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改变?

这终究是一个模因。

这一切都开始于Vang博士被赶出基金会。我在拿到学士学位的五年后,因为较优生和诸如此类的原因被基金会招募,开始和Vang博士一起工作。他是一个迷人的家伙;幽默,但总是很冷静,而且工作非常努力。一直这样直到…多少,十?二十年前?

他声称他处于桌子里一块石头的影响下。一块导致人们对工作失去兴趣,失去创新意志的石头。一块拖延症岩石。Maggie和我认为这是一个笑话——Vang博士不是第一次创造虚构的SCP来吓唬我们了。我们没有对此进行任何研究;毕竟,你要怎么研究一个不存在的笑话?这个笑话几天后就被遗忘,就像石头本身。我很多年后才再次记起这块石头。

Vang博士开始犯他从没犯过的错误。这里一本放错的书,那里一个翻倒的烧杯,这都能用手抖来解释。他毕竟是一个老人了。然后出现了一堆仓促的报告,一些错过的会议,而且完成的工作少之又少。他被剥夺权利,被贬职,但没有人敢问是什么原因。我试图让他不被解雇;毕竟,他是我的指导者,如同我第一次认识他时那样,是一位受人尊敬的研究员。但即使我做出各种努力也不能说服O5让他留下。

他甚至懒得费心收拾他的办公室,只是在门上贴了个字条说“给接下来的家伙”就丢下不管了。他的东西在基金会里分发。我搞不清大部分的去处,但我知道O5会监视着他留下的一切,就像他们在Ganz博士死去时做的一样。我时不时拜访Vang博士,并且仍然在基金会工作至今,但是Vang博士离开后我的心就不在这上面了。

一个新研究员,在翻找Vang博士的东西时,发现了那块被遗忘很久的石头。它技术上讲,是一个SCP,即使未被指定任何项目类别或编号。这个不称职的研究者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属性,仅仅是丢弃了它。基金会把工作重心转移到了更重要的东西上,毕竟,谁会在乎一个只有四行报告的肮脏石头?这块岩石连同其它常规基金会垃圾一起被扔到了一边。

很快,小问题开始出现。一个本该一星期内到达的交货由于航班的减少花了半个月。一期电视节目因为缺乏人手被推迟了几个月。一条计划在6个月内建成的高速公路结果拖到了几年。但没有人注意到,因为这都在正常范围内。毕竟,谁人不犯错?我们终究是不那么可靠的。反正那些还不是什么大问题。

我退休之前几年得知,基金会从一个类似于混沌分裂者的秘密激进团体处找到了最初那块石头以及数百个相同的石头。该团体在石头被以拙劣的方式处理后找到了它;他们发现了石头性质的原理并大批量生产。随后它被卖给其他几个激进团体,他们开始偷偷投放这些石头到联合国集会,G20会议,从APEC到NATO主要部门的每次会议。隐形飞机飞过州政府, 在夜深人静之时向城市洒了一层薄薄的碾碎的拖延石头。这是一个削弱世界重要成员并推翻民主的尝试。世界仍然继续,日复一日,而人类社会继续维持着自身存在。各国领导人都与激进分子继续保持和平,那些曾认为它可以带来胜利的人再次感到失望。没有立竿见影的效果,极端分子很快就开始寻求打倒他们敌人的其他手段。

石头的阴影徘徊,渗入每个人的生活,产生没人预料到的影响。

各地的人们抱怨到处都是的矿渣,但都缺乏站出来进行处理的兴趣。永远是该别人负责,该改天再做。议案需要很多年来通过,建筑花了几十年才造好,然而,似乎没有人有足够的意愿去修复它。很快,激进组织由于失去兴趣土崩瓦解。工会解散,因为没人再有争取权利的意愿。议会成员的躯体仍当选,但没有议案通过,没有问题的辩论,没有要解决的矛盾。战争结束了,因为双方的士兵失去了把他们带到前线的热情和爱国主义。O5理事会试图阻止这一现象的蔓延,试图复原,试图让人类重新挺起腰杆,但无论他们多么努力尝试,特工们和研究员们只是简单的把任务一拖再拖许多年。

我们没有灭绝。我们只是简单地失去了改善的意愿。

每个人都只是…不在乎,我猜。生活很好。为什么改变?

总还是有时间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