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的新春之時:NIENTE

烟花散尽,有的人在欢庆,有的在做投机生意,有的在将他们心中笃信的伟大事业付诸行动,有的在为热爱之物四处奔波彻夜无眠,有的人只是一边点着加班费一边默默吐槽着这个世界。

但那些是我们曾亲自选择的路,或许连带着一个信仰。

「嗯?小諾你又在寫日記阿?」金瞳白膚的HD手持一份文件自「迷宮」中走出,坐在小諾旁邊那光線充足的位置。
嗯。」筆記本屏幕中出現一個小字,是小諾以文字作出的回應。

陽光之下,只聽見啪達啪達的聲音-那是小諾的觸手在鍵盤飛舞的聲音,還有HD淡然地翻閱文件的身形。

「唔…之後幾天的工作是…██博士的替補者,找到了嗎?…“全球巡视员”,是誰阿?還有…"年"的收容阿…」HD沉吟一下,然後對小諾如是說道:

「幫我發一封電郵,Alpha級加密,對,內容是…」


紐約的唐人街一向都很熱鬧,尤其現在剛跨越「中國年」那幾夜,又將進入二月的第一個週末,這街上就更熱鬧了。

但這熱鬧的街上卻空了一片,那片空白的中間倒伏著一具屍體,黑人的屍體,還穿了一身明顯不合身的唐裝,透現出一種詭異的滑稽感。那屍體,和在場的法醫和警官一起,被一群觀眾包圍著,中間還有什麼人對著死者指指點點。

在圍觀的人群中,就包括了特工Bamboo,他不經意地盯了那白人警官手上的法醫報告一眼,不一會就記住上面的內容。

「Peter Park…蜘蛛俠嗎?死於凌晨15分,死因是葱,姜,蒜过敏?我可第一次聽見有人這樣死…嗯,死亡前曾和Jade小姐一同用膳?」Bamboo的思緒飛速運轉,同時拍了拍他身前的一位白胡子老頭。

「唔該,我想問一下,個邊發生咩野事阿?(抱歉,我想問一下,那邊發生了什麼事呢?)」Bamboo用廣東話向老頭問道,他的廣東話倒是流利的很。

「唉,咪又係個條掃帚星囉,又克死一個人啦。個條友跟住佢去食飯,之後咪搞成咁囉!邊個食佢煮既餸最後都好似佢咁,橫屍街頭!呸!正一掃帚星!(唉,不就是那個妖婦嘛,又被她克死一個人了。那傢伙跟著她去吃飯,之後就變成這樣了!誰吃她煮的飯最後都像他這樣,橫屍街頭!呸!真是一個妖婦!)」那老頭知道他會說廣東話,也源源不斷地罵起那「掃帚星」來。Bamboo聽完他的話,問了那女子的名字,又向他道了謝,走開了。

「應該調查法拉盛區一名俗稱"玉姐"的亞裔女子,她可能藏有一本241的實體。」Bamboo把他的發現寫入平版電腦裡,同時向街的深處前進。

他的目的不是調查那邊的命案。而是調查在法拉盛區出沒的"年"的蹤跡。

「真是的,中國的傳說生物怎會跑到美國去阿?那裡又沒有…咦?!」Bamoo走到一隊舞獅隊旁時突然動彈不得,一般寒氣自頭頂直竄到腳底。

他奮力抬頭,只看見旁邊舞獅隊所舞的獅子的大頭緩緩接近他,原本扁平的兩顎竟長出了一排利齒。

「這算是什麼…被麻美掉?」這是那張大嘴包著Bamboo的頭時,他最後的想法。

在人群的噪動和爆竹聲中,一只頭部紅的發亮的舞獅被舞動著往暗處遠去,只留下一具無頭屍體抽搐著。

只是一个吵闹的二月周末而已。


王嘆之是進註在這個站點裡的一名MTF隊員,他現在的狀況很糟糕。

「媽的,那個廚師…到底…是什麼來頭阿….」他按著肚子,另一只手扶著牆壁不讓自已跌倒,在漫長的走廊中掙扎著。

當他聽說從主站來了個新廚師時,他是十分歡喜的,二話不說就去食堂點了一道蟹肉蘑菇,那是新廚師先生的拿手菜。

畢竟外國的月亮比較圓嘛,他受夠了站點那糟糕的伙食了。

不過好吧,在他肚子裡翻騰的蟹肉蘑菇已經把這種荒謬的觀念徹底毀滅了,同時毀滅的是他的方向感-他到現在都找不到廁所TMD在哪裡。

王嘆之顫抖著摸出平板,要打開地圖功能,但他點來點去,那顫抖的手指就是點不開地圖軟件,只好放棄。

現在他的肚子痛如刀絞,別說去應對那個"年"的進襲了,先找出廁所在…

「轟隆隆隆」

王嘆之身旁的牆碎了。

在缺口中,一頭巨大的生物沖了出來,順便把王嘆之的身體撞成碎塊。血肉和髒物濺在它身上,把皮膚腐蝕的嘶嘶作響。它頭也不回,轟隆隆隆地撞開眾多障礙,在戴著面罩的處決者面前停下。

