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研究员会梦见破碎之神吗?
评分: +45+x

2050-6-12

数据层。

自从曝光以后,麦克斯韦宗的数据层便逐渐为人所知。到2040年后人类离开地球的时候,数据层已经成为了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基金会也不再限制普通成员去数据层里放松身心——在太空时代,数据层较之别的行星旅游反而更受欢迎。

数据层的架构基于SCP-CN-1900,以及它的超距作用。没有这个超距作用支持,各个行星之间的数据层因为过高的延迟将不可避免地走向分裂。

太阳爆炸以后,数据层受到了史无前例的破坏。不过外太阳系的数据节点都保持了完好。出于对太阳的怀念,拥有第二颗太阳的数据层便更受欢迎了。

今天是基金会的假日。祖绫呆在家里,看着窗外的木星轮廓。

浸入式数据层接口就在旁边。她犹豫了一会,还是准备在今天去数据层拜访一下那个人——即使那个人是麦克斯韦宗的成员。当然,作为麦克斯韦宗的一份子,那个人是比较特立独行的。想到这点,祖绫也不免微笑起来。

进入数据层,经过这么多年的改进,已经很迅速了。不需要像以前想象的一样喊什么“link start”,也不用等几个小时的数据传输,只要浸入,就一定能“进入”。

数据层 - 木星域。

霓虹色的大字在半空中闪着光芒,一轮圆月挂在那行字旁边。月亮的表面很模糊但是光滑,没有什么月海或是环形山。若是放大了看,还能看到月桂树和广寒宫。“木星月”的管理员花了很大心思去设计这月宫。那雕梁画柱美轮美奂的建筑隐隐有仙人之风。

祖绫的“化身”,用的是她自己的建模模型。但并不是所有人都和她一样复古,街道上随处可见满身机械零件的机器人、穿着外骨骼的狗头人和状似动漫人物的人。偶尔也有将自己设计成飞行器的人从天上飞过。

她的目标很明确。现代化的数据层中央,四面环伺着或浮在半空,或自我交错的异形超现实主义建筑,只有那一座古色古香的哥特式教堂鹤立鸡群。暗沉的色调让它几乎融入了暗夜之中,在四周绚丽多彩的灯光照耀下显得阴沉恐怖。

祖绫决定走过去。一旁的人要么在自己面前的虚拟屏幕上点来点去,要么干脆是虚空操作——他们隐藏了屏幕,使它仅对自己可见。有一些人则将自己传输到别的地点,在原地缓慢消失,头上有时还顶着一个进度条。

“啊,抱歉。”祖绫被人撞了一下,那人脱口而出一句道歉。她回头一看,是一个长得和大白有几分相似的机器人。那白色的人挠了挠头,在脸前模拟出一个抱歉的笑容(要说祖绫是怎么看出抱歉来的,大约是因为那笑容旁边有文字注释“抱歉的笑容”)。

“没事。”祖绫回答。那人点了点头,匆匆走开了,汇入了人流之中。

数据层繁华的喧闹在这栋巨大的教堂四周止歇了,就好像世界按下了静音键。不远处华灯初上的超现实主义都市仍然散发着纸醉金迷的眩光,这里却万籁俱寂,安静得仿佛死域。

这教堂是复古的哥特式风格,在这片木星域里就像混在超文本标记语言里的加粗哥特手写体一样格格不入。巨大的教堂实际上是由无数正在不停工作的小零件组装起来的。镂花的外壁上隐约可见飞速旋转的飞轮和齿轮,带动着擒纵轮和杠杆一同运作。铰链在其中穿插,啮合的轴承带着笨重的滚轮旋转。厚重的工业之美扑面而来,隐约像是回到了第一次工业革命时期的大英帝国的古典岁月。

似乎察觉到有人来了,教堂的大门在一阵阵颤动中打开,露出地面上为门准备的滑轨。一个人影从里面探出头来,冷淡地向她看了一眼。在黑暗中难以视物,但是祖绫记住了那双令人印象深刻的猩红双眸。

“进来吧。”良久,那人说道。大门在令人牙酸的声音下划开。

进了教堂,才发现教堂内部灯火辉煌。蔚蓝色的光芒在墙壁上刻出的形似集成电路板的凹痕里流动,在四周画出难以理解的图像,最终汇集到圣坛后面的墙上,形成一个熟悉的圆形徽章——麦克斯韦宗的标志 。

但是光看外表,真的以为这是日渐没落的齿轮正教的教堂。

那神甫把她带进来以后,取下了罩在头上的兜帽。一头半透明的白发倾泻而下,带着一些影影绰绰的蓝色流光,精致的脸有明显后天雕琢过的痕迹。祖绫暗自思忖着,唯独没有想到那个人居然长成这个样子。

“我是诺•卡麦恩(Naw Khamene)。”她说道,“这座教堂的神甫。”

顿了一会,她又说道:“我知道你来干什么。你没去找梦神……很奇怪。”

诺•卡麦恩似乎有点疑惑,但是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祖绫要说出的话卡在了喉咙里,有股窒闭感。

“也罢。”诺叹了口气,“你进入过太阳内部,那里有神的尸体。祂的死让接近那片空洞的人心中出现了空洞。”

“……”祖绫沉默着,看向这个比她矮一个头的神甫。对方猩红的眼睛不带感情地直视着她。诺的头发突然伸长,祖绫才发现那根本不是头发。

那是光纤。

这些光纤插进地里,如同游蛇一般钻入圣坛,和蓝色流光的管道融为一体;礼拜堂散发出蓝色的光芒,汇聚到她的头发上,又随着白色发丝而运动。幽蓝色的光似火,燃烧在她的头发上,映照着她黑色的神官服。

