但舰长却一反常态,面露凝重之色。他指了指甲板:“麻烦事要来了。”

Richard顺着Stones手指的方向望过去,棉帽少女没有飞走,仍然站立在甲板上,面朝着风起云涌的北海。她已经走不掉了,因为几只人头马面,五六米高的奇怪生物嘴里叫嚷着听不懂的语言,踏着海浪便朝着“黑珍珠”号直冲而来,不一会儿便已经到了跟前。Stones望向远一些的方向,巨鳗昂起头,喉咙里传出闷闷的咕嘟咕嘟声,紧接着传来巨大的胃液翻涌的声音。Richard一阵恶心,尽管他已经多次见到这样的场面。它张开大嘴,一声响亮的“呕——”,几个同样的人头马面怪从巨大如黑洞的口中喷了出来。这幅场景让Richard想起了一个月前他拜访居住在老家农村的哥哥的场景,当时他3岁的小侄子吃得太饱,吐了他一身。这些不大愉快的回忆和眼前的景象结合在一起,使得Richard的胃里翻江倒海,他感觉自己能把这三天下的饭一口气全吐出来,但军人的素养让他痛苦地忍住了。

“士兵们!是时候把你们平时格斗训练的技巧用上了!”站在船舱门口的Stones高呼一声,猛地把舱门打开了。“可不能让这些家伙肆意破坏舰桥,否则会发生爆炸的!”与平日不同,这些人头马身的怪物第一次对人类的舰队展现出了如此之高的兴趣,这也将是Richard第一次与它们展开肉搏。如此的高度,至少五六个普通士兵才能勉强应付得了一个。Richard拔出腰间的短刀,呐喊着跟着蓝色的潮流冲出舱门。

舰桥上站着的棉帽少女不是很擅长格斗,三个人头马身怪将她团团围住,显然对鲜美的人肉已经虎视眈眈。蓝色的潮流从舱门涌出后就分流了,Richard紧跟着几个冲得快的莽撞士兵,对准其中一个包围住棉帽少女的怪物的腿部就是一刀下去。

人头马身怪痛得嚎叫起来,它的叫声嘶哑难听,比手指甲刮黑板好不到哪去。硕大的马蹄四处乱蹬,但Richard一个翻滚,灵活地躲开了,接着他迅速站起,一把拖开了一个来不及躲避的队友。紧接着两人重整士气,再次舞刀向前。与此同时棉帽少女也没有闲着,但她却是直接将目光朝向了正在不断制造“士兵”的巨鳗。

大龙虾在水中已经被二十来个人头马面怪缠住,困兽犹斗。巨鳗获得了难得的喘息机会,它继续疯狂地呕吐着,混杂着胃液和消化物味道的人头马身怪仍在源源不断地出现,其中不少登上了人类的战舰。浮在空中的几个少女们不得不将攻击目标转向这些怪物,但巨大的数量让她们也有些吃力。

“这甲板能承受多大的压力?”棉帽少女突然问道。

“这……”Richard有些吃惊,他翻身躲开马蹄,抽空回答道,“理论上,停上十架F-22不是问题,当然我们这是驱逐舰,停不了战斗机,这只是一个大概的数字。”

“了解。”棉帽少女笑道。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Richard彻底傻眼了。天空中开始出现几个白色的小点,一开始Richard觉得是雨点,但白色的小点以肉眼可见的高速逐渐显形,很快近在眼前了。那是三四只硕大的绵羊,至少有七八米高。

“C.C.C.”“Cursed Cupid Cleanser!”

