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记忆

评分: +54+x

thebluebirch 05/29/22 (Sun) 14:09:35 #62377963


在我小的时候,家里住的地方,每一层楼的楼道中间,都有一个配电间,里面是这层楼的电闸、电话线、光缆等等。出于安全考虑,配电间的门是不设锁的,所以家人绝对禁止我去配电间,哪怕是碰一下门也会被呵斥。那时候我非常小,充满好奇,自然想知道里面到底有什么。跟小孩也解释不清,所以大人会简单地说:“没什么东西,里面有电,很危险,不可以碰。”

但这样的回答显然满足不了小孩子的求知欲,反而让我想入非非。既然没什么东西,为什么会危险?电视机、风扇、插座都是“有电”的东西,那配电间里的又是哪个?拜丰富的安全教育所赐,那会的我对电和绝缘之类的知识已经有了一点概念,知道用手打开木门,或者只是看上一眼,是不会触电的。但既然没有触电的风险,却仍然“危险”,那里面一定还藏着什么天大的秘密。

几年之后,我已经长大一些,能够放心地自己上下学,家长也很久不再重申配电间的禁令(也许他们认为没必要了),但这个触手可及又充满谜团的地点却始终让我困扰。我会在上学和回家时不由自主地看那扇没上锁的木门,有时会在梦里打开它一睹究竟,梦中的木门后有时是去学校或者游乐园的秘密通道,有时候是百宝箱,也有时候我会在打开门时疲惫地醒来。但有一个梦非常真实,我没法分清楚是真实发生的记忆还是梦境。

因为这段记忆的画面十分清晰,就像任何别的记忆一样,而不像梦那样没头没尾。我甚至记得那天的数学课因为传纸条又被老师批评,回家时照例和最要好的朋友一起走了一段路。在迈向家门时,我又看着配电间,斗争了很久,然后抓住圆形的木头把手,打开那扇漆成绿色的木板门。

门后是一个空荡荡、黑糊糊的狭小的水泥房间,大约只有一两平。地面上放着一张画,画着一个放满肉块的盆。我能记得盆的外面很干净,但里面都是血糊糊,还有类似肠子的东西和一些黄色的东西。奇怪的是,小孩子看这些血腥的东西也不知道怕,反而只是疑惑,想弄明白盆里这些从没见过的东西究竟都是什么。但紧接着我隐隐意识到自己可能闯了大祸了,有绝对不可以告诉爸妈的事情发生了。这时候我才开始害怕,立刻关上门,假装无事发生一样地回到家。

爸妈似乎看出来我有些紧张,他们反复问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但最终把我的紧张归结于了上课被批评,没有怀疑我偷偷打开了配电间的门。我也一直不敢问他们有关于配电间的事,免得暴露那天的行踪,而且尽管没人来明确告诉我,我也隐约知道自己看到了些绝对禁止谈论的东西。之后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我都认为是爸妈在配电间里面放了这幅画来吓我,作为不听话的惩罚。当然,这也只是孩子的幼稚猜想罢了,父母再怎么样也不会做这种事。

长大以后想想,才觉得不对劲。小孩子怎么会梦见这么逼真的肠子、肉块和脂肪呢?

A_Username 05/29/22 (Sun) 21:33:02 #62379817


楼主小时候有没有看过《格林童话》?你说的梦让我想起里面的一篇故事,说一个人住在魔法师的家里,但魔法师禁止这人去某个房间。这人还是按捺不住好奇心,打开房门,看到了一盆肉块,紧接着就被魔法师发现违反了规矩,被剁成碎块……简直是我的童年阴影。可能楼主是看过这个故事,才做了类似的梦的。

thebluebirch 05/29/22 (Sun) 21:36:47 #62379892


窝巢,好像有点印象

可能就是被童话吓到才做的梦吧。但还是解释不了为什么梦那么逼真,就像一段普通的记忆那样。而且小孩子充其量也就是见过一些科学书的插图和卡通画,那天看到的东西却很细节(我就不和你形容了),长大之后因为好奇接触了一些血腥视频,才发现样子特别像。

thebluebirch 05/29/22 (Sun) 15:42:48 #62378167


小时候还有一些解释不清但不合理的记忆。

我记事很早。小时候非常任性,记得有一天闹脾气、哭鼻子,大人拗不过,就叫我去照镜子,看看自己满脸鼻涕眼泪的样子。这时候我却发现,我的脸上长出了东西,是一种洁白的枝形物,十几根左右,形状和排列都十分规整,从脸上大约巴掌大的一片白色区域中齐刷刷地向外突出。那时候小孩对世界的固有认知尚未形成,也不知道什么是正常的、什么是不正常,自然也没有觉得脸上的东西奇怪,只是多看了一眼,记住了这个画面。

事后问起,长辈也记得这次事件,但不记得我的脸上有什么特别的东西。我仔细回想看到的画面,也想不到任何解释。但我脸上的那个位置的确有一道不起眼的、很小的疤,长辈告诉我是小时候感染导致的。也许那时候正好涂着很厚的白色药膏,而小孩的记忆又有偏差吧。

