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会员工是如何放松的·流动站

评分: +58+x

中国分部共有多少个站点,恐怕只有O5知道。刨去各个地区的枢纽站点,还有不计其数的分属站点以及哨站被部署在各地。其中较为特殊的站点就是流动站。严格来说,是几乎等同于大半个流动站的游侠号。

作为中国分部目前最大的飞行设施,游侠号每次升空的时间长达半年甚至更久,这为常驻游侠号的工作人员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压力。毕竟,长时间不接触社会的生活足以将人逼疯。于是,在游侠号需要与其他站点进行接触,比如进行补给时,在通勤机上,除去要前往站点公干的人员之外,便是部分得到机会允许短期下舰的员工。

时间往往也不长,能够自由活动的时间最长也超不过48小时,若要再算上通勤机上消耗的时间……

另一个问题与中国分部的历史有关。作为一个相对年轻的分部,中国分部的组建几乎建立在中华异学会的残骸上,而作为一个松散的组织,中华异学会的各个派系自然也被继承了。帷幕之下,人的寿命可以很长,占据高位的高龄站长们使得中国分部在经过数十年的整合之后仍存在山头问题。

如若考虑到流动站多少带有“中央”的属性,老古董们会排斥游侠号自然也是在情理之中。为游侠号提供补给,没有问题,毕竟名义上还是在一面旗帜之下,但装有流动站人员的飞机降落在这些站点,在那些高龄站长眼中也是严重的政治问题。因此有些时候,即便游侠号会接受其他站点的补给,也不意味着员工们能在地面放松。

但所谓政治艺术的本质就是钻空子的艺术,平常抠里吧嗦的Boom充分发挥了自己长袖善舞的特质(没这一手他也不可能成为流动站站长)。于是在滞空接受补给期间,游侠号会经常遭受气流的袭击,而为了配合补给工作,并不是所有人都装备了安全带,所以总会有员工被气流掀下甲板,好在游侠号员工的工作装都配备了降落伞,因此这些员工总能安然无恙的落在地上。

考虑到运送补给的飞机常常要以克为单位计算装载量,这些员工并不能立刻乘上飞机返回游侠号,因此需要在地面等待一段时间,等待地面站点或游侠号派出直升机把他们送回去。也不是没有老古董对此提出质疑,甚至出现过扣押游侠号员工的情况。对于前者,游侠号能给出一份详实的气象记录证明确实有强气流经过了甲板。

至于后者,据说干这档子缺德事的老古董第二天出门散步的时候,他的屁股有了自己的想法并且跑到了树上。自那以后,再没有出现过类似现象。

于是每一次游侠号接受地面站点补给的时候,甲板边缘都会伸出一片区域,便有获准离舰的员工们在边缘站成一排,等待那一阵强风。而如果这是每次任务中第一次经过北回归线,等风来的场面便不会出现,取而代之的则是——甲板突然缩回,只留下一片惊叫声。

游侠号的滞空高度常常在一千米以上,着陆区也不会有电线杆什么的,降落的过程可以说是绝对安全的。这甚至吸引了其他站点的想要追求刺激的人员。而Boom自然也是从善如流,在没有紧急任务的时候会为那些提交了申请的其他站点员工提供类似的伞降活动。考虑到基金会任务的特殊性,组团前来进行跳伞训练似乎也不是什么不能理解的事情,而游侠号的员工们自然也要多次训练来掌握这一保命技能。

于是,在游侠号的巡航路线上,在每一个可以进行这一活动的地点,甲板的边缘永远挤满了人,体验从高空直冲向大地/大海,用肾上腺素刺激劳累的神经,同时快速远离游侠号上的食堂的感觉。

当然啦,毕竟还需要出动飞机回收这些员工,所以收一点机票钱和燃油费用自然也是情理之中的。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