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ber反击!(原创角色请勿抄袭!!!!!)

免责声明: 这些角色并不属于我!本故事纯属虚构的!我保证,我没有偷偷溜进 SCP 的世界里并记录下他们在做些什么……哈哈哈哈哈! ! !

Gears: 不,你就是这么做了!

画外音:嘿,谁让你进来的?*把他赶走*不管谁在看这个,尽情享受吧!!!

*~*~*

某天,所有人都坐在员工休息室里。员工休息室是个很恶心的地方,到处都是油迹,所有人的肤色在灯光都显得很暗淡——再加上他们都觉得很无聊。每个人都和他们的朋友一起坐在不同的桌子上,当然他们并不喜欢拉帮结派,他们只是没有一张大点的桌子。

“伙计们,我好无聊。”Gears呻吟着,一头磕在桌子上。他正和Iceberg与Zyn坐在一起。

“我不在乎,”Iceberg冷冷地说。“我要去拍照,就像个正常人会做的那样。”

“我要吃掉一只蝴蝶!”Zyn大声叫道,然后她就这样做了。

角落里,有什么东西围绕着一位不知名的博士闪闪发光。“哇,这是什么新鲜地狱。”她喃喃自语。

“没人在乎那个,Zyn。”Iceberg在拍完第12张照片后阴森地窃笑。

Zyn喊道:“现在我要吃一个希腊神话了!”

“哦,该死,哦,不,”那位不知名的博士喘着气说,“嘿,是的,我有名字,它是——”

“伙计们,有人来了!” Clef的声音从另一张桌子边传来。所有人都站起来看向门口。

站在门口的是the Administrater和一个他们谁也不认识的女孩,但那女孩无疑是他们所有人见过的女孩中最漂亮的一个。她有一头长长的红发和一双深蓝色的眼睛,皮肤就像瓷器一样光洁无暇,只在嘴唇上有一颗小痣。

“伙计们,”the Administrator一边甩动着他的黑色长发,一边说道,“这位是Fiorella Anastasia Artemis Leandra D’Marcus博士。她是新来的,我想让她感到被这里受欢迎。她曾经为五角大楼工作,并解决了冷聚变问题。都过来向她自我介绍一下。”没有人挪窝——除了 Zyn,她仍然在咀嚼着希腊神话。

(画外音:好吧,上次我发这帖子的时候,所有人都很生气,说她是玛丽苏,但她不是!她有痣诶!她有很多缺点的好吗? !别再把这篇也删了PLS)

“不,别这样,”不知名的博士喃喃,“我是……哦,不。”

“很高兴见到你们大家,”D’Marcus博士低声说,“你们有国际象棋吗?我下棋下得很好,但不会做饭。我并不完美,卡哇伊desu!”她十分可爱地说着。

最后,Löwen Alphonse Davison Augustin Jakobs Atreides Lemuria Agloval Silberescher博士,[已编辑]之男爵,知识之领主,豹猫之救星,波洛斯军团的施法者,神圣之巢的守护者,即众所周知的"Lö", “Alfie”, “Davey”, “Augie”, "Aggie", “Jake”, “Lemmy”, “Doc”, "Ladajalas"以及 "Old Sliderule",站起来走向她。他走过来时她没有看他,但当他走近时,她看了他一眼。

“你好,”他热情地哼了一声,“我叫Löwen Alphonse——”

“这还是我们第一次听说!”Bright博士发出嘲笑,但Icepick博士刺穿了他的喉咙,让他安静下来。

“操!”不知名的博士喊道。她跳到一边,鲜血开始像喷泉一样从Bright的喉咙涌出。“你不能就这么杀了他!他……等等,你能听见我说话?”不知名的博士问。“别再叫我不知名的博士了,我叫DeMarcus博士!我才是DeMarcus博士!”

“上帝啊!不,你不是!”Rights博士一边欢呼着,一边跳起来跑向真正的Fiorella Anastasia Artemis Leandra D’Marcus博士。“这才是真正的 D’Marcus博士!她是我最好的朋友!”

“如果可以的话,”Silber声音超低沉地说着,实验服泛起褶皱。他转过身来,闷闷不乐地面向真正的D'Marcus博士。“女士,”他说道,像绅士一样深深地鞠躬,“如果可以的话,我今晚能护送你去博士舞会吗?”

“哦,我以前从来没有被邀请跳过舞,”D’Marcus博士一边轻声说,一边跌倒(画外音:看到没,她还很笨拙诶!)在他的怀里。她抬起头,用清澈的目光看着他:“我感到非常荣幸。”

“这一定是个噩梦。”冒牌货兼失败者博士哭了起来。“我他妈才没哭呢!”她哭了,庞大丑陋的脸上流淌着庞大丑陋的泪珠。

Silber大步走到那个冒牌货博士的身边,打了她。“你怎么敢这样对我的女朋友说话!”他怒吼道。

“我什么也没跟她说啊!”那个冒牌货呻吟着。

Silber举起手说道:“别逼我反击!”(画外音:我的标题灵感来源就是这里!我真没随机取名!)然后他转向其他人:“我们必须对这个可怜人展示同情,因为她非常悲伤,并且精神错乱。我们应该让她去负责Keter任务。”

KETER任务!”所有人立刻喊道。

“Keter任务到底他妈是什么? !”冒牌货呜呜地叫着,Fiorella和Silber之外的其他人立刻把她带走了,途中她一直在尖叫。

终于只剩下他们俩,Silber大步走到Fiorella博士面前,用他的大手捧住她的脸。“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你这么漂亮的人。”他用深沉的声音说。

“不,你肯定见过,因为我并不完美。”Fiorella陶醉着——当然是以一种完全不玛丽苏的方式。

“你想成为男爵夫人吗?”

“是的! 我很乐意!”

然后他们接吻了,舌头像鳗鱼一样交织在一起。the Admonisher看着他们,竖起了大拇指,因为他和Silber有点基情——但不是太基。1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Icepack博士也在看着,他的指尖交叠在一起,眼镜片上闪过一道光。他觉得Fiorella是如此美丽,当他看着他们接吻时,他说:“你将是我的。”

请继续关注第二章: 世纪婚礼!

*~*~*

画外音:你看,我把她修正了。她现在不是玛丽苏了。另外我的曾祖母刚刚去世,所以请对我好一点。需要阅读和回复!求UP!别喷我!

Ted Cruz就是十二宫杀手。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