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Clef痛恨纸杯蛋糕

Clef博士的办公室 - 10楼:

它原来在这的。Alto Clef博士把他的整个办公室翻了个底朝天。

没找到。他的乐器不见了。

楼层的其他人正走来走去,毫不经意地聊着天。不,这样可不行。Clef拿起他桌下的猎枪晃着,上锁,装弹。今天有人得挨枪子了。

“你们哪个混蛋 他 妈 的 拿 了 我 的 尤 克 里 里?”

老天。整个楼层都鸦雀无声。一个失去了尤克里里的尤克里里男可不是他们惹得起的。Clef沿着走廊大步前进,任何碰巧挡在他路上的人都乱窜逃开,像老鼠不幸撞上了被惹毛的狮子一样——那狮子还带着温彻斯特12号霰弹枪。


安保办公室 - 4楼:

Regal特工坐在安保办公桌后,想着他今晚该怎么放松。不过他的思绪得放一放了;他听到愤怒的脚步声从楼上直奔办公室而来。他的老板已经回来了吗?

噢不,更糟。是他。“早上好,Alto……呃,出了什么问题?”

“有混蛋闯进我的办公室抢了我的尤克怎么回事!”

Clef的猎枪冲着Regal的脸露出枪管来。Regal咽了口口水。

“我要看监控录像,Regal。”

“…嗯…我们这有个问题,Alto。摄像头停机维修了。”

“你他妈在逗我。”

“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派一个外勤调查员来帮你。”

“我不要什么天杀的Nancy Drew,Regal。我要我的尤克回来。”

“恐怕在这一点上,你得和我们最棒的Nancy想办法凑合一下。”

“行吧。”Clef的猎枪从Regal特工的鼻子前挪开了。

Regal按响了他的无线电。“Quinn Roscoe特工,我需要你到安保办公桌报告——呃,立刻马上。

无线电里嗡嗡响起一个尖细的回应。

“他在路上了,Alto。”

Clef嘲弄地笑笑。“他最好能有Nancy的一半能力。”


不久之后,一个有着乱糟糟的、拖把一样棕色头发的年轻特工出现在了办公桌前。

“Regal特工,你叫——”Quinn特工留意到了那个挥舞着猎枪的男人。“……你好,Clef博士。”

“我猜你就是Quinn特工了吧。”Clef上下打量着这张新面孔。

Quinn上下打量着Clef。

“所以Regal特工在无线电上听得出来地发着抖,Clef拿着把愤怒的猎枪走来走去,他似乎也没有背着某个珍贵的乐器,摄像机停机维修,而我又是今日此时最好的庭证分析专家——我好奇今日您召集我来有何吩咐呢,嗯?Regal?

“抱歉,孩子。”

Clef洋洋自得地笑了。“你会很好奇的,Drew大侦探。”

Quinn特工抬起一边眉毛。“是Quinn。”

“我知道我在说什么。”Clef把猎枪挂在背后。“他待在没用的UIU里面会特别合适的,对吧Regal?”

Regal特工窃笑起来。

Quinn特工叹了口气。“不博士,我已经供职于异常世界中最大的笑话里面了。请随我来。”


灵能部门 - 9层:

Quinn特工将Clef博士领进了一个满是巨大机器的杂乱实验室中。

“为什么我们会在灵能部门?我们不应该是,比如说,在犯罪现场检查指纹之类的吗?”

“不。这个更快。”

Quinn特工掏出一个小机器来。它带有头盔、眼部扫描器和一个显示屏。“这有个初级研究员欠我个人情。把它戴上,我们就能弄到点有用信息。”

Clef博士看着那个奇怪的设备。“这是什么?某种灵能物品查找器?”

“不完全是。它会读取你的大脑和视网膜,尝试增幅你的休眠灵能场,以此预测一件你希望看到的未来事件。可靠程度就和塔罗牌占卜一样。不过,机动特遣队有时会用它收集任务前情报。能劳烦您戴上它吗,Clef博士?”

Clef博士坐下并按照要求做了。头盔惊人地舒适。他盯着一个小孔。

“别动。”Quinn特工启动了机器。小孔在Clef博士的眼中闪烁了一下,而机器剩余的部分震动起来。

Quinn特工对着机器的操纵装置摆弄了一阵。“好了,完成了。我们来看看你的读数吧。”

Clef博士起身,与Quinn特工一起等待着仪器显示。

显示屏慢慢地活动起来。它展示了……Clef博士的办公室?门后似乎有一个朦胧的身影。

Quinn特工和Clef博士看起来很困惑。

“这就是我管用的未来画面了?那他妈又是我的办公室了。而且谁在里面?”

Quinn特工仍在摆弄着机器。“对。这东西虽然很模糊,但它已经尽力把范围缩小了,给了你你会在未来看到的最管用的场面。我想它的意思是你会在你的办公室里找到有用的人或者物。”

Quinn关闭了机器。“这应该就够了。我想我知道罪魁祸首是谁。”


前往Clef博士办公室的走廊 - 10楼:

“所以这混蛋又回到我的办公室了?”

“等我们到的时候就明白了。”

“你能至少给我个提示吗?我需要知道谁得挨枪子儿。我赌五毛是那个戴帽子的家伙Samson,我偷了他的宽边帽,他现在还在生我的气。也可能是Cimmerian,我把他的高级职员小黄书发到基金会主新闻社之后,这混蛋就一直记恨我。也可能是North小子,这小鬼整天到处搜集别人的丑事。嘿……我这么一想,这个站点里的任何人都可以有嫌疑。”

Quinn特工在Clef博士办公室的门前停了下来。“这不重要,Clef博士……因为我终于把你带到了我要你来的地方。”

Clef停下了脚步,将手伸向他的猎枪。Quinn特工打开门。

“惊喜!”

Clef博士的门后是一群全身上下都穿着派对服装的人。这有许多熟悉的脸庞:Kondraki,Strelnikov……那是Regal特工吗?Bright博士一手吹着派对哨子1,一手拿起一个纸杯蛋糕。

Bright将纸杯蛋糕递给Clef。“在基金会的第25个纪念日快乐,Alto!”

Clef用猎枪瞄准了Bright的重心,拉动扳机。枪口喷发出一大堆五彩碎纸。

房间令人尴尬地安静下来。

Bright大声喝彩。

整个房间跟着喝彩。

Clef揉着他的太阳穴。“你们他妈的在逗我。”

Regal拍了拍Quinn的肩膀。“谢谢你为我们引开Alto的注意力,Quinn。”

Clef看着Quinn。“对此有什么解释?”

Quinn笑了。“纪念日快乐,Clef博士。”

Strelnikov拍着Clef的肩膀。“哈,尤克里里朋友也纪念日快乐。”

Clef想起了这一切的开端。“等等,我的尤克他妈在哪?”

Bright指了指放在桌上的两英尺长的弦乐器。“啊,这又冷漠又谱号的小子。蛋糕?”

Clef冷笑一声,从Bright的手中夺过纸杯蛋糕,用力地咬了一口。

“我恨你们所有人。”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