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见到我的孩子了。

那个该死的混蛋,Jerry,至少他已经在地狱里腐烂了,没有这种痛苦。应该朝他的脑袋开枪的。

距离我被判刑已经过了三年。然而两周前,一个号称为这个所谓的“基金会”工作的人问我是否愿意参加一些研究。

我问他我将会得到什么回报,他说,一个月之后,我就可以自由了。当然,我愿意接受这种事,任何能让我离开这该死的牢房的事我都愿意接受。

不知道这些科学家们给我注射了什么,很痛。

他们在玻璃窗后面看着我流血。我一直在流血,但我拒绝死亡。那些穿白大褂的人继续监视着我。

最后,血不流了。他们允许我休息,至少休息一会儿,然后继续给我注射别的东西……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被推进了一个干净的盒子里,在一个竖井上面。天哪,那是一段很长的下降过程。

我听到麦克风让我“集中精力”长出翅膀。我他妈的该怎么做?当然,我告诉他们去他妈的。他们给了我15分钟,我看到一个计时器从15开始倒数。我不知道到零时会发生什么,但我不想知道。

我感到我的身体在颤抖,好像有什么东西从我背上开始撕裂开来。我思考了一会儿他们给我注射了什么,而且……也许我能长出翅膀。

用我的每一分意识,我强迫自己长出这些“翅膀”。这感觉像是一种永恒,迫使这些痛苦的碎片从我的背上离开。

然后它们长出来了。丑陋的,像蝙蝠一样的肉翼,但它们也是翅膀。时间还有两分钟。

我用力打开盒子的盖子。谢天谢地,它没有加固也没有上锁或者其他的什么。

我展开翅膀,开始飞翔。刚开始的时候差点掉下来,但我很快掌握了诀窍。

当我开始飞到地表时,我又一次想起了我的孩子们。我可以再次见到他们!

我看到一些穿着难看的橙色制服的科学家和一些穿黑制服的军人跟在我后面。他们抓不到我了!

我已经自由了!我已经——

摘自实验记录016-08- 02/04/████

D-11621于██/██/████被SCP-016感染,且在接近完全放血的情况下存活。D-11621被置于一个悬挂在矿井上方的亚克力盒子里,并被要求集中精神长出翅膀,在炸弹引爆前被给予15分钟时间。倒数至两分钟时,观察到D-11621长出一对完整的翅膀,与蝙蝠相似。凭借这对翅膀,D-11621得以逃离矿井到达飞行测试区域██。实验对象被Mossberg 500霰弹枪击毙。解剖显示双翼固定在肩胛骨上,肌肉也与肩胛骨和锁骨相连。正在对D-11621进行基因测试,以确定基因组成是否为016影响而突变。——Dr. E. K. Sze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