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人在乎我是誰以及那傢伙是啥鬼了
评分: +11+x

注意:內容包含性描寫與成人內容,請斟酌觀看。

它……上哪兒了?

這裡過了多久?

我衣衫襤褸的躺在地面上,有些黏滑,身體感覺一點力氣都沒有。

時間似乎過了很久,久到我逐漸忘記了與自己有關的一部分事情,也快忘了我長什麼樣子。究竟為什麼自己還呼吸著,是用什麼果腹、維持生命的?

「你在哪……?」我吃力的吐出這幾個字,伸出手試圖在這一片荒蕪之中找到它的蹤影。

我隱約能夠想起關於它的事情,撫摸著自己胸口上的黏液,它們在我手上勾起了細絲。

「這是你的……對吧?從你的……」

它的身影浮現在我的腦海:「是……觸肢嗎……?」

片刻,從我躺著的地面上有什麼將我抬了起來,黏滑又漆黑的什麼東西滑動、接著纏繞住我的身體,像是綑綁、卻又不會感到不適。

我知道是它回來了。

它從不說話,也可能不會說話,我不知道它的名字,但它比我還高上了三個頭左右,身形十分魁梧。

且一片漆黑。

觸肢滑動在我的胸前,乳尖被刺激的感覺很舒適,我輕輕呻吟著,倚靠在它龐大的身軀上,它是如何從地面突然出現在我身後的,這種問題自然不重要了。

我貪戀著它的擁抱和愛撫,它的觸肢從我的頸部慢慢延伸到我的嘴角,我飲下了從觸肢上流下的些許黏液,感覺嗓子好過了些。

什麼味道?我說不上來,但不是難受的味道。

「你去哪了……」意識半恍惚的情況下,我抓住了它滑動的觸肢,緩慢的朝我的雙腿間挪去,向他索求快感,但它卻有意識地想抽開,似乎對我單方面的索求有些不滿。

或許,它正示意我也該做些什麼使它快樂,使它滿足。

「你希望我怎麼做……?」

我的大腦翻找著與它相處的記憶,在過去,我曾經掙扎、辱罵它過,中期便只剩下虛弱的反抗,那些時段它從不拒絕我的生理渴望,甚至主動撫摸著我的敏感處。

挖掘更深處的記憶,我隱約記得自己在一個漆黑的小房間內讀著什麼,我們似乎在那時初次見面。

「你喜歡……聽我說話嗎?」我轉過了頭,映入我眼中的是它一如既往的模樣。

模糊、深邃、卻能夠看到輪廓的,也許是頭部的地方?

我撫摸著他的身軀,那觸感難以言喻,像是撫摸著沒有濕度的液體,沒有形體的固體。

「黑傢伙……你摸起來可真神奇,不像你的手有那麼明確的觸感……唔!」

在我話說到一半時,它將觸肢直接纏上了我的陰莖,被柔軟的觸感和濕滑的黏液包覆住時,它卻又停下了動作。

「繼續……用你的手……」我不得已開口,說出連我自己都覺得羞恥的話語,它也同時有了下一步動作,但我想要更加刺激的。

「嘿……這裡,你之前也會插進這裡的……」我喘著粗氣,看著它的腦袋:「那時是什麼?你的手嗎?還是你也有……老二之類的東西?」

我只要開口說話,它便會有更進一步的動作,我清楚的知道這裡除了我跟它以外不會有別人,為求慾望也口無遮攔了起來。

「你操過我了……還操了很多次……」我慢慢將身體轉向它,讓我倆面對面,它的觸肢在我身後不斷動作著,有意無意地在我的後頭滑過來滑過去,叫人很難耐。

貼著他的身體,那種奇妙的觸感貼在我的胸膛,我不禁有個大膽的想法。

「我也想操你……黑傢伙。」

我的陰莖貼在它的身軀上摩娑,雖然我不確定它這身軀上有沒有洞,但我掙脫開一隻手,扶著挺拔的下身試圖想要刺入它的體內。

「我想……插進去,你黑乎乎的身體裡頭,讓我感受……你的裡頭是什麼——」

我話音未落,它便將觸肢塞入了我那已經沾上許多黏液的後穴,同時我的陰莖也埋進了它的體內,雙面的刺激讓我倒抽了一口氣,但它在我後頭的觸肢似乎沒有停下的打算,不停攪動著,甚至有意進入更多。

