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埃落定之时
over.jpg

O5-1的直升机降落在Site-40的停机坪上,一名皮肤近乎透明的假想的男人走下直升机。他穿行在站点中,所有人都转头瞧他,尽管他们足够尊重地尽力假装并没有转头。他注意到了,但为了给他们以相同的尊重,他没有表现出来。

他来这里,是为了面见两位拯救了世界的人:Perseus Rosales队长与Mikasa Kaori博士。他们带领着人类最后的希望对抗那将毁灭世界的势力,并最终获得胜利。尽管他们的机甲在这过程中被摧毁,但其残骸被带往Site-40,并被悬挂于一钻井平台上。

议员走向平台一侧的栏杆,Rosales与Kaori正在那里等着。他靠在上面,手指半搭在边缘,紧张地盯着他面前的机甲。Rosales与Kaori交换了个眼神,随后接近他们的长官。

“您是想要和我们聊聊吗,先生?”

“嗯,就是如此。”他的声音尖锐却洪亮,就如轻微的声音以某种方法被放大。“首先,我需要再次感谢并祝贺二位在格陵兰的成功行动。你们将所有人从必然的毁灭当中拯救了出来。”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海面上的冰冷空气,顿了顿,随后继续说道:“但我得问问。这种事情再次发生的概率有多少?我们究竟是真正一劳永逸地拯救了世界,还是就这一次?我们是可以放松警惕,还是需要比以前更加重视这件事?”

Mikasa吸了一口气。她怕被问到这个问题。“这可能会再次发生,先生。比起以前来,发生的可能性会更大。现在世界上有更多的怪物。更多的巨兽。而且现在它们更容易被某个巨兽控制住。它们之间的联系被加强了。”

O5-1双手紧握住栏杆,金属吱嘎作响。他紧紧盯住SCP-5514的残骸,怒火在他的双目中燃烧。

“那么我们的工作就还未结束。”

Quincy Ridge透过镜子注视着自己,随即拧干毛巾,擦了擦脸,一阵他急需的提神凉意触及了他温暖的皮肤。他又把衣服扔进洗衣机筒里,瞥了一眼手表。虽然在威尔逊野生动物应对组工作经常会使他感到满足,但自从……大怪兽那档子事后,所有人都表现得有点奇怪。

至少他不是可怜的Mr.Wilson。他之前不断地和“落难”们——或者,噢,现在该叫基金会了——争论说那只怪物不该被杀死,他还用Cappi作例子,来说明WWS能够处理这类的事情。Quincy曾努力地向他阐明一只鳄鱿杀戮机器与Cappi那种呆萌有知觉的浴室玩具之间的区别,但他仍然一意孤行。

话又说到了Cappi,她则是Quincy今天该检查的最后一只动物。他走到更衣室的水槽边,拿起里面放着的海绵和桶,随后去往她的安置区。

然而,当他接近围墙时,出现了一些问题。一名穿着紫色制服的粗短男人坐在Cappi的头顶,轻柔地抚摸着她。“你是不是个好苍蝇杀手啊?”他问Cappi,后者则开心地发出哼哼声。“你是!好女孩。”

这个男人的声音有点不对劲。就好像在不断地颤动,无法稳定在同一个声调,句末还残留了一点Quincy无法确定的口音。没准,是波兰那边的?

还没等Quincy细思考,它就推开了门,向那个男人大声呼喊。“能听见吗?呃,你应该在这里吗?”

他注意到了Quincy,头转向他,面露喜色。“再等一下,我的好先生!”他抓住他的黑色高帽,从Cappi的背上滑下,跳到Quincy面前,面带歪斜的笑容、牙齿发黄。“你肯定就是Quincy了,对吧?Cappi跟我说了好多关于你的事!”

“是的,但你是怎么——”

男人突然倒抽了一口气。“我可真不礼貌。我完全忘了介绍我自己了!我是Dr.Wondertainment替挨母的Dr.Cornelius Wondertainment,你可以只称呼我为Cornelius。”他鞠了一躬。

“好吧。所以说,呃……Cappi是你造的?”

“我签字同意了这批货出产!然而,根据她现在位于这里,而不是位于我们在波特兰的存储点来判断,事情可能并不是很顺利,嗯?啊,有点跑题。负责接收这批货的人已经……”他多停顿了几秒,似乎在寻找最能传达他意思的词语。“被处理掉了,没错。”

Quincy倒吸气,思考着是否要去打电话给主管们。但不知什么让他觉得他不必被‘处理掉’。开门见山地,他对Cornelius礼貌地笑了笑。“所以说,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

Cornelius将手深入他的制服口袋,拿出一小卷黄色的卷轴。“当然,我来这,是为了授予你Cappi的所有权!自从看到你是如此地喜爱她——尤其是你的孩子Harper——我根本就无法从你身边夺走她,那可太残忍了!所以作为替代,我们就把这整件事称作一个小小的愉快的事故吧,行吧?”

Cornelius将卷轴交给Quincy,轻轻地拍了拍他的手,随即放开了它。“所以……这是否意味着我们能给她拍照了?”

片刻之间,Cornelius的表情转为了茫然的凝视。随后,他笑了笑。“那当然,只要影像不会被用于商业目的,而如果它们会,所有利润都应被提供给Dr.Wondertainment替挨母。一切都被列在了那卷卷轴上。那么,很抱歉,我必须要走了。我一直在处理这些怪物的事情,马上就到了我们开会的时间了,会议讨论的是用它们做出逼真的毛绒玩具!实际上,也许我能给你发一份目录?”

