呐喊
评分: +24+x

听到了从装在每个教室墙上和气派的校门口的音响中传出来的放学铃声。这代表下课了,夜幕即将降临。天气渐渐转冷了,偶尔有几只麻雀落在他身边觅食,冰冷的水泥地上空空荡荡,没有东西吃,它们就吃雪,好可怜。

这场突如其来的寒潮席卷了整个城市,放学的孩子如同潮水一样的经过他的身边。

"乞丐。"他听到他们指着他的蒲包这样说。

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他心想。但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破夹袄和乱蓬蓬的头发和胡子,罢了。

冷风呼啸穿过那些停在校门口的豪车的车轮,他打了个冷战。一点浩然气,千里快哉风;区区寒冷而已,自是不怕。打闹着的男孩子跑过他身边,一个追着另一个,被追的笑闹着大喊"儿子打老子",引来新一轮的追逐。

他们现在肯定看不上茴香豆了吧。各种各样的念头在他的脑海里起伏,他闭上了眼睛。

放我出去。熟悉的声音又回响在他的脑海里。

可乎哉?不可也。这是个潇洒的想法,可是迅速一阵尖锐的疼痛抓住了他的心脏,熟悉的声音叫嚣着尖叫着同样的话"放我出去"。不,君子固穷,我们这样的人,作不出文章,便怪富人,怪状元,怪皇上,怪讲学先生?为何唯独怪不到自己?自己作不出文章,便要使富人家的小公子也作不出,孔夫子的道理都学到哪里去了?

他想起来了那个镇子,酒店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他总是满口之乎者也,因为自己读了几本书又屡屡不中,自恃文人高人一等,但是是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的唯一一人。

在这些忽明忽暗记忆碎片的岁月里,他记得改朝换代然后大清亡了,之后是战争所以他沉睡,目睹了对于文化的迫害他和“它”都沉默着并心有戚戚,一直到这个国家迅速发展的速度超过了他的认知范围,某个老人在某个地图上画了一个圈。

迅速发展,然后非常现代化的新式学堂,孩子们越来越可爱了。鲁镇的孩子们,和现在的孩子们比起来,稍有些营养不良。“营养不良”也是他学会的新词。

在杂乱无章的思绪中他的心脏又开始刺痛起来,他在这些碎片回忆和刺痛中失去了意识。

醒来的时候街边的路灯和繁华的灯牌已经由辉煌转至稍有阑珊。一种巨大的轻松感席卷了他,“它”逃脱了,不过今晚就先这样吧。

他艰难的用他的特有的行动方式挪进路边的全家便利店,不太熟练地选了一罐啤酒。然后排出九枚硬币付了款。

月明星稀,毕竟这是城市。他凝视夜空。

饮尽杯中风雪。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