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的新春之時:neu

One bright monday morning I overslept,the world ended without harbinger
One bright monday morning the world ended fleeting too easily
All the while looking a spectacle called doomsday,I lost in thought
There was noting from the beginning,too
Therefore I only muttered

neu…


「Scarlet!!!」Milk的悲嗚在他耳膜炸起來,直接把Scarlet博士從夢境中炸起來。到他回過神來,他的衣衫早已被冷汗浸透。

「阿…昨晚做過頭睡倒在辦公桌上了。」Scarlet揉著頭痛欲裂的頭顱,慢慢回想起先前發生的事。 

昨晚他一整晚都在與一大疊文件搏鬥-沒辦法,臨近農曆年,就有一大票SCP進入活躍期,那些SCP的收容措施什麼的都要經他的整理Sort檢查Check,並批准實行accept to Practise,就這樣一路做到4,5點才不支伏案。

誰叫這裡是中國分部呢?

然後…
「作了個噩夢?不,是連續作了四個噩夢,而且都是以自己作主角的噩夢。」
Scarlet博士就不說了,Lightfunction研究員,MTF隊員王嘆之,還有Bamboo特工都是他以住曾使用過的名函,已經基金會確認,並在任務完成後報銷了。

「他們在夢中都以各自的目的行動,然後就被莫名的死亡flag給干掉了。有什麼共通點嗎?」Scarlet的「命運直覺」告訴他這幾段夢境有問題,並打算在他把夢裡的片段遺忘掉前儘量記憶思索。
「對了,這四個我好像都提及過自己有什麼任務的,好像是…」

「You've Got Email.」桌上的電腦的提示音打斷他的思考,Scarlet馬上打開郵件,這郵件竟然是Alpha級的加密郵件。
不過以目前早上十時的時段,也應該沒有人過來看到不該看的東西才是。Scarlet把郵件解密,而裡面的內容卻使他心裡猛地一跳。

收件:Scarlet博士
寄件:Darklight
標題:關於"年"的收容

Scarlet:
如你所見,現在是大年三十,在明天的凌晨零時,CN-████,也即是我們所俗稱的"年"獸就會出現,對"年"的收容是我們在這天裡最重要的工作之一。關於它的資料我已經對你開放了權限。

我們目前對它的收容措施是以糯米制服,再以爆竹驅趕。但我發現這方法開始制不住它了,近幾年我們接獲到它在不同地點以不同型態出現的報告。有一次竟然是在美國的唐人街出沒,看來隨著中國文化的傳播,它將會擁有自世界各地出沒的能力,到其時就難以收拾了。

所以Scarlet,你的任務是把這個"年"確實收容掉。是的,"年"是中國傳統文化中重要的一環,但它在農曆年時節造成的麻煩和恐慌大太了,不能讓它就此如作非為。

有關"年"出沒的地點,我會在稍後通知你。

祝你成功。

確保,收容,保護
Darklight

直到信件自行刪除的時候,Scarlet還沒回過神來,內容對他的沖擊實在太大了。
他的夢中破碎的片段立馬清晰幾分。
真是的,中國的傳說生物怎會跑到美國去阿?那裡又沒有…
現在我的肚子痛如刀絞,別說去應對那個"年"的進襲了,先找出廁所在…
好吧,之後要處理那問題了,那個"年"的-
沒什麼啦,就收容一些-

-被稱為"年"的生物而已。


今天Scarlet要負責CN-070的進一步實驗測試,不過由於睡眠不足,再加上來自那封電郵的困擾,他看起上來沒精打采的。好心的同事就讓他先過去洗手間洗把臉再說。
Scarlet用水把臉拍濕,總算感覺清醒了一點,不過當他戴上眼鏡時,他驚愕地看著鏡中的自己的身旁,出現一行粗體字:

14時23分34秒,M██ Scarlet因"年"的襲擊而死亡

「我怎把070給帶進去了?!」他急忙脫下眼鏡,卻發現那是自己平時戴著的那副眼鏡,再戴上時鏡中的自己也沒有出現任何字跡。
「難道是我睡太少出幻覺了?還是命運直覺又要告訴我什麼?」Scarlet嘀咕著回到實驗場地,CN-070果然就放在桌上,沒人動過。
半小時後,Scarlet發現他的平板收到一封標題為"地點"的匿名電郵,打開後平板自動進入地圖軟件並進行定位,最後定位在…

