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日志2 续

第五十二日

进展非常的……令人不安。父亲的笔记一直不停提到“单元14”指向所收集到的材料和文档。他在继续研究着什么,比被他称作“物理锚”的这些现实异常要多得多……接着突然断开,出现了一个编号,还有单元14。我找遍每一个地方,翻过每一个角落,把房子掀了个底朝天,却没找到任何能说得通的解释。我几乎要放弃了,把它当做被他带离的物件一部分无视掉……直到我查看了母亲的账单。显然在她住院以后她遗漏了一份欠款,一个储物间,单元第14号。

值得称赞的是,我没有过于急躁。我和前台的那位绅士交谈,告诉他有关我母亲事:她之所以没有及时付款是因为她的病情云云……他支吾着要不要让我进去,但在我付清欠款另带额外的20美元给他后,他就给了我备份钥匙。在我打开储物间时,我的手和身体都在发抖……我真的不知道里面会有什么。当我看到一墙的箱子时,我几乎要尖叫了,这不过是另一条死路……

我决定查看一番,接着找到了那些纸张。它们堆起来能成一座小山,大多是新闻报纸,多是来自其它国家的,还有铅字文章、科学笔记……起初看上去毫无逻辑,但其实有规律可循。父亲领着我走过那些笔记和涂鸦——四名男子消失在爱达荷州的一座农场里;一场发生在幼儿园的爆炸;一连串发生在日本的奸杀事件。这些故事令人匪夷所思,人们受到惊吓、感到疑惑……甚至有人报道说目击到一头“恐龙”从被毁房屋逃离……但接着一个清晰合理的解释出现了,令人窒息。这似乎很疯狂……但有了父亲的那些笔记,还有研究……一切以一种令人不适的方式明朗了起来。

一个箱子里装着的一叠笔记给了我下一个线索。父亲的理论写到,这些“锚点”会在某些时刻融入我们的现实……通常伴有令人不快的影响。坎宁显然也有相同的想法,不过他对其背后的数学原理不太在意;可以这么说,但在实际应用中,这些锚点是可用的。他们来回争吵了一段时间,父亲说好听的称坎宁是个莽夫,难听的则说他是在自取灭亡;坎宁则回敬父亲道他是个老太婆,被吓得不敢迈步。坎宁显然说了他要就有关这个理论的全部内容发表一篇论文……可接着没有结果了。

在这封信之后没有更新的日期,也没有任何有关那篇论文、或者事情经过的东西……什么都没有。这就像在眺望一座悬崖一样。我想……这大概就是父亲离开的时间,他消失的时间。当我离开时,天色已晚,带着几个箱子,感到麻木和震颤。前台的人锁了门,似乎很高兴看到我出来,他也终于能回家了。我回到家中,吃了个三明治,随后躺下。

今早起来我看新闻,有一条关于火灾的报道。是那个储物间……那儿化成灰烬了。在我离开后的不过一个小时就着火了……可能还不过半小时。他们不清楚这是不是人为纵火。那个坐班的人的尸体在火灾现场被发现。这……一切越来越难以让人不偏执多疑了。我……现在已经不带手机了。我把它拔除电池,放在车里。我感觉好孤单,只身一人,寒冷刺骨。我甚至不能去探望母亲,他们说她的情况现在十分脆弱。我好害怕。

我很害怕,可是神啊,帮帮我吧,我不能就此罢休。


第五十三日

我一整天都没有出门。窗帘紧闭,屋内一片漆黑。我在地下室锁上门写下这些文字。今早我睡醒,下楼把邮件都收集起来。其中有一些账单、来自大学的通讯……还有一个被绑紧的深棕色大信封。很奇怪,上面没有退信地址,也没有别的,就只是一片空白。我脑中一直在想那场该死的火灾,几乎忘了打开它,但最终我拆开了信。里面有一张照片,只有一张,单一的照片。照片是黑白的,很新,不像那些老照片一样褪色。我……不是……很确定那是什么。照片中央有个巨大的……东西,看起来烂了一半。一群男人围着它,其中大多带着枪械,但有三个男人穿着实验室外套,似乎在中间观察那东西,或者在对它做些什么。

最右边那个是我的父亲。

更老更瘦,但那是他,我知道的。我可以发誓。

照片上没有日期或别的东西,但在背面有一行手写的笔记,写着“蒙托克怪兽。他并不孤独。”我太过于激动几乎没法看清它。我把所有的门都锁上,随后只是坐着,盯着照片。当手机响起时,我惊叫出声。我把它从墙上撕下,搜索它背后写着的名字,那个蒙托克怪兽,还发现了一堆奇怪的、腐烂的东西的照片,结果是一头年幼的白鲸。我的照片看起来和它有点相似……但它至少大了十倍,而且有着……更加清晰的轮廓。我突然想起父亲收集的那些新闻报道,并开始好奇这张照片是什么时候在网上出现的。它看起来就像是我的照片,能够说是有人在报道这个生物的大小时描述得“过于激动”的版本。

我开始变得更加忧心忡忡、偏执多疑。究竟是谁寄来这个?我这周还没有和任何人说过话,更无须说给谁看我的工作。我有种直觉,我在父亲消失时确实有四处探查,看看会不会发生什么事。如果我不去调查,我恐怕永远都不知道。三十二名科学家和研究员在过去三周内相继消失,其中就包括我父亲。整整三十二人,却没有任何人注意到。有人含糊地提到警方搜查,发动群众报告目击事件,然后就没有然后了。被遗忘和推开。

一个想法突然像闪电一样击中了我:如果有人知道一切我所知的,那他们必定在监视我。并且非常密切,就像在我家里一样。我连忙环视四周,检查天花板、墙壁、所有地方,开始对有人……有人可能在监视我感到恐慌。我试着把它当做一个愚蠢的想法……但我想起我作响的手机……火灾,还有我手中的照片。随即我跑去了地下室。

明天在路上,我要搞到一台新的笔记本电脑。密码学一直都是我的兴趣……是时候让它派上用场了。我先前从没有真正地加密过笔记本电脑,而且我知道我没有太大的希望能对抗……好吧……不论我正在对抗的什么,也许是政府?但我必须试试。我在加利福尼亚有个做音频视频分析此类工作的朋友,加上行动起来也许能让我感觉不那么……脆弱。那场储物间的大火一直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什么时候我家也会上新闻?它能撑得住吗?

我需要睡眠。我感到麻木、空虚、精疲力竭。天啊,我希望没人会在我的焦尸旁找到这个。


已是恐慌时刻?
工作日志3

抑或回归理性……
工作日志2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