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准开发智人希神亚种天生钢铁过敏症之疗法的申请

批准开发智人希神亚种(Homo sapiens sidhe)天生铁过敏症之疗法的申请

Shanahan R'yann博士著,1908年

问题

据估计,全世界有超过十分之一的无贵族血统精灵族(Homo sapiens sidhe)罹患一种对铁元素的高度过敏反应。该金属不仅是一种可应用于日常生活的几乎所有方面的常用材料,而且是一切需氧生物不可或缺的组成元素。尽管大多数患者对铁的生理反应微乎其微,但据统计数据,患有铁过敏症的精灵当中有百分之一会遭受上百种呼吸系统和循环系统的并发症和疾病,生活极其悲惨。

fairy.jpg

图1.1:《精灵节庆》,古斯塔夫·多雷绘。人类绘画艺术中精灵族形象的典型代表。

我们注意到,对于居住在巴西岛王国埃斯特堡等异常定居点以外的精灵,该疾病对他们带来的不便尤为突出。对于任何想要过上正常生活的希神族而言,空气污染最为恶劣的欧美都市地区实质上可用“充满敌意”来形容。到了现代,该问题愈发严重,因为大部分异常物种都选择了离开异常聚居地并融入人类社会。这种趋势源自第六次超自然战争后持续至今的超自然复兴,导致前述地点的对外开放程度越来越深。[1]

然而,最痛苦的症结与生物学毫无关联。自暴君麦布女王在她统治期间以此等恶意对穷苦百姓施加了诅咒以后,这一事实在几千年来一直被滥用,成为她可憎的宣传机器的工具,用以宣布穷人们是完全独立的异种,是恶魔的后代。该现象引发了无数的仇恨犯罪,且只会使精灵族整体在第一次大流散后已经很糟糕的情况进一步恶化。

对策

虽然我的同行们已经开发了许多针对过敏症状的练金学与奇术学缓解疗法,但其中绝大部分不仅见效不佳,且极为昂贵。另外,由于人类及其工厂对自然环境的破坏,实施这些炼金学疗法所需的草药和矿物成分愈发稀缺,上述疗法已不甚实用。[2]有鉴于此,为切实改善病人的状况,避免发明孤立的、不切实际的解决方案,普罗米修斯将从源头上根治这个问题。

过敏症本身由一种与X染色体结合的隐性遗传诅咒所引起,其结合咒术由麦布于第一次大流散前的权能高峰期施展。尽管这一魔法过程距今已有几千年的历史,但它于我们的祖先及孩子的结合度仍然相当顽固。由此可见,与其创造旨在压制、削弱这种联系的具体方法,或者其他无法彻底解决问题的方法,我们施展一个单次的、极其强大的、能够轻易地完全消去诅咒的仪式。

我和我的科学团队将抓住麦布当下缺乏权能、对基准现实缺乏影响力的机会,冒险进入那些只能称作“古神”的实体所居住的领域。[3]利用女王宫殿废墟中发现的地图和记录,开动“发明家”赐予我们的智慧,我们已经能够深入考察与我们的现实相去甚远的存在平面,绘制出它的精确蓝图,并划定我们认为的自然所能延伸至的范围。自然的边界之外存在着无限强大的实体,自其被放逐出我们的世界,已经过去了无数的岁月。我们在此冒昧将它们称之为“古神”。麦布正是与这些生命立下了契据,获得了宛若神明的力量,从而造就了这个困扰我们种族的恶心诅咒。但是,我们正是要利用这些生命的自尊与力量,点燃普罗米修斯之火,并用其对抗我们的弱点。

painting.jpg

图2.1:一副异常画作,作者可能在其灵魂投射至非现实的乌有意之地的出神状态下绘制了该作品。

利用梦神仪式,我和我的小队将动身潜入人所能想象的最深的睡眠,将灵魂送往基准现实的另一端,进入梦境,尽可能地接近跨维度虚空的边缘。这一领域通常称为“乌有意”,那些古老的可憎造物正休憩于此。[4]在那里,我们将利用朋友们所施展的强大奇术力,越过现实的界限,前往彼端的土地。这段旅程将是漫长而艰难的,但由于我们在灵魂形态下不需要食物,也不需要休息,因此这是最可行的方案。

经过无数个昏昏欲睡的日子后,我们将到达目的地,利用我与麦布女王本人遥远的——极其可耻的——血缘关系,我们将引诱那些贪婪的神灵来接近我们。它们一旦想到千年前答应用自己的灵魂换取权力的那个人重回了他们的领域,就会像飞蛾扑火一般蜂拥而至,聚到我们的祭品旁边。利用它们短暂的盲目时刻,再借助我那极富天赋的同伴的仪式,我们将困住其中一个神灵,然后立即向仍在基线现实中的兄弟们发出信号,让他们把大家从这场噩梦中唤醒。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有了我们高阶法师的帮助,不可能不顺利——我们将成功获得几近无限的古代奇术能量来源。

之后,我们将最新取得的奇术力源泉施加到预先准备好的奇术仪式上。依靠前述神明的力量,我们将能够轻而易举地施展出咒术,从而在我们种族的思想圈中消去该诅咒。在这之前,利用激金能量集中装置、几何学上已准备好的奇术阵列,以及古代野人的生物科技,我们将计算、规划好安全发生嬗变所需的确切咒术密度,以此逆转我等受诅的命运。