新年快乐……”說畢,那生物退入黑暗中,留下錯愕的Andros舉著槍留在原地。


今年除夕的Site-CN-██彌漫著沉重的氣氛,至少對高級研究員Lightfunction而言就是如此。

沒辦法,這天發生的事太多太沈重了。首先和他還算要好的研究員,████████竟然犯思親病,出逃了,然後兩三下就被抓回來,現在他被打成D級人員,連Lightfunction也沒法確定他將來的命運。然後筱洛博士,他心中的女神,竟然也在這天去世了,當他得知這噩耗時,足足哭了快大半天。

還不止這樣,前兩天Site-CN-74那群兩百五不知發什麼神經,竟然全都跑出去洗浴去了,在那站點裡的SCP-CN-███的收容失效到現在還是沒搞定,信息沒洩露出去真是天大的幸運。

現在,Lightfunction博士在線煙彌漫的站點裡,安慰著跪在三柱香前痛哭不止的研究員Toma。

「別哭阿,Toma,在十八年前那一刻你就知道今天這樣的情況吧?」

「我知道!我知道!那又怎樣?她還是這樣離我而去阿!」

「紙巾拿好,用這擦擦眼淚吧,會離去的,終有一天會離去。你在這裡哭下去,她在上面還是下面看著也會為你傷心的阿!你是個男人對吧?別令女人傷心!」Lightfunction把紙巾塞到Toma的懷裡,然後快步離去。

「真是的…比起和你同名的那傢伙你可差遠了,雖然我也沒資格說你。」Lightfunction一邊走著一邊搖頭說道。

「好吧,之後要處理那問題了,那個"年"的-」

啊-嚏!」響亮的噴嚏打斷了Lightfunction的思緒,他扭頭一看,Darkequation帶著無間斷的噴嚏聲在他面前走過,看方向他正是往診所而去。

「阿,我忘了,DE他好像是對線香過敏吧?每到過年都是這樣子的,等等去看看他吧。」不知怎的,Lightfunction的眼皮在跳動著。

事實上關於"年"的事情,Darkequation是知道的最多的,畢竟他是曾經是那已消散的異學會的一員,應該是知道的最多事情的知情者了。

「而且我的名字和他很有緣,更應該去看看了。」Lightfunction關掉平板,走到預定的地址上,輕敲著Darkequation的辦公室門口。

「喂,在嗎?」Lightfunction敲門的勁漸漸增大,然後演變成拍門。他的眼皮跳的更歡了。

「別….過….來….快…..」Darkequation的聲音斷斷續續地傳出來,他的聲音充斥著痛苦,而且好像還有撕扯血肉的聲音。

「喂!喂!別嚇我阿?你到底怎了?喂!喂-」突然Lightfunction眼前的鐵門撕裂了。

一頭細小的金色金物跳出來把他撲倒,一口咬斷Lightfunction的喉嚨,他的鮮血濺在它身上,使它如血染的金幣一般有種令人震撼的美。

在他被撲倒的一刻,Darkequation房間裡的景色他已經看的一清二楚。

轟嗚的收容失效警報,碎裂的水杯,從垃圾桶裡掉出來的未開封藥包,能聯想到自已辦公室的血跡四濺。

還有已經被撕咬的不成人形的Darkequation。


「第三隊!把那邊的壁畫蓋起來,那是最普通的視覺性模因,你不看它就沒事了。怎樣做?蓋眼唄!」在[删除]城市郊的一座倉庫中,一隊MTF攻陷了坐落於該處的銀河聯邦據點。由於銀河聯邦的據點裡通常擁有大量模因性質的異常物品,上頭把目前處於待命狀態的收容專家Scarlet博士派到該隊MTF裡,負責處理異常模因物品。

等到幾名蒙眼的武裝人員小心翼翼地把那幅飛升壁畫蓋住後,這倉庫安全了。目送了一名口中還念著「我討厭春节」的銀聯人員被俄裔少女押送遠去後,Scarlet的平板電腦響起來了。

Scarlet打開平板,那是一則通知:

