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001(解锁)

你好。

我恐怕你不会在此找到SCP-001。它存放在某个远比这里遥不可及的地点。我肯定你在期望自己能找进去,在这里或那里编辑它一下两下,然后voilà,你就不再是异常了,你就自由了,基金会不会妨碍你了。当然,不可能这么简单。但我会帮你。你应得如此。

我要告诉你为什么

为什么基金会瞄准了你。为什么我们认为你是要被收容的东西,要被烦扰。毕竟,世上还有更多更坏的邪恶。我们把对核武器的记录放在上面当做示例。历史上有过无数次种族屠杀。光是流感造成的死亡人数,就远超出我们收容的这数千人和物的破坏潜力,然而我们偏偏投身自己来把你标为异常不正常的东西。天生错误的东西。不能被放任的东西。

为什么?

我不会摆出架子说我无能为力。我只是议会中的一股声音,我不能靠自己改变什么,这是真的,但我所做的决策,还有我让自己看待你境遇的方式,都是人们看你适合被扔进盒里的直接原因。即便我不能改变文件,我也能为你是正常保留一两个支持。毕竟,人类已经相信幽灵鬼魂的存在数千年了。我们都在孩提时相信过床下的怪物。这些现象非常真实,也完全是世界运作的一部分。为何我们不能就宣布它们是正常?为何我不让你摆脱折磨?

因为我们不是只在这里控制、收容、保护这世界。我们在这里是控制、收容、保护你。

对异常的定义是其无法被简单的科学测试所揭示。这让你和你的本质有所不同。甚至说,是独特。这种稀缺性让它有了价值。这不意味着你的价值是所有人都会欣赏的。有时,只有那些愿意用它反对你的人才会欣赏。

这种稀缺也是怪物得以利用你的工具。其他人不熟知你的异常,不会把对它的描写认为是真的。这给恶毒的人以机会利用这种无知,利用你作为他们取乐的可憎棋子。他们可以孤立你,吞噬你,让你的异常成为他们破坏的工具,用你的存在满足施虐的渴求。

我肯定你见到过这种事情。有人不一样。他们的愿望、需求、他们的现实迫使他们被大多数世界流放。他们被孤立。可能不是没朋友,但也是被边缘化,渴望交流。这时有人上门,允诺甚佳,但给予你所渴望的交流,靠的却是吞噬你,消灭你的世界,曲解你的现实。你反击,想把你的境遇向谁倾诉,但其他人回答,“哦,这不可能发生。这不是真的。你一定是搞错了,”你就独自留在了异常里,独自受苦。

我们不能让此发生。是的,继续,说我们到底也是孤立了你,慢慢吞噬你和你的存在,这和某些虐待狂希望火烧你们一样肯定。称我们是禽兽。没问题。但记住即便我们追捕你,我们掩盖,我们监禁你,我们还是希望保证你继续存在,你不会从世界上被完全抹除。你有权存在。你有权做不同的自己。

你,那个在那里的怪物、在这里的怪物,你同我们一样完全真实。和这遍布、鲁莽、自我毁灭的人类一样,与这对你境遇一无所知的人类一样真实。结论是,我们到头来都是一路货色,我希望你在这里找到些宽适。

是的,你是个怪物。但,无论我们是否认定异常,我们中的最后一员也会如此。这意味的是你值得存在。

我们控制你。

我们收容你。

我们保护你。

即便你还是不理解为何我要这么做,也请理解我依然爱你。

- O5-5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