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如白水的异常都去哪儿了?
评分: +30+x

梁衔瞥了眼手表,觉得是时候开启今天的第一个闲聊话题了:“你们觉不觉得,几乎所有异常都很有趣?如果编成都市传说,一定会在论坛爆火。”

“你说那些危险的东西有趣?”林子霏瞪大眼睛,惊恐地盯着他,就像看见了某个Euclid级的小雕像似的。

“危险和有趣,并不矛盾。”他弯起食指,轻叩着桌面,“想象一下它们只是些故事,你就会理解我的看法。”

她不太甘心,但在想起自己曾看过的无数本末世小说后,还是重重地点了头。

“等一下。”对面工位的栖雁终于忍不住插了话,“难道说不存在普通的异常吗?”

梁衔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根标准规格的小号玻璃试管,举过头顶,然后松开手——

应有的碎裂声并未传来,他弯腰拾起完好无损的试管,在白大褂上胡乱蹭了几下,然后随手丢给栖雁:“喏,你想要的普通异常。”

“我当然不是指这个。”她失笑,“我是说那些危险但不怎么有趣的东西,它们都去哪儿了?”

短暂的沉默。

“天知道。”办公室负责人李晴合上笔记本电脑,“噌”地一下站起来抱怨:“在这大好的午休时间,与其听你们在这儿闲聊,还不如去喝白水。”

她用力拉开门,然后向右边走去。

“她有些难相处。”栖雁走过去,瞄了一眼她的背影,然后关好大敞着的门。

“继续说嘛,至少我能见到的所有项目都是不无聊的。”林子霏难得被激起了好奇心,对李晴的行为倒是压根不在意。

梁衔从置物箱里翻出袋装速溶咖啡:“虽然你没见过多少,不过据我所知,你说的对;而且我还发现,性质相似的项目几乎是不存在的。”

“那么,无聊的项目不存在或少见、雷同的项目不存在或少见。”林子霏掏出笔记本,“一定有什么重要的规律在里面,可惜我们权限不够,看不到所有项目,一切结论都只会是主观臆断。”

“真是令人费解,我先去打些白开水好了。”梁衔扬了扬空空如也的保温杯,“马上回来。”

他轻轻地带上了门,然后向左边走去。

“所以我们假设,基金会所有的项目都是有亮点的,或许是恐怖到让人大半个月后还心有余悸,或许是搞笑到让人乐得停不下来……”见前辈们都走了,栖雁开始大胆地提议,“如果真是这样,那‘为何不存在平淡无奇但足够危险的异常’不失为一个很好的研究主题。要不要尝试申请一下?”

林子霏猛地一拍手,兴奋道:“我赞成,说不定因此我们都可以转正……”

“工作做得一塌糊涂,还总想着好事。”关键时刻,站点主管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把一沓资料重重地拍在桌子上,“实习考察期已经快结束了,还没见到什么成果,还想留下的话就应该把聊天的时间用在工作上。”

“不聊了,不聊了。”

第一次见主管发这么大的火,看来这一次的确是做错事了,她们想,然后对视了一眼,不谋而合地决定了先把不切实际的想法放下。

她们回到各自的位置,又热情满满地投入到各自的工作里。

主管满意地点点头,背着手离开了这间办公室,然后向右拐去。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