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JS的提案

O5议会备注



为免你疑问为何这东西在这不属于它的地方,要记住两件重要的事。

第一,SCP-001位置是专门保留给O5议会在其认为必要时使用。

其二,“共认现实”就是议会的一致共认。


项目编号:SCP-001

项目等级:非异常

特殊收容措施:SCP-001保存于专用服务器或图书馆,地点由O5议会选定。对O5成员接触SCP编号项目的常规禁令不适用于非异常下的SCP-001。

对SCP-001的任何添加、删减或更新都需经由O5议会全体一致决定。仅限O5议会接触SCP-001。其他基金会成员或非基金会实体的接触将构成收容突破,可能导致一次破碎化装舞会情景。批准在发生收容突破时进行全面记忆删除施放,随需要至多包括A级记忆删除。

描述:SCP-001是一描述共认现实的文件。异常活动被定义为任何超出文件内参数外的活动。文件可能将特定的现实特征描述为固有性异常,取决于O5议会决议。

通例已包括宇宙重力定律、物理力、基础化学、生物学、社会科学、哲学。当前,新发现与技术进步若是建立在既往编定共认现实的知识框架上,且使用了科学方法,将不被视作异常。所有新宣布的发现将被监控是否存在SCP-001参数外的可复现发展

无法被复现的发现宣言,以及似乎只影响宣言报告人感知的发现不被视作异常,可被允许公开。在大部分情况下这些宣告可能会被公众成为“幻觉”、“奇想怪论”或“阴谋论”,不予重视。鼓励此种情况,当异常被公众广泛目击时可以此作为可信的否定。

所有在SCP-001参数外的活动与项目将被追踪、控制、收容,从公众认知中移除,接受SCP基金会保护。对此类项目的研究可用于未来更新SCP-001的提议。

下列摘录已被O5议会确定为SCP-001更新提议样本。所有案例中提出者不予标注,记录也非完整。

提议日期:1/11/1932

更新提议:将在英国出现的现代魔法仪行宣布为异常

对话:

我们为何要掩盖这些?这些是整个历史里的文化传统信念,我们不将其视作异常。我们决不能用自己的地位去威胁人类的信仰权。

除非这不是从传统实践中引申出。这种新的“魔法”是现代发明,作为基督教的替代物发展自对仪行的学术再解读。这不是一种延续,这些实践者在试图施展法术。

很快你们会看到亚雷斯塔·克劳利对此有所作为。文件很清楚:神通属于异常,宗教和灵性不是。给我证据证明他们在施展无法被严谨测试解释的咒语,我会亲自看看如何收容这些咒语。在那之前,不,就如泰勒玛是被允许的,巫术也应是如此。看在上帝的份上,我们会一直允许撒旦教,只要它不去沟通恶魔能量。

同意。此外,我们会需要所能召集的全部信仰去对抗神通传统。我们从来不知道一种新信仰会在何时支援到我们。

结论:不予更新

提议日期:16/7/1945

更新提议:就核裂变主题重新评估物理学

对话:

感谢你们回应我的紧急呼叫。三一已经发生了。我只能理解我所见的。就像太阳从荒漠的沙中升起,毁灭的黎明与蔓延几英里远的烈火。我甚至无法相信此等爆炸会被视作有可能性。传闻和过往召唤神明的证据都没有如此冲击力。我为人类将运用此等力量拨动开关即可夷平一座城市的能力。可能而恐惧战栗。

德国人和俄国人是不是也开发出了这种技术?我们在打仗,这种扩张是会发生。

需要我提醒我尊敬的同事们我们没有在打仗吗?美国、日本,他们在打仗。我们不是国家。不,问题是:这是异常吗?这种物理效应是从数学概念推出的吗?

确实是推导出的。每一步都完全是科学测试后才达成这一点。我不相信这是异常,无论后果是多么可怕。

怎么,我们要让人类手握自己毁灭的钥匙?我们拼命战斗就是为了让这种可能远离人类所能及,你们现在说要我们放弃目标吗?

我们没有预防毁灭。我们隔绝的是异常。只要我们同意测试是经由勤勉的科学过程、对所有人可用-

对所有人可用?听听你说的话,伙计!你能想象在未来随便哪个不值钱的独裁者都能随心所欲释放数千个太阳的火焰?也许问题不在于等式。也许整个核物理都是异常。

恩里克·费米已经为他在超铀元素和辐射上的成果赢得诺贝尔奖。我们不能只在世界上控制核物理学。辐射无处不在,要这样把自己送回黑暗时代的话只会引发更多矛盾。试试不用共价键解释化学。试试解释生物学。核物理就在这里,我们最好学会习惯这种节奏,无论这对此星球和人类会多么恐怖。

愿上帝怜悯我们的灵魂。

结论:将近期在核裂变上的研究、增添及其释放的结果添加到了SCP-001中。

提议日期:2/4/2014

更新提议:分类“蠕虫行者”现象

对话:

向不熟悉主题的人解释一下,“蠕虫行者”是一种桥段,指某个角色实际是一群由集体心智的蠕虫聚集在一起。我们在这里不是要讨论这种桥段。而是讨论近期从中产生的阴谋论。这种阴谋论认为某些人实际是能行走的蠕虫,而非人类。

这种阴谋论有任何价值吗?

不。阴谋论支持者自己内部对谁是蠕虫行者而谁不是也存在分歧,而所有证据都表明他们不是在人群中行走的蠕虫。非常明确这是属于不可复现的阴谋论理论。我相信SCP-001没有什么可改变的。

这可能不是如我们认为的那样不可复现。

何出此言?

在12/11/2013,一位相信此阴谋论的阿拉巴马州迪凯特居民杀死了他的邻居,因为相信他的邻居是蠕虫行者。凶手之后从邻居家中拍了视频发布到YouTube,称这就是阴谋论的证据,尸体就在他的面前消解成了一群蠕虫。他说他要去采集样本。视频很快被屏蔽移除,所有看过视频的人都同意对象没有移动或者消解成一堆蠕虫。凶手手握一罐颤蚓向警方自首,邻居被送去摩根县停尸房。尸检确认死者的拇指在死后被移除,死因是胸口被枪击——如果他是蠕虫行者,就应该能活下来。

所以,这只是个疯人的行为而已?不是真的阴谋?

关注点在尸检进行后,一位助理法医监督将尸体送还亲属。这位助理法医也是阴谋论的支持者,虽然此前没有接触过相关内容,他一进入检查间就开始恶心地大叫,拿着一张地图,诉称蠕虫到处都是。没有其他人注意到蠕虫侵害迹象。

我们确认他没有偶然看过视频之类的?

我们还不确定。所以,为进行测试,我们取得了尸体将其给D级人员展示。他们都同意这是人类尸体。我们接着向他们介绍了蠕虫行者阴谋论,在再次观看尸体后,他们中有20%同意这其实是一群蠕虫。

那么听起来像是一种模因危害。这种阴谋论文本又被CH部门扫描过吗?

CH发现其模因效应为阴性,但发现有一小册内的章节可作为记忆触发点,解锁一段记忆。当然,只有受影响者有这种记忆时才行。

这段记忆是?

最近看到过活体的蠕虫行者。

结论:关于记忆触发点的术语被增补以包含近期发现。虽然依旧无证据表明蠕虫行者阴谋论的真实性,然而有效记忆触发点的存在的后果值得思考。总之,你有没有听说过有东西dowwÐÁ“ŒÏMA3§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