由于不敢说“不”,Quincy简单地点了点头。

“精彩!”Cornelius从乌有之处who-knows-where取出一把雨伞,撑起伞并开始上浮。“再见了,Quincy和Cappi!祝好!”不久,男人就变成天空彼端的一个黑点,然后最终完全淡出视野。

Quincy仰头又看了一小会儿,随即转头扫视Cappi。“额,那肯定很厉害,是吧?但肯定不如巨大苍蝇疯狂,我想。”

Cappi简单地用喷嚏回应,向他的脸喷出一阵水雾,这是一个他理解的信号,意思是“现在给我洗海绵浴”。

他擦了擦眼,叹了口气。“你从来不会想洗海绵浴的,对吧?”

Cappi瞥了他一眼,随后将她无损伤的背伸了过去,Quincy已经知道了答案。他低头看了看手中的卷轴,随后把它撕成两半。他有没有这种愚蠢卷轴无关紧要,一切都不会改变。所以,Quincy会继续他的常规工作,心中存着一丝幸福的味道。

天启之日来了又走,已经有一个星期了,Stanislav Nikolaev仍然处于基金会的拘押之下。看起来就似乎他的下半生就要在禁闭当中度过了。他们可能会把他带到一些委员会面前,指控他的罪行。在这之后,这些个破事就都成了他的错了。

至少在基金会看来是这样的。Stanislav会从不同的视角去审视事物。他将耳朵贴在地上,聆听着他的监牢所在的Site-40设施中传响着的呻吟与疼痛。他有一个逃脱计划,但只有一次机会。这个地方不只有一个囚犯。

他留意着他们给他送饭的时间。他们总会在相同的时间给他送饭。今天,当他们来的时候,他站在门口,猛地把门关上,取下铰链,砸在警卫身上。警卫很快就倒下了:他并没有意料到接近六十岁的老人能够如此强壮。但Stanislav的一生都投在了怪物的育种上,到最后,他懂得了把自己变成怪物的方法。

警卫已经无法反抗——他倒在地上,痛苦地呻吟。他并没有昏迷,但无法做出任何阻止Stanislav的事了。足够好了。Stanislav抓起他的枪,跑到大厅中。他并不需要武器,因为他身体中的武器已经足够了,但枪会帮助他恐吓那些他遇到的敌人。如果你和其他人没有任何不同,你就不能令人信服地恐吓一个人,让他相信你会把他撕成碎片,而且Stanislav没有那种露出爪子后再把它们收回去的心情。

电梯间距离他的牢房并不远。当他们把他带进去的时候,他记住了这一点。他们蒙上了他的眼,但那只能遮蔽住他的一种感知。还有其他八种呢。由于这一点,他很有可能比一部分这里的供职人员更了解这个地方。并不是所有人,但肯定不少。

铁门在他的双手下坍毁。随着他体内各部分的移动屈曲,他的皮肤不断被拉紧。至少,他可能要修理一下他的双手了。这使得他更易做出决定,抓住电梯线缆,滑行向下。这将他的双手皮肤撕成碎片,暴露出其下的甲壳质。好在他在C. gigantis实验前就决定附上这一层甲壳质了,他在那之后就没有什么机会再改变了。

到他砸烂他想去的那层楼的门时,他看起来几乎不像个人类了。对他和他的逃脱计划来说幸运的是,甚至最老练的研究员都因为这么一只出乎意料的恐怖怪物冲破大门进入实验室而尿了裤子。只用一点暴行,一些欺凌,他们就把他想要的东西给了他。

Site-40下层区域有一处机库,它的前侧向大海开放。它被改动为一个收容间,收容着一只巨大的甲虫,基金会叫它LSA-Elizabeth-18。Stanislav自己还没给它取个名字,但他知道它是战友,也是他离开这里的一张门票。Stanislav砸烂墙壁,进入收容它的房间,它转身看着他。它身体激动地颤动。

数秒后,Site-40的一侧发生了爆炸,一只泰坦出现了。Stanislav骑在昆虫身上,这只昆虫展开它巨大的翅膀,啾啾鸣叫,随后纵身飞向空中。这对搭档一同高喊,如出一口。

一条饰着羽毛的巨蛇懒散地飘过对流层。它体表破损不堪:全身的羽毛都被烧毁,身体的其他部分都有着深深的咬痕与伤口。但它不年轻了,它还忍受过更糟糕的事。它并不总是唯一存在的巨兽。

在地球表面爬行的那些巨兽,力量只剩先前的一小部分。但虽然它们更不致命,但仍然足以震撼苍穹。而且,每隔一段时间,在罕见的时期里,会有一只野兽爬到竞争者们的头顶,触及能做到更伟大事情的力量。以前就是如此,将来也会是如此。

蛇思考着这些,在大气层中的风中盘旋。在云层之中深埋着一条密径,这就是它回家的方式。激活它可以用一些复杂的方式,但蛇就是所有大门的万能钥匙,无需为那些凡人的工具操心。

它飞过云层,穿透露水。它来到图书馆这件事本身就惊吓到了聚集在此的老主顾们,他们完全没有准备地看到馆主回到家。看到这头野兽后,他们恐慌了一阵子,四处走动,浑身颤抖。它不理会他们。

它滑入一条深深的通道,飘落到最底部。它下落到了图书馆的最底层,蜷曲在支撑着这一切的古老枯树旁。蛇不会死去,但需要很长时间的休息。它知道自己拯救了世界,就闭上了眼,沉眠在一个深邃而美妙的梦中。

Transparent.gif

[{$next-url} {$next-title}]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