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会的违纪者
评分: +4+x

“你们几个,不要玩了,滚回去工作!”
原本安静的办公室突然被震了一下,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声音的发源处——最角落的37号办公桌。37号办公桌在Site-20可是一个传说般的存在,不单单是因为它是该站点定型后突然增设的办公桌,更是使用者的怪异、懒惰与不敬上司。最不可思议的是,从来无所事事的他至今都没有被开除。
子博士的怒吼驱散了几个围绕在37号办公桌闲聊的人员,于是37号办公桌的主人——罗引言满脸不爽地把脚搭在了办公桌上。
“你到底想做什么?”子博士脸涨得通红,似乎他要把这个屡教不改的捣乱分子撕成碎片!
“建立一个更好的世界,博士。”研究员罗引言理了理他那头令人吃惊的长发,“在下认为,基金会是难以维持SCP与正常世界的隔离了,吾等应该采取行动。”
“就凭违纪和你的大红喜服?跟我出去!”
“博士,基金会员工守则中并没有‘不能把衣服染成红色’的规定。”罗引言站了起来,在走过子博士身边时压低了声音,“确实有报告。”毫无纪律的研究员走出了办公室,留下了叹气的博士与窃窃私语的其他研究员。
长发红魔是37号办公桌使用者的外号。自从他来到这里,每隔两个星期都要因为纪律问题而被叫出办公室。而大部分时间,他连班都不上。可是他现在都没有被开除。

“吾子,你似乎没有睡好。”银河联邦太阳系第三行星亚洲中国区的大教皇关切地询问睡眼惺忪的红衣主教罗尹。
“吾父,赞美大总统,”罗尹习惯性地理了理自己的长发,“希望在下对身体的疏忽没能打扰您的教诲。”
“吾子,整个上午都是你的。”大教皇抿了一口茶,动作优雅,“我召你来是为了跟你谈谈准备发动的战争。”
罗尹突然离开了自己的座位,弓着背快步走到大教皇面前,双膝跪地,头深深地埋在红色的长袍中:“吾父,时机未到,发动战争只会造成羔羊的伤亡。大总统告诫过吾等,耐心。”
“但那是上一任大总统说的,”大教皇将罗尹扶起,拭去红衣主教眼角的泪水,“吾子,受你的影响,我深知生命的宝贵。但是救世方丈、伊岐大神与硅基生命研究会会长都同意发动战争。”
“如果……如果……”泪珠不断从罗尹眼中冒出,沾湿了长发,浸透了红袍。
“我不会让你作为指挥人员的,吾子。”大教皇理了理罗尹的长发,“但是我会提前告诉你突袭地点,你也好准备及时救援。”


圣克里斯汀娜学院化学课组组长罗言被其他几个老师在宿舍门口被围住了。他们的脸上写满了不满,但眼睛里又散发出兴奋的光芒。罗言猜到了他们想的是什么,于是摇了摇头。
“为什么,罗老师?”物理组长大声吼道,“你知道学生们当时是有多么高兴!如果你坚持不干,那我们只能另请高明了。”
“比在下厉害的化学老师在学院多的是,但能在户外活动表决中投票的只有在下一个。”罗言理了理自己的长发。
“长头发吸走了大脑的营养吗?我们要是联手,肯定能让学生在毕业报告中记上漂亮的一笔。”生物组长不满地说。
“如果学生们成功毁了那个基金会站点,他们确实会很高兴。”罗言整个人靠向生物组长,脸几乎贴在了一起,“但是他们失败了呢?你难道要抛弃那几个潜入的学生?”
罗言将生物组长推开,声音提高了几倍:“你们都是不关心学生吗?还是说仅仅在乎自己的工作记录?而且,为什么仅仅是物理老师和生物老师这么趾高气扬呢?其他老师呢?你们的科目也很重要啊,为什么要被理化生压制着?要有自己的看法啊!”
“没有国文,我们就不能描述侵略的美!”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
罗言走进宿舍,将吵闹的其他老师关在门外。听着他们的争论点从该不该炸基金会站点变为哪一科更为重要。


尹言站在山峰上,感受着自然的低语,倾听着他们的声音。有一种古老的技艺,被称为“风语”。自然是没有语言的,它的思绪由万物的变迁来表达,风是最容易学习的一种,也是岿阳派最常使用的一种。一丝愤怒随着风传入了尹言的耳中,他们决定现身,他们想要拿回自己遗落在外面世界的东西。尹言张开双臂,在狂风中进行着奇怪的舞蹈。他是他们的一份子,岿阳派俗家弟子尹言,至少他们是这么认为的。他告诉他们,外面什么都没有,外面只有痛苦与灾难,不要出去。
一阵更为猛烈的风打断了尹言的舞蹈,险些将他吹落山崖。尹言明白岿阳派的大师们拒绝了自己的意见。他再次站了起来,把身体扭成奇怪的形状,绕了三圈,表达了自己的理解与祝福。


“待会是哪里?我应该是谁?”


“刚过完年就这么多事,‘一年之乱在于春’吗?”O5-7的全息影像抱怨道,“他还可以控制吗?”
“他目前对基金会还是忠诚的。”子博士回答,“他能够很好胜任这一差事,但他不是唯一的人选,他明白这一点。”
“那就好,又要忙了……他在站点怎么样?”
“很好,”子博士顿了顿,“但我依然建议把他从其他人中调出来,毕竟常年不在办公室实在是太不正常了,而我们又不能冒险把他编入其他高权限行列。”
“我们会考虑的。”O5-7的全身影像消失了。
子博士心情复杂地走出了会议室。虽然罗引言的违纪总是令他头疼,其实他很可怜罗引言,毕竟没有人能指望干这事的家伙有健康的心理与合理的行为,并且罗引言原本就是潜入基金会的间谍这一身份使其至今都在受高层怀疑。
“只要不违纪就好,”子博士嘀咕道,“只要不动不动就在工作时间的家伙聊天。”
走着走着,子博士看见不远处的罗引言正跟几个安保人员聊得热火朝天。子博士看了看表,嘴角抽搐。这个时间段,安保人员们应该在站点例行巡查。
“你们几个,不要玩了,滚回去工作!”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