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款旅游:阳光灿烂的日子
评分: +21+x


“你看到Light博士了吗?”

全站点的人都知道Light博士不是在楼顶抽烟就是在去楼顶抽烟的路上。所以研究员助理合上了手里的文件夹,翻了翻工作日志,“Light博士出差了,预计后天回来。”



Light坐在13车F座,前排的小姑娘从椅背后面探出了扎着两个羊角辫的脑袋,不大的眼睛冲她眨巴,Light笑了,小姑娘立马害羞地把头缩了回去,不一会儿便又从座椅的缝隙里偷偷露出一只眼睛。Light没有再回应她,而是转头看向了窗外,天气好得不像样。窗外的风景已经从枯黄变得绿意盎然,“南方的温柔么?”Light盯着向后面飞掠的农田和山头,想到什么似的,扬起了嘴角。蓝色的钢架从眼前掠过,列车开始减速,她即将到达这趟旅途的目的地,羊城。

这是Light第二次踏上这座城市的土地,上一次还是乔然大学毕业的时候。那时她刚好在羊城出任务,具体的任务内容Light已经不记得了,她只记得她紧赶慢赶地挤出了半天时间去参加乔然的毕业典礼,那天的天气也是好得不像样。

接待Light的研究员助理是个留着寸头的小伙子,整个人洋溢着刚刚毕业进入职场的开朗,笑起来会露一颗虎牙。Light觉得他甚至有些过于开朗了,即使自己正在看任务文件,小伙子还是在不停地和自己搭话。小伙子似乎是本地人,在本地上了大学,本科毕业后就进入了本地的站点,他正讲着羊城的风土人情,“Light博士来的真是时候,羊城还是冬天更舒服啊,不仅不冷还能看花,三角梅啊,羊蹄甲啊这个时候都开花了……”

Light不禁想起自家站点的某位自闭面瘫,果然世界是参差的,不知道眼前这位能保持这个状态多久。“我刚看见植物园在附近啊。”Light出声打断了小伙子。“是啊,之前主任还组织我们去烧烤团建呢,这个季节正好看景,龙洞琪林,羊城八景之一呢!Light博士想去看看吗?”“等工作结束再说吧。”Light扬了扬手里的文件夹。



Light走在种有香樟的林荫道上,天气依旧很好,碧空万里,阳光灿烂。阳光透过樟树的枝叶在路面上留下星星点点的光斑。大概因为是周末,植物园人还挺多,多是三个一群两个一对儿的,像Light这样一个人走的倒不多。Light记得乔然喜欢樟树,她觉得樟树的味道很温柔,“淡雅但不轻薄的味道”。

乔然高二的时候,Light去看过她一次。那天晚上乔然逃掉晚自习,带着自己在学校外的林荫道上聊了一晚上。那条路两旁种的也是樟树,正值春夏相交,夜风里裹着散不去的樟香。绿化带外侧不时有汽车驶过,身旁的人不停地说着,仿佛怕时间不够用一样,挽在自己手臂上的手随着语气捏紧又放松,Light看着乔然扬起来望向自己的脸,依旧带着稚气,暖黄的灯光下,小姑娘眼睛里闪着期待的光,“还是个小姑娘啊……”Light在心里想着。

“晗姐姐,我想考你的大学,你不是在现在的大学读研嘛,这样我们就可以读一个学校了。”

“这么想和我读一个学校吗?那你可要再努力一些,我决定明年出国了。”

Light还记得那双充满期待的眼睛肉眼可见地暗下去,小姑娘半天没有说话,挽了一晚上的手也松开了。Light忽然内疚起来,张口打算说些什么安慰一下身边的人,但又什么也说不出口。

“没关系,我总能追到晗姐姐的!”小姑娘又扬起头来冲着Light笑。

后来乔然给Light写信时说,南方一所政府重点扶持的新大学来学校提前招生,她以第一名的成绩被提前录取,她觉得那里条件挺好的,“所以,对不起啦,晗姐姐,我要单方面爽约了,看来我确实没有办法和你读一所大学了呀~”那所大学,就是羊城这所。

“来了羊城之后,发现这里的行道树都是榕树,明明羊城是比家乡更南的城市吧,反倒不怎么能在路上见到樟树了,之前去植物园才第一次看到和家里一样高大的樟树,唉,果然还是应该像晗姐姐一样在家乡上大学么……”


走到林荫道的尽头,Light看到了一座拱桥,不过最惹眼的还是桥头的一棵红花羊蹄甲,花开得正好,粉红的一片。

“说实话,我不喜欢羊城的,我喜欢干燥寒冷的秋冬,衬得阳光分外美好,但羊城太湿了。家乡的冬天多好啊,午后的阳光稠得跟蜂蜜似的。不过羊城的冬天是粉色的,很温柔,粉色是一种很轻薄,也很暧昧的颜色,不使人感到温暖,但也不使人寒冷。”

在来的路上,Light看到路边的绿化带里三角梅正开着粉色的花,她忽地想起了那个阳光小伙子。应该真的是刚毕业没多久吧,毕业啊,说起来乔然毕业的时候是什么样来着?

