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骑士

下列记录在19██年1月23日回收于██████博士的个人电脑,作为正式调查的一部分。参阅限制于2级以及更高权限人员。感谢特工██████的工作,只将最重要的部分保留下来了。一份完整的副本可以经申请后参阅。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来自█████博士和特工██████的信息意见,██████博士在这工作时已经只一次暴露于SCP-███-█,使得我们可以观测到其效应-其极度危险和有害的一面-并非这样广泛。██████博士曾是个极度心理失常的人,不仅仅是因为他心目的工作而暴露于SCP。

所有事前评估和报告指出██████博士曾是个可爱的、有些平凡的研究员。由于当时的环境非常不明,他在201█年3月23日的处决在记录上更像是一场意外事故而不是判决。


198█年,10月14日:

我终于获得了测试SCP-███-█的许可。终于。我向██████主任请求,解释,并祈求了17个月,他终于在为Christina ██████举办的高级职员派对上松了口。我不能相信她都35岁了!看上去好像才过了20岁。也许我该找个时间邀请她共进晚餐?毕竟,我们的年龄比我最初相信的要接近!哈哈哈!

198█年,2月16日:

今天开始工作。我认为我可以在7月之前结束这轮测试,之后我打算用我的年假去参观Site-██。一旦我完成了这个计划,我认为我的调职申请可以得到批准。这不是因为我不喜欢这个site或一起共事的人,不过澳大利亚内地实在是有点……压抑。好吧,我不该那么说的。Christina(她接受了我的第四次约会邀请!)是个爬虫学家,我们做完花了超过一个小时讨论这外面到底有多少毒蛇。你想知道有多少?很多。相当多,非常多。不过她比我想象的还要风趣。聪明,风趣,而且相当性感。哈哈!我希望她不会读到这个。她会杀了我的。

198█年,5月24日:

SCP-███-█和平时一样不起化学反应。上帝才知道为什么混沌分裂者那么想要它。简直没有理由。我们的收容专家,一个叫██████的年轻人,他认为这东西只是在浪费我们的资源,不过我不那么认为。一定有什么我没有察觉到的事发生了。下一轮测试仍旧批准由██████主任进行,所以我可以请几天假。Christina和我在周末去了悉尼。她告诉她有个礼物给我……我认为她打算在星期四弥补我点什么。

198█年,5月28日:

我擦。她弥补了!

198█年,9月1日:

太阳照耀着,飞鸟在歌唱!一切如此美好我简直想在食堂的桌子上大声喊叫起来。哈哈哈!哦不,这不是以为我变得放松了,虽然我现在确实放松。最近的一轮测试已经得到批准,我得到了提升,而█████博士快退休了,这意味着我马上可以坐到他的办公室里了!他的那个座椅比我的小点,不过他的办公室紧挨着Christina的办公室,所以我不会抱怨什么。TMD。我太幸运了。

198█年,11月8日:

呸。测试结果还是无效。他们把给我的D级人员从7个降到了3个,而又有初级研究员从我这里调走了。我知道这不是最令人激动的工作。研究Safe项目很少让人激动,除非你足够幸运在Gears手下工作。不过这是工作的一部分!你到达这里,把你的印章盖在某些基本无害的东西上,并学习相关程序!没有那些知识,你的工作永远不会成功。你会就这么干到死或永远呆在备用人员序列里,或做什么鲁莽的事害死很多人。啊,对了。他们都是好孩子。我认为他们会做好的。

198█年,12月22日:

我终于得到了新人员,正好可以用于下轮测试!我问Christina她是否有兴趣和我一起调职,最初她迟疑了,不过我提到我打算以Site-██为目标,她就欣然接受了。显然,她最初来自欧扎克1(她从没告诉我过!连口音上都不留痕迹。),且自从SCP-███在这里后,她认为她也会有个不错的机会得到批准!当然,还有一个办法确认我们同时可以得到调职,不过我对那个有点迟疑。这已经有一年半了,不过还是一种强烈的链接感来自那里……啊!我简直不想去想那些事!哈哈!

198█年,1月1日:

她同意了!

198█年,3月23日:

██████主任确实让我伤感了一会。我从来不认为他那么看重我,不过他举办的典礼恐怕是他为我做的最感人的事了。看上去他为此准备了几年了!我们决定在Site-██多呆一会。我不打算把她从工作中拖出来,因为她也从没有把我从工作出拖出来。不过,我们已经决定了。不打算再在这里呆3年了。这里是个[工作上的]死胡同,我认为我们两最好离开这里。

199█年,5月4日:

好吧,我对于在结束对SCP-███-█的研究时实际上没有得到任何新数据感到抱歉。我们只是在失败的测试后面加上了更多失败的测试。我认为这个项目的Safe永远都不会编级了。不过我还不确定。也许我不擅长对付那类物品。啊,好吧。

好的一面是……调职申请被批准了!不过实际上是Christina的申请得到批准了,不是我的,不过管它呢!Site-██正等待着,那里是个位于安静的乡下的大型设施。最好的部分?离██████ ████只有2个小时的路程,那里听上去不像是天堂。不过我向你保证,如果你在一个沙漠荒地里呆了8年那么任何主要人口聚集地都会非常,非常有趣。

199█年,7月7日:

