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觅者

Cender受到了Old Aggie的福佑。他的七个女儿和二十一个孙女就是证明。但现在他站在这位女神的雕像前,心里却在不住地颤抖。他终究还是要死去的。

Cender把一缕长长的白发捋回头上,在雕像基座的水池里洗干净了他的生殖器,随后转过身来,亲吻自己的手指并把它们按到神像的嘴唇上,祈求神原谅他对自己家庭所犯下的罪孽,并寻求对自己将要进行的旅途的庇佑。而他也清楚,这些祈祷之中只有一个能够得到回应。毕竟那石头是落在了他面前的。

Cender低头做了一次最后的祷告,从池子里走了出来,转过身去走进了那包围着这栋低矮建筑的无尽白沙。他把一块布条包裹在头上,然后拿出了那块决定了他命运的光滑的圆形鹅卵石。他把它抛到了空中,让它落到地上,然后跪下身来端详着它,眯眼看着那刻在其上的箭头。他再次把它捡起,用肩扛起能让他坚持超过一周时间的水,随后按照石头上的指示走进了茫茫沙漠。


当他来到那些最初家园的废墟时——现在已经被抛弃的最古老的那些——他停下来歇息。他本该清楚这样不对,特别是因为那死者的游魂总是在沙漠中徘徊,但他不在乎。他疲惫不堪,脚上都起了水泡,而夜幕几个小时前就已降临了。他感到孤独。三十八年来,他一直由他的妻子相伴入眠,而现在,没有了她带来的温暖,他感到赤裸而冰冷。他闭上了眼睛,试着不去听自己头脑中那些声音,却听到了全然不同的另一个声音。

“你很老了,来自Dnoma的Cender。你为何要走进这茫茫大漠?”

他迅速睁开了眼睛,转过头去看,发现一只蝴蝶停在一堵墙的边缘上。他迅速坐起了身子,随后又弯下腰去,额头贴在了地面上。“主啊……您的降临是我的荣幸。”
那声音没有继续响起。Cender在内心咒骂着,因为意识到了自己还未回答那个问题。

“我是最新的寻觅者,吾主。命运降临在了我身上,而作为一个拥有众数女儿的人,即使年事已高,我也仍然被派出。”

那声音再次陷入了沉默,但当Cender抬起他的头时,那蝴蝶已经飞起,像一片叶子一样在空中飘荡。他拿起了他的水袋和包裹,急匆匆地跟了上去,深入那荒漠,深入那冰冷的夜色中。


当他到达山顶时,那蝴蝶似乎消失无踪了,但Cender没有在意。相反地,他沉默了,一言不发。

在他面前展开的是一座废墟,却不似他之前看到的任何废墟,而Cender年轻时也是个旅者,尝过北方的死水,见过南方的篱墙。但这个……

它就在那里,于无尽岁月中延伸着。或许蜿蜒了好几里地。也许要更大些。它是金属做成的,不知怎么地还用了石头,而另一些部分则是惨不忍睹。伴随着嘴中吐出的感激的祈祷,Cender跪在了地上,闭上了眼。他找到它了。数以百计的寻觅者迷失在了茫茫大漠之中,而他找到了它。

Starel的坟冢。Home Cietu。众神之城。

“以你们的意志,噢伟大的神啊,我被指引到了这里。这是真的,我受到了Aggie的福佑。我受到了Drakgin的福佑。我受到了Starel的福佑。感谢你们!”

而如果Cender欣然接受他受到的福佑,然后回到他的家园,他会作为一个圣人和神父度过余生。

但他没有这么做。


Cender穿过了那些尖利的岩石,但这么做的时候仍有些畏缩。他的双脚因为在沙漠中的行进而起茧,变得比皮革还要坚硬,但这些尖石还是让他疼痛。他最终到了高墙那儿,他用手抓着、摸索着,终于把自己弄了上去,到了建筑外侧的顶端。里面已经是凉快多了的,而依据神明的意志,Cender跳进了已经破碎不堪的庭院,随后感到一阵放松。