那天在观众席上,远远地看着穿着学士服的乔然站在同样青春洋溢的人群里,正冠,拨穗,被授予毕业证书,Light忽然发觉这个喜欢挽着自己手臂的小姑娘长大了。

合影的时候Light看见乔然的目光在四下逡巡,于是举起手挥了挥,乔然看着她笑起来,又仿佛还是那个还带着稚气的小姑娘。

后来Light赶着回站点,甚至没有逛一逛乔然的学校。当年Light还没有如今这样“放肆”的资本,当时她刚进入中国分部一年,还没拿到博士学位,工作和学业占据了她所有的精力。

临走的时候,在校门口的蓉城面馆,两个人吃了一顿小面。“晗姐姐,之后又是好久都见不到你了,唉,我还想和你去植物园转转呢,晗姐姐的工作怎么这么忙啊……”乔然咬着筷子嘟囔着,Light正要开口说话,她又精神起来,“不过我读研的时候还是会继续给你写信的,你的邮箱没换吧?”“嗯,没有。”


Light走过拱桥,绕着湖转圈,路过一条石凳时,她坐了下来。湖对面有一片杉木,在阳光下颜色斑斓得耀眼,冬天的意思一下子就起来了。

“咔嚓”,突然响起的快门声打断了Light的思绪,她回头正好看到一个镜头对着自己按下了快门。相机后面出现了一张青涩的脸,是个姑娘,看起来二十来岁。Light有些恍神,她忽然想起了大学时候的乔然。

“小姐您好,不好意思,我在拍对面的龙洞琪林,您正好入境了,构图实在很好,我就没忍住拍了您两张照片,”姑娘面露歉意,“您留个联系方式给我吧,我回头把照片发给您。”

龙洞琪林么,原来就是这里啊,Light心下想着。

Light一时没有答话,姑娘像是怕她不答应又急忙说:“这两张照片拍得真的挺好的,构图光影都很难得,给您看……”说着她便把相机递到Light面前。

Light摆了摆手,示意他不用了,“没关系的,我不介意,您留着吧,不用发给我了。”

“这怎么行,我不会骚扰您的,您给一个邮箱也行。”姑娘坚持。

Light不再推拒,掏出便签纸和笔写了一个邮箱地址递给她,“谢谢您,我叫周霖,是████大学的学生,我不会骚扰您的,之后照片修好了我就发给您。”

████大学,乔然的学校,“没关系,也谢谢你。我还有事,先走了。”说完Light便起身向着园区深处走了。


乔然在读研究生之后并没有继续给自己写信,电子邮件也没有,小时候自己给她写过信后,小姑娘就有和自己通信的习惯了,开始一直是纸质信件,后来上大学有了电脑就改成了电子邮件。Light觉得这或许是因为学业压力变大了,但其实之前乔然也没有很频繁地和自己通信,毕竟小姑娘长大了,总会有新的人来代替自己的位置。乔然没有联系自己,Light便也没有再主动联系她,帷幕之下,两端终归不是一个世界,自己的小姑娘是要平凡又幸福地过完这一生的。从那顿小面之后,Light就再没去见过乔然。

当时Light以为自己会继续这样,在远处看着乔然的生活,偶尔走近。从第一次在院子里看到乔然算起,她已经看着她进入镇上的小学,失去父母,上镇上的初中,考上市里最好的高中,考大学,毕业,读研,以后,她还将看着她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和一个善良的人恋爱,步入婚姻的殿堂,有自己可爱的孩子,如果足够幸运的话,自己说不定还能看到她子孙绕膝,变成一个幸福的满脸皱纹的小老太太的那一天。

直到三年前,Light到另一个站点参与一个合作项目。任务开始前的会议Light难得地早到了,她推开会议室的门,看见了穿着白大褂的乔然。眼前的姑娘正抬着头在调试投影,浓厚的黑发如学生时代一样扎成高马尾,她似乎是听到声响,于是便转过头来看向来人。她楞了一下,但随即露出笑来,“Light博士你好,我是Site-CN-██的初级研究员,Joan33。”

那是Light进入基金会的第六年,是33的第一年,那年33二十五岁,Light三十岁。


在路过木兰园的时候,Light看到了一棵荷花玉兰,她站在树底下抬头往上望,只看见透过树影的阳光。

Light第一次看见乔然是在一个久远的夏天。那天傍晚放学回家,Light在阳台上浇花的时候看见院子里的荷花玉兰树底下有一个小姑娘,正抬头看着什么。是之前不认识的小姑娘,好像是前两天搬到院子里来的。看着出神的小姑娘,Light忽然想到了今天老师念的一句诗,“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看你”。

“嘿!下面那个,你在看什么呢?”

小姑娘楞了一下,四处张望,然后看见了楼上正在挥手的Light。她看了她一会儿,然后伸手往树上指了指。

Light往树上仔细看了看,发现荷花玉兰开花了,这个夏天的第一朵花。

“你想要吗?我可以帮你摘下来。”

小姑娘犹豫了一会儿,似乎在做什么决定,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你等会儿,我这就下来。”

Light坐在树杈上,看着底下捧着白色花朵的小姑娘,冲她说道:“我叫林晗,晗就是一个日字旁一个包含的含,是光的意思。你以后,可以叫我晗姐姐。你叫什么呀?”

小姑娘愣愣的,像是没有听懂,过了一会儿才小声说:“乔然,我叫乔然。”

那年是林晗住在那个小院子里的第六年,是乔然的第一年,那年乔然五岁,林晗十岁。



从羊城回来已经两天了,站点的楼顶上,随着夕阳最后一丝余晖燃尽,Light朝着泛青的天空吐出最后一口烟。

研究员助理每次看到这幅场景都会有强烈的即视感,仿佛自己的生活是一个固定片头的单元剧。这次没有等自己开口,面前的女人就出声拒绝了他:“我不去,我才出差回来,告诉主任换个人坑。”

“我只是来叫你下去吃东西,主任请大家吃饭后甜点。”

“哟~挺有良心,还记得叫我,”女人走近伸手拍了拍研究院助理的肩膀,一股熟悉的烟味儿扑面而来,“看来这个项目批了不少资金啊,不然主任怎么可能舍得请大家吃东西,就他那么小气……”

女人一边走,一边吐槽上司,研究员助理只是听着,像往常无数次一样。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