「哈……哈……」我感到柱身被它的軀體給揉搓著、擠壓著,這簡直比平時觸肢的挑逗還要有感覺。

我試著挪動腰身,確認了陰莖可以在它的身驅上抽送,我便急迫的動起了腰:「你的裡頭……好棒、好爽……黑傢伙……」

它依舊只是用行動回應我,我越是開口,它的動作越是急促,像是興奮一樣。時不時後頭傳來發麻的快感,我的腰時停時動,腦子快要花成一片糨糊。

「看到嗎、我正在操你,操你這坨不知道是什麼的漆黑東西,你也在用手……操著我……!」

我的聲音變得奇怪,像是不受我自己控制發出蕩婦般的淫聲浪語,不斷索要快感的身體讓我開始認為這世上除了與它交合以外,已經沒什麼重要的了。

我呼喊著它,告訴它我有多麼舒服、它有多麼棒,並向它索要更多快感,甚至我不知道它已經有多少觸肢進了我的體內,而我想要挺動的腰身也被它在我後頭抽送的節奏給帶動。

在它漆黑的身體進出抽送的同時,我也正被它黏滑的觸肢操著後頭,我叫喊著、緊抓著它,終於在後穴被操到一次次腦袋花白的高潮後,我在它的身驅裡頭射了出來。

我沒法去注意,也沒法去看它的身體是否有因為我的精液而稍微被染了點白,它也許無法理解我已經無法繼續承受性高潮,觸肢繼續興奮地攪著我的體內,巨大的黑色軀體也不斷地榨吮著我已經無力的陰莖。

我只能順著它的動作發出呻吟,已經無力去發言,甚至無法組織語言,任由它不斷地將快感帶給我,而我連手都抬不起來。

這個狀態持續了好一段時間,它似乎才察知我久久未說話,便慢慢停下動作,從我的後穴一點點抽出觸肢,陰莖也得以從它的體內被釋放回來。

我趴在它的身上喘息,意識逐漸模糊,在我閉上雙眼的瞬間,我把一切跟自己有關的事情和記憶拋到九霄雲外。


再次睜開眼,我長吁了一口氣,大汗淋漓地摘下頭具、膠片以及儀器,記憶像是一塊塊自動拼圖拼湊好它的現況。
我看著床單上已經濕漉漉的下褲,也沒有多想,把這些器具一一拆離身上。

我想起自己是誰,我是一名在這個基金會毫無意義的一個四級人員,自從調閱了SCP-2521的資訊之後,我便心生一種非常下流的念頭,而開始實施我腦中的計畫。

我設置了一個虛擬程式空間,以及一隻我做的SCP-2521,為了方便稱呼我還是叫他黑傢伙。

根據項目原有的特徵,看見或聽見任何描述自己相關的人事物便會取走,而虛擬空間內系統化的黑傢伙則是會,用做愛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的喜愛。

為了追求刺激,我刻意讓裝置設定成進入時意識恍惚、時間已久的模樣,也要消除我對SCP-2521的原有認知才能進入這個虛擬世界。

看來我不笨,很快就跟我系統裡頭的黑傢伙搞上了。

這事兒當然只有我一個人幹,誰敢擔保明天整間站點都知道自己的性癖。

為了確保系統安全,虛擬世界中的我要是暈厥過去便會強制退出系統,也就是我現在的狀況了。

至於黑傢伙的觸感和黏液,那當然得由我自己續想像後編寫,我可沒打算真的讓SCP-2521帶我旅遊一輪。

我馬上決定去浴室沖個澡,換上我平常習慣穿的襯衫以及白大褂,若無其事地進行今天的例行檢查。

「話說這個腳本到底該不該繼續沿用(口述項目資訊)原設定啊……既然是自己寫的腳本,還是改一下好了。」

我喃喃自語,一面將這間屬於我的快樂屋給用門卡牢靠上鎖。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