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谁?

我是谁?我多希望能直接给你一个答案。

我是谁?我是好奇尚异的神。我想知道是什么构成了你们这些蝼蚁。我惊讶地发现你们许多人都是不灭的。你们是通过传说、历史、还是别的什么方法获得永恒,我不知道;但我确实遇见了一个十分有趣的不灭之人。他似乎是一名变形人,我从未见他用同一姿态出现两次。我对你们这些凡人很感兴趣。可惜,我必须得回家了。我会把一些我的财产留给你们。这并非我意,但我无法阻止。

我是谁?我是睚眦必报的神。我来你们可鄙的位面,来毁灭且征服你们。我带来我家乡的造物,让它们渗透你们的系统。它们为我搜集信息,我好用其攻击你们。你们反击,我不得不撤退寻求援助。我求助另一位神,他的存在鲜为人知,但他的怒火无人不知。当我们再次发动进攻,你们设法击败并俘虏了我的同盟。你们是强大的敌人,但我终会打倒你们。期待我的回归,并恐惧吧。

我是谁?我是神。我已与你们失联数个世纪,我的造物们。我回来看发生了什么。我选择一最能体现人性之地降临。爱与恨、恐惧与信仰、战争与和平、无私奉献与漠不关己、死亡与生命皆凝缩在这一组织。我花费些许时间在此,了解何谓人性;但如今我已离开。我明白我已不再是尘世间至高无上的力量了。我的时代已然终结,但我仍时不时回头窥视。

我是谁?我来自另一个现实。我像是你们的507,随机地在多种现实与维度间出现。显然在这个现实中,我为基金会工作。这个现实不错,我喜欢。不过,天性使然,我被迫转移到另一维度。在多个现实间旅行的途中,我发现了数样异常物品。我收集的东西太多,没法一次全都带走。于是我把它们作为SCP项目归档存放,但我计划回头将它们带去一个更好、更安全的地方。

我是谁?我是莽撞的电脑天才。我整天坐在电脑前,在许多论坛上引战,还在电子游戏里喷人。我有海量关于电脑的知识,以前可能还黑过那么一两台电脑。你们的敌人之一的攻击留下个能让我钻的漏洞,通过它我找到了些你们的文件。我心想,在你们的报告里留下我的名字会很有趣。我甚至还编了个虚构的无敌人进去。

我是谁?我是一名卧底特工。我为混沌分裂者——或是别的什么你们现今称呼我们的
名字——工作。我收到这份工作,作为诱饵被派遣到你们基金会。你们一下就上钩,给我一个好职位。随时间经过,我肩负重责。我等啊等,直到我们毛茸茸的通讯员下达指令。指令一经给出,我拿走一切能拿得动的东西、带走一切能找得到信息,随后离开。

我是谁?我是一名O5。我曾有段时间是一名博士。我搞研究、做实验;我以安全与科学之名置己身生命于危险中。我努力工作、不断上升,直到我死那天。这或是升职,或不管你叫它什么。我不幸死于一场实验事故。第二天,我在一间办公室醒来。我被带到一台电脑前,他们给了我一份我曾是什么、我曾是谁、还有我接下来必须得做的事的简报。所有认识我的人都经过选择性记忆治疗来抹去有关我的记忆;他们编辑文档消去我的名字,但他们漏了一些。

我是谁?我是一个恶作剧。有些新人研究员觉得把我的名字加进一些文档上很好玩。他们已经这么干好多年了。如今他们都升职去了不同岗位,其中之一甚至还成了站点主管;他觉得给这不存在的博士一个真正的办公室会很有趣。O5知道后送他上路了,但他们没有把我的名字删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我是谁?我是Etical。我辛勤工作奉献许多年只得到寥寥几句感谢。后来我接手到一个相当大的项目。在做这个项目时,似乎事事都不能如意:泄漏的化学药剂、放错位置的工具、送错地方的东西……我几乎要撂挑子了。但最终我以令人满意的成果完成了项目。我把成果交给上级,他跟我说我原因不明地被调离。我被送去了法国的某个地方。在那儿,我被通知伦理委员会已经接收我,之前的那个项目是个测试。如果我知道那个项目和伦理委员会有关那真是见了鬼了,不过我随遇而安。现在我是伦理委员会的人了,我的名字从官方记录中剥去,我的办公室被清空,而所有认识我的人都被委员会删除记忆,忘记了我。

我是谁?我是一则都市传说。每每有实验出错,都是我搞的事。退一步来说,我并不存在,但人类总喜欢找个替罪羊。我徘徊在站点与站点之间,有时我甚至会同时出现在好几个区域。在有些地方,我是一名勤劳但笨拙的人员;在其它地方,我是一个魔鬼。人们说随着时间流逝,传说能随着相信它的人越来越多而变为现实,我就是一个例子。有时,在安静的实验室里,我会在独自一人的科学家耳畔低语;或者,我会不小心打碎一个玻璃瓶。我会把一个人手中的资料顺序打乱,或者把我的名字加入文档里。我会和别人合影,有时还会和别人进行单边对话。这全都超好玩的。可惜,上头的人听到有关我的风声,叫停了。

我是谁?我什么都不是。我只是一名试着让危险项目无效化的普通博士。项目的防御机制突然启动,我和项目的存在都被抹除。生活真操蛋,但我会撑过去的。

我是谁?我是Dr. Gideon,SCP-431。我为基金会工作,但我从未为他们工作过。如果我存在的话,我会是非常好的一个人。我用不存在的钱交税;我在从未启动过的项目上努力工作,其中有一些启动了;我和从未认识我的人交朋友,我摆好姿势拍从没被拍过的照。我是一种异常现象。我不该存在,但我存在于此。我存在于你的档案中,还有现实不可能的角落里,我无处不在。

我是谁?我不知道。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