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后至D8
评分: +1+x

那个日子终于来临了,那个让人恐惧的日子:基金会的灭顶之日。

昔日雄伟的Site-19已变成熊熊燃烧着的废墟,地上横尸遍野——不少属于基金会的敌人,但更多属于基金会自己的人员。

促成这一切的人从一片大火中走出,在她身后的火焰如同复仇天使的翅膀般乱舞。

曾叫作Allison Chao,现在叫黑皇后的人看着手中的,那边断裂乌克里里琴的手柄。”不自量力的家伙。“她冷笑道。

只剩下最后一个了。


Site-19唯一还竖立着的办公室门”吱呀“一声打开,里面是黑皇后再熟悉不过的场景:

冰冷的白光;一排排金属书架,上面都贴着相应的标记;朴素的橡木书桌;放在墙角的的假盆栽;还有里面坐着,等待她前来取他性命的人。

Gears和十几年前,她与之决裂的那个父亲没有任何变化。他示意她坐下,但她没有。她将手中的琴柄放在桌上。

Gears没有反应。

她又从口袋中掏出另一样东西:一个沾满血迹的雕锥。她轻轻一捏,雕锥便成了碎末。

Gears依旧不为所动。

她的眉毛微微皱了皱,又从口袋中掏出一块怀表,已经破碎的表面上唯一还保留着的数字,是XIII。

”干得不错,“Gears终于开口:”但是…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为什么?“黑皇后的冰凉语气中,字字都是恨意:”为了妈妈,为了我的弟兄们,为了所有被你们害死的人,被你们拆散的家庭…"

她拿出口袋中的最后一样东西:一把由未知来源的血,骨与肉雕刻成的刀。

“还有为了我。”

“好吧…”Gears长叹一声,语气中有稍许疲惫。“如果你非要这样,请让我给你最后的忠告。”

“我洗耳恭听。“即将胜利的黑皇后心想,不如给这个手下败将最后一点仁慈。

”你不是叫自己黑皇后吗?你觉得,我的皇后会在哪儿呢?“

Chao愣了一愣。不,这只是他在拖延时——

她还没来得及发出惊讶的叫声,就从这个现实里消失了。


几秒钟后,Gears博士办公室的门再次打开。一个年轻的女孩冲了进来。

”天哪天哪天哪我睡过头了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来晚吧?你没事吗,爸爸?“

Gears望着女孩灰色的眼睛,意外得露出微笑。

”我很好,亲爱的。事实上,我刚才下了一盘最精彩的棋局呢。

来吧,我们还得重建基金会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