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告席上的Wondertainment®
评分: +12+x

在某个你不知道的县立法庭中。

Albert紧张的坐在听审席上,不时看看表——立开审的预定时间还有,30秒,嗯,原告,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大肚腩。不,现在不是你得意洋洋地和美女律师搭讪的时候!

还有那个当地法官,他知道他待会儿要对付什么角色吗?见鬼别玩你的破手机了!

法警?不那个睡眼惺忪的中年男人完全靠不住,还是自己人可靠。

“各单位报告。”

“狙击组到位。”

“外围到位。”

“控制车?”

“上尉,这里一切都好。你的精神太过紧张了,把手从你的枪袋上挪开。”

“博士,我坚持我的看法。”

见鬼!见鬼!为什么不送几支无所不能的机动特遣队过来!你们不明白吗?我们要对付的是Wondertainment®!O5找我来是对的!


基金会从来不缺这样的光线昏暗的会议室。

O5-08看着面前立正的硬汉上尉,无父无母,锅盖头出身,无不良记录,就是有点……怎么说呢?

O5-08放下了任务简报,道:“Albert上尉,我听说你对Wondertainment®博士持有非常激进的观点。”

壮汉明显呼吸急促了以下,额头上出现了青筋,大声地回应道:“是的!长官,我认为该组织,或者其他什么的,是一个亟待除去的威胁!我们应当派遣……”

O5-08挥手打断了上尉宏伟的战略布局,道:“好了,现在去找Dr.James,他会告诉你任务详情,另外,请注意Wondertainment®,至少从现在看来,没有造成什么大的威胁。”

上尉的表情有些失望,敬礼然后离开。


“你好,上尉。”Dr.James有一副很漂亮的金丝眼镜,“我是James,请跟我来。 ”

两人并肩而行,Dr.James边走边道:“相信您对Wondertainment®一定有所耳闻。”

Albert点点头,步伐还是标准的军人步伐。

“大概在三个月前,美国有个乡下的土豪,开始从事玩具业,”两人走进办公室,“但是,凑巧的是,那个叫做Tom的老板给自己的玩具品牌取名,也叫作Wondertainment。我们的人很快注意到他,但是他也确确实实是个普通人。”

说完,他扔下一个档案袋,道:“然后,他们生产的玩具小人——质量差而且致癌——这只是题外话,但是,你知道的为了当地的就业,工厂没有被关停。”

Albert从档案袋中导出几个小玩意儿,劣质的小人,连五官也都画歪了。

“然后,Dr.Wondertainment®,对这种明显的侵犯名誉的行为……”

Albert突然很兴奋,是的,他一直都等待着,Wondertainment要露出凶残的本来面貌了。他一直都知道,一直都知道!

“……送来了律师函。”James表情怪异的耸耸肩。

“博士,你刚刚说什么?”壮汉差点把手中的劣质玩具捏成碎片。

“是的,上尉,我听过你的看法。我认为,有点偏激,你看Wondertainment®没有让他们被一只喷火的蜗牛烧死,也没有给他们装上几只丑陋的尾巴。只是,嗯,控告他们。”

Albert表情又变回僵硬,道:“不,你不明白博士,关于这种对立,应当是我们武装部门所考虑的。”

似乎知道没办法说服上尉放弃这种观点。James推了推眼镜道:“通过一系列的司法舞弊,那个小镇的人成功让这个诉讼在当地被审理。同时,你知道,其实Dr.Wondertainment®,额,没有在官方有过注册,所以某些意义上,他是非法的。所以,现在Wondertainment®成了被告。”

Albert挑了挑眉,他已经可以预见到,这场官司处处对Wondertainment®都不利。

James又抽出一个文件夹道,“任务就是这个,监视这场审理,同时控制或者跟踪Wondertainment®方面出庭的人。”

Albert打了个立正,结果任务书,道:“博士,我们有几支小队?”

“不,上尉,只有五个人而已,还包括你我。另外,我们不是去大杀特杀的。”


“开庭!”

Albert如梦初醒,他又一次确认了被告席。是的,那上面坐着一个人,自称Wondertainment®的代理律师,穿着西装,头发理得顺顺的标准律师形象。

Albert很生气,狙击手居然没有向他报告目标接近。但此时他已经不敢使用耳麦,他只是把颤抖的右手放到枪托上。

法官正在走着普通的审理程序,听审的人却很多,大多是那劣质工厂的员工代表——事关饭碗不是吗?而且乡下人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娱乐活动。

Albert有一种奇异的感觉,这一切他有一种强烈的既视感,他知道,接下来那个死胖子原告会站起来……

“庭上,我方是完全符合法律规定的企业,您看,而他们,”他指着Wondertainment®的微笑律师,“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家伙。我甚至没有在网上搜索到他们的网站!”

