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不可能击中一个上面绘有靶子的大屋正面
target.jpg

2006年11月24日


Markus Matthews是无辜的,至少在这个月开始之前是这样。当然,他被指控犯有谋杀罪并被判处死刑,但那是体系犯的一个错误。 所以,当一位神秘的政府特工来找他,让他为政府服务一个月以换取自由时,他认为这是一种救赎。

然后他们把项链戴在他身上,他不再是无辜的了。因为他不再是了。他们告诉他他什么都不会记得。但他在整个过程中都是完全清醒的。他通过那双不再属于他的眼睛向外看去。感受一切,却什么都无法控制。

昨天,当Bright博士和其他Bright们一起参加家庭感恩节晚餐时,他带着病态的迷恋观看着。他坐在那里经历尴尬的饭局,接受尴尬的目光洗礼,希望着自己能够进一步深入自己的思想。但幸运的是,这一切最终结束了。

不过Bright博士今天早上起得很早。他的治疗师建议他试试电子游戏,以帮助他手眼协调能力的恢复。 所以在黑色星期五这一天,他驱车来到塔吉特百货,希望能买一台任天堂的Wii游戏机。作为一个游戏系统这名字简直蠢透了。

Bright博士排在了队伍的后方,当店员开门营业的时候,他所处的位置已经在队伍中间了。一大群人向前涌去,几乎撞倒把把他们放进来的人。

Bright博士被裹挟在店里一半顾客之中,径直走向电子产品区。他脚步不稳地地避开了几辆婴儿车,被绊了好几次,但最终还是到达了那里,把手放在他的目标上。然后另一双手落在了同一个盒子上。

Bright博士抬起头,而Markus认出了那张脸。是Clef博士。他……他在这儿干什么?

Bright博士一言不发,转而从肩上的枪套里掏出一把消音的贝瑞塔M9A3手枪。Clef见状,也拔出了一把一模一样的枪,在盒子上方,两人隐蔽地拿枪指着对方。

“这个是我的Clef。你自己去买一个吧。”Bright咬牙切齿。

“滚开。”Clef咕哝着,环顾四周的顾客,“现在没货了,我是第一个看到这个的。”

“是我先拿到的。”Bright把他的枪往前推了推,“所以,退后。”

“好吧。”Clef动作夸张地松开了盒子,转身来把枪放回枪套里。 Bright笑了笑,开始做同样的事情。 Markus看到了Clef的肢体语言,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Bright对Clef突然转过身来用一架干草机击中他的头部这件事显得相当惊讶。

Bright被撞倒在地,还没来得及收回他的枪。Clef抓起盒子就跑。Bright举起他的手枪,谨慎地开了一枪,但没打中,子弹贴着金属屋顶上飞过。

被消音的武器火力仍然引起了一些注意,许多人尖叫起来。Bright站起来又开了几枪,但都没打中。Clef抱着盒子躲到柜台后面,掏出自己的枪,从柜台上方窥视。

“别傻了,Bright! 就算是在戴上项链之前,你也没学会过瞄准!”

“去你妈的,你这个四肢瘫痪的傻逼!”

“这话毫无意义!我现在明显是在走路了!”

“你的脸才毫无意义!”

就在那时枪战开始了。对于Markus来说,这事其实没有Bright家的感恩节晚餐那么尴尬。但也很接近了。


Clef博士和Bright博士都坐在椅子上,就在一个留着八字胡的男人对面。他正在翻阅一份放在他们之间书桌上的文件。他们头顶上是明亮的荧光灯,正发出轻微的嗡嗡声。

“这上面说你们为了一台任天堂Wii来了一场枪战。”

Clef博士把手举到一半:“实际上,我认为这是一个拼写错误,应该是‘大喊大叫比赛’1。”

那个留着小胡子的人眯起了眼睛:“行吧。这上面还说在警察介入之前你们向彼此射击了几枪,然后逃离了现场?”

这次轮到Bright说话了:“还是那句话,是叫喊而不是射击。这真是个奇怪的一致性拼写错误。”

“你们俩知道整个过程都被商店的监控录像拍下来了吧?信息安全部门从公共记录中截获并删除了它,但是我将会查看它来确定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么,你们还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两位博士面面相觑,摇了摇头。Clef再次举起了他的手:“当我们,呃,互相大喊大叫的时候,一个留着莫西干发型的婊子跑过来偷走了那台Wii。我认为这才是真正的犯罪。”

那个留着胡子的男人低咒了一声,朝门口的方向摆了摆手。两个人都起身离开了房间。

刚一到外面Clef就抓住了Bright的肩膀:“你知道他只有3级安全许可吧?”

Bright思索片刻,点了点头:“来比赛谁先到档案室?”

Clef睁大了眼睛:“来吧!数到三!一!——”

Clef沿着走廊跑走了。Bright咒骂着,试图追上他。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