「獅子山嗎?那我應該可以再休息一會。」


一覺無夢。

晚上十時三十分,Scarlet博士帶著糯米,爆竹等物動身離開Site-CN-71,離開時他順便繞路到低價物品儲藏單元中折騰了一番,拿了一件東西離開。
十一時三十五分,Scarlet來到了獅子山的山頂。
他利用剩餘的時間佈置一下場地,待他站起來時,他看見黑暗中的兩點光影。
十二時正,"年"來了。

「喂喂,這跟先前說的不同阿…」Scarlet面對眼前的生物如此吐槽。
那頭年獸,和文檔裡的描述相似,也即是「黄色的鬃毛,红色的鳞片,眼如铜铃利爪如刀」,但不同的是,它的身軀相對而言細小而修長,裡面鼓動的肌肉隔著鱗片也能看見,怎看也不像是文檔的描述中那種能輕易擊倒的類型。它輕步從樹林中走出,精光四射的眼睛直盯Scarlet。

「凡人,我們又見面了」低沉的聲音直接在Scarlet的腦海中響起。
「"又"見面?,慢著慢著,先不論為什麼你會跟人溝通,我們以前見過面嗎?還是你把所有人都看成一個樣子阿?我又不是月蘭。」Scarlet嘴上不停,同時抽出自己那把改裝霰彈槍遙指著年獸-這裡可是自己的主場。

「指使你去"收容"我的那傢伙很聰明。」但年獸無視了他,繼續自話自說道:
「他知道前來對付我的人越多,我就越強大,以致你們那所謂的收容手段只能驅趕我而不是收服我。」
「他以為只派一個有足夠能力的人來對付我就可以把我削弱到極點?愚蠢,可笑!」它突然往前沖出,直往Scarlet而去,不到兩秒,就沖到不住退後的Scarlet面前。

突然,地上爆出劈啪作響的聲音,他腳下竟然埋了一串爆竹。
被突如其來的爆響嚇到的年獸臉色大變,猛地後躍並伏在一棵樹上。

「事實是,只要我的傳說傳播的越廣,我就會越強大。現在整個天地都流傳著我的故事,就憑你能收服我?」
「事實是,Bamboo,王嘆之,Lightfunction…不,Scarlet博士,你已經死在我爪下許多次了,這回你也一樣!」年獸咆哮著跳到Scarlet面前,一揮爪就把他持槍的左臂撕斷,鮮血自斷臂噴出,濺了一人一獸一身。

太慢了。它心想道,然後又一揮爪,直指哀嚎著的喉嚨。

然後在它耳邊爆響的重低音硬生生止住它的揮擊。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高達100分貝的重低音,以超高速的節拍打將出來,對大部份人而言這是噪音,對少部份人而言這是音樂,而對於年獸而言…
就如刀子一般切削著它的耳膜。

「嗷嗚-」年獸的哀嚎在噪聲下也能清晰聽見。
「所以事實是,你是一種模因生物。」Scarlet的急促而平淡聲音傳入顫抖的年獸的耳邊,它抬頭一看,那是手按斷臂,面露惡魔般的笑容的身影,哪有剛才痛苦哀號的樣子?

「你的本體應該是關於"年"的傳說故事和習俗,你應該是透過傳播這些故事習俗來獲得力量,並在特定時間出來作祟吧?」年獸奮力撲向Scarlet,但理應慢吞吞的他竟然錯步閃開了它志在必得的撲擊。

「只要你的故事有流傳著,你就能穿梭於多個不同的平行次元,我想我曾被你殺了很多次的事是真的。阿對,你來對地方了。」Scarlet以超出年獸預期的速度跑到它旁邊,一腳把它踹進旁邊的陷坑裡-鋪上紅紙,在上面又裝滿了糯米的陷坑。

「為什麼…你能躲開我的攻擊…」年獸在糯米堆裡掙扎著,竟然爬不出那小小的陷坑。

「嘛,因為你本身是模因,是概念,沒固定的型體,所以你的形態會根據人們的想像而轉變,所以我在不同的呃…世界看見的你也各有不同,如果你是以那種犬型集群出現的話我可麻煩大了,可惜你沒有。」Scarlet沒回答它的問題,短短五秒間他說完上述一番話,又走到坑旁把斷臂的傷口放開。滾滾鮮血自他的傷口上流出,把年獸和旁邊的糯米濡濕。