商业计划

虽然该项目主要缘自人道主义原因和改善全球同胞生活的真切愿景,但它的实施也可能为普罗米修斯实验室带来大量的金钱收益。

根据本世纪初的一次人口普查,截至1900年,全球精灵族人口数约为50 000 000。如此,按照大致准确的数据进行简单估算,全世界约有5 000 000名个体是我们的潜在客户。由于仪式耗资巨大(见“所需资金”一节),我们希望能额外从一些较富裕的——甚至有贵族身份的——精灵代表手中得到大量财政支持。一旦第一场仪式得以成功施展,之后仪式的操作与修正工作将容易许多,这样我们就有心思把交付了合适费用的精灵的大名刻在仪式阵上。进入此阶段后,我们也将能开始在全球范围内向遭受病痛折磨的全体精灵族社区进行营销。

我们将向第一批康复者展示我们的研究成果。之后,我们不仅会得到疗法行之有效的铁证,还会得到一批可以鼓励其他公众参与其中的志愿者。目前公司的2美元报价虽然比较昂贵,但大多数精灵也是负担得起的。我们计划将每位新客户的名字加入到我们的仪式当中,并从他们的身体中消除过敏症状。这将为我们带来约10 000 000美元的利润,因为每个患有该疾病的精灵无疑都希望能摆脱这种痛苦。

所需资金

普罗米修斯实验室在1905年掌握了在现实平面之间进行长途旅行的技术,因此为十人小队生产这种设备所需的资金相对较少,不超过1500美元左右。此外,公司还应另外提供1000美元,用于补偿我和我的团队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中无疑会损失的时间与健康。

然而,项目的最大支出在于仪式本身的执行。为了搭建必要的、数不胜数的奇术阵,我们需要雇用几何学专家进行数十次计算,以便在思想圈和基准现实之间建立最准确的灵魂投射路线。这项工作的成本估计约为20 000美元。

另外,为了从开发完毕的医疗技术当中获取利润,公司需要开展营销活动。我们计划提前向针对精灵族的新闻周刊——如《埃斯特堡周报》——支付相关费用,以便在上面刊登有关该疗法及其可用性的广告。通过这种方式,几乎所有的潜在客户都能了解到这种疗法的前景。这种营销活动的预期成本约为5 000美元。

已知问题

鉴于普罗米修斯的职员们已广泛研究并理解了用于主要仪式的魔法技艺,研究团队为了获得上述的奇术能量来源而必须前往非标准领域所带来的不确定性,成为了项目失败的最大风险。由于此等领域的分析不够深入,加上这些土地的阈限性和本质促动不稳定性,我们无法保证研究团队在旅途中的安全。

诱捕神灵的仪式——即使是诱捕前述维度中那种古老生物的仪式——对于公司天赋禀异的高阶法师们而言,应该不成大碍。然而,即使如此,当中环境的确切危险程度也是不确定的,因为有关该领域的可用信息几乎不存在,即使存在也大多早已过时,除了1904年金色黎明教士团的探险:他们进入了只与乌有意本身接壤的地带,取得了一些信息。[5]对于项目成败与否,最大的不确定性就在于此。不过,只要这一部分可以得到完美执行——我可以亲自担保,因为我认识这些先生们已经几十年了,我很了解他们的力量和才干——仪式的施展和宣传方面就应该不会出现其他问题。这样,我们就能让精灵族一劳永逸地从麦布的可怕诅咒中解放出来了。

批准
项目已获正式授权

参考文献
1. Stuart, H. T. (1901).《工业革命及其对超自然事物的影响》:普罗米修斯实验室内刊,80-86.
2. Phrinvrer, G. (1897).《传统精灵的现代实践》:“发明家”之智,54-57.
3. Williams, F. (1870).《论超维度生物及其女王》:反麦布女王之奇术师与神学家大联合会,同年改组为SCP基金会.
4. Salvador, M. J. (1893).《梦神》:普罗米修斯实验室内刊,60-142.
5. Facundus, A. J. (1905).《前往卡达斯之旅》:金色黎明教士团,192-226.





























Mark,

我希望你能原谅这封突然的信,但我必须怀着极度的痛苦告诉你:我不得不无限期地搁置项目,因为有一项更加重大的义务令我暂时无法脱身。我知道你我都牺牲了很多,试图让我们的梦想化作现实;但在步入黄金般的未来之前,我们必须摆脱我们耻辱的过去。

我得知,狱卒们已然越界,那公认于万千年前早已死亡的恶魔几近回归现实。我想你能理解的:在我们的理想之上,还存在着一份古老的承诺,而它正召唤着我去战斗。倘若由于某种原因,我没有回来,那么请记住:我永远感谢你给予我的倾心帮助——无论是在普罗米修斯,还是在凡人的世界。

我们点燃火种,温暖整个世界,宛如真正的普罗米修斯。但在这之前,我们必须摆脱想从我们手中掐灭火种的风。

你的挚友,
Shanahan R'yann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