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管 打手 博士 间谍
评分: +28+x

“请,37号患者,到,1号诊室。”

“请,37号患者,到,1号诊室。”

颜朗懿从等候区站起身,活动了一下久坐后僵硬的膝关节,迎着从10号到36号患者杀人的眼神往诊室里走去。

“护士,这个人怎么回事,他妈的我要举报你们!”

身后的吵闹声响成一片,颜朗懿不由得开始同情那位小护士,她或许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天门诊一大早从37号开始叫号,当地的抖音头条又要被冲爆了。

“不是我说,你们部门做事能不能有点脑子。他妈哪有医院门诊叫号从37号开始叫的?” 颜朗懿坐下就开始吹胡子瞪眼,而手下委屈巴巴地把玩着手里的听诊器。

“老大,上周你因为在候诊区坐了6个小时扣了我们整个部门奖金,你忘啦?”

“你什么态度,初级研究员赵跃!你不要以为你姐姐是MTF队长就能为所欲为!你的基金会精神在哪里!入职培训的时候是这么教你的吗?你枉活二十有三!”

身后的喧闹声隐隐有被压下去的趋势,赵跃偷偷关掉了正在录像的手机,把任务简报递给了Site-CN-37的主管。

“老大,工程部门的人说这周内就能修好内网,在这之前只能这样交任务了。站里忙飞了,只有让你出一趟外勤。”

悻悻接过文件,颜朗懿开门离去,诊室里的赵跃打开了站点超算“万籁”的界面。

“万籁,等会告诉我怎么治病。”

“万籁收到。”


机场高速堵成了一串只有过春节回家才能看到的货真价实塞满肉的香肠,颜朗懿看着副驾上正在补觉的女人,伸手拿过了之前没仔细看的文件。

Dr. Katherine,EN分部3级研究员,将代表EN分部对CN分部优秀站点之一的Site-CN-37进行友好访问与学习交流。

Site-CN-37,优秀站点?作为中国分部最偏僻之一的,RAISA年终评分连续4年倒数第一的站点,颜朗懿实在不知道自己治下的站点有什么值得学习的。学习怎么在内网吵架把内网吵崩么。

按了按喇叭,没想到前车纹丝不动,副驾上假寐的女人先开了口。出乎颜朗懿预料的是,这大洋妞一口标准的普通话,想必来之前是做足了功课。

“颜主管,幸会。”

“幸会幸会,久仰久仰,百闻不如一见!”

“哦?没想到我这么有名气,请问主管是在哪里听到我的名字的?”

颜朗懿猛踩了一脚刹车。

“这位博士您有所不知,我们站点订阅了中国分部办的一本刊物,叫基金会半月刊,上面总会转载本部或非本部的一些有趣的文章。”

“原来如此,这点我想我们的分部可以借鉴一下。”女人言罢竟掏出了小笔记本开始做笔记,颜朗懿则开始好奇。

“Katherine博士,恕我直言,不知道您这次远渡重洋来到中国的任务目标是什么?” 趁看后视镜的功夫,颜朗懿瞄了一眼女人的俏脸,出乎意料的是女人的神情近似于茫然。“我也不太确定,我想过一段时间我会清楚的。”

回想起任务简报里给到的4级机密等级,颜朗懿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先回站点吧,晚上给你接风洗尘。”


Site-CN-37餐厅内,灯火通明,流光溢彩。餐桌上琳琅满目摆满了饕餮美食,而远道而来的客人正在大快朵颐,站点副主管林梓凯正在和颜朗懿咬耳朵。

“应季的奶油生菜,十多块钱一斤。那个芦笋我们本地买不到,临时从外面拉来的,运输花了两百多。那块牛肉日本的,一斤就大几十……”

颜朗懿实在不耐其烦,起身举起了酒杯。

“我代表中国分部和Site-CN-37,敬来宾一杯!”