白痴!Albert腹诽道,如果让你搜到了,基金会还混个屁?

微笑着的律师站起来回应道:“您看,庭上,您也知道他们造的那些玩具,真的一点意思也没有。但是,我们Wondertainment®的产品,质量是有保障的,除非是……”

“被告,你是在为自己辩解,还是在做广告?”

“不,您看,我只是在陈述一些事实而已,我们甚至还有一座游乐场。”Wondertainment®的律师小哥自顾自地说着。

于是法庭上开始了一长串跑题的争论。Albert手心的汗都把枪托打湿了。他渴望拔出枪然后让所有人闭上嘴,然后好好的审问那个律师,把他背后的那个混蛋揪出来。


“被告,关于你陈述的事实,有证据吗?”

“哦,法官大人,我想我们恰好有一位证人在这里。

Albert心里咯噔一声,他知道,一定回来找他,他抬起头,果然接上了律师小哥的眼神。第一次,Albert把手从枪套上挪开,他定了定神,缓缓起身,同时向狙击手发出准备的信号。

“好吧,这位证人,你能证明什么?还有,你到底是谁?”法官皱起眉闻到。

Albert完全不想搭理他,只是瞪着那张微笑的脸,道:“你好,请问……”他知道他必须问出那个问题,那个让他难以忘怀的问题,

律师示意他停下,从身旁的公文包中取出了一个塑料盒,里面静静躺着一个蛋。

“Cathy?”Albert的声音开始颤抖,右手又哆哆嗦嗦地搭上了枪。

“Hey,BOY。很抱歉,我们没有立刻收到你的信,Wondertainment®以前从来没有出过质量问题,所以我们花了太长的时间讨论该如何处理,可那之后不久,我们就失去了你的联系方式,很高兴你能来。你看,我们为你订做了一个。”

Albert难以抑制自己,轻轻的接过那个盒子。

“噢,见鬼,你们这是在玩哪出?谁关心那破烂玩具?庭上,请判决我们胜诉!”大肚腩原告叫嚣起来。

“肃静!”法官也不耐烦地敲了敲桌子,“玩具不重要,没有人在乎!”

“是吗?法官大人,也许大家可以一起感受一下。”


James用脚踢了踢面前的玩具模型,道:“Albert,你还是不愿意告诉我你手上拿的是什么吗?”

Albert面无表情地摇头。

James叹了口气,耸耸肩,道:“上尉,我本来很喜欢和你合作,因为你和其他扛枪的不一样,没有满嘴的喷脏话,但是你试图藏匿一个1550的行为是……”

噗。一声消音后的枪响。

James无力地捂着胸口,倒了下去。而Albert,这次手一点也没有颤抖,表情还是那样平淡:“没有人,没有人可以动我的Cathy。”

说完,他回头走开了,要带着Cathy远走高飞,这次他们要一起生活。

而地上的玩偶也被无意间弄散了,虽然是劣质的人偶,当然那个胖原告还是挺逼真的,不过法官的鼻子做歪了。


许多年前。

小Alex,快步从厨房中跑出,假装没有听到孤儿院嬷嬷让他慢点的,来到了自己的房间。

“Cathy,Cathy,我唯一的好朋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

“Cathy?”

Cathy在小窝里,但不在是一只长有伪足的松鼠,而是变回了送来时的蛋,而且碎开了。

小Alex,带着悲伤,用蜡笔向着包装上的Dr.Wondertainment®写信,他不知道写信该如何写,嬷嬷也不知道,因为Wondertainment®从不在产品上留下通讯地址。

“求求你,救救Cathy!”小男孩在一个清晨,把这张“信纸”塞进了邮桶。

一年又一年过去了,小男孩长大,只是他记得Wondertainment®是个骗子,他没有把Cathy还给他。


事故报告 5284-2
在██████小镇,的县立法庭█号法庭整个消失,人员下落不明。

现场回收到的玩偶经检查没有任何异常。

现场发现Dr.James B████的尸体,死于枪伤,弹道没有记录。其他特工下落不明,进一步的调查正在进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