随后,毫无预兆地,教堂内部的空间崩塌了。地面像海水一样开始翻滚,隐约见到细小零件白炽的反光,波光粼粼。闪着蓝色流光的墙壁如同旋转飞逝的极光一样消融在突兀出现的太阳光里,巨大的石块自地面升起,带着点点流水的痕迹和苔藓。碧绿的青草在开裂的地面夹缝里长出,不一会又枯黄。一轮圆日悬挂在天空,机械铿锵声中,远方天际线与地面弥合。

地面在不断运动着,奇怪的是祖绫并不会因此而站不稳。数座山峰升起又落下,太阳也不断沉降爬升。日月星辰周转不休。

控制的人似乎并不着急,因为眼前的蛮荒还在演化。祖绫虽然知道自己前来的目的,但此刻也摸不着头脑。

时空破碎,眼前的世界再度重组。黑暗的走廊墙壁从四周升起,闭合了头顶的天空。一个人从墙后走出。他穿着黑色的正装,打着天蓝的领带。胸口有一块铭牌,上面写着:O5-4。

“你好。”他如是说。

有些发愣的祖绫连忙给予回应,但是接她的话的又是另一个人。

“知道吗,一切终将逝去。”那人从背后走来,穿过祖绫的身躯。他穿着一件中山装,但脑袋是一个装了营养液的罐子。罐子上红灯闪烁,里面悬浮着一个灰白的大脑。他的衣服上写着:O5-13。

“我们已经看到了未来的虚无,但是……”第三个人的声音出现,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妪。她穿着黑色的丧服,但是另外两个监督者都是见怪不怪的样子。她衣服上用银线绣着花体的英文:O5-7。

“我们不会放弃。”最后一个声音出现了。是一只猫,黑色的,扎着领结。领结上写着:O5-2。

刹那间,世界灰飞烟灭,这四个监督者扭曲着消失在祖绫的视野里。墙壁朝她倒来,当祖绫想要伸手抵挡时,那墙在她眼前分崩离析,化为泡影。墙的背后不知何时成了一个宇宙星空,一道流光正朝太阳飞去。

接着,太阳爆裂。祖绫心里蛰伏的空洞便向上攀登。太阳的星辉席卷了整片视野,但是她没有感觉到丝毫灼热。接着星空向内塌缩,白色的火焰如浪潮一般聚集于一点,随后化作一颗黑暗的原点。空间破碎如同碎玻璃,星星点点的反光在面前摇曳不定,旋转着落入虚空。隐约似乎听到噼里啪啦的碎裂声。玻璃片落在地上化为机械蓝的粒子四散,飘荡在四周。

但是这毕竟不是结束。黑暗骤然开始燃烧,露出里面的化为灰烬的纸牌。方块4和黑桃A在漫天飞舞。烧尽的余灰旋转着凝成一个巨人。背景如同展开的画卷骤然一变,好似莫奈的印象派杰作,油画似的天空还能见到凹凸不平的表面,光怪陆离的十字交错在天空。那巨人头顶苍穹,肩比日月,体表绘满了神圣的十字纹样,但内里却是运转不休的机械。它的眼睛浩然如昊日,发出的声音令世界也为之颤抖。祖绫不知道它在说什么,只看到天空裂开,巨大的齿轮旋转着砸下,大地碎成五块分离开来。海洋自天空而降,巨大的水柱伴着巨人的吟诵灌入陆地的裂痕。在天际,大洋重返苍穹,汇入远方的星辰之中。水天相交处的虚点突然化作一片空白,擦去了眼前的一切。虚点扩展开来,刺耳的尖啸遍布四周,那巨人也分崩离析,化作碎片铺撒于天际。

一切重归混沌。初开的光辉在酝酿。下一刻,混沌初开,一道细线划开亘古的黑暗,向两侧分离。眼前依旧是辉煌的圣堂,巨大的麦克斯韦宗标志悬挂其上。

诺仍然站在那里,但是头发早已变回原样。远处的城市依旧灯火辉煌,仿佛刚才的景象只是一场梦而已。

“那就是梦……但是是数据层之梦。”似乎知道祖绫所想,诺轻声说道。也许是为了做出解释,她端立于圣坛之上,但并没有布道。

“我来这里……

“是为了追忆?还是为了弥补心灵的空洞?”

祖绫拨开眼前垂落的几缕发丝,平复了一下兴奋的呼吸。她看着神甫,知道自己此行的目的已经达成。

“我该……怎么回报?”

“无妨。你已经付过了。”诺无所谓似的回答,“你可以去了。”

祖绫道过谢,便从不知何时打开的大门走了出去。外面下着倾盆大雨,点点滴滴的清凉水线打在她未有防护的身上,沾湿了衣角。眼前一片朦胧。

走出几十米,祖绫似有所感,转头看向教堂。在教堂辉煌的钟楼塔顶站着一个撑着黑伞的身影,看不真切。但那猩红如血的冷漠眼神揭露了她的身份。似乎是催促她快走,那血眸闪烁了几下,目送她离去。

那仿佛洞穿亘古的视线让祖绫吓了一跳,她这才想到诺的身份可能并不那么简单。

于是祖绫转身离去。诺站在高塔上,看着她消失在雨幕里。

“所以,她其实已经死了?”一个声音问道。

“可以这么说。”诺轻声回答,“但其实她也是活着的。我不知道她在太阳中心经历了什么……”

祖绫站在雨幕里,按下了登出键。

天旋地转。那一刹那她宛如分成了两个:一半的她走向过去,另一半则走向未来。

眼前一暗,再亮起来已是在木星港中。木星旁边是浩瀚的星河。她看着自己记下的名字:NAW KHAMENE。

有空再去吧。她这么想着。她从未感到如今天般的轻松,好像以往都带着枷锁过活。

活着,真好。

| 中心页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