「不!你不可能知道我的弱點!」年獸驚恐地看見染血的糯米開始變得黏稠,開始往它身上聚集,它的掙扎也開始變慢了。

「糯米和鞭炮的確能夠驅趕你,你也的確懼怕紅色的東西,但那些只能令你懼怕,你真正的克星是鮮血和大分貝的噪音。」Scarlet的臉色開始蒼白,這是失血過多的表現。

「你問我怎知道?原本我是猜不出的,但是你以前殺死的那四個"我"卻告訴我你的弱點:他們都是在大分貝噪音的環境下被你所殺,你的身上也沾染上他們的血,之後你所做的事竟然都是逃跑。連最後的夢境中那小犬群體中的個體沾上血後也立即逃跑,實在太古怪了。所以我猜你很有可能不能沾血,或者沾血就會有大麻煩。看來被我蒙中了呢。」

此時血色糯米已經把年獸的身軀完全包覆,並開始快速凝固。

「你這混蛋!別忘記我是虛構的存在!只要我的傳說還在,我就不會被消滅,你的一切都是徙勞無功!!!」年獸已經動彈不能,只能在Scarlet的腦海中作出絕望的咆哮。

「或許…吧….不過…按照…以往…的記錄…不會有兩頭年獸…同時出現…所以只要留住你…我們的世界…就不會被你襲擾…其他的世界…管它呢…」Scarlet的鮮血仍從斷臂中流失,但他仍然掙扎著自實驗袍裡抽出一支MP3播放器,雜亂的音樂自播放器中源源放出。

「對了…再告訴你一件事…這件CN…180,它能提高影響範圍內的…速度之餘也能製造…吵鬧的音樂……不過人類限定….你不是人…可對不起了。」Scarlet按下播放器的按鍵,那被稱為SPEEDCORE的音樂立馬消失無蹤-這玩意可不能播太久。

音樂消失後,失血過多又完全透支的Scarlet就這樣倒在年獸面前,他的失血量已經超過一半,那是足以致死的份量。但那頭年獸的身體,早已被晶瑩的血色膠體-那糯米沾水凝固後的膠體覆蓋,已經失去任何聲息。
在彌留之際,Scarlet隱約看見一頭金光燦爛的巨型生物走進他的視線,但在耳邊聽見的卻是皮鞋的腳步聲。

「Para…lla…」未等認清那熟悉的臉孔,Scarlet的意識就沉入虛空中。

那時候的時間是凌晨十二時三十二分三十六秒,離Scarlet上一次照鏡子,已經過了十四小時廿三分三十四秒。


Scarlet是在自己的辦公室中醒來的,失去的左臂已悄然接回身上。他看一下時鐘,二月一日早上九時四十六分,大年初二。
「年初二….那我即是錯過了年初一的煙花直播?!雖然我不會看就是了。」迷糊的Scarlet揉揉眼睛,開始今天的工作。 
電腦中有兩封新郵件,桌面上放著一個盒子。
第一封電郵是HD發的正式郵件,他給Scarlet批了三天假期,同時要求他完成CN-████的正式收容措施。
第二封卻是Parallax的私人郵件。

Scarlet:
昨晚的事,辛苦了,年的身體已經轉運到安全的地方,具體的收容措施還是要你制定。

年的故事自遠古流傳,或許能夠稱的上是遠古的模因吧?人們恐懼它,驅逐它,於是它從無到有,成為真正的存在。現在它的存在已經被收容了,但它的故事早已成為民族的烙印,不會被遺忘。人們或許不再需要驅逐年獸了,但它的精神,它的靈魂,仍將會隨著一張張紅色的揮春,一串串爆竹的轟鳴傳承下去。或許,這才是對大家都好的結局吧?

抱歉看我寫了這麼多話,總之,新年快樂,享受你的假期吧。
Parallax

「要寫報告的假期是什麼假期啦…..」Scarlet滿臉黑線地關掉電腦。又打開桌上的盒子。
然後盒中的物事撲將出來,糊了他一臉。

等他好不容易把黏在臉上的東西扔在桌上時,才發現那令他體驗那年獸的感受的物體…..
竟然是一大盆沒切過的年糕。
它在Scarlet的桌上來回蠕動,那姿態令他聯想起SCP-999的模樣。
再望向盒子裡,一張寫著「新年快樂!」的草字的便條放在盒子中央,那便條上的標誌是….

「你冒失就冒失吧Miss Lau,不用裝成是故意給我的阿…」Scarlet苦笑著搖著頭把亂跑的年糕塞到盒子裡,準備等等塞到休息室的冰箱裡。
「不過呢….新年快樂。」
Scarlet把盒子捧出辦公室,順手關上了門。

新春時期的Site-CN-71,就如平日一樣。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