“快闪开!”远处同样深陷战局的Stones大喝一声,接着士兵们迅速地退散开来,很快几只人头马身怪周围就空出了一大片空地。它们显得有些纳闷,但还没等它们反应过来,比它们的体积还要大上一圈的绵羊就重重的砸在了它们头上:顿时血肉横飞,混合着血浆和脑浆的浑浊液体溅得Richard满身都是。他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想再看见羊了。甲板上的巨型绵羊性格温顺,悠闲地在血肉模糊的尸体上四处行走,在这宏大的战场上显得格格不入。

棉帽少女毫无收手之意,就连隔着几百米远的“黑珍珠”号都能看得清清楚楚。就在不断“反刍”的巨鳗头顶,一只少说有一千米长的超巨型绵羊正在不断显型。Richard平日对天文学有点研究,他知道如果一个这样尺寸的小行星撞击地球会是什么样的结果,更不用说是撞击在一个生物的头部了。他闭上眼睛,等待着大撞击的到来。

“多元重奏饱和炮击!”“Quintett Feuer”

Richard猛然睁开眼睛,看到一束巨大的射线闪着耀眼的星光从另外一个方向袭来,目标同样是巨鳗的头部。是一开始领头的紫发少女,射线的来源正是她的法杖。星光射线和一千米长的绵羊同时击中了巨鳗的头部,在场的所有人都紧紧捂住了耳朵,即便如此,这也是Richard有生以来听过的最大的响声,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巨响过后,他的耳朵暂时失聪了。

巨鳗的头部呼呼冒着烟,它没有发出痛苦的嚎叫,因为它的整个头部在强烈的轰击下整个消失了,在巨大的冲击力和一瞬间几百万摄氏度的高温之下,就连组成巨鳗头部的分子都被彻底解构了。化学键纷纷断裂,碳氢氧原子伴随着烟雾颗粒和点点星光飘散开来,很快消逝在空中,再也看不见了。巨鳗的身躯依然挺立在水中,像一根数十千米高的烟囱。Richard扭头看去,紫发少女悬在半空,面色通红,微微喘着气。六颗四芒星从华丽的战衣上飘离开,其中四颗分别飞向战场上空四个不同的方位,另外两颗相伴而行,飞得稍远一些,最后降落在“黑珍珠”号的甲板上。

过了好些时候,Richard才重新听到声音,那声音显得很遥远,像是从天上传下来的。大龙虾正在将巨鳗的躯体大卸八块,发出骇人的咔嚓声。甲板上和地面上的人头马身怪都不约而同地自燃起来,冒出蓝白色的火焰。它们在火焰中嚎叫着,挣扎着,面孔在火焰中慢慢扭曲,不一会儿便只剩下几堆灰烬了。来自远东的少女们纷纷降落回“黑珍珠”号的甲板,棉帽少女搀扶虚弱的眼镜少女从船舱中缓缓走出。

我身边这孩子是Ekarus,是个放羊娃。我是魔法少女Astrolabium,如你所见,是我们七个人的领头。……喂,干嘛用这种眼光看着我啊?你们不相信魔法吗?

“这就是东方的神秘力量吗?”Richard感叹道,“我对中国的认知彻底被颠覆了。中国分部让你们当研究员真的是屈尊了。”

紫发少女Astrolabium金发少女Phate巫师帽少女Goldie搀扶着,她勉强抬起头,微微笑了一下道:“是啊……我们习惯了,不知道为什么中国分部的研究员好多都是现实扭曲者……我们赢了,对吧?”

“当然。看看那条臭鳗鱼的蠢样吧!”一旁的Stones爆发出一阵粗犷的笑声,“咱们今天算是大开眼界了,下次战斗也得麻烦你们了。”

“免了……”紫发少女的声音总算有了些气力,“反正中国分部的魔法少女不止我们七个,下次你们还是找我的同行来应付吧……这简直是我们参加的战斗中环境最恶劣的一次。”

“如果我们感冒的话,你们得替我们付药费哦。”丸子头的女孩Hiyoko调皮地笑了,“奇迹和魔法真的存在,对吧?”

Richard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抬头望去。阴云和暴雨早已散去,取而代之的是湛蓝的天空。阳光透过棉花糖似的白云照在他脸上,痒痒的。他痴痴地想象着,希望未来自己的另一半也是个魔法少女。

反正奇迹和魔法真的存在,不是吗。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