Scarlet:
新年攻势準備就緒,馬上集合。

Milk

「真忙…首先是MC&D的拍賣會,然後是銀聯的據點,想好好的過除夕都不行。」Scarlet啪的一聲合上平板,又向在場的MTF交待幾句,就快步離開倉庫。

「那好,M██ Scarlet,巴拉巴拉Gundam,出擊了!」


「啪擦」高大的人形個體抓住守辰手上的格鬥刀,一下子就把刀扭斷,順帶也把守辰的手臂扭成螺旋形旗桿-先不論有沒有這種旗桿。但同時Scarlet的右手也拿住它的後腦勺,袖裡的匕首飛彈而出,把後腦完全刺穿,匕尖也從它的口中鉆出。

那人晃兩晃,就倒在守辰面前,死的不能再死了。

「媽的,我的手阿!」在守辰捂著手哀號時,Milk,Lyn和月蘭在遠處走過來了,Akarin也悄然在Milk身旁出現。

「反正沒多久又會長回來你在叫什麼?」Milk用吸管啜飲著香草可樂,一邊鄙視著守辰。

果然沒多久,守辰的右臂就完好如初了。

「所以這傢伙就是最後一個目標嗎?」Lyn聲音在煙花的掩護下差點聽不出來。

「應該沒錯…怎樣了阿卡林,那傢伙有不妥嗎?」月蘭輕撫著不知何時縮到Milk身後的Akarin。

這好孩子對異常的事物十分敏感。

「他…不是人。」Akarin如是說道。

「沒錯,這種體型,這種超常的戰鬥力,還有它身上莫名的紋身,它應該是…」Milk翻開它的屍體沉吟著。

Deava。我以前和它們打過交道。」Scarlet接過Milk的話頭。

Deava是SCP-140衍生出來的亞人智慧生物,隨著SCP-140的多次被書寫,Deava也開始在世界各地出沒。但是…

「我以前沒收到有Deava在中國出沒的報告。」Milk說道。「莫非140又寫東西了?」

「那就麻煩大了。等等我們要向本部匯報這裡的情況。」Scarlet一邊把發現寫進平板,一邊對Milk和O-16其他成員說道。

全體點頭認可了他的提議。

「那我們的任務完成了,收隊吧。」牛奶說道。

「你們先回去吧,我在這裡還有事要幹。」Scarlet向Milk揮手,要叫她們先走。

「有事要幹?」

「沒什麼啦,就收容一些-」

「前方!異常個體!數量…20隻以上!」不知何時重返高處的Akarin發現了前方的異動。

黑暗的巷子中沖出一頭頭小犬般的生物,問題是這些「小犬」都有2米以上的高度,它們在巷子裡沖過來有著騎兵沖鋒一般的聲勢。

「什麼?受辰,Scarlet,你們頂上,月蘭,Lyn,火力支援,快!」反應過來的Milk立即作出部署。

守辰抽出另一把格鬥刀和Scarlet一起沖上,在肉盾似的守辰的阻擋下,竟硬生生頂住它們的沖勢,Scarlet抽出格鬥刀砍往「小犬」,同時也抽出短管霰彈槍射殺稍遠的目標。而月蘭,Milk和Lyn在後方以各種槍械在後射殺動彈不得的目標。Akarin也在高處以狙擊步槍把這些「小犬」逐一點殺。

不到十秒,二十頭小犬型生物倒在地上,戰鬥已經結束。

「CN-████!」Milk認出地上的屍體。

「它們在這時候應該是被"噪音盒协议"收容著才對阿,難道那邊出事了?」Scarlet也認出地上屍體的身份。

「又來了,數量…40隻!而且後面還陸續有個體過來!」Akarin的聲音也急了。
遠處的黑影緩緩蠕動著,無數的嗜血目光盯著眾人。

「這可不妙…」Lyn不安地說道。

「馬上撤退,我們需要支援…」Milk的話沒說完又被Akarin打斷了。

「後方!40隻!你們被包圍了,快逃-」通信頻道突然悄然無聲。

「阿卡林?阿卡林!」Milk對著麥大喊,但沒人回應。

此時小巷兩側的「小犬」同時源源不斷地包夾而來,在[刪除]城著名的煙花匯演的襯托下,一場絕望的血戰在暗巷下展開。
砍倒了一只,另一只就撲將上來,O-16的眾人和不少「小犬」身上都濺滿鮮血-有自己的,也有敵人的。雖然奇怪地,只要那些怪物身上沾了血,就馬上往後跳進黑暗中,但對整體戰況而言根本無濟於事。

數量太多了。

「嗚哇!」守辰不慎被幾頭「小犬」撲倒,O-16的防線立即出現缺口,有幾頭「小犬」立馬打算從缺口中衝進去。
Scarlet見狀馬上舉槍擊倒撲在守辰身上的怪物,居中的Milk也把過來佔便宜的「小犬」擊退。
但問題是,對守辰的救援也轉移了Scarlet的注意力,待他轉頭回來,他已經被一頭「小犬」撞飛,它的一根爪子已從左胸穿出。

「Scarlet!!!」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