众神许可了他的进入。当然了,他受到了他们的福佑,或许即将成为下一个先知。毕竟这不是什么幻象。这是真的。

他走向那些巨大的、敞开的门,并踏了进去,笑着,甚至没有注意到那地板上的巨大划痕和周围弥漫着的硫磺气息。

他走进了那栋建筑,当他抬头去凝视那似乎无穷无尽的天花板时,便感到精神振奋。通道两侧都是幽深的长廊,无尽的扭曲房间。他走了进去,随意地挑选了一扇门,用他的石头标记了入口,随后进了房间。他探寻着,发现神的作品在房间里胡乱丢得到处都是,就那样躺在地上,有的残破不堪,有的则面目全非。他叹气,转过身去就要离开,但却意识到真正的宝藏应该是在这座城市的更深处。当他转身离开房间时,他弯腰去捡他的石块,却发现它不见了。他眯起眼睛寻找,意识到自己愚蠢地丢弃了他职位和目标的标志……然后他听到了。

他听到一声咆哮,却不似他过去听到的那些。即使是当恶魔被屠戮时发出的声响也不可与之相比。而他恐怕那声响也很近了。因此,他就像每一个知晓自己将要死去的懦夫那样行动了。他没命地逃。

Cender的双腿老朽而又疲倦,但沙漠让他变得坚强,因此他还能跑。那些门已经不见了,被古人们送去了所有那些不合他们心意的东西要去的地方,而Cender只好沿着另一条路逃命,希冀着他能被给予别的出路,希冀着神明会原谅他,即使他知道他们不会。他拼尽全力跑着,越跑越深,听着背后的墙壁弯折和崩塌并碎裂成乌有的声响,随后他听到了那怪物的声音在呼喊他。

“Cender……”它低语着,用的是一个不知怎么地在他周围回响的声音。

Starel的坟冢巨大无比,有着无尽的长度,布满了弯曲的隧道。在他认为自己已经逃脱的时候,会有那么一阵子欣喜,但随后便重归于恐惧和悲痛,因为他意识到自己并未逃离。谁知道Cender能逃过那野兽多久?只是就他自己来说,那远远不够长。

他跑啊跑啊,最终……摔倒了,只能转过头来看那野兽,它那硕大无比的口器张开了,分成了四块,它那可怕的牙齿轻而易举地穿过了他的皮肤。他尖叫起来,声音大得如同Sikayt的怒吼。于是Cender叫啊叫啊,但神明们不会听到他的呼喊,于是他死去了,终于明白一个神明的福佑是另一个神明的诅咒,但为时已晚。


那老人的笑露出了他发黄的牙齿,就像他讲的故事一样吓人,而当老人大笑,拍着自己的膝盖并因为笑得太厉害而咳嗽时,孩子们飞快地逃跑了。他转身就要离开,但一个小小的声音让他停下了。

“但Cender找到的是什么?”那声音问。

讲故事的人转过身来,看着这个黝黑的、不到十二岁的小男孩。“他找到了什么?”那人问道,“为什么这么问……他找到的正是他认为自己找到的地方。Home Cietu。Starel的坟冢。众神之城。”

那男孩动了动脚,又舔了舔干裂的嘴唇。“那么…..他是受到了福佑吗?”他问。

那老人的笑容再次在脸上展开了。“当然不是,”他大笑着说,“他被诅咒了。有些秘密永远不该被人揭开。”

“但是,”那小男孩继续说道,“他找到了Home Cietu。那不算是个祝福吗?”

老人的眼睛眯了起来,意识到这孩子不会被说服。“你叫什么名字,小子?”他问道。

有那么一会儿,男孩眯起了眼睛。“永远不要将名字告诉那些隐藏自己姓名的人。”他说。

那长者大声地笑了起来。“聪明的小子……York的追随者,我们不都是吗?”他这么问着,随后微笑着点头回答了自己的问题。“我叫Benadem。”他说。

那男孩点点头。“我的朋友叫我Beller。”

“很高兴遇见你,Beller。过来吧。我来给你讲个York的传说……你听说过猿神Abirt和生命之海的故事吗?”他这么问着,转过身去向前行进,那男孩紧紧跟着他,仔细地听着他的每个字句。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