我们在这里生活得相当不错!我从在这里生活的人中交了很多新朋友。哈哈。我现在是个吃软饭的了。Christina和SCP-███一起调动了,不过我还在等待分配!好的一面是,我有很多时间来干我自己的事了。我继续检查我之前对███-█的研究,并发现了一大堆我的孩子们犯下的错误。没什么太严重的,不过足够申请重新试验了。实际上██████主任在看见我的修订案后就给了我新任命。我把他说的话简略一下就是:“如果之前他知道我如此勤奋就不会让我调走了”。哈哈哈!我告诉他我只是把沙子从我的脑子里摇走了,所以大脑就再次工作了。我们都大笑起来。能和他再次说话真是不错。

199█年,9月22日:

终于,有工作了。我被指派给SCP-███,又一个Safe。我认为他们把这个交给我只是因为我想找点事做。我读了之前的研究报告,并发现了程序上的很多问题。尽管,报告的署名里有著名的████博士,我一点都不惊讶。如果一切顺利,我会在早上接过工作。包括降级的工作人员!Christina说她嫉妒了,不过我保留怀疑。尽管她如此美丽。如此支持我。

199█年,11月11日:

Christina因为她对SCP-███的研究刚刚获得了site的奖励!她成功的排列了项目的DNA序列,而且看上去我们将要发现一种治疗“易碎”副作用的疫苗了。根据她所说的,这个项目的毒性可以有效的使骨头变成粉状物。令人激动的东西!我,在另一边,弄坏了17间实验室外套。不过,我很快乐。我已经很长,很长时间没有那么快乐过了。

199█年,12月26日:

她成功了。上帝啊,我的妻子真是杰出。在不到5年里,她做到了高级职员20年都没做到的。甚至更好的,我们为骨质疏松症找到了一种有效的疫苗。她应该得到诺贝尔医学奖,不过作为替代的,她被适时调去了一个新计划。不过,我想这是工作问题。她被指派给SCP-███。我不能说我不担心……毕竟,这个是Euclid。不过她聪明,有活力,令人吃惊,真的。至少比我强得多。


下列部分发生于██████博士最后崩溃的三个星期前。根据对█████博士的心理评估报告,指出他极度自我怀疑和有自备情节,在任何方面他们[这类人]都不会暗示出他们将会做什么。对这些物质的检查的再检查,特工██████的发现进一步确认,似乎SCP-███-█才罪魁祸首。

199█年,3月11日:

我觉得哪里不对了,不过我不确定……Christina上个星期看上去气色很差。她说没事,不过我找她时发现她去过site的心理检查室。我几乎可以确定SCP-███一定发生了什么问题。她在调离前没有这类问题,我很担心。我不知道我到底在担心什么……好吧……这是一个丈夫的特权。

199█年,3月14日:

我知道哪里不对了。她很安静。冷淡。一定是她工作的那个东西出了问题!我们勉强弄懂了它是怎么运作的,远远不明白它是如何繁殖的。而她没有听我的!我确定,我确定那是███,不过她没有……该死的。如果我可以说服她。我肯定。我几乎可以确定。

199█年,3月16日:

我确定她一定有什么事瞒着我。我不认为那天的行动除了这个还有别的解释。她从没这么做过。没有在我们结婚的12年里这么做过。至少我不记得。我是不是反应过度了?

199█年,3月17日:

Christina和Agatha在我进屋的时候似乎在悄悄的讨论什么。她一定知道我察觉她瞒着我了。她一定知道。

199█年,3月19日:

Christina今天在测试中进入了实验室,不过她没说什么。她只是“想要见见我”。我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今天回家后我们吵了一次。这很荒谬。她必须了解到███一定对她做了什么。

199█年,3月21日:

████博士要去Site-██出差一星期。他的实验室很完美。实验室一定是空的,安静的,还有我需要的所有医疗设备。所有人都忘记除了玄学我还受过一些其他的训练。我要找出发生了什么。

199█年,3月22日:

我无法决定如何让她进入实验室,所以我下药麻醉了她。她弯弯扭扭的走了一刻钟。而且还冲我傻笑。某种微露齿笑。我不知道她哪里出问题了。不过我会找出来的。她对我太重要了。

199█年,3月23日:

我是对的。我的一切判断都是对的。我必须让她保持麻醉。她醒来并开始惨叫,不过这在████博士的实验室经常发生,所以没人过来看一下。这一定是SCP-███。它一定对她的身体做了什么。什么东西在她的体内生长。吸取她的营养。她不能死。我太爱她了。我必须帮助她。

199█年,3月25日:

Agatha今天早上过来找Christina。我告诉她我们吵架了,她离开了。Agatha看上去很震惊。我从没见过她有这样的表情。我也把她带到了实验室,不过她没有显示出感染的迹象。我向她保证对她进行检查后我会把我的结果交给副主任。他们一定会听我的。

199█年,3月28日:

我没有时间了。████博士早上就要回来了。我上个星期一直在看医疗文本,不过我不确定我能做到……我已经太久没做过这类事了……我的初步医疗考试没有及格,不过……我必须这么做。我必须治好她。我知道她将会……上帝啊。请让她恢复吧。


██████博士移除“寄生虫”的行动成功了,他的妻子在手术中存活了下来,令人印象深刻。当████博士在第二天返回时,他发现██████博士正在小心的解剖一个流产的胎儿,随后他呼叫了保安小组。██████博士被监管起来,并由site的精神病学家,█████博士负责照看。

在进行A级记忆消除失败后,Christina ██████在199█年7月14日自杀死亡。此消息一直对██████博士保密,直到201█年他被处决为止,他一直坚信他拯救了他妻子的生命。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