宾主尽欢,不表。当夜,林梓凯拉着站点模因部的叶德霖偷偷摸摸走进了站点主管办公室。

“老大,小叶有事要跟你汇报!”

一口烟呛得颜朗懿差点被送走,掐了烟屁股,叶德霖开始汇报。

“主管,经过我们的研究,来访的女士身上被接种了多种防御性模因,其中有一些我们都没怎么见过。”

防御性模因?颜朗懿点了点头,如果这位神秘的博士真的仅仅是来学习的,何必大费此周章?

“主管,经过我们研究,破译了其中一些防御模因,主要是针对信息危害和精神影响的。”

事情变得更复杂了,EN分部如此如临大敌的表现弄得颜朗懿浑身不舒服。难道他站点里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

“主管,经过研究和观察,我们发现Katherine女士的衣物甚至是内衣……”

“等会儿,你们什么?”

“主管,观察,观察。奇术部的兄弟们发现女士的衣服上均有多种强度一般但是隐蔽性极强的奇术阵列,可以说如果发生火并,她就是一辆人形装甲车。”

一辆事事小心的装甲车被送到了他的站点里,带着不明的目的。

“干得不错,继续保持,我看模因部部长非你莫属!”

捧着喷香的大饼,叶德霖欢天喜地离开了办公室。颜朗懿又点上一根烟,林梓凯识趣地递上打火机。

“把这位Katherine女士给我盯牢了,我要她24小时都处在我们的监视下。派成港跟着她,万一发生冲突,也只有小成能跟她过过手。”


Site-CN-37的会议室里从未坐的如此整齐过,而今天随着站点主管的召集,站点里能说上话的人都来参加了这场会议。

会议由数据部门的李韵云第一个发言。

“各位上午好。怀着激动的心情,迎着光明的朝阳,我将给大家……”

“讲人话。”

“好的老大。这几天Katherine女士主要做了两件事,第一她非常仔细的检查了我们站点自创立以来留档的项目文档,事故报告之类的数据。并且多次申请EN那边做远程比对。第二件事,她非常小心地尽量避开监控去和站点里的人交流,但是我们时候做采访的时候所有人都表示并不记得说了什么。”

“今天把大家召集来这里,就是想集思广益。重点就是一个,这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七嘴八舌的讨论间,林梓凯递了一个眼神。颜朗懿心领神会,与他一同来到会议室外。

“研究部门的一个主任,何红,半小时之前失踪了。”

“成港没报告吗?”

“没有。小成报告对象仍然在休息。”

“O5那边回信了吗?”

“仍然是已读不回状态。”

“那就别怪我先斩后奏。把‘钦天’散出去找找人,清空住宿扇区C区,站点临时封锁。告诉成港,给他二十分钟,把人控制下来。”

“是。”

会议室内,突然奏响的警报打断了众人的头脑风暴,而随之进入会议室的林梓凯宣布的消息则彻底点燃了会场。

“林哥,咱们真要对EN派来的人动手啊?”

“林副主管,咋回事啊到底是?”

“卧槽卧槽卧槽!”

林梓凯压掌示意安静。

“大家稍安勿躁,先在会议室里聊聊天儿,等会儿查清楚了自然给大家解释。”

“你每次都这么讲!”


住宿扇区C区,颜朗懿看着眼前的女人,手里的手枪轻轻磕着桌子。

“Katherine博士,把人交出来,我们各走各的道。”

站在一旁的成港狠狠给了Katherine一下,鼻血渐渐在合金地板上滴出了抽象的图案。Katherine抬头直视颜朗懿,目光中无丝毫恐惧,更多的则是厌恶和好奇。

“颜主管,这几天我亲自把你们站点的数据梳理了一遍,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颜朗懿给成港投去询问的眼神,成港则给了肯定的答复。主管随即站起身来,放下了手里的武器。

“你发现了什么?”