A_Username 05/29/22 (Sun) 21:47:28 #62379936


我觉得也有可能是纱布,你以为的枝形物应该是白色的医用胶带。你那时候小,不认识纱布,所以记错了那东西的样子。就好像现在给你一个复杂的图案,让你画下来,你的画也会有很多偏差的。

thebluebirch 05/29/22 (Sun) 21:49:03 #62380014


有可能……你这么一说,我记忆里那东西的样子反而变得不太清楚了。

boatNboat 05/29/22 (Sun) 15:59:23 #62378191


说到小时候的记忆,我也想起来一件事情。一二年级的时候经常在操场看到大东西。在我们列队和做广播操的时候,有时候就会有一些大东西蹲在视野外面,看着我们做操。我对那些大东西也习以为常,想当然地觉得它们应该是学校或者广播操的一部分,从来没有留意或者怀疑过。后面就看不到了。现在想想,老师和同学们也好像看不到它们一样。

我似乎还记得小学里面是有秘密通道的,可以去没人发现的秘密基地,都是一些空荡荡的地方,可能是平时乱跑找到的。

有阵子家里面有一个叫kiki的怪物,我有几次还躲它。但不记得是什么样子了。

还记得有一个同学有超能力之类的,这都什么跟什么

thebluebirch 05/29/22 (Sun) 16:27:33 #62378235


什么样的大东西?毕竟所有人都会去操场,你有和其他人聊过这些东西吗?

秘密通道和空房间是什么样子的,你还记得位置吗?有其他人去过吗?

kiki会做什么?你是怎么躲的,有相关的记忆吗?

A_Username 05/29/22 (Sun) 21:35:29 #62379896


这个应该是小孩子的幻想了,没有说具体的外观,也没互动。我小的时候也会假装家门口有一匹我养的马,出去玩也想象它跟在附近。

boatNboat 05/29/22 (Sun) 22:17:58 #62380143


大东西的样子很难形容。像哥斯拉或者龙,是深色的,有一个个头特别大,其他的小一些。它们也不会有什么动作,一般就是看着。秘密通道就更没印象了,不记得具体怎么去的,只有一些非常模糊的画面,有的是空房间,有的像是水泥墙。

我没和其他人交流过。当时觉得是学校的一部分,很普通,就像门口的雕像或者教学楼里的广播之类的……不会特意去问别人这是什么东西的。我觉得有的同学可能也看到或者找到了,只是他们也和我一样没说而已,就是说了也忘了。

kiki,不清楚。只记得是红色的。

跟幻想不太一样。你幻想有一匹马是因为你想要一匹马,你会关注它,可能还会为它起名字和写作文。但我肯定不是“想要”这些东西,我就没有太留意过。

thebluebirch 05/29/22 (Sun) 22:28:16 #62380355


我特意去查了一下,“红色的奇奇”是《大耳朵图图》里面的一集,是图图幻想出来的怪物,连爸爸妈妈都被吓到了,但最后图图自己把这事给忘了。可能当时的你看了动画片之后,就假装自己身边也有一只。

说到幻想的怪物,我倒是想起来一件不太相关的事情:小的时候,我也老是幻想有条路里面有怪物。

其实上学一直是走这条路的,我对它很熟悉,平时每天经过,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但只要做梦梦见这附近,这条路都是黑漆漆而且奇形怪状的,我会很害怕走进去,而且一旦梦里的自己走进那条路,就肯定会有怪物跳出来把我吓醒。

但是今天聊了这些,我似乎又想起来一些小时候的事情……

有一天回家路上,我遇到一个大小孩,可能上初中了。我们玩了一会,然后他说要带我去见见世面之类的。我当时以为是什么新的游戏,就,小时候经常会自己发明一些游戏或者买新潮的玩具,然后拉上同学玩。加上对方也是孩子,就没什么防备。他带我去了路边的一家店,里面有很多电脑,应该是个网吧之类的,现在大概早倒闭了。看到电脑,我就更高兴了。

他让我看了一些视频。不记得内容了,因为一点也看不懂,只记得有人在做什么事情,和很多其他的东西,还记得自己很不耐烦,一直在问他什么时候开始打游戏。他只是叫我继续看。我后来失去了耐心,也怕回家太晚被批评,就离开了。这件事情对当时的我来说很稀松平常,毕竟小孩子几乎每天都会和其他陌生的小孩一起玩,玩不到一起也是常事,因此没有特地去记忆。

现在想想……难道那段逼真的梦境和这些视频有关吗?

boatNboat 05/29/22 (Sun) 22:49:58 #62380452


我也想起来了。谢谢你的提示。

是的……我也想起来了。

thebluebirch 05/30/22 (Mon) 03:44:02 #62380721


他妈的,失眠了,越想越睡不着

是不是大脑会给一些很早的记忆添油加醋?你们有过这种情况吗?平时都不记得有这回事,也没在意过,为什么今天回过味来就没完了,细节越想越多?

你还在吗?能说说你想起来什么事了吗?

thebluebirch 05/30/22 (Mon) 03:55:19 #62380729


拜托。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