女人发出了嘲讽的笑声,随之而来的回应是成港再一次的重击。

“你们中国人打人下手也挺黑的啊。” 吐出血沫,女人抬头露出了轻蔑地微笑。“我有充分的证据,证明你们已经叛逃了基金会。你杀了我是没用的,那个叫何红的小姑娘也会传信回EN分部!”

颜朗懿顾不得露出惊讶,拿出手机打给了MTF-寅卯-37 “钦天”的指挥官赵羽。

“机场,火车站,汽车站,高速口,派人。”

“收到。”

扔掉电话,颜朗懿挥挥手让成港把女人扶到椅子上。

“博士,我不得不问你一句,EN分部允许精神疾病患者出外勤的吗?”

“装傻有用吗,主管。” 女人用下巴指了指颜朗懿扔掉的手机 “就这点就是你天大的破绽。哪有基金会站点用手机沟通的?你们的内网和便携终端呢?”

“坏了,修呢,检修通告你没看到么?”

女人肉眼可见的一怔,但是随后轻轻摇了摇头,再度开口。

“你骗不了我,我看了你们最近的内部沟通记录,那都是什么东西!污秽不堪,甚至还有人公然在内部通信链路讨论晚上的性交计划!基金会不可能存在这样的雇员。”

“他们会被罚款甚至开除啊,我们三令五申了上班时间不允许用内网聊工作无关的事情,没用啊。”

女人这次停顿的时间有些长,而明眼人一看女人的表情便知,她在剧烈地思考。

“不可能,不可能的。还有一个铁证。你们CN分部站点的内网数据为什么那么多我们EN分部的内容?你们不是要剽窃数据吗!而且更过分的是,你们甚至用内网账号去我们的数据库里留言,进行不当操作,试图污染我们的数据库!不瞒你说,在我来这里侦察之前,我们EN分部甚至有相关的惩罚性提案了!”

“额,Katherine博士,第一,我们从未鼓励过员工有这样的行为。第二,大家不都是一家人么,不让看啊?”

看着眼前陷入沉思的博士,颜朗懿吩咐成港去取来了一个医疗包,给博士进行了简单的包扎,然后看着满头纱布的女博士努力不让自己笑出声。

“我觉得我们之间可能有些很大的误会。”

“我也这么觉得。主管,把人撤回来吧,我知道那个何红小姐在哪。”


“所以,” 颜朗懿翘起了二郎腿,“你们认为CN分部某些站点的某些行为,动作不太符合所谓基金会的标准?然后你是被派来侦查的?”

“是的。” Katherine博士的伤口基本都愈合了,但是被成港痛击的脸部仍然青一块紫一块,让人忍俊不禁。

“所以,你觉得基金会应该是啥样的?”

“我们作为帷幕的守护者,承担着这么重的责任。定然要把全身心投入在保卫人类的工作……”

“谁求你了?”

眼前的女博士头上仿佛冒出了一个有实体的问号。

“什么?”

“谁求你了?是有哪个老百姓跪下来抱着我们的大腿哭喊着,救救我们吧基金会,不然这个世界就没救啦,有这事儿吗?”

“据我所知应该是没有。”

“那不就得了么,谁规定了进了基金会就必须苦大仇深的么,平时乐呵地干活儿不也挺好,说一千道一万,哪个打工人不愿意没事摸摸鱼呢。”

“你说的也是,但是……”

“有啥可但是的,回去复命吧。包括37站点在内的所有中国分部站点都是坚定和忠诚的,我们会为了保护人类牺牲一切,但这并不妨碍我们平时嘻嘻哈哈地做事。做人嘛,快乐最重……我操你妈!”

站点主管扔掉刚才正在浏览的内网终端,风一般冲出了办公室。

被这一句国骂震惊的Katherine博士迟疑片刻,还是捡起了被扔在地上的终端,看向了帖子的标题。

震惊!站点主管竟在工作中大肆辱骂小女孩!冒死录像!帖内有视频为证!删前速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